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夏子阳与册封琉球国王的诏书  

2017-03-04 02:26:53|  分类: ChinaSeaPowe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发现当年册封琉球国王的诏书原件

 

据朱淑媛在《新发现的明代册封琉球国王诏书原件》一文(载《历史档案》,199502)称:作者在查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档案时,发现一件册封琉球国王的残破诏书,呈折叠状混于清朝档案之中,部分字迹及落款时间、印鉴缺损。该诏书为黄色,纸质较厚硬,正面绘有金色龙云花边图案,背面绘有金色朵云图案。经修复后,现纵长125厘米,宽90厘米。就其用纸颜色及所绘图案来看,确系封建帝王所独用,应该出自宫廷。

 

诏书,是封建帝王宣布大政令或训诫臣民的命令文书,是封建帝王对臣民下达的公文,即所谓「布告天下曰诏」。作为册封琉球国王的诏书,应由册封使臣携往琉球国颁布,并留于该国。除非有特殊原因,不应再出现于清代档案中。那么,它成诏于何年?何以又回到中国?经与馆内外专家学者细阅研讨,根据诏书内容,派遣使者姓名、所册封之琉球国王姓名分析,认定是明代万历年间册封琉球国王的诏书。兹将残损诏书按原书格式照录于下:

<前残>

□□□曰朕恭承

□□□□多方爰暨海隅罔不率俾声教

□□庆赍惟同尔琉球国僻处东南

□□职贡自我

□□□为礼义之邦国王尚永祗袭王封

□□侯度□□薨逝良恻朕心其

□□□□□长人口能驭众间关请

□□顺有加念其国统攸归人心胥

宜膺宠渥固我藩离特遣正使兵

右给事中夏子阳副使行人司行

王士桢赍诏往封为琉球国中

□□□□□□冠服等物凡国□□

□□□□□殚忠辅导协力匡□□

□□□□□□□□□大业□□□

<下残〉

 

在夏子阳所著的《使琉球录》中辑录了赉到琉球国册封琉球国王的诏书全文,兹录于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恭承天命,诞受多方,爱暨海隅,罔不率俾,声教所讫,庆赍惟同。尔琉球国僻处东南,世修职贡,自我皇祖,称为礼义之邦。国王尚永,祗袭王封,恪遵侯度,倏焉薨逝,良恻朕心。其世子宁,贤足长人,才能驭众,间关请命,恭顺有加。念其国统攸归,人心胥飓,宜膺宠渥,固我藩离。特遣正使、兵科右给事中夏子阳,副使、行人司行人王士桢,赍诏往封为琉球国中山王,仍赐以皮弁冠服等物。凡国中官僚耆旧,尚其殚忠辅导,协力匡;坚事上之小心,巩承先之大业,永绥海国。其亨生平,惟尔君国,亦世世永争于仆。故兹诏示,咸使闻知。

万历三十一年三月初三日

 

 

该文称根据万历三十年十月十五日起居注记载的请领书写册封诏书用纸张,及万历帝命夏子阳、王士桢赍册入闽的时间推算,颁诏时间应不早于万历三十年十月十五日,不晚于万历三十一年三月。

 

现存最早的中国皇帝册封琉球国王的诏书原件

 

该文称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发现的时间最早的中琉关系历史关系档案,是现存最早的中国皇帝册封琉球国王的诏书原件。

 

数百年后,能在档案中发现明代册封琉球国王诏书原件,可说是文献上的一项奇迹,也是史学界的一件幸事、大事。

 

夏子阳所著《使琉球录》是其中一本记载中琉分界史籍,不容日人抵赖。根据「钓鱼岛」网站载《中国最先发现、命名和利用钓鱼岛》一文称:明朝册封副使谢杰所著《琉球录撮要补遗》(1579年)记载,「去由沧水入黑水,归由黑水入沧水」。明朝册封使夏子阳所著《使琉球录》(1606年)记载,「水离黑入沧,必是中国之界」。清朝册封使汪辑所著《使琉球杂录》(1683年)记载,赤屿之外的「黑水沟」即是「中外之界」。清朝册封副使周煌所著《琉球国志略》(1756年)记载,琉球「海面西距黑水沟,与闽海界」。以上史料清楚记载着钓鱼岛、赤尾屿属于中国,分界线在赤尾屿和久米岛之间的黑水沟(今冲绳海槽)。日本人为了想霸占中国的钓鱼岛,不惜指鹿为马,谎称钓鱼岛为无人之岛,为日人开发。

 

【漳州人善航海技术】

 

夏子阳顺利出使琉球,与漳州人高超的航海技术有关。据清史所黄颖,谢必震在《论古代琉球人对钓鱼岛认知的来源》论文(载《海交史研究》2013年第1)称:万历三十四年 ( 1606) 夏子阳出使琉球时就向漳州的海防馆派要航海人员,其曰: 篙工、舵师,旧录皆用漳人。盖其涉险多而风涛惯,其主事者能严、能慎,其趋事者能劳、能苦,若臂指相使然者。但精能者,往往为海商私匿。余因檄漳州海防馆,令其俟洋船回日,从海商查报,籍名送至」。

 

提供了中日琉的三角关系的一手资料

 

夏子阳使琉的时期,正值日本对琉球的侵略,因此夏书也提供了中日琉的三角关系。据袁家冬在《日本萨摩藩入侵琉球与东亚地缘政治格局变迁》论文(《中国社会科学》2013年第8 )称:万历十九年,「癸未大学士许国等题昨得浙江福建抚臣共报日本倭奴招诱琉球入犯……」甲午「福建巡抚赵参鲁奏称琉球贡使预报倭警」。同时,尚宁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多次向明王朝请求册封。但是,由于倭寇骚扰东海,颁封事务一拖再拖,直到尚宁继位17年后的16066月,明朝政府才派遣夏子阳为册封使出使琉球,正式册封尚宁为琉球国王。16066月至11月,夏子阳在琉球滞留期间,看到许多佩刀的日本商人在那霸横行霸道。夏子阳担心的日本对琉球王国的侵略不久便成为事实。

 

【发现出使流球李际春的墓志铭

 

南安丰州的文史爱好者王先生收藏的另一方墓志铭为「明 奉训大夫景州知州两豫罗先生墓志铭」,根据墓志铭内容,罗两豫为江右(今江西)人。为罗两豫撰写墓志铭的人为——「赐进士出身中训大夫监治尹通政司右通政前奉公式封流球国赐蟒衣玉带右公式年侍生玉山李际春顿首详撰」。

 

与夏子阳有个共同的身份,李际春同样曾出使流球(即琉球)。据载,李际春为明代杞县青龙岗村人,20岁考中嘉靖丙辰科进士。

 

李际春(约1536年-1583年),字应元,明代杞县青龙岗村(今西寨乡黄土岗村)人,20岁考中嘉靖丙辰科进士,授职行人司行人。

 

时琉球国(今日本冲绳县)为中国的属国。其君主中山王奏明王朝派员前去赐封号。因地隔大海,倭奴骚扰,道路艰险,所以行人司可当此任的30多人纷纷设计脱身,不肯应命。际春对此十公愤慨,于是自告奋勇受命前往。他带领随员乘船刚入海,即遭飓风,一时波涛汹涌,天日无光,几乎将船摧裂,众随员伏船颤抖,际春却镇定自若,端坐船上,处之泰然,待风息浪静又继续前进,直至目的地,圆满完成任务,国威远扬海外。3年后他还朝复命,嘉靖帝念其忠勤报国,不辱使命之功,先后提升他为尚宝寺丞、通政使司,位列九卿。时张居正为宰相,满朝官员畏其权势,多依附他。唯际春光明磊落,不为所屈,常遭张的报复。际春见权臣当道,国事日非,遂长叹到「大丈夫以堂堂七尺之躯,怎能学那些无耻小人靠巴结权贵去做官!」即请求罢职归乡。万历十一年(1583)病逝,年47岁。

  

《西河九龙族谱》中记载

 

据王先生说,他早年收藏的一本林氏族谱中也有夏子阳与李际春出使琉球的记载。在林氏族谱、《西河九龙族谱》中记载: 夏子阳、李际春在率领出使船队往返琉球时,曾在海上遇台风等凶险事情,后来由于林默即天后妈祖保佑,才得以化险为夷,而林默为林氏族人。《西河九龙族谱》记载了海途中夏子阳、李际春遇到的情形。

 

《西河九龙族谱》看到记载的内容:「神宗万历三十年册使夏子阳王士顽,舟遇花瓶屿(钓鱼岛附近),无风而浪,祷于神,得风顺济。归舟桅四断,失柁者三,大桅亦折,水面忽见神灯异雀来集,东风助顺……

 

关于李际春出使的记载更多一些——「嘉靖十三年册使陈侃、高澄,舟至姑米山,发漏呼,祷得塞而济。归值飓风桅樯俱折,忽有红光烛,舟乃请茭起,柁有蝶雀示象。冠服祷请立碑,风乃弛,还请春秋祀典……四十年册使郭汝霖、李际春回闽。曰飓将发,有二雀集舟之异,及飓发失柁,汝霖等为原以文为告,风乃息,更置柁。一异鸟集桅不去。」

 

 李际春出使之前,时琉球国君主中山王奏明王朝派员前去赐封号。因地隔大海,倭奴骚扰,道路艰险,行人司可当此任者设计脱身,不肯应命。李际春自告奋勇受命前往。他带领随员乘船刚入海,即遭飓风,一时波涛汹涌,天日无光,几乎将船摧裂,众随员伏船颤抖,际春却镇定自若,待风息浪静又继续前进,直至目的地,圆满完成任务。3年后他还朝复命,嘉靖帝念其忠勤报国,不辱使命之功,先后提升他。

 

【中琉关系密切的明证】

 

王先生说,这两方墓志铭和林氏族谱均是实证,印证了早在明代之时,中琉关系密切,中央王朝频派使者前去册封,这说明了当时的中国与琉球为「宗属(即宗主国与藩属国)关系」。

 

福建师范大学闽台研究中心中琉关系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巍巍介绍,早在宋元时期,泉州就是海外贸易中心,福建市舶司(古代海关)设在泉州。明代实行海禁,海外贸易有所衰落。市舶司也迁移到福州,但主要将福州设定为中国官方与琉球外交和贸易往来的窗口。明代中国与琉球保持了良好的互动关系。明洪武年间,朝廷派遣「闽人三十六姓」诸如造船技术好、精通航海的沿海渔民等群体,前往琉球,帮助琉球人发展当地生产和航海技术等,这入琉的「闽人三十六姓」对琉球影响很大,特别是在造船、航海与发展海外贸易等方面。

 

明清两朝与琉球形成了「封贡」的关系

 

吴巍巍说,明清时期,琉球是中国的藩属国,琉球国在新国王登基、逝世或者有其他重大日子时,均会由明、清中央朝廷派出使臣前往册封;而琉球国也经常派出使团前往北京觐见朝贡。明清两朝与琉球形成了「封贡」的关系。据史料记载,明代曾15次、清代曾8次派出册封使前往琉球国进行册封。墓志铭、林氏族谱也从侧面佐证了中琉两国的这种关系。墓志铭、族谱记载的夏子阳、李际春的「册封使」身份毫无疑问,这和夏子阳出使后撰写的《使琉球录》等文献记录吻合,对研究中琉关系史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两方墓志铭一本族谱,记载明朝遣使琉球国史实

 

(夏子阳与中琉关系系列之二,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