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观鸟大年和阿图岛  

2017-04-04 20:57:25|  分类: 知識筆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201742日清明节,电视号台播放了一套电影《观鸟大年(或译《年度鸟事),一部观鸟的美国电影。

 

片名:《观鸟大年》(The Big Year 台版译名《年度鸟事》)(2011)

导演:David Frankel

发行:Fox 2000 Pictures

 

该电影改编同名的书。该书的作者是马克,他以记者身分,详实将1998年这场观鸟大赛,以报导文学的方式纪录下来。

 

观鸟大年是观鸟者之间非正式的一种观鸟竞赛

 

观鸟大年主要指观鸟者之间非正式的一种观鸟竞赛,内容是比较谁能在一年以内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通过目视或听声音的方式辨识出更多的鸟种。观鸟大年的地理范围既可以是美国或加拿大的一个州或省,也可以是整个世界、美国内陆的48个州或者美国鸟类学会官方规定的区域(ABA区域),它包括美国大陆的49个州、加拿大、法国岛屿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加上距海岸线200英里的海域,如果和海岸对面的国家的距离不到400英里,那其认可的海域是二者距离的一半。百慕达群岛,巴哈马群岛,夏威夷和格陵兰岛不在ABA的范围内。

 

作者马克在书中花了一些篇幅讲述美国赏鸟的历史,其中写到奥杜邦学会虽然提倡赏鸟,但宗旨还是在生态保护,所以有一批死忠的赏鸟人,熊爸猜想是不太满意奥杜邦的功能,于1969年成立了美国赏鸟协会(American Birding Association)

 

3名观鸟者的君子之争】

 

书中的3位主角山迪?柯米多、葛雷格?米勒以及艾尔?拉凡登都确有其人。马克联系到了这3位关键人物,取得了当年的纪录,并且针对时间、地点和相关人事物搜集证据,以证实记载内容真实无讹。

 

3位赏鸟人都突破一年内观赏700种鸟类的纪录,各自进行自己的观赏计划,他们会视彼此为竞争对手,但又是如此慷慨分享赏鸟讯息。赏鸟的行为,不同于狩猎,狩猎的行为虽然让人有征服感,但一条生命可能就这么没了,而后面的观赏者也没机会得见。

 

阿拉斯加的阿图岛(Attu)是观鸟者的天堂

 

想要观鸟大年称王,就必须要去阿拉斯加的阿图岛(Attu)看鸟。阿图岛离俄罗斯的库页岛非常近,离北美大陆远之又远,但在地理上认定为北美的一部份,属于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的最西边。因此那里除了有北太平洋、白令海峡的固定鸟种外,鸟友最期待的是天气状况改变吹来西伯利亚来的亚洲迷鸟,而这些迷鸟可能是我们台湾鸟人所常看到的。

 

在阿图岛赏鸟的那节,描述了赏鸟同好如何抢在猎人前抢得先机,又同好间如何既竞争又友好,不到全部人都到也绝不接近鸟类影响他者的观赏机会。说是一场君子之争,该不为过。

 

如果不加上这些数目,就无法超越当时的北美观鸟大年的纪录,721种,1987年由山迪.柯米多(Sandy Komito)所创,一位住在纽泽西州的建筑承包公司老板,而他在1998年又来一次,而与另外两位产生有趣的竞争。

 

【一年内观察到745种鸟类称王】

 

最后,纪录是被破了,745种(后更正为748种),而且可能在短期间内不可能被超越,因为美国政府收回阿图岛的出租权,海岸防卫队关闭了阿图岛的巡守站,阿图岛变成了无人岛,没有的阿图岛的亚洲与太平洋鸟种,要创新纪录是不可能的事。

 

到过阿图岛的旅客称:可以在阿留申群岛看到独有的野生动物:沙鸡、北美歌雀;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此岛像一块磁铁一样吸引着各种鸟类到此栖息,亚洲的物种有:矶鹞、树鹨,它们通常长途的飞行穿越白令海峡飞到这里。

 

《观鸟大年》的插曲《Viva La Vida

 

《观鸟大年》的另一首插曲《Viva La Vida》(在阿图岛观鸟的那首)

网上提供了中英对照 

Viva La Vida                 生命万岁

I used to rule the world 大千世界曾由我主宰

Seas would rise when I gave the word巨浪也曾因我之命澎湃

Now in the morning I sleep alone而今我却在黎明独自入眠

Sweep the streets I used to own在曾属于我的大道落寞徘徊

I used to roll the dice凡人生死曾由我主宰

Feel the fear in my enemy's eyes我可以尽情品味惊恐在死敌瞳孔绽开

Listen as the crowd would sing: 欣然倾听愚民高歌喝彩:

"Now the old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先王亡矣!新王万代!”   

One minute I held the key上一秒我尚且手握权位经脉

Next the walls were closed on me转瞬才知宫墙深似海

And I discovered that my castles stand恍然发现我的城池

Upon pillars of salt and pillars of sand基底散如盐沙,乱似尘埃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re ringing听那耶路撒冷钟声传来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罗马骑兵歌声震彻山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我异疆的传教士啊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来担当我的明镜,宝剑与盾牌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其中缘由我无法言说

Once you go there was never, 自你离去,

never an honest word逆耳忠言便不复存在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而这便是我统治的时代

It was the wicked and wild wind 凛冽邪风呼啸袭来   
Blew down the doors to let me in 吹散重门使我深陷阴霾   
Shattered windows and the sound of drums 断壁残垣礼崩乐坏   
People couldn't believe what I'd become 谁人猜想到我的最终下场   
Revolutionaries wait 起义大军正殷切盼望有朝一日我站上断头台   
For my head on a silver plate 我不过是个傀儡   
Just a puppet on a lonely string 随吊线寂寞摇摆   
Oh who would ever want to be king? 呜呼,谁又曾渴望万人膜拜?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re ringing 听那耶路撒冷钟声传来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罗马骑兵歌声震彻山海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我异疆的传教士啊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来担当我的明镜,宝剑与盾牌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其中缘由我无法言说   
I know Saint Peter won't call my name 我亦知天堂之门不会为我敞开   
Never an honest word 逆耳忠言从未存在   
But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但这却是我统治的时代

 

二十世纪福克斯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观鸟大年》于2011年上映。

 

对于阿图岛,人们认识很少,因为太远离我们。阿留申群岛原属沙皇俄国,1867年同阿拉斯加一起,以720万美元卖给了美国。在这个群岛的最西端,有个人迹罕至的小岛,叫阿图岛。阿图岛长40英哩、宽20英哩。岛上荒芜贫瘠,除了由火山爆发形成、常年积雪覆盖的高山秃岭,便是寸草不生的冻土荒原。低谷里终年弥漫着浓雾,寒冷,潮湿。周围海域的气候非常险恶,经常刮一种叫飑的风暴,狂风骤然而起,风速瞬间可达100英哩,能将海里的船只抛回岸上。

 

【最新的是6.1级地震新闻】

 

最近一次的消息是2017327日的新闻报导据美国地质勘探局网站消息,北京时间3271850分,美国阿拉斯加州阿岛西部海域发生里氏6.1级地震,震源深度10公里。

 

【日军在这里首次发出了「皇军玉碎」的哀叹】

 

不过,阿图岛(Attu Island)在二战期间很出名,因该岛是美国阿拉斯加半岛以西上千公里外阿留申群岛中的一个小岛。二战时,阿留申群岛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阿留申群岛像阿拉斯加伸进太平洋的长尾巴,是白令海与太平洋的天然分界,同时它又是美苏之间领土距离最近的地方,对日本来说是通往北美、北欧的捷径,可以成为日本海军骚扰美国在北太平洋海上作业的一个据点,并能对美国西海岸形成威胁,阿留申也因此成为二战时美国本土的最后一道防线。

 

太平洋战争时期,这里曾是上万人舍命厮杀的战场,日军在这里首次发出了「皇军玉碎」的哀叹。1987年,日本政府以纪念和平为名,在工程兵岭附近修建了「北太平洋战死者之碑」,阿图岛的「玉碎」和「万岁冲锋」,至今还在日本国内广泛传颂。

 

近期到过阿图岛的旅客,已见不到当年的日军营地,但漫步在岛上时,一草一木间随处可见遗落的战争痕迹,没有爆炸的旧弹药,抛弃在荒野里的步枪,也许子弹还上在膛中;野花开满山坡,隐隐掩盖着大大小小的炮弹坑。

 

【一处被彻底废弃的美国空军基地】

 

阿图岛现时是美国的一处军事禁地,在该岛的东南侧马萨克雷湾为美国空军基地。目前美军已撤离,岛上的军事基地遭到彻底废弃,遗留的设施还算完好,只有少数美国海岸警卫队员上岛巡查外。阿图岛彻底成了荒无人烟的一座孤岛。

 

现时,阿图岛上有一座卡斯卡科夫机场。每年有大批旅客进出该机场。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