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希伯来的蛇文化与《经圣创世记》的蛇  

2017-05-14 14:40:47|  分类: 圣经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在心理学大荣格的学说中,据徐俊在《荣格理论对伊甸园神话的阐释》论文中指出:伊甸园作为远古神话的一部分,其中也包含很多集体原型,那些原型有时会出现在曼陀罗图画中,比如荣格的一位男患者将梦中的乐园直接画成曼陀罗图形,他将园子中心的木兰树画成宝石色的玻璃花朵,将园中的各条小路画成宝石射 出的道道光芒。

 

曼陀罗的中心通常由太阳花朵甚至人物本身构成它代表 着精神的核心一自性,是能量的源泉,将整个人格统一起来,使各部分处于和谐状态 ;其中心常由对称的图形环绕,它们代表着两相对立的心理因素 ;它的核心一自性被认为具有实现 自我的能量,而自性的充分实现也是人格发展的最终目标。另一 方面,伊甸园中那神圣的树,有着人们个性化进程的终极目标之义。

 

学者们对伊甸园象征着个体意识的观点虽然早已达成一 致,就它具体代表了哪个心理阶段的问题迄今还有争论。

 

台湾天主教辅仁大学护理学系专任讲师朱莲在试从蛇的图像、蛇形标志、人与蛇合体的灵兽造型与寓意谈地中海古文明蛇文化的共性与区域特性?(载《跨界专刊》第06期)对地中海和近东一带的蛇文化作了详细的分析。

 

【蛇在希伯来神话中的象征】

 

在希伯来神话中,蛇不但是智慧机敏和灵巧的象征,也是狡猾、阴险、诱惑、毒辣的代名词。《创世记》中,引诱夏娃的撒旦仅被称为「在众生中最具睿智 (arum) 的动物」《创 3:1新约中唯一提及伊甸园中古蛇的《歌林多后书》11:3 也没有指牠就是魔鬼撒但。撒但为引诱夏娃之古蛇的说法极有可能是出自第一世纪的典外经斯拉夫文《以诺二书》,书中指一名为「撒但那尔」(Satanail) 守望天使的王子,他一如《创世记》6:2 所记载「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从而堕落成为邪灵,引诱夏娃。

 

督督教特别强化了蛇是魔鬼撒旦的象征

 

旧约圣经伊甸园的故事可在苏美人的神话及所建的拉格西城(Lagash City-Kingdom)中找到类似的描述与景象。《圣经》记载:由于蛇的引诱,人类才失去了乐园,有了生、老、病、苦、死。圣经记载中蛇其实尚有不少正面的意涵,然而其后的基督宗教却特别强化了蛇是魔鬼撒旦的象征

 

希伯来民族将蛇定位为堕落天使(Fallen Angel)魔鬼撒旦的化身《新约圣经?启示录》提到「大龙就是那古蛇(Serpent),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者」。在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绘画中,有大蛇躺在十字架底部或缠绕在十字架上,此蛇象征使人堕落的原罪

 

英国学者卡纳在《性崇拜》中称:「在各种蛇的性象征中,盘蛇自囓其尾是 最普通的一种。这盘蛇所围成的圆圈,代表女性生殖器,恰如圆环或椭圆之象征玄牝。

 

蛇在伊甸园神话中象征「性」的诱惑

 

在伊甸园神话中,蛇诱惑夏娃、亚当偷吃禁果,因此蛇象征「性」的诱惑,是性欲的物化意象

 

在女性的梦中,蛇大多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征。在男性的梦中,蛇则象征着女性。所以蛇在梦中出现是典型的具有性意味的意象,梦见蛇可能暗示你对性的感觉或是性生活的状态。

 

亚当和夏娃原是代表地球「早期的梦游者」

 

另一种解说认为,亚当和夏娃原是代表地球「早期的梦游者」。陈雅雯在《蛇的原型意象研究》(刊台湾《成大宗教与文化学报》第二十期)的论文,引用赛斯《未知的实相》卷二、《梦、 进化与价值完成》卷一曾提到「梦游者」(dream walker)。当人类意识刚来到地球的时候,人类并没有完全觉醒,大部分的意识焦点和创造力还放在梦中世界, 和内在意识在一起,整个地球的醒时生活是一场物质世界的梦。这些「梦游者」 和鸟兽动物一样,活在整体的意识中,不用担心烦恼生活问题,活在如《圣经》 的伊甸园世界。当人类开始从「属灵」状态慢慢进入了「属地球」,人类的意 识开始一个新旅程,「蛇彷佛是大地之神,代表大的的智慧和地球的整个自觉意 识。藉由代表大地智慧的原子、分子自觉意识所诞生的蛇,作为一个引子,象征 人类自我意识进入觉醒的过程。」此乃蛇引诱夏娃背后的意涵。

 

卢娟〈《圣经》中的蛇形象研究〉(2010)一文对蛇在《圣经》中所呈现的形态及特征进行归类,并对蛇的文化属性及蛇的性格特征有统整性的论述,可供参考。

 

王维莹〈从《圣经》的梅瑟举蛇看宗教疗愈〉(2011)一文对蛇在古代的医疗象征也作了宗教与心灵疗法的解读。有关蛇图像和蛇意象的网络信息十分丰富多元,其中难免有以讹传讹及疏误之处,使用时须审慎查证,而与蛇相关的论题更是广泛庞杂

 

日本作家安田喜宪的著作《蛇与十字架》(2004.1),将蛇作为东方的象征,十字架作为西方的象征,对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差异性进行比较,其中搜集不少古代地中海地区与蛇相关的图片和文字说明可提供参考

 

希伯来《圣经》中蛇具疗愈的魔力

 

希伯来《圣经》中蛇可以致人于死,也具有疗愈、医治的魔力旧约》描述上帝将摩西(Moses)手中的杖变成一条蛇,先是引发一场疾病,然后又以铜蛇让病者康复。摩西生长于古埃及,此神话应深受古埃及的影响

 

在《民数记》 21 章,流徙在旷野的以色列人因着满口怨言而被赐火蛇 (Seraphim) 作惩罚,在众人回转及祷告后,就指示摩西制造一铜蛇像治愈回转者:

「对摩西说:你制造一条火蛇,挂在杆子上;
凡被咬的,一望这蛇,就必得活。
摩西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
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

 

以希伯来字母总值去换算,「蛇」 (Nachash) 和「弥赛亚」(Mashiach) 同为 358,那代表蛇是就是弥赛亚的属灵象征。《约翰福音》的作者就是在这些基础下说出了: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
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约翰福音》3:14

在《摩西举蛇希伯来经文研》一文中称:马所拉文本的《旧约圣经》中提及3种的蛇,分别是蛇,这个字是「蛇」的泛称,圣经中使用31。「蛇」的字根 vjnnun-chet-shin)与「行巫术」相同,在 字源上是「寻找或给予预兆、预言」,希伯来文「巫术」vj'n " nachash)也与蛇 发音相同,只有元音长短的区别,古代经文没有元音符号,它们就是同样的字。 巫术与蛇相关,与神灵连结,也与医疗密不可分。其次是火米尔格荣(Jacob Milgrom)认为上帝要摩西制造的火蛇,就是六个翅膀的飞 蛇撒拉弗,这种飞蛇源于埃及,出现于法老(Pharaoh 法郎)王位背后的装饰, 是有翅膀的眼镜蛇乌拉乌斯(Uraeus16,在迦南(Canaan 客纳罕)也有发现, 因此是以色列人所熟悉的。这种直立的蛇如同撒拉弗侍立,牠们的四个翅膀代表 地的四方,因此以赛亚书六 3 记载撒拉弗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雅 威。他的荣光充满全地。」第三是。考古学的发现,古代在美所不达米亚(Mesopotamia)到埃 及(Egypt)均认为蛇是医治的象征18,因此摩西所举的铜蛇,很可能是以色列人 所熟悉的医治形象。注视铜蛇便得医治,使这条铜蛇后来成为以色列百姓膜拜的 神祇,直到希西家(Hezekiah 希则克雅)作王的时候打碎了

 

犹太传奇文学《莉莉斯与蛇》

 

蛇一般都是邪恶的象征和化身,在犹太传奇文学中的《莉莉斯与蛇》:莉莉斯(Lilith),最早源于于苏美神话,亦同时记载于犹太教的拉比文学。她被指为《旧约》里亚当的第一个妻子,由上帝用泥土所造。因不满上帝而离开伊甸园。她也被记载为撒但的情人、夜之魔女,也是法力高强的女巫,并教导该隐如何利用鲜血产生力量以供己用。传说与吸血鬼的起源有关。莉莉斯不惧怕天使的力量,她和野兽、魔鬼们性交。

 

至于圣经考古方面,《圣经列王纪下》184节描述了一些希西家的废除偶像崇拜的行动,「他废去丘坛,毁坏柱像,砍下木偶,打碎摩西所造的铜蛇,因为到那时以色列人仍向铜蛇烧香。希西家叫铜蛇为铜块。」

 

【发现希西家王想摧毁的一个神庙

据《基督邮报》记者STOYAN ZAIMOV20169月引述考古学家们称,挖掘团队在以色列发现一处古城门,以及公元前8世纪圣经中希西家王想摧毁的一个神庙。

 

《生命科学》(LiveScience)周三指出,希西家一登基做王,就立即下令摧毁虚假偶像,希西家是犹大国第十二任国王。

 

这个古城门是在古城拉基士(Tel Lachish)一个有六间房子的区域内发现的。来自英国和特拉维夫大学的考古学家早在几十年前就发现了这个古城门的一部分,这被认为是在以色列发现的第一圣殿时期同种类别中规模最大的。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下面简称IAA)挖掘主任加纳(Sa'ar Ganor)说:「门的尺寸与我们掌握的历史和考古知识一致」。

 

巴勒斯坦考古出土的蛇文物

 

台湾神学院旧约学副教曾宗盛在蛇的传奇-蛇的图像在古代近东与在圣经中象征》论文称:在巴勒斯坦考古出土的一些文物中,时常出现蛇的图形以一种保护的姿势攀附在陶土容器的出口,或是简单的蛇形图案出现在一些文物上。在伯珊出土的古代以色列的陶土香炉是一座双层屋子模型,有一条蛇蟠附在屋墙上。蛇的尾巴伸入屋子底层的窗户,而蛇的头则守在上层的窗口。从蛇的姿态来看,有些学者认为在这器具上蛇具有保护的功能。

 

小鸟与长蛇的棕红色陶土祭祀用具

 

同样在伯珊出土的一只祭祀用具,是用棕红色陶土做成的中空瓦罐,罐颈附有一对罐耳,其上各刻着展翅小鸟的造型。而有四条长蛇分别盘据着瓦罐本身,长蛇身体刻着小圆圈的纹点。每一条蛇的头守护着瓦罐上雕镂的小窗孔。这只香炉属于公元前十一世纪的物品,而雕刻着镂窗及攀附着动物的祭祀器具是一大特色。这种造型在铁器时期早期(1200-1000 BCE)的巴勒斯坦地区相当普遍。有学者根据美所不达米亚类似的仪式而主张,这类瓦罐器具是一种花瓶,被用在与农业生产有关的繁殖丰收礼仪中。祭祀者将种子放在瓦罐里,然后浇水做为奠祭,让种子发芽成长。这瓦罐本身象征土地,而诸神负责关照土地上作物的生长。伯珊出土的陶土器具常有小鸟与蛇的造型,小鸟 – 尤其是鸽子造型 –被视为春天来临的使者,它经常被当作女神依希塔的象征。而蛇则与当地神祇的化身有关连,在这个陶土器具上或许是冬天的象征,生命沈寂的季节。而瓦罐里花朵或植物的生长意味着植物在寒冬过后再次的新生。

 

在一些Qud?u图形中,出现裸体正面的女神(可能是亚舍拉)双手各握一条蛇,站立在狮子背上。在1700-1200 BCE期间出现许多类似这种姿势的女神,这些塑像与造型大多出产自埃及或巴勒斯坦地区。至于这与亚舍拉相连的蛇具备哪些功能?仍有待进一步的查证(返老还童、再生、保护、或是性等其它关连?)。有些在巴勒斯坦地区出土的圆筒图章(cylinder seals)刻有战神与蛇搏斗的图案,这可能反映出迦南神话中打击邪恶与浑沌势力的主题。

 

论文称:蛇在巴勒斯坦地区的宗教圈中包含丰富的意义,它可以是保护者、也可能是破坏者,它有可敬也有可畏的一面

 

在庙宇里发现了米甸工匠制造的铜蛇

 

据陈激成译考古发掘让我们对米甸人的一些新认》(原载Buried History》圣经考古杂志 1988 年三月号称:他们(考古人员)还在庙宇里发现了米甸工匠制造的铜蛇--这也是米甸人带来的还愿祭物

 

(中外关于蛇的论述系列之四)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