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华尔蒙哥」号救援「太平」轮经过  

2017-01-27 22:29:37|  分类: SeaPowe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出事地点约在舟山群岛附近


1949228日凌晨145分,「华尔蒙哥」号接收到一段英文的求救讯号,翻译成中文的大意是:「求救,求救,与建元轮相撞,后者沉没,尝试救人,需要协助,位置靠近般含灯塔 (Bonham Llighthouse),太平轮。」根据张典婉女士在〈太平轮一九四九〉一书中指出,「此地点约在舟山群岛附近,浙东海面东经12230分,北纬3030分,也就是在白节山与白洋山、三星山之间的三角航线,附近暗礁重重,航道水深流急」。


澳洲军舰「华尔蒙哥号」于1949128日凌晨145分接收到的电讯在接收到上述求救讯号之后,哈云顿迅速修改「华尔蒙哥」号航程,朝般含灯塔前进。


1949129日,澳洲的《堪培拉时报》 (Canberra Times) 报导了「太平」轮和「建元」轮相撞的消息,指出菲律宾的马尼拉于128日接收到一则由「太平」轮电讯发出的求救电讯,要求协助拯救建元轮的落难人员。(张典婉女士在《太平轮一九四九》一书中指出「太平」轮和「建元」相撞的时间大约是127日晚间1145分,此间2小时的差异可能由时差所造成。)


【早上445分左右只发现海面上有油污漂浮】


到了清晨445分,「华尔蒙哥」号抵达登塔附近的海域,然而雷达扫描除了显示大约三海浬之外的一个目标之外,并没有其他异常之处。(后来证实此目标为一艘渔船。)哈云顿指示开启军舰上直径20英吋的强力探照灯,然而海面上除了漂浮的油污之外,也看不见什么。


哈云顿与领航员窦尔伯(Dorbourne)依据海流、风向等因素,判断沉船的相关踪迹可能已经往东南方漂移,便指示将军舰航行的速度减低为五节,往该方向前进。到了清晨630分左右,舰上人员再度发现海面上有油污漂浮,依此线索继续航行大约10分钟后,便发现前方约两海浬的海面上有各式各样的漂浮物,包括救生艇和沉船残骸,有的物体上面还有船难的生还者。


当「太平」轮的海上生还者首次见到 「华尔蒙哥」号,当时天色渐亮。


【救起35名生还者1人其后死去】


「华尔蒙哥」号人员迅速展开救难行动,利用救生网、绳梯和救生小艇等设备加紧救人,到了清晨715分左右,一共救上35名生还者,包括31名男性和4名女性。所有生还者都已经精疲力尽,全身沾满油污,更因为浸在冰冷的海水中太久而几乎虚脱。舰上的医官迅速指示,以热水提供女性生还者沐浴,男性生还者淋浴,然后把所有人带到引擎室,该处的温度大约是华氏120度(摄氏49度)。过了2小时,所有生还者的状况均有好转。


《太平轮--乱世传奇真相》一书称:获救的其中一名生还者王兆兰还谁舰上找回她母亲留给她的一对金手钃。

 

生还者之一是「建元」轮的第三工程师


《雪梨晨驱报》 (Sydney Morning Herald) 报导,「华尔蒙哥号」救起了太平轮事件的35位生还者。《西澳洲人报》指出,生还者之一是「建元」轮的第三工程师 (third engineer),他说「建元」轮和太平轮相撞之前根本没有任何预警,然而两船相撞的一股大力把他整个人从船舱的铺位中抛掷出来,他立即冲上甲板,也许因此而获得生存的机会。


差一点就错过了第一位生还者


1949131日,澳洲媒体报导了更多关于太平轮事件的细节,包括水星报、西澳洲人报、堪培拉时报和雪梨晨驱报在内的媒体都转载了「华尔蒙哥号」人员对于此一事件的叙述。一位名叫洛伊?希普曼 (Roy Heapman) 的二等兵 (able seaman) 指出:「我们差一点就错过了第一位生还者。他的手指差不多已经冻结在救生艇边缘,当时正在呼救。我们把他救上来的时候,他用标准的英文说了『谢谢』。」希普曼同时也看到另一艘救生艇,上面都是已经死去的小孩,还有在船难中身首分离的尸体。大部分生还者在获救的时候,都已经因为浸在冰冷的海水中太久而丧失了手脚的知觉。


一位名叫比尔?狄兰尼 (Bill Delaney) 的一等兵 (leading seaman) 指出:「建元轮一点存活的希望都没有。我救上来的生还者告诉我,这艘船上满载着煤炭,像一块石头那样直沉到海底。我们抵达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在这样冰冷的海水中只有很少的人能够生还。」


救起了一个年轻女孩子


另一位名叫伯纳德?史考特 (Bernard Scott) 的一等兵当时和其他五位水手划着小艇救人(作者注:附图所示为类似的小艇),救起了一个年轻女孩子,当时她抓着一根沾满油污的木桨,已经在海水里浸泡了四个小时。史考特指出:「所有事物都沾满了从沉船中漏出来的油污,对生还者而言,这些浮在海面上的沉船残骸就像是各种滑溜溜的死亡陷阱。连那些冻结在救生衣里的生还者,身上都沾满了油污。」


【救起一位戴礼帽拿公文包的中国男人】


一位名叫G.F. 史宾赛布朗 (G.F. Spencer-Brown) 的中尉 (lieutenant) 指出,一个胖胖的中国男人在海水里浸泡了6个小时,被救上来的时候竟然还带着自己的礼帽、眼镜和公文包。


【一名女性在舰抢救无效死去】


所有生还者被救上「华尔蒙哥」号」后,舰上的少校军医 (surgeon-lieutenant) 名叫柯林?葛拉翰?艾德尔曼 (Colin Graham Alderman),主导了照顾他们的各种任务细节。生还者进行热水沐浴,被带到引擎室取暖,并获得各种食物和饮料的补给。有一个年轻女人被救上来的时候,心跳已经停止了,军医虽然立刻施打强心针,却回天乏术,她因此也成为「太平」轮事件的所有罹难者中,唯一获得了正式海葬的人。


《太平轮--乱世传奇真相》一书称:其中一位无名的女性获救者救上「华尔蒙哥」号上时,已奄奄一息,舰上的军医为她注射强心针,但无法挽回其性命。舰上官兵为她举行了简单而庄严的水葬。


一位名叫艾伦?吉布斯?麦克帕尔兰 (Alan Gibbs McParlane) 的少校 (lieutenant-commander) 指出,一位阶级为上校 (colonel) 的中国军官在救难任务期间维持了生还者的纪律。


六点多才到外滩第三码头准备离船


张典婉女士在《太平轮一九四九:航向台湾的故事》书中称:「(太平轮事件的)脱险者,最感谢的是澳洲军舰「华尔蒙哥」号,将生还者拉上船,先安排他们到火炉边,换上水手的干净衣物,再把湿淋衣服拿去烘干,每个人先给热汤、咖啡、食物,带他们去洗热水沐浴祛寒,一面往吴淞口开去。下午两点多已到了上海港岸,等他们衣物烘干,大略休息,恢复了一些精神,六点多才到外滩第三码头,准备离船。桌面全是个人用品、手表、皮夹、身分证件、名片......等一字排开,烘干、擦拭,供各人认领,『未短一张名片,未短一块金元』,在(生还者李述文的小册子〈太平轮遇难脱险记初稿〉)的描绘中,要下船前,全部脱险者,向舰长与所有官兵列队敬礼,表示谢意;中联公司派车,派人来接往饭店休息,并供给食宿。」


当「华尔蒙哥」号把35位生还者送到吴淞口,临下船的时候,这位军官还引导所有生还者一字排开,向所有的军舰人员致敬,并且依中国传统礼仪用标准的英文致谢:「真抱歉给您们惹了这么多麻烦。」(So sorry we caused so much trouble.)


【陆军参司令葛克率生还者向恩人致敬】


《太平轮--乱世传奇真相》一书称:国民党陆军参司令葛克脱下军帽,用嘹亮?的指令「敬礼!」带领「太平」轮的生还者向救恩人「华尔蒙哥」号官兵致敬。 「华尔蒙哥」号将军旗下半旗,吊念「太平」轮的罹难者。

 

「华尔蒙哥」号于1950年至1952年间参加韩战,之后改装为反潜驱逐舰,服役至1954年。1959年除役。

 

据统计:至19585月,「华尔蒙哥」号已航行了500,000英里,并在「华尔蒙哥」号退休之前,再增加了25,000英里。

 

【「华尔蒙哥」号在日本被拆卸

 

「华尔蒙哥」号1963215日卖给木下和有限公司(Kinoshita and Company Limited),送到日本拆卸。

 

澳洲海军第二艘「华尔蒙哥」号FFH 152)是Anzac级护卫舰。2014年进行了反舰导弹防御(ASMD)升级。她在2016年活跃执行任务。

 

「华尔蒙哥」号的故事完了;但「太平」轮的故事还未完全完结呢!

 

(「华尔蒙哥」号和「太平」轮」系列之三,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