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阿根廷再查获纳粹文物密室  

2017-06-21 08:01:55|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市区,在当地警方长期调查跟监后,查获一间藏有数十件精美纳粹德国文物的密室,在里面发现大批带有「卐」字标记(swastika)和希特勒(Adolf Hitler)头像的物品。阿根廷官方对此不敢大意,国安部长布里齐(Patricia Bullrich)更是亲自坐镇,并对外表示,「经过初步调查,密室中共有75件文物,几乎都属于当年纳粹时期的原品,能有如此的数量,我们怀疑这应该属于前纳粹高官所有。并且为防止它们流入市面,被拿去使用在错误的场合,国安部将全部收回监控。」

 

发现疑似纳粹德国军官修建的建筑

 

BBC2015年报导,阿根廷考古专家在一个偏远的自然保护区的一所建筑废墟进行研究,以决定那是否是当初为逃匿的纳粹德国军官修建的建筑。研究人员说他们在阿根廷北部的偏远地区的建筑废墟中发现了二战期间的德国硬币。他们说那所建筑可能从来未被逃匿纳粹分子使用过,因为他们发现他们能够在阿根廷的城镇中自由生活。

 

阿根廷与德国的关系可追溯至一战前,约140名阿根廷军官参加过德阿军事交换项目。1902-1914年间有197名阿根廷军官到德国的应用技术大学、步兵学校和军校等接受全套正规教育。一战后,这种合作的关系更加紧密,阿根廷驻柏林的武官积极为阿根廷招募德国军事人才,德军顾问遍地。

 

【贝隆早与轴心国有深厚渊源】

 

阿根廷著名文学家托马斯。艾罗伊。马丁内斯认为,贝隆早在30年代就与轴心国结下不解之缘。1939年他任阿驻意大利使馆武官,以后又去过德国、西班牙。他在与意大利军队合作中建立了浓厚感情,另外阿军队与德军队也有着传统关系。

 

19439月,阿根庭还寻求与纳粹结盟,并派遣特使到西班牙与纳粹官员进行谈判。美国的反情报机构截获了阿根廷的纳粹特工头目贝克(Johan Backer)与党卫队保安处头子瓦尔特.舒伦堡的通讯,随即迅速通知英国海军,在特立尼达拦截了阿根廷秘使乘坐的客船。不过盟国未能阻止上校们更进一步的阴谋:庇隆和贝克继续策划推翻邻国的政府,以在南美建立一个亲纳粹联盟。贝隆曾在一份秘密宣言中写道:……我们已经有巴拉圭,玻利维亚和智利。再加上阿根廷,很容易向乌拉圭施加压力。五个联合起来的国家是很容易击垮巴西的。巴西的政治体制和其广大的德国移民也是有利因素。把巴西拉进来之后,美洲大陆就尽在我们掌握了。

 

二战期间,一直到1944年,德国与阿根廷之间还存在密切的军事合作。德国的武器源源不断地出口到阿根廷,当时大部分阿根廷的军校都离不开德国的支持。

 

阿根廷是纳粹德国的稳定供货商,所供商品从小麦、牛肉到金刚石、白金不一而足。逐渐减少的有效进口和阿根廷出口产品质量与价格的双重战争红利,使阿根廷在二战期间创造出了17亿美元的累积盈余。

 

珍珠港事件发生后,阿根廷人却无动于衷。甚至在两年后,当自己的商船被纳粹潜艇击沉时,阿根廷依然不曾对德宣战。阿根廷甚至拒绝在著名的《里约热内卢协定》上签字。阿根廷相信轴心国终将控制欧洲,直到1944年战事明朗之后,阿根廷才与轴心国断交,并在来年327日正式对轴心国宣战。此时,距离德国投降仅仅不到两个月。

 

【梵蒂冈也被指有份参与】

 

梵蒂冈也被指介入让纳粹德军逃亡到阿根廷。梵蒂冈的怂恿下,阿根廷军政府和教会还梦想在南美建立一个西班牙化的天主教国家,与美国分庭抗礼。阿根廷驻西班牙大使埃斯科瓦尔(Adrian Escobar)奉命与德国和梵蒂冈的官员进行会谈,商讨合作事宜。他与梵蒂冈教皇厅秘书长马吉奥尼枢机主教(Luigi Magione)进行会晤后达成了一份协议,一旦战争结束,阿根廷就实行更为宽大的新移民法,从而为战争末期纳粹要员从梵蒂冈到阿根廷的逃亡之路打下了基础。

 

在战争结束前几个月,德国情报机构开始策划被称为「老鼠路线」的纳粹战犯逃亡计划,将一些纳粹分子分别送到西班牙、埃及、黎巴嫩和阿根廷等国。

 

位于南美洲的阿根廷,虽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无直接联系。当时的阿根廷是南美唯一保持中立的国家,由于在地理上与欧洲天各一方,自然条件优越,被认为是纳粹藏身的理想境地。当时的阿根廷政府曾把数百本空白护照寄给德国,供逃离欧洲的纳粹分子使用

 

【贝隆接收纳粹德国人才】

 

阿根廷外交部、入境处,甚至连第一夫人——贝隆夫人都曾为此出力。直到1970年,贝隆还曾扼腕地表示:「德国被打败了,这我们知道。战胜国想从这个国家在过去十年里取得的巨大科技成就中捞取好处。机器无法再使用,因为它们被毁掉了。惟一可用的是人才。」

 

阿根廷的外交政策秉持了左右逢源的基本原则。阿根廷收容大批纳粹战犯的同时,该国的犹太移民也高居南美各国之首。截至2005年,阿根廷境内的犹太人数已经超过20万,是全球第六大犹太人群体。阿根廷是第一个承认以色列的南美国家,贝隆更钦点一名犹太人任阿根廷驻以色列大使。1946年,阿根廷甚至官方许可军中的犹太士兵庆祝犹太人的节日。

 

曾经获得过最高勋章的纳粹战斗机飞行员鲁德尔(Hans-Ulrich Rudel)和阿根廷从德国招募过来的技术人员一起建立了阿根廷空军。1947年,出身纳粹的谭克博士(Kurt Tank)更是把福克-武夫公司(Focke-Wulf-Werke19231945年间全套的飞机设计图都带了过来。1950年,由他设计的IAe.33「箭」II战斗机首飞成功。阿根廷在一批像谭克这样的纳粹技术人员的帮助下,开发出了箭式战斗机和Fw 190Ta 152 系列战斗机。尽管1955年贝隆倒台时,这个耗资巨大的项目被搁置,但这批纳粹技术人员依然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帮助阿根廷人建立了飞机制造厂。

 

19451955年间,共有3万至4万德国人源源不断移民阿根廷,其中大部分是有钱的逃亡者。

 

据柏林《自由报》19511 4 日报道,仅仅195010月底到11月底的一个月间,就有400 多个纳粹德国时期的火箭和军事化学方面的专家和党卫军军官直接从阿根廷回国,其中有戈林在纳粹空军中的重要帮凶——加兰特、卢德尔、鲍姆巴赫等,来到斯图加特76号兵营要求参军服役。

 

据有关材料揭露,从1945年起至50年代初,至少有150名纳粹分子潜入阿根廷,其中包括罪恶累累的纳粹战犯艾奇曼、库茨奇曼、斯奇瓦伯格、门格尔,以及至今尚未查清的纳粹第二号头目马丁·波尔曼等等。数十年来,这些战犯有的已经被捉拿归案,引渡回欧洲,受到了应得的惩处;有的已经自然死亡,但也有不少改名换姓、藏得很深的纳粹分子尚未暴露身份而仍然在逍遥法外。

 

执行「最终解决方案」的主要负责者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在逃离美军俘虏后,潜逃至阿根廷居住,但在全球犹太人撒下的天罗地网下,由于儿子无意间向女友泄漏父亲的「故事」,引发当地犹太人社群的警觉,情报快速地从阿根廷传至西德、再转向以色列官方,让艾希曼于1960年被以色列情报局摩萨德(Israeli Mossad)以秘密绑架方式,送往耶路撒冷受审,翌年底被判处死刑、最终在1962年死于绞刑。

 

阿道夫·艾希曼在纳粹德国战败后的15年逃亡生涯仍然是德国政府的机密。如今,一名德国记者正在向德国联邦法院起诉,要求公开这些文件。但德国联邦情报局竭力反对,理由是会影响与外国情报机构的合作。有知情者透露,德国情报机构反对文件公开的真正原因是,这份文件中记载着当年联邦德国政府帮助阿道夫·艾希曼逃避审判,逃亡阿根廷的证据,一旦公开,国际影响将不堪设想。

 

另一个让人啧啧称奇的故事则是有关集中营的「死亡天使」,这位当年负责在奥斯威辛集中营(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内,对犯人进行各种残酷人体试验的医生门格勒(Josef Mengele),前后造成近40万人死于其手。战后先躲藏于德国乡村,后出逃至阿根廷,在1960年代过着富裕生活,后在听闻艾希曼遭绑架后,逃跑至巴西躲藏,最后意外溺死于泳池才以基因辨识而曝光。曾有阿根廷史学家撰书披露,门格勒曾在巴西小镇上执行双胞胎实验,透过药物、验血等方式,让该地双胞胎出生率大增,虽未被证实,却也让纳粹的传闻,在南美洲持久不衰。

 

2013年,英国作家威廉斯(Gerrard Williams)与邓斯坦(Simon Dunstan)在新书《灰狼:阿道夫?希特勒的逃亡》(Grey Wolf: The Escape of Adolf Hitler)中爆料希特勒和妻子其实没自杀,战后逃往阿根廷生下2个女儿,还活到73岁。该书称: 希特勒和妻子及妹夫菲格莱茵(Hermann Fegelein)战败时是搭上运输机往北方逃亡。希特勒一行人的逃亡路线从丹麦飞往西班牙,在加纳列群岛搭乘潜艇前往阿根廷。

 

19985月,在阿根廷隐居了50余年的纳粹战犯丁科·沙基奇夫妇自现原形并落入法网之后,阿根廷司法部门成立了一个专门侦查纳粹战犯和新纳粹集团的机构,准备彻底清洗掉阿根廷过去曾被称为「纳粹战犯的天堂」这一不光彩历史。

 

【阿根庭吸收大量纳粹财富】

 

除了人才,阿根庭还吸收了大量纳粹财富。早在1942年美国就获知阿根廷和德国的非法货币交易,该报告却说并没有证据显示阿根廷接收了纳粹的黄金。19424月,美国驻瑞士领事报告说,一位阿根廷外交官正在将纳粹掠夺的美元偷运回国销售,然后将获得的现金汇寄回瑞士。英国情报机关也在1944年查出阿根廷与瑞士之间密切的贸易往来,而且经常用黄金作为支付手段。19475月,阿根廷中央银行计划将17亿美元的黄金转移到其联邦储备局的账户上,后因担心美国追查黄金来源而推迟了计划。1973年庇隆重新掌权后,曾将他的400吨黄金投入黑市进行交易。庇隆货物的代号是鲍曼1345,买主是西班牙政府。销售人员自然将这批货物与政治挂上了钩。但没人追查这些黄金的最终来源是哪里。

 

有传闻称,在二战即将结束时,一支德国潜艇队携带大量纳粹财富、甚至包括希特勒在内的纳粹要员前往阿根廷避难。至少有6艘潜艇继续向阿根廷航行。

 

1946522日,安全港计划成员报告说在阿根廷的德国资产大约为2亿美元,包括银行存款、房地产和各类货物,但未发现有艺术品和珍宝的藏匿处,他们错误地断定阿根廷并不是一个主要的纳粹赃物藏匿地。

 

【要从冷战的背景历史来了解】

 

哈佛大学历史学家G.施泰因阿赫尔(G.Steinacher)在其《逃亡的纳粹》一书中说:只有在冷战的背景下才能理解纳粹的逃亡问题。大批纳粹出逃南美是1946年到1947年间才开始的,这一时期冷战的格局已经逐渐形成。

 

2016年,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德国国际学校的一群学生在南部城市巴里洛切(Bariloche)一家夜店闹事,他们打扮成纳粹首脑希特勒的模样,又配戴纳粹党徽,并对店内的犹太学生作出挑衅行为。年轻一代的阿根庭人是否仍发纳粹梦」,值得人们的警愓。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