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大禹治水的历史证据和科学证据  

2016-08-05 15:33:47|  分类: 知識筆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大禹治水是每个中国人熟悉的一个历史传说,大概在小学课本中就有了。

 

【禹王庙的遗址和岣嵝碑】

 

传统的观点认为大禹是古羌人,出生地在今天四川西部到青海东部的地区。今天四川省汶川县属于古羌人活动地区,当地还有被称为「禹里沟」的地方,有禹王庙的遗址和岣嵝碑(刻有歌颂大禹治水功绩的碑文)。

 

禹王庙遗址位于大河家乡关门村西临河台地上。明弘治申子(1504年),巡接御史李玑重修,有诗匾、碑文。嘉靖三年(1524年)御史卢向之奉命巡接陕西,路过禹王庙,看到庙宇残败不堪,于第二年(1525年)将禹王庙移到关内,增展基地,扩建庙宇。嘉靖《河州志》载:庙宇「东向,中为殿六楹,设神位,肖像龛幕;后为寝殿八楹,左右各为庄,前后共十有六;绕以周垣,广一丈,计八十有五,袤二百丈,前为零门,各四楹,题额如制,建筑宏伟,闻名遐尔,盛极一时」。清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河州知州王金臣《重修禹王庙碑记》载:「余任河之明年,以事至积石关,问禹王庙所在,则颓垣败瓦,四民犁锄及宇下",又在旧地重修禹王庙,"面河北向,为大殿,左右廊,庙门,周以土垣,是给祭祀而已」。禹王庙几经盛衰,后遭兵火,选址日渐鲜为人知。

 

岣嵝碑(禹王碑、大禹功德碑)原刻于湖南省境内南岳衡山岣嵝峰,故称「岣嵝碑」。相传此碑为颂扬夏禹遗迹,亦被称为「禹碑」、「禹王碑」、「大禹功德碑」。关于岣嵝碑的记载,最早见于东晋罗含的《湘中记》、赵晔的《吴越春秋》;其后,郦道元《水经注》、徐灵期《南岳记》、王象之《舆地记胜》均有记述。

 

2007年,岣嵝碑在失踪千年之后被重新发现,位于衡山云峰寺下的望隐桥附近,重约10吨,形状像一个桃子,高2米,底边长2.5米。但已惨遭村民部分破坏,砸成两半做了墙基。2010年12月传有拓本出现。

 

另一种观点认为,大禹生于江浙,是古越族一支的领袖。相传大禹姓姒,今天浙江绍兴禹陵村里还有几百名姒姓村民,就是大禹之后。据战国时期的一部编年史书《竹书纪年》的记载,大禹部族同古越人的图腾崇拜一致,都是龙蛇崇拜。

 

绍兴会稽山禹陵村有「天下第一村」之誉。据有关史料记载,4000多年前,大禹的第六世孙少康,派庶子无余到会稽守祭大禹陵墓,建祠定居成「禹陵村」,故又称「守陵村」。这里居住的村民多为姒姓,有70多户人家,他们是大禹的后代,世世代代在此守陵,至今已传至147代。该村被称为「天下第一村」。

 

据了解,为方便大禹后裔继续为大禹守陵,这里将展现大禹后裔的生活痕迹——专门保留后裔的居住地。同时,禹陵村还将设置禹文化展示区,以展示历朝来的祭禹情况及大禹后裔的繁衍变迁史。

 

禹陵村居住着70多户、200多人的大禹后裔,除担负守陵和祭禹重任外,平日几乎都以务农为生。

 

最新的一种观点说大禹是东夷人,出生地在今天的鲁西、冀南地区。此派学者依据《史记》、《世说新语》、《集解》等典籍的内容,指出其中有直接说「大禹生于东夷」的记载,又说舜杀禹的父亲鲧于羽山,这些记载都说明禹为东夷人,生于山东。此外,禹的妻子涂山氏也是东夷人,涂山就是山东的蒙山。

 

【宝利艺术博物馆在香港购得的燹公盨】

 

2002年春天,宝利艺术博物馆的专家在香港古董市场购得一件西周中期的铜器,叫燹公盨,其内底的一篇98字的铭文,引起学术界的震动。王显春认为,燹(遂)公盨,21世纪初「造假帮」设计制造,河南窖藏制作坊荣誉出品,2002年保利艺术博物馆收藏。Lin, Ershen在《从燹公盨的灸手可热看现代考古研究的隐忧》一文称: 根据传闻,该器得自河南窖藏;根据「土锈上有明显席痕,且包到口边上」这一事实,该器肯定出土不久。对于这种明显的自相矛盾,国内的考古专家并没有予以重视,只是用来源「未必可信」一语轻轻带过。

 

遂公盨(燹公盨)是一件西周中期后段的青铜器。盨是古代用来盛粮食的礼器,该盨「呈圆角长方形,高11.8厘米,口径24.8厘米,重2.5千克。器口沿下饰鸟纹,腹部饰瓦纹,两侧有一对兽首形耳,垂环和盖已失,圈足中间有桃形缺口」。盨内底有铭文10行共计98字,书法幽美,整齐匀称。

 

遂公盨(燹公盨)曰:铭文天命禹敷土,随山浚川,乃 差地设征,降民监德,乃自 作配乡(享)民,成父毋。生我王 作臣,厥沫(贵)唯德,民好明德, 寡(顾)在天下。用厥邵(绍)好,益干(?) 懿德,康亡不懋。孝友,吁明 经齐,好祀无[贝鬼](废)。心好德,婚 媾亦唯协。天厘用考,神复 用祓禄,永御于宁。遂公曰: 民唯克用兹德,亡诲(悔)。」

 

撇开铭文的其它重要内容不论,仅铭文劈头便讲:「天命禹敷土,随山浚川,乃差地设征。……。」这10来个字,就说到了中国古代地理的一桩大事,即大禹治水。遂公盨使学者开始重新考虑以前被视为伪书的《禹贡》的价值。同时遂公盨的发现也说明大禹治水的传说至少在西周就已经开始流行了,这对中国上古史的研究有很大的意义。

 

大禹治过水后,他所经行过的地方,被称作「禹迹」。经过大禹治理的地方,就变得文明,没得到大禹治理得地方依然是野蛮世界,所以「禹迹」就成为文明之邦的代名词。《左传》称:「芒芒禹迹,画为九州岛」于是」九州岛」又成为文明之邦的代名词。

 

关于大禹治水的传说,文献中多有记载,而最经典的历史文本是《尚书》中的《禹贡》篇。

 

在许多先秦文献中,提到大禹治水 ,总会讲他行跨九州岛,疏通江河。据《史记》记载,大禹治水的地方就在古代的江、济、河、淮四条大河之间。但近年来,一些学者结合文献与考古资料发现,在那个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大禹根本没有能力靠疏通的方式治理黄河、长江。那么大禹治水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呢?此派学者认为,大禹是在山东治水,很可能只是把今天豫东、鲁西南这一小片地区的洪涝排泄出去而已。

 

近年来,一些地质学者依据考古学与地质学证据,证实了大约在4000年前,也就是大禹治水的时代,世界气候曾出现极端异常,黄河也曾经改道。而大禹治水之所以能够成功,并非大禹开天辟地的神力,而是另有原因。

 

【中国约4000年前曾出现大洪水】

 

2016年08月05日,地质学家首度发现证据显示中国约4000年前曾出现大洪水,几名儿童的骨骸显示当时发生大地震,可能在黄河上游引发山崩形成堰塞湖,后来溃堤引发洪水,也许促成夏朝的诞生。

 

美国著名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与「法新社」报导,这项研究的发现刊登在《科学》期刊(Science),学术期刊《科学》发表文章《公元前1920年的洪水爆发为中国传说中的大洪水和夏朝的存在提供依据》(Outburst flood at 1920 BCE supports historicity of China’s Great Flood and the Xia dynasty),为大禹传说中的大洪水提供了地质学证据。内容不仅显示曾出现大洪水,而且时间是在公元前1920年,比起传统上流传的时间晚了几百年。

 

根据「维基百科」:中国夏朝的年代约在公元前2070年—约公元前1600年

 

《科学》文章作者之一,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吴庆龙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的最新研究推测出,夏朝开始的时间约为公元前1900年。这一年代不仅与黄河流域从新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的重大过渡时间吻合,且与二里头文化开始的时间吻合。二里头文化是中国青铜器早期的主要文化,因此研究人员推测,二里头文化很可能就是夏朝的考古遗迹。

 

台湾大学人类系助理教授高德透过地质调查,为标志着夏王朝起源的「大禹治水」提供有力证据,登上顶尖期刊「科学(Science)」。

 

启发研究者们找到这场大洪水遗迹的,是有「东方庞贝」之称的喇家遗址。遗址位于青海省民和县官亭镇喇家村,是一处新石器时代的大型聚落遗址,距今约4000年左右因灾害而废弃,在那里曾出土过迄今最早的面条状遗存,且是小米做成的面条。

 

喇家遗址的上游是积石峡和循化盆地。据吴庆龙介绍,2007 年4月,在参加一次野外考察时,他在积石峡和循化盆地中偶然地看到了一套连续分布的湖相沉积。进一步的调查显示,湖相地层的出现表明黄河在积石峡曾发生严重的堰塞事件,而堰塞湖有可能发生过溃决并与下游喇家遗址的毁灭废弃有关。

 

该研究组发现,在积石峡西段的大拐弯处曾存在一个大型的滑坡坝,由一场强烈地震引发的山体滑坡形成。调查表明,该残余坝体的高度超过现在的河流水位240米,并沿着积石峡延伸1300米。根据作者之一、美国普渡大学地质学教授德瑞尔?格兰格尔(Darryl E. Granger)的形容,当时堰塞湖坝的高度大概在三峡大坝和胡佛大坝的高度之间。

 

据推测,该堰塞湖完全堵塞了黄河长达6-9个月,最终因湖水漫溢而溃决。研究者认为该灾难性决口的深度达110-135米,在很短的时间内释放了110-160 亿立方米的湖水,形成了巨大的溃决洪水。

 

关键的是,在堰塞湖下游的黄河两岸,研究者们发现了这场溃决洪水的沉积物, 即一套特殊的碎屑沉积。此外,在下游25公里处的史前喇家遗址中,他们也发现了这场溃决洪水的沉积。

 

通过对采自于溃决洪水沉积中的大量碳屑样品的碳十四加速器质谱法(AMS)测定,研究者们将这场洪水的发生时间限定在了公元前2130-1770 之间。通过对同样一场地震中丧生的喇家遗址中的3名儿童遗骸的骨骼样品的碳14定年,研究者将这场洪水的发生时间确定在大约1920 BC,属于齐家文化时期(公元前2300年至公元前1500年)。

 

科学家们计算得出的洪峰流量大约为40万立方米每秒,相当于积石峡黄河平均流量的500倍。应该是距今一万年以来,地球上发生的最大的洪水之一。

 

从考古资料推测,黄河下游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有一次重大改道时间,积石峡洪水可能是造成这次改道的原因。在新的天然堤-天然河道建立起来前,这种大范围的泛滥会反复地发生。

 

研究者们认为,这一发端于积石峡的史前巨大洪水的发现,为中国古代文献所记录的大洪水传说提供了科学上的支持,表明这些传说是基于真实的自然事件。

 

【顾颉刚胡说禹是条虫】

 

在民国初期「疑古派」盛行的年代,1922年,在为商务印书馆编写《中学本国史教科书》时,顾颉刚先生说:「上古史方面怎样办呢?三皇五帝的系统,当然是推翻的了。」顾颉刚便说: 禹,《说文》云,『虫也,从  ,象形。』  ,《说文》云,『兽足蹂地也。』以虫而有足蹂地,大约是蜥蜴之类。我以为禹或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当时铸鼎象物,奇怪的形状一定很多,禹是鼎上动物的最有力者;或者有敷土的样子,所以就算他是开天辟地的人。(伯祥云,禹或即是龙,大禹治水的传说与水神祀龙王事恐相类。)流传到后来,就成了真的人王了。」顾先生此说一出,立刻遭到刘掞藜、胡堇人、柳诒征等先生的激烈批评。

 

柳诒征先生更是对顾先生用《说文解字》象形来揣测禹是条虫大为不满,批评顾先生不懂《说文解字》宜例。连最疑古的钱玄同对顾先生对大禹的研究也不敢赞同,他在1923年5月25日的《答顾颉刚先生书》中说:「中国底历史应该从禹说起。」「先生据《说文》云「从  」,而想到「  」训『兽足蹂地』,以为大约是蜥蜴之类,窃谓不然。」在众多证据确凿的反驳面前,在大禹问题上,顾先生只能很快承认自己研究的某些失误。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