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宋代的茶文化和茶坊  

2017-03-18 16:37:52|  分类: 金融經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宋代出版的茶叶专著达11

 

宋代是一个茶文化的浓厚的年代继唐代的《茶经》之后宋代出现了许多茶事、茶叶历史的专著,如《大观茶录》、《北苑茶录》、《补茶经》、《茶录》、《宣和北苑贡茶录》、《品茶要录》等,其中光是记载和专述宋代茶和茶学中心建安北苑茶事的就有11部,他如文章等则不胜枚举。其中徽宗赵估以君王身份写茶书,足见宋代茶文化兴盛。

 

不仅如此,宋代以茶为题材的文学创作和艺术创作也层出不穷,大大扩展了茶的活动领域和表现形式。据后人统计,宋代的茶诗、茶词高达千首,宋代茶诗的影响力和穿透力比唐代大为增强,很多著名的诗人、词人都创作有大量脍炙人口的茶诗、茶词,如北宋初年的王禹偁、林逋,中期的梅尧臣、王安石、欧阳修、苏东坡,后期的黄庭坚,南宋的陆游、范成大,等等。

 

宋代茶事绘画、茶事书帖大量涌现,流风遗韵一直影响到金、元、明、清乃至当代。

宰相丁谓创皇家贡茶「龙团凤饼」

 

宋太祖赵匡胤本身就爱茶,甚至在宫中还设立了茶事机关,宫廷用茶已分等级。据记载,皇家贡茶「龙团凤饼」为宋真宗时期宰相丁谓所创,小「龙团凤饼」是宋四大书法家、福建转运史蔡襄所造。

 

据《宋史丨食货 志》、宋徽宗赵佶《大观茶论》、宋代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和宋代赵汝砺《北苑别 录》等记载,宋代名茶大约有90多种。

 

宋代皇帝将茶器作为赐品

 

《宋史·礼志》载:皇帝御紫哀殿,六参官起居北使……是日赐茶器名果」。宋代皇帝将茶器作为赐品,可见宋代茶具十分名贵

 

古时把烘茶叶的器具叫茶焙。据《宋史·地理志》提到建安有北苑茶焙。是有名的,又依《茶录》记载说,茶焙是一种竹编,外包裹箬叶(箬竹的叶子),因箬叶有收火的作用,可以避免把茶叶烘黄,茶放在茶焙上,要求温度小火烘制,就不会损坏茶色和茶香了。

【出土的宋代的茶具】

 

据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黄晓枫撰文《成都平原发现宋代的茶具和饮茶习俗》(刊《四川文物》2012年第二期)称,成都平原发现宋代的茶具。

 

 201339日,眉山城区某建筑工地发现一宋代遗址,出土陶虎头等文物(成都商报310日曾作报道)。昨日,眉山市第三次文物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张志刚称,遗址清理已经结束,出土了盏、碗、壶、瓶等两千余件宋代陶器,其中省油灯、带盏托的盖碗茶盏、装酒的玉春壶等均是眉山首次发现。

 由于这些陶器大多残缺或有损坏,眉山三苏祠博物馆陈列研究部技术工作室组长徐刚等人已陆续对这些文物进行修复,修复后,将放置在三苏祠博物馆内。 

 

眉山市第三次文物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张志刚称,清理已经结束,出土了香炉、盏、碗、壶、瓶等两千余件宋代陶器,除了上次发现的陶虎头,还有许多器物均是眉山首次发现。 

 

【宋代的茶床

 

茶床在东龙观宋金墓群中金代明昌六年(1195年)M5茶酒位的壁画中绘有它的形状,保存基本完整。长条形,高足,颇像晚期的桌,只是在桌的腿脚上已经出现了曲线的云角。它的形状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传刘松年所绘《西园雅集图》侍者肩上所扛的茶床基本一致。茶床上罗列有盏、汤瓶等;一男子手中正在用茶筅击沸,画面形象生动,再现了800年前点茶的场面。

 

吴自牧《梦粱录》说:人家每日不可阙者,柴、米、油、盐、酱、醋、茶

 

看看宋徽宗、蔡襄的著作,再看看宋金墓葬的茶事砖雕,就知道饮茶在那个时代有多么的普及,有比岁上下竟啜,农民尤甚,市井茶肆相属,商旅多以丝绢易茶这样的壮观场面。

 

北宋的都城汴梁,当时是全国最大的工商城市,各类店铺有6000多家,人口已达到百万以上。南宋的都城临安也就是今天的杭州,内贸和外贸更是非常发达,临安城里当时总共有400多个行业,絶大多数是消费性的,人口最多时,曾达到120多万,是当时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国际化大都市。

 

宋代酒肆、面食店多以茶称呼;如分茶酒肆,主要卖下酒食品。到了南宋,杭州城以茶饭店等为名的酒肆,则是酒阁中暗藏卧床内有娼妓的酒店,这种店门前往往悬挂红灯笼为标志。

 

《东京梦华录》记载了潘楼附近茶馆经营兴盛的状况:「潘楼东去十字街,谓之土市子,又谓之竹竿市。又东十字大街,曰从行裹角茶坊,每五更点灯,博易买卖衣服图画花环领抹之类,至晓即散,谓之『鬼市子』。」此处的「从行裹角茶坊」不但经营饮茶生意极为兴旺,在它的周围甚至还形成了一个极其繁华的夜市。

宋人吴自牧的《梦梁录》中载:今杭城茶肆……插四时花,挂名人画,装点门面;还有人在其中教习歌曲乐器。士大夫常在其中谈诗论艺,以文会友,颇与今天文艺沙龙相似。宋代的蔡襄着有《茶谱》传世,所谈茶事,几近完美。

 

【宋代茶坊起有型

 

宋代茶坊的店名,据吴自牧的《梦粱录》记载,临安「处处各有茶坊」,如俞七郎茶坊、朱骷髅茶坊、郭四郎茶坊、黄尖嘴蹴球茶坊、一窟鬼茶坊、大街车儿茶肆、蒋检阅茶肆。茶坊的名字都起得有型,特具广告效应。

 

宋代的茶坊不仅卖茶,还出售其他甜品和酒类。南宋临安的大茶坊四时卖奇茶异汤,据《武林旧事》载,茶坊中所卖的冷饮有甜豆沙、椰子酒、豆儿水、鹿梨浆、卤梅水、姜蜜儿、木瓜汁、沉香水等。妇孺皆知的《水浒传》中提及的茶汤亦是多姿多彩,潘金莲四次到隔壁极为普通的王婆茶铺,便提到四种茶汤:梅汤(茶中放几粒乌梅煎制而成)、合汤(一种甜茶)、姜茶和宽煎叶儿茶。

 

南宋时,小说讲史成为市民喜闻乐见的文化娱乐活动形式,茶肆则为之提供了良好的场所。说话讲史者在茶肆中搭台即席开讲,饮茶者一边品茗一边听书。干道年间,吕德卿等四人出嘉会门入茶肆,看见幅纸用排尾贴云今晚说《汉书》,便是在茶肆中讲史的说话艺人的节目预告。

 

【宋代茶坊集多种功能于一身】

 

宋代茶坊更兼营其他生意。据《东京梦华录》载:潘楼东街巷茶坊每五更点灯买卖衣服图画领抹之类,至晓即散。周密《武林旧事》载:天街茶肆,渐以罗列灯球者求售,谓之灯市。还有兼营旅馆或浴室的。

 

宋代高级茶坊可供「富室子弟、诸司下直等人会聚,习学乐器、上教曲赚」高档的茶坊布置得非常雅致,室内会插花挂画,甚至摆放奇松异桧等装饰,与现金咖啡馆、酒店无异。大众茶坊则是「诸行借工卖伎人会聚行」的场所;还有「楼上专安着妓女,名曰『花茶坊』。

 

茶市早晚都有据《东京梦华景》记载北宋年间的汴京,凡是闹市区和居民集中地方,茶坊鳞次栉比,那里不仅有专供仕女夜游吃茶的茶坊,还有商贩、劳动人民拂晓前进行交易的早市茶坊,这种茶坊实际上是一种边喝茶边做买卖的场所。汴京更多的茶馆则是从早开到晚,直到夜市结束才关门的全天候茶坊。

 

低级的茶馆收入有限,不多养家。淳熙年间,福州城西居民游氏,家素贫,仅能启小茶肆,食常不足,夫妻每相与愁叹。这家小茶馆收入很少,养活不了一家人。

 

宋朝茶风鼎盛

 

到宋朝,茶风更是鼎盛。茶宴、茶礼、茶会、斗茶等盛行。贵族还有「茗百斤」的婚聘茶仪。宋代的茶饮活动从贡茶开始,又衍生出「点茶」、「斗茶」和「分茶」等娱乐方式。

南宋刘松年绘有茶画《若园赌市图》,从画面上看是卖茶沽若者之间在斗茶竞卖。画中有四个提茶瓶的男子在斗茶,一位手持茶碗似乎刚刚喝完正在品味,一位正在举碗喝,一位左手持茶瓶右手拿茶碗正在往碗中注茶汤,一位则是在喝完茶后抬起右手的衣袖擦嘴。四人的右边,一个男子站在茶担边,左手搭在茶担上,右手罩在嘴角上正在吆喝卖茶,茶担一头贴着上等江茶的招贴口画面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手拿茶瓶、茶碗茶具的男女,一边在往前走,边同时又在回头看着四位斗茶的人在斗茶。画面中提茶瓶的卖茶人身上都带着雨伞或雨笠,挑茶担人的茶担上也有一个防雨的雨篷,说明这些卖茶者主要是在露天的大街小巷、瓦市勾栏中卖茶的。整幅画面表现了宋代茶肆生活的一个侧面,反映的是市民阶层的卖茶、饮茶生活。

 

在五代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中,表现了当时贵族们的夜生活,重要内容就是:品茶、听琴。画中,条几上茶壶、茶碗和茶点,散放宾客面前,主人坐榻上,宾客有坐有站,左边一妇人弹琴,宾客们一边品茶,一边听琴。

 

吴自牧《梦粱录》记载:「巷陌街坊,自有提茶瓶沿门点茶。或朔望日,如遇凶吉二事,点送邻里茶水,倩其往来传语。」

辽代居民制作茶饮

 

在河北宣化曾发现一座辽墓,墓主人为张世卿,其墓中壁画清晰直观地描述了辽代居民制作茶饮的整个过程,还展示了丰富的饮茶器皿。2009年,陕西蓝田北宋吕氏家族墓也出土了一个铜质渣斗,其上附有茶叶,专家认为这些茶叶应该是产自福建的白茶。

 

宋代的茶马贸易对象主要是吐蕃,茶马贸易于宋代发展成规模制度,一方面是游牧民族本身的需求,另一方面也与当时的国防需要有关。

 

吕维新在〈宋代茶马贸易研究〉文中提出三个因素:一为宋代茶叶生产大发展,熙宁七年政府对川茶实行禁榷,更加速茶的发展速度。二为饮茶在边疆少数民族中间传播,以肉、乳为主食的民族,需要大量饮用茶叶。三为铜钱、绢和茶叶等诸商品中,茶叶是茶马贸易最佳的贸易物资。

 

宋代茶叶年产量七千万斤

 

南宋时四川茶的产额为2100多万斤,除少数自己消费外,其余大部分都运销到外邦地区。据孙洪升先生推测宋代茶叶年产量一般在7169.5981万斤。

 

金代的茶禁闗乎国家安全

 

金朝不产茶,自宋人岁供之外,皆贸易于宋界之榷场(《金史·食货志》)。顾炎武在《日知录·茶禁》中记有:《金史》泰和五年,尚书省有奏:茶,饮食之余,非必用之物。比岁上下竟啜,农民尤甚,市井茶肆相属。商旅多以丝绢易茶,岁费不下百万,是以有用之物而易无用之物。若不禁,恐耗财弥甚。遂命七品以上官员其家方许食茶,仍不得卖及馈献;不应食者,以斤两定罪赏。(光元)(元光)二年,省臣奏:金币、钱谷,世不可一日缺者也。茶本出于宋地,非(余)(饮)食之急,而自昔商贾以金帛易之,是徒耗也。泰和间,(常)(尝)禁止之。后以宋人求和,乃罢。兵兴以来,复举行之,然犯者不少衰,而边民有窥利,越境私易,恐因泄军情,或盗贼入境。今河南、陕西凡五十余郡,郡月食茶率二十袋,袋值银二两,是一岁之中枉费民财三十余万也,奈何以有用之(资)而资敌国乎?乃朝亲王、公主、现任五品以上官,素蓄者存之,禁不得卖馈,余人并禁之。犯者徒五年,告者赏宝钱一万贯。(《日知录》)世宗大定十六年,以多私贩,乃更定香茶罪赏格。章宗承安三年八月,以谓费国用而资敌,遂命设官制之。(《金史·食货志》)由此可知,金代的茶禁,不但是关乎经济、货币储备、战争,乃至关系到国家安危的大事情。

 

(中国茶文化和茶文物系列之四)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