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中国人的「驴文化」  

2016-09-21 08:05:09|  分类: 知識筆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Chinesemahan在本栏撰写的《阿胶与另类的国际贸易》便提到:20161月,陕西考古人员在对蓝田新街仰韶文化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时时,发现有一具完整的驴骨,这可能揭开中国驴或马的起源和驯化的历史。陜西蓝田新街遗址处于中国仰韶时代晚期和龙山时代早期

 

【在网络一炮走红的「贫嘴驴」

 

在成都,有一头出土陶马在网上「大出风头」。早在2003年,该头陶马(叫「贫嘴驴」)就被成都市考古队和双流区文管所从双流机场附近一处汉墓中联合考古挖掘,之后一直默默无闻,近日却借助网络一炮走红。

 

有网友发出好莱坞动漫《怪物史莱克》里的贫嘴驴和它做对比,发现二者十分神似,让网友大呼好穿越。据成都市双流区考古负责人李国介绍,它的出土时间是2003年,当时机场扩建时发现一个汉代墓群,由成都市考古队与双流区文管所联合进行考古发掘,一共发现9座汉代砖室墓,根据墓葬形制、出土器物判断年代为东汉中晚期。

 

【学者认为驴是作奇畜从西域传入】

 

王子今在一篇题为《骡驴馲駞,衔尾入塞——汉代动物考古和丝路史研究的一个课题》的论文中提及,《盐铁论·力耕》言内地与西域文化交流,说到骡驴馲駞衔尾入塞驒騱騵马尽为我畜。《史记》《匈奴列传》写道:(匈奴)其畜之所多则马、牛、羊,其奇畜则橐駞、驴、骡、駃騠、騊駼、驒騱。匈奴文物确实存在使用驴、骡的实证。

 

王子今指出分析这一信息应当注意到匈奴曾经全面控制西域的史实。汉代西方奇畜的传入对于中原王朝运输动力的开发意义重大。汉简与汉代画像的相关内容以及汉平陵从葬驴和骆驼的发掘资料等都是这一历史现象的文物证明。今后以此为主题的汉代动物考古将会有更重要的发现。汉代西北方向的商业活动,有以织品交换牲畜的情形。所谓骡驴馲駞衔尾入塞」,也是丝路史值得重视的贸易方式。

 

如果依前述陜西蓝田新街遗址处于中国仰韶时代晚期和龙山时代早期出土的一具完整的驴骨,中国自己也有产驴,并不是从西域输入。王子今只能作为一家之言

 

在中国的神仙叫张果老,他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常倒骑一头毛驴。

 

【张果老倒骑驴】

 

张果老是八仙人物之一,在民间,有关他的故事流传甚广。传说他是隐居在中条山的一个道士,常骑毛驴出游,日行数万里。休息时,他将毛驴折起,藏于箱中,骑驴时再用水喷之,复又变成毛驴。至于张果老倒骑驴子,传说也很多。据说八仙中的韩湘子是个玩仙,有一次他到黄山,被黄山的奇异美景所吸引,乐而忘归,在黄山住了下来。一年一度的八仙聚会日子到了,七仙到齐,惟独不见韩湘子。张果老掐指一算,就知道韩湘子在黄山,于是驾仙驴找到了韩湘子,硬逼他回仙界。张果老骑驴前面走,韩湘子跟在后面。张果老也恋黄山景色,又怕韩湘子溜掉,于是,干脆磨转身腰,倒骑驴子,相传韩湘子倒骑驴子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他高兴!!传说是张果老打赌赌输了.

 

网上有一种解释认为张果老代表的是老人最初的创作者可能经过了仔细的生活观察首先老人通常腿脚不便出行时常骑毛驴代步其次旧时实际生活中的老人时常会倒骑毛驴因为这是老人的生活经验的总结老人灵活性不高所以出于惯性很难在驴被上坐稳而倒骑的好处在于如果由于惯性前倾老人可以用手撑一把如果由于惯性后仰那就可以直接躺驴的颈背上了反之因为后仰可能就要摔下驴子了

 

张果老虽是一位神话人物,但在《资治通鉴》中记载,唐玄宗在东都接见张果老时,他自称有仙术,是尧帝座下的侍中,已经活了三千多岁。关于他的传说还有很多,到了北宋时期,相传他受铁拐李之邀,在石笋山被列入八仙。

 

唐玄宗征召时,张果老欣然领命。他用汉武帝时期的一只鹿点化唐玄宗,被封为光禄大夫,赐号通玄先生。唐玄宗为了感激张果老的点化,曾想将自己的妹妹玉真公主许配给他。张果老离开唐玄宗是因为拒绝了玉真公主,因此就有说是因为张果老嫌弃玉真公主是个寡妇,而且还带着两个孩子。

 

在内地将旅友(英文:Tour Pal)谐音驴友,是对户外运动,自助自主旅行爱好者的称呼,也是爱好者自称或尊称对方的一个名词,因为驴子能驮能背,吃苦耐劳,所以,也常被爱好者作为自豪的资本之一。他们更多指的是背包客 backpackers),就是那种背着背包,带着帐篷、睡袋,穿越、野营、徒步、骑行的户外爱好者。

 

【诗人喜欢骑驴是名符其实的「驴友」】

 

近日买了一本由内地作家王这么撰写的《大好河山可骑驴》一书,谈的宋代的文化和社会现象,其中提到宋人,特别是诗人喜欢骑驴,是名符其实的「驴友」。

 

Chinesemahan于是上网寻索一下,发现不止宋代,其实中国古代诗人大多有骑毛驴旅行的经历诗人喜欢骑驴,似与毛驴有着不解之缘。骑驴几乎成了诗人的标志。

 

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子上

 

《唐诗纪事》引《古今诗话》中的一条记载:有人问诗人郑新近有无诗作,郑回答说:「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子上,此处何以得之?」这位诗人回答得很果决,诗思只有在驴背上才能产生,离开了驴背,哪还会有诗情?细想起来,他这话还真有道理。

 

据台湾的《人间福报》发表陈牧雨的《灞桥风雪与驴背诗思》一文称:五代孙光滨《北梦琐言》中,记载了这段轶事。

 

【「诗仙」李白骑驴的故事】

 

古代中国诗人与驴这对绝配,产生了很多故事。唐代大诗人李白就有一个生动的骑驴故事。据《唐才子传》记载:李白云游四方,某日,他想去登临华山,便醉醺醺的骑着毛驴向华山赶去,经过华阴县的衙门口,他没有按规定从驴背上下来,县令大怒,派衙役把李白抓来堂下,怒问:「你是什么人?竟敢这般无礼!」拿出笔墨纸张,让李白写供词。李白在供状上没有写自己的姓名,只写道:「曾令龙巾拭吐,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天子门前,尚容走马,华阴县里,不得骑驴?」意思是说,你问我是谁,请看我的经历:我曾酒后呕吐,皇上用他的手绢给我擦嘴,皇上还亲手给我调制衅的汤。我写文章的时候,杨贵妃给我捧砚台,高力士给我脱靴子。天子门前,尚且允许我骑马奔跑,你华阴县里,竟然不允许我骑驴吗?这位县令虽不认识李白,但是对这段佳话早已听闻。于是慌忙下座,向李白道歉说:「不知李翰林到此,得罪,得罪。」李白大笑,爬上驴背,扬长而去。

 

「诗圣」的杜甫,也有骑驴的经历,而且骑驴的经验不少,杜甫在《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诗中说自己「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毛驴是杜甫主要的交通工具,他在《示从孙济》一诗中称「平明跨驴出,未知适谁门」。后来杜甫做了官,上朝也是骑驴《逼侧行赠毕四曜》一诗称:「东家蹇驴许借我,泥滑不敢骑朝天」。

 

杜甫骑驴就如现代人驾驶「甲虫车」一样,是一种廉价或者是平民化的代步工具,不似乘劳斯莱斯或宾驰这样具贵族的味度。

 

到了中唐时诗人李贺也是个终日骑驴游走《新唐书》本传说:李贺每天早上太阳一出,就骑上毛驴到山野间转悠,背着个古旧的破锦囊,东瞧瞧,西望望,有了灵感就在驴背上记下来,装进锦囊里,晚上回家整理成篇。正好是郑「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子上」的脚注。

 

贾岛骑毛驴碰上韩愈的马车

 

晚唐诗人贾岛也有许多骑驴吟诗的佳话,其中一次更涉及用字的问题。贾岛还有另一次他骑着毛驴拜访李凝幽居之后,他写出两句诗来:「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他对这个「推」字不太满意,整天思索好词。有一次他骑着毛驴在大街上行走,在驴背上沉吟这两句诗,一会用手做推门状,一会用手做敲门状,引得路人万分惊愕,以为他是个疯子。正在这时,京兆尹韩愈的车驾过来了,他也没看见,依然处在「推」「敲」的冥想之中,结果冲撞了韩愈的马头,韩愈的随从把他抓住,韩愈问他怎么回事,他告诉了实情。还好,韩愈也是个诗人,不但没有治他的罪,还帮助他选定了「敲」字。

 

到了宋代,诗人在诗中提到骑驴的句子比比皆是。

 

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一诗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最后两句,苏轼自己加了个注脚:往岁马死于二陵,骑驴至渑池。」也就是说:当年要去赴考时,我骑的马在渑池西边的二陵(今河南崤山)就死了,没法子,只好骑着小毛驴到渑池。

 

陆游常在诗中提到骑驴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曾与抗金志士王炎屯兵南郑,准备收取关中地区,进而收复中原。后来遭到投降派的打击,被调任到成都做闲散官员。他在由南郑前线开赴成都途中,经过剑门关的时候,写了一首七绝《剑门道中遇微雨》: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陆游在另一首《自嘲》诗中,曰:

少读诗书陋汉唐,暮年身世寄农桑。
骑驴两脚欲到地,爱酒一樽常在傍。
老去形容虽变改,醉来意气尚轩昂。
太行王屋何由动,堪笑愚公不自量。

 

陆游骑驴,看作是成就诗人的标志

 

宋代一些僧侣诗人也喜欢骑驴,例如释智朋《偈倾一百六十九首》写着:

白首儒生困路岐,残杯冷炙饱还饥。
一朝得意春风裹,便把驴儿作马骑。

 

释祖钦《偈颂七十二首》留下

老杜风前得句时,等闲开口便成诗。
就中一着巴鼻,却把驴儿当马骑。

 

【宋人用驴来代步

 

驴之所以在宋代诗歌文学中经常出现,据王这么在《大好河山可骑驴》书中称,因为宋代马贵,所以社会上很少马,人们是用驴来代步。

 

宋代是有「马的」。据《羊城晚报》刊登的一篇《宋代的春运:可打马的回家 乘客车很时髦》的文章中,引用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4《杂赁》记载:寻常出街市干事,稍似路远倦行,逐坊巷桥市,自有假赁鞍马者,不过百钱。也就是说当时在京师城内乘坐出租马,大概最远不超过100文即可。

 

宋代实行茶马贸易后,马匹迅速增长,但是宋人的马匹是向外族购买的。《文献通考》称:熙宁八年,熙河路就买马15000匹;《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69称:绍圣中,增为20000匹,「后遂以为定额,特诏增市者不在此数」。据一篇《茶马贸易研究综述》文章称:北宋以茶易马数额大致在一二万匹间,相对比较稳定。

 

(谈驴系列之二)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