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国际联盟调查团和「李顿调查团」报告书  

2017-01-01 14:35:19|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李顿全名维克多·布尔沃·李顿(Earl of Lytton) ,英国伯爵,生于印度,在伊顿公学和剑桥三一学院接受教育。1932年任国际联盟调查团团长,在中国东北调查「九一八事变」,发表《国联调查团报告书》。他主张中日两国都从中国东北撤出武装,东北由西方列强共管。维克多·布尔沃·李顿曾任印度部政务次长、英属印度孟加拉国国国总督、印度总督,还在海军部和枢密院任职,1945年退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以这一事件为借口入侵满洲,并迅速占领了满洲的主要城市。

 

国民政府请国联派员调查真相

 

「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国民政府就电令中国驻国联代表施肇基向国联报告,请国联派员调查真相,主持公道。此后,国联也曾作出过三次决议,要求日本撤军,而日本对之置若罔闻。中国呼吁世界各国提供帮助。国际联盟理事会在美国的支持下,希望通过谈判和平解决这次冲突。

 

1121日,此前百般抵赖狡辩的日本驻国联代表忽然一反常态,主动要求国联派出调查团。这绝不是日本真的想将「九一八」事变的真相告知天下。此前两天,日本关东军占领了齐齐哈尔,基本完成了对中国东北的军事占领。

 

派遣国联调查团到远东实地调查

 

1210日,中国代表经过多次的正面交涉,终于重新通过决议,决定派遣一个国联调查团到远东实地调查九一八事变情况。

 

1118日,日本特务机关刚刚把溥仪从天津秘密转移到了沈阳。他们这时要求国联派出调查团,目的在于缓和国际舆论的压力,争取时间建立伪满洲国傀儡,以此造成既成事实,让国联的调查无济于事。

 

国联调查团团长和团员

 

董少东在《真相——影响李顿调查团的关键实证》(北京日报20130730)一文称1932129日,国联调查团成立。该团由英、法、美、德、意五国各派一名代表组成,英国代表李顿为团长,团员四人是:曾任菲律宾副总督的美国人麦考易;曾任驻安南(今越南)军司令官和法国殖民地防御委员会主席的法国人克劳德;曾任德属东非洲总督的德国人希尼;以及曾任驻南美各国公使的意大利人马克提。国联交通部长、法国人哈斯被指派为调查团秘书长。中日两国为协助调查团工作,由中国派前任外交部长顾维钧、日本派驻土耳其大使吉田伊三郎参加。

 

据《世界新闻报》称,为了协助调查团的工作,中日双方都派出自己的代表,其身份是调查团的顾问。这个顾问首先不能是政府成员,同时必须精通外交。当时中国政府认定,能担任这个职位的非顾维钧莫属。顾维钧长期任职外交界,不仅有丰富的外交经验,而且在国际上也有广泛的人脉,当时他刚刚辞去外交部长一职,完全符合调查团的要求。  

 

国际联盟派调查团(即「李顿调查团」)来东北进行实地调查。国联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当时从欧洲到中国有两条路线可选,一是陆路,坐火车经过东欧、苏联,从西伯利亚进入中国东北,全程只需要半个月左右。另一条是海路,从欧洲出发,绕道美洲,横渡大西洋、太平洋,到达中国上海后改乘火车赴东北。这条路行程远、速度慢,大概要一个月的时间。国联调查团了海路,途经欧美,先探询了一遍欧美大国的口风。到了亚洲,他们的第一站不是「九一八事变的受害者中国,反而是侵略者日本。调查团在日本盘桓半个月,会见了日本天皇、首相等政要。

 

在这支被称为李顿调查团的调查小组于 1932 314日,调查团到达上海,而后抵达北平,准备前往东北。此时日军已在满洲建立起傀儡满洲国。

 

李顿调查团抵达上海时,「一二八」淞沪抗战的战火已歇,但上海的断壁残垣给调查团产生了冲击,李顿在日记中记载:日本人已经挑起了战争,并且在不宣战的情况下打得极其残酷。

 

日方不能保证顾维钧人身安全

 

日本军方对于顾维钧也十分顾忌,他们甚至扬言,顾维钧如果进入东北,日方不能保证其人身安全。此后,日军一方面制造一些暴力事件,以形成恐怖气氛,另一方面让法国、比利时公使夫人托话给顾维钧的夫人黄惠兰,大谈东北局势如何混乱,希望黄惠兰劝阻顾维钧。  

面对日本的威胁,顾维钧不为所动。然而,就在调查团乘坐政府专列前往东北时,驻扎在山海关的关东军不许列车通过。中方只得派军舰将调查团成员和顾维钧送到葫芦岛,然后从大连登陆。 

 

进入东北后,顾维钧等中方人员被日方全面监视,他们不仅享受日本特务24小时保护,而且经常受到日方恐吓。据顾维钧回忆,在他准备跟随调查团返回时,一位在铁道上工作的车道长找机会告诉他,就在调查团准备前往长春时,日方已经授意他在中方成员乘坐的车厢下面安装炸弹,一旦列车发动就进行引爆,制造出第二个「皇姑屯」事件,将顾维钧炸死。后来因调查团决定终止长春之行,日本人的阴谋没有得逞。    

 

随后,国联调查团一路北上,先后在南京、武汉、北平等地会见了蒋介石、张学良等中国政要,以及撤到关内的东北军将领。沿途,来自民间的申诉信、请愿书也雪片般地飞向调查团的驻地。他们无一例外地向国联调查团讲述、控诉着日本的侵略行径。

 

李顿调查团来到长春时,已是193252李顿调查团在长春停留一周,也是住在长春大和旅馆。1932420日与21日,李顿调查团成员分期抵达沈阳。57日赴吉林(当晚回长春),59日前往哈尔滨,525日赴大连,527日游旅顺(当晚回大连),530日返回沈阳,在东北各地实际上停留45日。

 

沈阳当时改称奉天。满清之时,曾作为都城的沈阳也叫过奉天,以应「奉天承运」之意,但1929年张学良东北易帜,将奉天改称沈阳。「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侵略者将沈阳又改回了奉天。

 

日本军方严重限制李顿调查团行动

 

1932421日,李顿调查团到达沈阳,入住大和旅馆(今辽宁宾馆)。当时,宾馆内外遍布尔日伪特务,普通人很难接近调查团。一项资料称关东军在宾馆里装上窃听器,宾馆外布置了大量的军警特务,『当时该旅馆的一切人员及附近的人力车夫和汽车司机,全换成日本关东军特务人员』。中国陪查员顾维钧『入境后受日本军方严重限制,每到一处则不令出旅馆,又不令与该团一同出门,尤不令与中国人会见

 

李顿深感处处受到监视,调查难以展开。虽然调查团一路上也收到许多揭发日本侵略的文件,但多属于书面控诉,言辞恳切,情感丰富,实证性不足然而,东北抗日义勇军发起了数次攻打沈阳城的战斗,隆隆炮声令坐在宾馆内的调查团亲身感受到了东北民众的怒火。

 

9人爱国小组」冒死整理资料

 

惊心动魄!日本侵华罪证《真相》竟是这样诞生…》一文称:「九一八事变前,沈阳社会名流巩天民、刘仲明等人常常因事接近,逐渐形成了一个爱国小组。为了拿到日军给伪省政府的命令,他们透过分析伪省政府管理卷宗工作人员的爱国思想,冒险做他的工作,使他在下晚班时将文卷带出,连夜拍照,次晨再放回去。日军把持中国财政的布告,贴在财政厅门前,证据更不易拿到。巩天民选择阳光刺眼、岗兵不易瞭望的机会,携带照相机由偏僻处爬上财政厅对面一家商号的门脸后面,静候日出。由于时间长而脚麻,碰掉了房顶的一片瓦,差点引来杀身之祸。后来,终于利用往来车辆噪音掩护,按动快门得以拍摄。还有,数张布告都是夜间用水洇湿整张揭下来的。资料收集完毕后,他们又用了40天整理并翻译成英文,又以8天的时间打印装订成册,命名为『TRUTH』。医科大学外科教授张查理的夫人宫菱波特意为整理好的资料赶做了一个蓝色外皮,并用红色丝线绣上英文『TRUTH』。

 

据《九人爱国小组上书国联调查团》一文称1932114日,国联组成以李顿为首,由英、美、法、意、德5国代表组成的调查团,准备前往中国东北对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东北的行为进行调查。得知消息后,「9人爱国小组」的成员们——巩天民、刘仲明、张查理、毕天民、李宝实、于光元,、张韵冷、邵信普和刘仲宜立即在刘仲明家召开了紧急会议,经过商讨,一致认定应集中力量搜集日本侵略东北的罪证,以揭露其帝国主义的欺世谎言。九人小组怀着对祖国的热爱、担负着对国家、民族的责任,冒着随时被捕、被杀头的危险,靠着并不先进的技术和手段,在40多天的时间里把搜集到的证据整理成册,制成了《揭露日本挑起九一八事变及一手炮制伪满洲国的铁证》。为了方便国联调查团阅读,刘仲明、张查理和巩天民又负责将材料译成英文,装订成册,包上缎子面,并绣上“Truth”(真实)二字,小组成员分别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倪博士以老友的身份到大和旅馆与李顿见面,因旅馆内到处都有日本特务的监视,于是他邀请李顿到神学院谭文纶教授家共进晚餐,李顿与秘书长赫斯应邀赴筵。在谭教授家的餐厅里,倪博士终于找到了机会,避开日本特务和警宪的监视,将材料交到了李顿的手上。张洁在中英人士揭露日本侵华罪行一文(《中国社会科学报》)研究称,倪邀请李顿到沈阳神学院教授谭文纶(WilliamMcNaughton)家晚餐,并由雍维林作陪。席间,倪斐德把刘仲明的手书呈递给李顿。倪斐德、谭文纶、雍维林三位英国友人还当面签字,担保TRUTH的真实性。倪解释说,由于文件相当大,不便携带,已妥善存放在英国领事馆,请李顿前往审阅。次日下午2时,李顿率调查团前往英国领事馆开会,审阅了这一文件汇编,直至下午6时许,才满意地离开领事馆。

 

巩天民委托传教士倪斐德转交关键证据给李顿

 

「沈阳九君子」之一巩天民的孙女、现居德国法兰克福的巩捷向中新社记者追忆道。巩天民最终委托传教士弗雷德里克·奥尼尔(倪斐德),辗转将这份关键证据送交到了李顿手中。曾任英国「路透社」驻北京记者马克·奥尼尔(Mark ONeil)在《闯关东的爱尔兰人》一书中记述了祖父的这段经历:他「与调查团接触了数次,提交了不止一份《关于日本的暴行的秘密报告》」。巩天民等人的布包正是其中之一。

 

日军为了阻挠李顿调查团的工作,在詷查团来到哈尔滨的一星期前,伪「满洲国」的各种警务机关就奉令逮捕和监禁「社会不稳定分子」,这些人有在李顿调查团面前做反满洲国示威活动的嫌疑。最终被逮捕的社会不稳定分子共有1361人,包括中国人、俄国人、朝鲜人及9个日本人。

 

日方害怕李顿调查团提出参观监狱的要求,于是把所有政治犯、苏联公民以及能说英语和法语的嫌疑犯从监狱转移出来,带到松花江对岸、离哈尔滨6公里的松浦镇上,关在那里的秘密集中营里。所有医院里一切可疑的病人,也被转移到日本医院里去了调查团是不会去那里的。

 

李顿调查团到达之前,日本人筹备了一个中俄人民请愿团,负责向国联调查团提出请愿书,这些请愿书无非充满是颂扬和赞美伪满洲国的现在和将来。当然,这种请愿书的每个字词都是日本人拟定的,中俄名人仅须签字而已。

 

193259日,正午时分,哈尔滨火车站以及调查团要经过的所有街道都布满了伪满洲国的中俄警员,平时街道上常见的成千上万的日本警察和日本兵都消失了日本参谋本部发出命令,不可让调查团在街上看见一件日本军衣,必须使李顿调查团相信满洲国是中国人民自发组成的,日本人并未干涉其中。

 

【日军把整个哈尔滨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台

 

在李顿调查团或许会去的一切大商店、酒馆以及头等戏院中,日方密探伪装成各个场所的职员、侍者整个哈尔滨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台,每个被日方选中的演员,都在卖力扮演自己的角色。

 

中国学者傅斯年19325月,与丁文江,胡适,蒋延黻等创办《独立评论》周刊。10月,出版《东北史纲》初稿第一卷,经李济英文节译,送交国联李顿调查团(Lytton Commission)。

 

(李顿调查团系列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