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掌管国民政府军事情报的杨宣诚  

2016-07-21 09:21:38|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1920年7月年,杨宣诚为倡导「联省自治」的湖南省长赵恒惕聘为省长公暑交涉股长,湖南省自治后,被推选为交涉司司长。自1923年迄1926年,3年有余。期间正经历「五卅惨案」、「六一惨案」,湖南人民群起遣责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领事馆惊慌失措,再三向杨宣诚请求省政府保护,致以重金,为之斥拒。并深入群众,呼吁保持理智,以防再发生流血事件。同时协助一些青年投奔黄埔军校。

 

「马日事变」后,杨宣诚任湖北物派交涉员、湖南省政府秘书、国民党军委参谋本部少将高参、驻日大使馆武官。彭德怀部攻下长沙时,杨宣诚时在何键主持的省政府任外事秘书,逃往武汉,在武汉大学执教日文。

 

【任南京参谋本部少将高参】

 

「九一八事变」后,南京国民政府延揽人才,经同乡贺耀祖将军推荐,杨宣诚到参谋本部工作,出任南京参谋本部少将高参。

 

1931年8月末,蒋作宾任驻日本公使,赴日本就任。到达日本前,「九一八事变」爆发。蒋作宾个人主张强硬路线不符合蒋介石的期望,蒋作宾遂奉蒋介石的指示,对日本采取克制态度。1935年5月,两国公使馆升格为大使馆,蒋作宾成为中国第一位驻日本大使。蒋作宾任驻日本公使、大使期间,日本外务省情报部长天羽英二发表《天羽声明》,广田三原则被提出,蒋作宾负责与广田弘毅就两国间悬案进行交涉。蒋作宾执行的对日本妥协退让的路线遭到中国国内上下的反对。同年12月,为应对日本的侵略,国民政府改组,汪精卫卸任行政院长,蒋作宾被免去驻日本大使。归国后,蒋作宾转任国民政府内政部部长。

 

【随蒋作宾驻日时任海军武官】

 

在蒋作宾出任驻日公使,在1931-1935年间,时任日本总理大臣的先后有若槻礼次郎(第2次)、犬养毅、高桥是清、斋藤实(退役海军上将)、冈田启介(退役海军上将)。

 

当时,日本军令部长是皇族的伏见宫博恭王(1932年-1941年)。海军次官分别是左近司政三中将(昭和6年12月1日-昭和7年5月31日);藤田尚徳中将(昭和7年6月1日 -昭和9年5月9日)。

 

据《浅析旧日本海军崛起及对华作战的演变》一文指出:这时,日本海军出现两点重要变化,一是海军内部路线分裂,二是海军沦为陆军战略的附属品。就前者而论,秉承加藤友三郎遗志的「条约派」将领,在1930年伦敦海军会议上接受了重巡洋舰吨位相当于美国六成、轻巡洋舰相当于七成的比例,以换取日美冲突不立即白热化的局面,但强硬的「舰队派」控制的军令部很快以「干犯统帅权」为名,将主要「条约派」人物从海军中清除出去,并将海军决策权转移到军令部手中。

 

当时,日本军令部长是伏见宫博恭王。1933年,伏见宫接替条约派的谷口尚真出任海军军令部总长,和陆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分掌海陆两军。总长任内,与永野修身一起积极强化海军;推动日德海军合作。

 

【利用日语和人脉搜集情报进行分析】

 

这时,杨宣诚出任驻日少将海军武官,是有名的「日本通」。当时,中日间形势巳很紧张,但对日情报,特别是军事情报工作非常薄弱。杨宣诚深感任重道远,精心策划,以其流利的日语以及师友众多的优势,广交日本社会各阶层人士,积极活动,及时搜集到一些珍贵的情报,用不同来源,互相印证,予以仔细分析,正确判断,打下情报业务基础。得到中央政府重视。当时外交官办公费用采包干制,如不活动,不交际,费用可全部中饱私囊。而他则尽其所有费用,用于情报业务,使馆同仁对其忠心耿耿,廉洁奉公,莫不深表敬佩。

 

【在庐山开办武官训练班】

 

杨宣诚任满回国,蒋介石对其成绩甚为满意,特命在庐山开办武官训练班(或叫预备武官训练班),培养驻外武官人才,蒋介石指定杨宣诚出任该班主任。该班后迁南京,归属参谋本部建制。杨宣诚任参谋本部少将处长,兼掌武官训练班。该班为国家培养出不少驻外武官,质量较高,战时遍布世界各国工作,为国家作出不少贡献。杨宣诚还一度兼任陆军大学海军战术教官,以其学术湛深,讲解清晰,深得学员好评。

 

【军令部第二厅掌情报武官】

 

1937年8月11日,国民党中政会第51次会议决议,设立国防最高会议,国防最高会议为全国国防最高决定机关,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为国防最高会议主席。1938年1月17日,国民政府改组军事委员会。军令部下,第二厅:掌情报、武官,厅长杨宣诚、郑介民,副厅长郑介民。

 

蒋介石政权在大陆期间,也同样如此,其军事谍报部门称为军令部第二厅。1938年2月,为适应抗战全面爆发,蒋介石改组军事委员会,实行军令、军政分开,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与参谋本部合并改组为军令部。军令部内设三厅三室,即第一厅、第二厅、总务厅、高级参谋室、秘书室和高级副官室。第二厅初设4处(1943年4月改设5处),「掌理敌军谍报、各战场敌情和边区谍报;苏联欧美及与敌有关之情报搜集、研究、整理、判断;驻外武官的派遣、指导及外国驻华武官的招待;谍报计划及谍报人员的训练;外侨与各国驻华兵力的登记;防范间谍及汉奸的活动;在华外人及军备行动的调查整理;谍报教育、通讯与谍报技术的研究、计划事项。」

 

军令部第二厅做为权威的军事情报部门,以敌军(抗战时期为日军)和外军为主要情报收集对象,是统帅部在该专业领域的主要参谋业务机构;在国军战斗序列下的各战区、方面军、集团军、军团司令部均设有第二处(室),既为该级司令部的情报处(室),也为军令部第二厅的下属触角,陈诚等军内派系的特工系统在组织上均只能以第二处(室)的名义存在;此外,第二厅还直辖许多谍报组,派往国内和国外各战场,直接实施谍工行动。

 

【第二厅是抗日战争期间最高的军事情报机构】

 

据国民政府军令部第二厅邱沈钧撰槁的《国民政府军令部第二厅概述》一文称: 军令部系原大本营的第一部,部之下仍设三个厅:第一厅掌管作战;第二厅掌管情报;第三厅掌管总务-人事、会计和陆大教育等。军令部是对日作战的最高指挥机构。作为掌管战略情报的军令部的第二厅,是抗日战争期间最高的军事情报机构。

 

该文称:军令部第二厅首任厅长是徐培根。厅本部设四个处。第一处处长吴石,主管日本情报;第二处处长郗永绥(郗恩绥),主管国际情报;第三处处长郑介民,主管国内情报;第四处处长魏大铭主管情报电讯。正由于军令部第二厅不仅是部长的幕僚,还是一个搜集情报的执行机构,所以除了厅本部四个处以外,还需要在全国各地和国外设置面很广的外勤组织。

 

抗日战争爆发后,杨宣诚在大本营任第一部情报组处长,兼第五部对敌宣传组组长。不久改任国民党军令部第二厅厅长,主持对日作战军事情报工作,这也是他一生中最忙碌,最有建树的时期。

 

【二厅一二处多陆大或军官出任】

 

国防部第五厅副厅长兼第一处处长刘劲持撰稿的《国民政府国防部各单位编组及主要人事概述(1947年5月之前)》一文称:原军令部二厅有四个处,第一处日本情报,第二处欧美情报,第三处国内情报,第四处技术通信。1940年以前,徐培根、杨宣诚任厅长时,第一二两处的处长科长及参谋等,多数由陆军大学或日本士官出身和留学欧洲回来的军官充任,他们和军统特务无大关系。第三第四两处,一开始就由军统控制,人数及组织都守秘密,外人不得而知。后来郑介民由第三处处长逐步升为第二厅副厅长及厅长,第一二处便开始安插进去一些军统人员

 

到了军令部第二厅改为国防部第二厅时,据《郭汝瑰回忆录》称:第二厅主管情报,无多少油水,且受制于军统(军事调查统计局),又是由军令部第二厅编成,所以厅长由特务头子郑介民连任。更见杨宣诚处事之公允。

 

据《陈一白(陈南琛)》一文称:1940年4月1日,蒋中正把在重庆的国民党各派系从事密电侦收和研译工作的:航委会防空总台、军统密电研究组、交通部密电检译所、军委会办公厅机要室研究组、军令部二厅监测台、军政部研译室、军委会国际问题研究所等7个业务相同的机构,统一合并起来,在重庆南岸黄桷垭的刘家花园成立军事委员会技术研究室。同时航委会少将副主任、空军第一路司令毛邦初向蒋中正申请,要求技术研究室把浮图关下徐家坡侦收台扩大改组为对日军电讯的重庆监察侦译工作队,…隶属于驻上清寺的空军第一路司令部,…陈一白兼军事委员会技术研究室副主任,兼空军第一路司令部重庆监察侦译工作队长。该工作队已能截听到日军海航(汉口)、陆航(运城)密电,此乃中国空军侦译日本空军密电之伊始。技术研究室设6个组,各组组长都是少将军衔。原7个业务相同的机构负责人是:航委会防空总台长陈一白少将,军统密电研究兼组长魏大铭少将,交通部密电检译兼所长温毓庆中将,军委会办公厅机要室研究组长毛庆祥少将,军令部二厅监测台杨宣诚海军中将,军政部研译室述译主任池步洲(后为少将),军委会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将主任王芃生。技术研究室成立后,表面上是按业务归口分工,实质上依然是自成体系。

 

【杨宣诚用人不分派系】

 

杨宣诚在军事情报工作中坚持他的治事原则:组织严密,要求严格,作风严肃,分析精辟细致,对部属亲密关怀,用人不分派系。因此,他主持的军事情报工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盟军中享有崇高的声誉,备受赞扬。

 

《国民政府概述》一文称:第二任厅长杨宣诚,在二厅主持工作的时间达4年之久,这与他的个性、作风不无关系。杨本人不想独揽二厅的大权,或是去树立自己的势力,他看到掌握着一、二两处的武官系和控制着三、四两处的军统系之间存在着矛盾和斗争,认为这两个派系都不容易对付。他抱定不偏袒任何一方,不论哪一方有成绩,一律向蒋介石上报请奖,当然都有自己的一份功劳。他在厅内尽可能使各个派系和睦相处,防止发生摩擦。对厅以外,不去扩充自己的势力,不与人争长论短。他既非军统,又非武官系统,能担任第二厅厅长达4年之久,与他善于应付各方有关。

 

陈鸿文是杨宣诚手下的一名日本情报分析员。据陈鸿鹏在《我的祖父陈鸿文》(载《福建侨报》2015年8月7日)一文称:抗战发后,祖父(陈鸿文)因暗熟日本国情,调任重庆中央军令部第二厅,负责日本战略情报分析…祖父经常通宵达旦如山的案牍讯报中捕捉敌影,不放松任何蛛丝马迹。

 

《卷名:中央军事机关人事 (三)(002-080102-00019-002)》宗卷称:刘斐呈蒋中正本部第一二厅优秀参谋人员,有乔茂材、孔方、李慎之等。

 

(杨宣诚生平系列之二)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