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邢海帆与战时中国空军赴美受训  

2017-06-19 18:16:24|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中国在美国的空军训练项目本来是在不同的基地进行的。比如说,战斗机的训练都安排在天气晴朗的地方,如美国南部或亚利桑纳州等地。每一个地方的人数都不太多。

 

中国空军多在伯格斯特朗基地受训

 

但是到后来运输机训练时,情形大有改变。受训人员和翻译人员共500余人,都集中在伯格斯特朗基地(Bergstrom Field)。是中国空军在美受训人数最多的一次。吴文津和翻译官许芥煜被派至该地中国空军训练总部工作,主要是笔译,没有参加课室或飞行的口译工作。

 

英文资料称:伯格斯特朗基地又译作伯斯特罗姆空军基地(Bergstrom Air Force Base)(1942-1993年)是美国空军基地,位于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中心东南7英里(11公里)。 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激活成为部队的训练机场(training airfield),并且在冷战期间成为美国前线战略空军司令部(SAC)基地。

 

抵达美国的国军飞行员,依照规定会先进在亚利桑那州的威廉斯基地(Williams Field)接受飞行前的学科课程与英语会话。

 

英文资料称:威廉姆斯空军基地(Williams Air Force Base)是前美国空军基地,位于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钱德勒(Chandler)以东,距离凤凰城东南约30英里(48公里)。

 

英文资料称:威廉姆斯空军基地从1941年至1993年作为美国陆军空军以及美国空军培训基地。威廉姆斯空军基地是美国空军领先的飞行员培训设施,提供了25%的飞行员。

 

【先在威廉斯基地补习英语】

 

在中美混合团成立之初,主要由美籍飞行员担任主官(大队长以上)职务,抵达美国后,留美学员会先到达亚利桑那州的威廉斯基地(Williams Field)接受飞行前的学科课程,同时学习英语会话,上课的过程通常由美国教官讲授,配合中国翻译官以即席口译的方式进行。

 

【在雷鸟基地和马拉纳基地深造】

 

然后,中国空军人员再进入雷鸟基地(Thunderbird Field)与马拉纳(Marana Field)完成初级与中级飞行训练。

 

英文资料称:马拉纳(Marana Field)应指马拉纳辅助部队机场#1 ,位于亚利桑那州马拉纳西北部。该机场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建成,是位于东南几英里的马拉纳军方机场(Marana Army Airfield)的5个卫星机场之一。机场提供运输飞行员进行基本的飞行训练和培训。根据克里斯·肯尼迪(Chris Kennedy)的说法,机场没有被描绘在1943年的凤凰剖面图上。1945AAF机场目录上,该机场被描述为一个206英亩呈正方形,拥有一个3,000平方英尺的沥青跑道。美国空军在1957年仍在使用它。

 

英文资料称:雷鸟基地是美国亚利桑那州格伦代尔(Glendale)的一个军事机场,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联合飞行员的合同主要飞行训练。美国参战前,雷鸟基地是美国陆军空军训练机构的一部分,并在雷鸟基地2号(Thunderbird Field2)建成后,重新命名为雷鸟基地1号(Thunderbird Field1),1942622日在斯科茨代尔(Scottsdale)附近。雷鸟基地1号位于亚利桑那州格伦代尔的西绿道(West Greenway Road)和北59大道(North 59th Avenue)交汇处东南部。

 

在鲁克基地完成高级飞行训练


中国空军飞行员经过受训后,接下来,便被分配到战斗组,也就是未来将驾驶战斗机的国军飞行员,都会被分配到鲁克基地完成最后的高级飞行训练。

 

鲁克基地也是二战期间美国陆军航空军麾下规模最大的战斗机训练基地。包括美军与国军飞行员在内,总共有12000名来自同盟国的战斗机飞行员在路克基地完成高级飞行训练,因此当地也得到了「战斗机飞行员之家」(Home of the Fighter Pilot)的称号。

 

194427日,鲁克基地的飞行员总飞行时数达到了100万飞行小时。

 

在当地完成飞行训练的国军飞行员,回国后都编入了中美空军混合团第3与第5战斗机大队投入对抗战。

 

然而,在战后基地的飞行员很快的锐减到299名。

 

1946年,鲁克基地甚至被裁撤。

 

【笕桥航校第12期出身】

 

抗战时期赴美受训的中国空军机师中,有一位叫邢海帆。邢海帆于1916年出生在四川省阁中县农村。他高中毕业那年,卢沟桥事变爆发,邢海帆决心投笔从戎,报效国家。这时国民政府笕桥空军军官学校(简称笕桥航校)在当地公开招生。受航空救国思想的影响,邢海帆毅然报名投军。强健的体魄和深厚的文化功底使这位身高近1.80米、英俊勇敢的四川大个子青年顺利进入笕桥航校第12期。此后,邢海帆先后在成都、柳州陆军军官学校接受入伍训练,1939年到云南楚雄、昆明接受初、中、高级飞行训练。在这一段时间里,他苦练精飞,成为同期学员中的佼佼者。


194110月,美国根据租借法案,为打击日军空中力量,决定培训一部分中国空军飞行员,但要经过严格的考核选拔,而负责考核的军官就是大名鼎鼎的陈纳德将军。经过层层筛选,从整个中国空军中挑选出的100名优秀飞行员分两批赴美留学深造。年轻的邢海帆顺利通过了陈纳德刁钻的技术考核,被选拔赴美国,学习经改装的当时最新型的战斗机。作为热血青年,邢海帆虽身处异邦,却无时不心系惨遭侵略者涂炭的祖国,希望早日学成,抗日救国,效命疆场。经过一年的刻苦努力,他学到了精湛的飞行技术并获得优异的理论学习成绩。

 

【邢海帆1942年完成美国受训】

 

194210月,邢海帆和其他赴美受训人员终于完成训练任务毕业回国。当时的中国仍处在抗战的艰难阶段,回国不久邢海帆就投身到如火如荼的抗日战场。也许是考虑到他的飞行技术好,想让他多带出一些优秀飞行员的缘故,上级分配邢海帆到已迁移至印度拉合尔的中国空军军官学校担任飞行教官,负责培训第十六至十八期飞行学员。这些人在邢海帆等教官的带领下进行严格的飞行训练,再通过严格筛选和出国改装预备训练后,派到美国受训。在这里,邢海帆是一位优秀的飞行教官,但他仍积极要求到作战部队去,直接参加对日作战。

 

194310月,中国最高军事当局接受陈纳德的建议,成立了中美空军混合飞行团,又称中美空军联队,参加中、印、缅战区空中战场对日军的反攻作战。

 

在邢海帆的再三请求下,他于19444月从航校调入中美空军混合团第三大队第二十八中队任分队长。转入作战部队不久,邢海帆奉命和战友们为进行驼峰空运的运输机护航。每逢他驾机飞在高耸入云的横断山脉上空时,望着山谷里、山坡上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坠毁飞机残骸时,心中充满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

 

19451月上旬,为了歼灭日军航空兵在华中地区集结的力量,中美联合空军组织了3次较大规模的空中进攻作战,出动各型飞机近1000架次,分别对武汉王家墩、徐家棚、南湖等3个日军机场进行突袭。

 

邢海帆所率分队主要担负空中掩护任务,没有遇到日机。在两天对日军机场的攻击中,邢海帆所驾驶的飞机中弹14处,但取得了击毁日机5架的战果。中美联合空军在连续3天的空袭中共击毁日机71架,击伤57架,从此日军在武汉地区的空中力量基本被消灭。

 

【邢海帆击落江湾机场起飞的日机】

 

19454月上旬,邢海帆又参加了另外一次较大规模的空中进攻作战,远程奔袭日军在上海各机场的轰炸机,目的是配合美军在琉球群岛的登陆作战行动。当时,日军航空兵从上海出动轰炸机和自杀敢死队性质的神风攻击机轰炸美国海军舰艇和登陆部队。此前不久,邢海帆所在的第3大队换装了40多架美国最新型的P-51野马式战斗机。417时,邢海帆率队从陕西安康基地起飞,经湖北、安徽、江苏,历时4 个小时,飞临浓雾弥漫的上海上空。邢海帆奉命率队冲向江湾机场,发现一架日机正在跑道上强行起飞。他抓住战机,立即瞄准攻击,日机中弹起火,坠地爆炸。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邢海帆参加过数十次对空、对地作战行动,先后驾机击毁日本占领区的20多个火车头,炸毁日舰数艘,击毁击伤日机8架,获奖章、勋章多枚,并受到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颁发的团体荣誉勋章,晋升为空军上尉军衔。

 

国共内战期间的1947926 日下午,邢海帆在杭州市一个中共秘密接头地点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春,邢海帆所属的上级党组织得到情报:笕桥航校准备迁到台湾,校方迁台前要对包括邢海帆在内的一些人员进行政治清理,并可能对这些人下毒手。于是决定通过秘密渠道将邢海帆与家人从上海转移到解放区。经过千辛万苦的长途旅程,邢海帆等人终于到达了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并受到叶剑英、李克农、罗青长等同志的亲切接见。19488月,邢海帆奉调赴华北军政大学担任防空教员。12月,中央决定成立北平军管会,邢海帆又随军管会主任叶剑英赴北平,次年2月奉命进城参加北平军管会航空处(后为华北军区航空处)的接收工作。中央军委航空局于19496月调他赴公主岭,并任命他为P-51战斗机飞行训练队主任,负责P-51飞机的飞行训练。

 

【邢海帆参加驾驶开国大典的受阅飞机】

 

在共和国成立前夕,邢海帆接受了一项重大无比的任务——参加开国大典的空中受阅飞行。当时,准备参加开国大典的受阅飞机共17架,基本都是从国军起义或接收过来的。

 

朝鲜战争爆发后,1951年秋,邢海帆所在部队进驻丹东大孤山机场,参加韩战。1952年,邢海帆奉调回国,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飞行检查主任,不久就飞上了第一种国产喷气式战斗机。1958年,上级调邢海帆到刚刚组建的解放军空军学院任教,为人民空军培养更多的优秀指挥员。 1998年夏,年逾82岁的中国空军传奇式人物邢海帆在北京逝世。

 

【台湾空军少校高鼎程魂断美国】

 

2016年,台湾赴美受训飞行员高鼎程少校,于美西时间21日早上执行训练任务期间在亚利桑那州巴格达镇外围发生意外坠毁的悲剧,让台湾空军与美国路克空军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的历史渊源再度成为了国人关注的焦点。

 

发生在美国时间周四(2016121日)的这一起事件,印证了台湾空军人员在美国接受训练的「凤凰计划」存在,被台湾媒体指「意外曝光」。

 

31岁的年轻少校高鼎程所驾驶的F16战机从亚利桑纳州路克空军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出发执行训练任务,不慎坠毁于附近的巴格达镇。

 

根据《联合报》报导,台湾前国防部长高广圻接受国民党立委林郁方质询时表示,这个训练在2017已届满,但已展延2年到2019年。林郁方说,非美国邦交国可以进入路克基地受训并将国旗钉在宿舍门上的只有台湾,这其中隐含了很深的政治涵义。

 

在机种转换之下,路克空军基地未来也将以提供F-35F-35联合F-16的训练为主,因此我国空军长期在路克的F-16飞训任务也被迫寻觅新处落脚。

 

学科完训后便可转至雷鸟基地(ThunderBird Field)初级飞行学校,所使用的教练机为PT-17,飞行满60小时后,经美国教官考试及格便可结业。

 

顺利通过的学员会再被送到马拉纳(Marana)中级飞行学校,教练机使用马力更大的BT-13中级教练机,并增加了多点编队飞行、夜间飞行、长途飞行、仪器飞行等课程,结训前依照学员意愿及训练成绩,分为轰炸组及战斗组,轰炸组送至威廉斯基地,战斗组则送往鲁克基地(Luke Field),接受高级班训练。

 

高级班结业后,部分留美毕业的空军军官,会再到印度的卡拉奇(Karachi)进行更进阶的编队及飞行训练,完成后则分批返国,参加对日作战。

 

(抗战美援与中国空军系列之四,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