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历史上的宁波港和海洋考古发现(下)  

2016-07-07 10:35:38|  分类: ChinaSeaPowe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1995年,在今天一广场颐高数码处发掘出宋元时期一处市舶司仓库。证实了史料上关于明州设市舶司的记载。

 

【元代宁波是全国三大枢纽港】

 

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教授刘恒武在《古代宁波港与海上丝绸之路南海航线》一文中称:元代宁波、泉州和广州并列为全国最重要的三大枢纽港。

 

刘恒武教授称:古代宁波港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它作为海上丝绸之路东海航线枢纽港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然而,历史上宁波在海上丝绸之路南海航线上拥有的地位也不可忽视。众所周知,宁波是富庶江南的海上门户,同时又借助浙东运河和京杭大运河连通内陆腹地,故而对于往来于海丝南线的舶商而言,宁波具有不同于闽粤诸港的别样魅力。

 

【宁波-博德航线通航500年】

 

据专门研究宋元时期的中日文化交流、市舶司贸易体制、东亚海域中活跃的僧侣和海商、中世禅等课程的日本国际日本文化中心准教授榎本涉称:日中间的贸易路线是大致不变的,从日本的博德跨越东海到中国的宁波。日本船只从博德出发,或经过长崎县的平户、五岛列岛,到日本最西边,乘风直行中国;或通过韩国的济州岛一带,经几天的航行到达舟山群岛再入宁波。基本上从宋代初期到明代中期,五百年左右的时间里,它(宁波-博德航线)一直是中日之间的主要交通路线。

 

榎本涉教授称:元代末期,中国发生内乱,1350年代的浙江周边海域是很危险的。因为浙江十分富庶,是各方势力的必争之地,海上商路非常危险。所以,中日贸易采用了不经过浙江的路线,而是从福建出发,经过台湾、冲绳、南九州岛,到熊本的高濑。这条路线在十四世纪后半叶使用,但是它只是暂时的。宁波—博德路线仍然是主要的路线。

 

在福冈市博物馆中,收藏有从博德湾出土品展的宋元的龙泉窑系青磁、天目碗、中国铜銭等,可以作为宋元之际宁波与博德之间中日贸易的明证。

 

建盏君在《600多年前,日本人从中国海淘的奢侈品》一文称:元代新安沉船上出水的建盏,可以说是古时候「日本人从中国海淘奢侈品」的实例。

 

吉林大学文学院历史系杨军在《古代东北亚国际贸易概说》投影片中称:宋代赴日本的航线:明州-东海-值嘉岛-博德港(今福岗)。1976年,在韩国全罗道新安郡发现了一艘古代沉船残骸,研究结果表明,这是一艘14世纪二、三十年代由庆元开往日本的商船。无论是贸易频率、商品种类和数量,还是贸易路线,此时期都已经达到古代东北亚贸易的最高峰值。日本商人取代中国商人成为东北亚国际贸易中的主角。元代东北亚贸易呈现出「北盛南衰」的特点,陆路远较海路发达。

 

【日】汪义正在《新安沉船的历史意义与沈万三通番》论文中称1294年元世祖忽必烈驾崩后,日本方面反而更加主动地推动民间贸易往来的〈日元贸易〉。

 

日本著名学者木宫泰彦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中,把公元782年至1191年间作了统计,中国大商人李邻德、李延孝、李处人等商团由明州启程,来往于日本达百多次,平均三年往返一次。他们带去大量的丝绸、瓷器、经卷、佛像、书籍、药品出售,贩回砂金、水银和锡。明州也和新罗、环王(越南)、室利佛逝(印度尼西亚巨港)、占卑(苏门答腊)等国商人通商。丝绸、陶瓷远销海外,易以诸国的砂金、黄铜、人参、药材、香料、珠宝、象牙、犀角等珍品,再转销各地。

 

【中日88年间通航43次】

 

其后,日本史学家木宫泰彦根据当时日本知识阶级僧人的语录、诗文集、传记等文献,汇编出从1277年至1364年的《日元商船来往一览表》。在那88年间,有记录可查的船舶往来共有43次,其中的四十次是在元世祖殁后的年代。平均每2年一次,比起782年至1191年三年一次,中日往还的航期更为频密。然而但,该表内且没有列进1323年的〈新安沉船〉。足见没留下记录的民间贸易,还有许许多多!

 

宁波港在对外贸易交流中,也输入了大量东亚与东南亚诸国的货币。在中国明州港,仅镇海港区内一地出土日本「宽永通宝」329枚,大量出土事实表明已流通到中国的沿海港城。

 

不过,日本从中国输出的铜钱更多。根据木宫泰彦的列表上,开列了「至元十四年(1277年)」《元史·日本传》上记载的「日本遣商人持金来易铜钱许之」。该年介于日本史称的〈文永之役〉与〈弘安之役〉间,在那种紧张的战争状态下,日本方面还那样迫不急待地需求中国铜钱,意味着日本社会高度依赖中国社会的关系。〈新安沉船〉遗物中,合计28吨重的铜钱,足以说明中国铜钱的出口,主要就是日本。可见日本是中国货的主要入口国之一。同时也证实了南宋大臣包恢在《禁铜钱申省状》中,所说的「以高大深广之船,一船可载数万贯文而去!」的历史事实。那现象不单是南宋时代的社会现象,仍然还是元代中日间的民间贸易现象。

 

从当时日本的社会经济状况考察,日本长期而大量地需求中国铜钱,与其说是日本社会进入货币经济时代,不如说是日本仍然依赖进口中国铜钱,当作铸造其他铜器制品的原材料,更为现实。因为当时的日本,不像现代的国际贸易这样方便,无法单独地进口「铅」金属原料来冶炼青铜。

 

日本学者在〈日元贸易〉研究上强调:镰仓时代后期由于「蒙古袭来」后的影响,社会上盛行镰仓新佛教(神国佛教),以及寺院重修或新建的需要,幕府与寺院当局积极鼓励〈寺社造营料唐船〉的民间贸易,从中筹措财政经费。因而有1306年的〈称名寺造营料唐船〉;1315年的〈极乐寺造营料唐船〉;1325年的〈胜长寺院、建长寺造营料唐船〉;1329年的〈关东大佛造营料唐船〉;1332年的〈住吉神社造营料唐船〉;1342年的〈天龙寺造营料唐船〉等等大规模的寺院修建计画。那么多的大规模寺院修建计画,无疑地能为当时中日民间贸易带来空前的机遇。1323年的〈新安沉船〉也正好就是当时中日民间贸易盛况的见证人。

 

明代,宁波港是中日勘合贸易的唯一港口。

 

【朱元璋将明州改为「宁波」】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一位叫单仲友的明州读书人向朱元璋提出建议:「明州与国号相同,此为大不尊,希望皇上修改地名,以示国号神圣。」朱元璋认为有理,就将明州改为「宁波」,取「海定波宁」之意。新航路开辟后,在西方人眼中,宁波是远东地区最优越的通商口岸;但明朝统治者却认为,这个滨海港口是充满不安定因素的是非之地。

 

【「16世纪亚洲最大的自由贸易港」】

 

明朝,实行海禁后,宁波港凭着天然优势,还一度发展成「16世纪亚洲最大的自由贸易港」。

 

据浙江大学龚缨晏教授介绍,西方关于宁波的最早文字记录来自鄂多立克,一位曾经游历多国的修士。1318年,53岁的鄂多立克离开威尼斯,从印度经海路到达了广州,并在1325年到了北京。后来,一位神父用拉丁文记载了鄂多立克的言行,这就是《鄂多立克游记》。书中提到的“Menzu”(注:“明州”音译),即今天的宁波。

 

至少在1524年,葡萄牙人就来到了浙东海域,在一个叫“Porto Liampo”的地方扎下了营寨。

 

【双屿港是多个港口】

 

钱茂伟在《明代宁波双屿港区规模的重新解读》一文中称:双屿港即双屿洋,今称双屿门,是水道名。在吴方言中,港、洋、门,意思相通。屿是小岛,双屿由双屿洋中间两个小岛上双屿(峙)、下双屿(峙)得名。双屿港位于佛渡岛与六横岛间航道,明朝时属郭巨千户所管辖(明朝的边军事机构卫所,兼行政管理功能),今天属舟山市管辖。双屿洋是海上船只进出宁波、南京的必经航道。

 

葡萄牙文献分得十分清,前者作Syongicam,后者作“Porto Liampó”。“Liampó”是“宁波”的闽南语拼读。“Porto Liampó”的直译是「宁波港」。中国人将“Port Liampó”译成「双屿港」,属意译,即葡语文献“Port Liampó”对应中国文献的「双屿港」。

 

品托作「Liampó诸港」,即「宁波诸港」;中国文献称「双屿列港」,王世贞也说「舶客许栋王直辈,挟万众双屿诸港」。那就表示港口是复数,不是传统的双屿港一个点,还包括其他相关的几个停泊区。

 

西洋商人来华交易的高峰期,1294只船正反映了这种现状。五、六月共有1294只船,每月平均647条船,每天平均20多条船。如以每条船30人计算,每天有600人左右,每月有近20000人,双屿港国际贸易港规模确实不小。

 

双屿港,也称双屿列港,是一个港口群概念。双屿港至少分北港与南港,北港即大麦坑,南港即双屿港。六横岛东南部台门港一带,可能存在一个葡萄牙人居住地。双屿港的消失,使宁波失去了成为东亚国际贸易中心的机会。

 

研究宁波港史的专家林士民说,1524年至1548年间,是双屿港市场最繁荣的时期。当时参与贸易的还有暹罗(泰国)、婆罗州(印度尼西亚)和琉球等地海商,当时的贸易额每年超过三百万克鲁查多(即现在葡萄牙通用的货币埃斯库多),这在当时是个惊人的巨额。可惜的是,1548年,明政府派遣军队摧毁了港口。

 

清代,设在宁波的浙海关是当时全国四大海关之一。

 

【清代宁波船至长崎占重要地位】

 

日本长崎至明未清初以来,日本国只限长崎港对外贸易。1684年开禁时,正值日本锁国,所以这个时期来往于中日之间均为中国船。据记载,1688年中国开往长崎194艘商船中,宁波商船占19%。1689年日本仅限中国船去日去全年为70艘,而其中宁波船为13艘。 

 

2008年,宁波水下考古队在象山港发现了一艘清代的远洋商贸运输船。打捞上「盛源合记」玉印、西班牙银币、精美青花瓷等近500件文物,还有鄞州产的梅园石。西班牙银币是当时东南亚贸易中的国际货币,印证了宁波港是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

 

「小白礁Ⅰ号」沉船遗址位于宁波市象山县石浦港东南约26海里的北渔山岛海域,是一艘从宁波港始发,前往东南亚一带的木质远洋商贸运输船,因故沉于清代道光(1821—1850)年间。船上共计1050件。

 

1683年,英国商船才抵达舟山、宁波一带。1698年,英国人设红毛馆于定海街头泥城内,成为英国至宁波贸易的开始。

 

【宁波至今保存遗存海洋贸易120余处】

 

宁波至今仍较完好地保存着东汉晚期至清代中期遗存120余处。宁波港口与贸易遗产尚存27处,包括有:永丰库遗址、宋代渔浦门码头遗址。

 

近年来,宁波水下考古队宁波海域共发现了25条水下文化遗存线索。其中在象山港内确认4处水下文化遗存,在渔山列岛海域发现了1艘清代木质沉船和2艘铁船。

 

2010年,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首次公布了一份「海底宝藏图」:浙东沿海有37处海域相对明确的水下文化遗存点,出水文物2189件,其中14处属于宁波海域。

 

(宁波港历史系列之二,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