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从考古发现看古代的日本人种和日本史  

2016-05-18 15:19:30|  分类: 考古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hn

 

日本历史:日本列岛古代与亚西亚大陆联在一起,由于地核活动以及火山活动,后来与大陆脱离,大约在一万年前形成了现在的地形。原始时代(1万年前-3世纪) 人们主要以狩猎和采集为主。

 

水稻栽培传入日本和水田考古研究

 

3世纪,水稻栽培自亚洲大陆传入日本。日本的水田考古研究,从技术、方法和研究思路上都是考古学发展的结果。20世纪70年代以后,随着全面复原古代社会等学科任务的提出,学者们逐渐意识到水田考古研究不仅提供了关于水田稻作农业发展历史的信息,同时,关于水田结构、生产方式等的研究结果对于认识古代社会的发展也有重要帮助,水田考古研究越来越受到重视。现在已经形成了关于水田考古研究系统的方法。

1948年,考古学者在静冈县登吕遗址首次发现了弥生时代的水田遗构,包括水田和水沟。还有同时期的居住、粮仓遗迹等,后两者位于相对较高的位置。同时还发现了大量的水田稻作的木制农具。19651966年,在滋贺县的河南遗址发现了弥生时代的水田遗迹。19681969年,在冈山县津岛遗址发现了弥生时代的水田遗迹。19771978年,在福冈板付遗址发现了绳纹时代最晚期或者是弥生时代最早期的水田遗迹。1980年,在福冈县唐津市菜田遗址发现了与板付遗址同时代的水田遗迹。1982年,在青森县垂柳遗址发现了水田遗迹,这是现在已知的最北的弥生时代水田遗迹。此后的20多年以来,水田遗迹不断发现,关于水田结构、稻作农业发展及其与古代社会的关系的研究也取得了很多重要突破。主要有三个方面。

 

古代(4-12世纪)引时大陆文化,巩固了做为国家的基础。身分高低分明。以水稻栽培为主,开始过定居的生活。是贵族和天皇掌握权力的时代。

 

武天皇是方士徐福

 

《史记》曾经记载,秦始皇酷好寻仙问道,渴望长生不老,因此多次派方士出海,求长生不老之药。齐国方士徐福,曾受始皇帝之命,率领几千人前往海外仙岛求取仙药,他也因此成了东渡第一人。所以,一直有着一种说法,神武天皇即是出海求药的方士徐福。

 

传说,徐福上书秦始皇:东海之东的东瀛有长生不老之仙药,秦始皇让徐福带三千人东渡。并带足强弓劲弩。稻谷等日用品。当时秦多处用兵。缺人。只好把三千刚俘虏的领南百越战俘,让徐福带走。中国在江苏太仓证实,确有徐福其人,也证实其确实东度。而日本考古发现:在徐福到日本后100年内.日本人身高增长3厘米.其墓葬中有大量先秦时我国南方人的用品。古陶、弓剑。稻谷。衣物等。

 

【发现神武武大天皇及其皇后的合葬墓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考古界有爆出重大发现。在日本大阪发现一日本古代天皇墓。经发掘整理,认定是古代英明神武武大天皇及其皇后的合葬墓。然而令考古学家不解的是,打开棺椁出现的竟然是一副人的骨骼和一副狗的骨骼。经查阅资料,方弄清原委。原来武大天皇曾率兵跨海出征朝鲜,遭到致命打击,全军覆没,只有武大天皇一人游回日本,精疲力尽,正当其绝望之际,一只母狗跳入海中,将其拖上案。为了报答此狗的救命之恩,武大天皇将其立为皇后,号为国母。既为国母,则臣民则为其子女。时人称其为狗娘。考古学家野田太二激动自豪地说:人们一直以来认为狗娘养的典故出自中国,现在我们可以自豪的说,此典故出自日本,而且我们可以骄傲的宣称,日本人是狗娘养的。

 

日本人基因与中国云贵人的基因相同

 

研究发现、日本人基因与中国云贵人的基因相同。也就是那三千人与日本原居民通婚混血的结果。

 

古代日本人DNA更加接近朝鲜人

 

上世纪80年代,日本考古学家为出土的古代日本人的骨骼,进行了DNA鉴定,得出了让人惊诧的结果,这具骨骼得出的资料,与现代日本人的差异很大,反倒是更加接近朝鲜人。

 

箸墓古坟的建造年代在公元240年至260年之间


据共同社和《朝日新闻》等日本媒体2009529日报道,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的一个研究小组利用碳14测年法对从箸墓古坟周边出土的土器上附着的碳化物进行了检测。考古学家根据出土状态判断这些土器是古坟完成后不久丢弃的,其年代也应与古坟建造年代相近。研究小组根据检测结果推定,箸墓古坟的建造年代在公元240年至260年之间。这与中国古代史书中记载的卑弥呼的去世时间公元248年左右相吻合。研究小组因此认为,箸墓古坟很可能就是卑弥呼的陵墓。

 

箸墓古坟位于公元3世纪时期日本最大的村落遗迹缠向遗迹内,全长约280米,远大于此前发现的110米的最长古坟,被认为是强大政权出现的结果,但其墓主却一直是个谜。由于箸墓古坟是日本宫内厅指定的皇族陵墓,不允许发掘,因此古坟周边出土的土器成为判断古坟年代的线索。此前的考证基本是根据土器样式进行的,有卑弥呼本人陵墓、卑弥呼后继者陵墓以及与卑弥呼无直接关系者的陵墓等多种说法。

 

邪马台国的历史纪录来自中国的史书「三国志」中的「魏志·乌丸鲜卑东夷传」。而在「后汉书·倭传」也有相关记载。「桓灵间,倭国大乱,更相攻伐,历年无主,有一女子名曰卑弥呼……于是共立为王。」

 

邪马台国被认为是日本国家的起源,其记载见于中国史书《三国志》中的《魏志·倭人传》。书中称邪马台国在经过大乱后产生了一个名叫卑弥呼的女王,并记载了卑弥呼统治下的邪马台国在公元239248年间与魏国互派使节的情况。

 

北九州岛出土古代铁器被认为和邪马台国有关

 

邪马台国,是一个以女王「卑弥呼」为主的日本古代国家,现经考证所在地可能是北九州岛一带或是以奈良为中心的日本畿内地区,由于据传「邪马台国」具有制造铁器的技术,因此大量出土古代铁器的北九州岛地区,普遍被认为和邪马台国有着很大的关系。

而「吉野里」遗迹是个拥有巨大壕沟的大型聚落,很多人认为此地就是古代邪马台国的所在地。

100名城在选拔时除了战国和江户时代的古城外,也包含了许多其他时代、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古城,如冈山的「鬼城」、福冈的「大野城」等...因此有可能是日本最早有记录的国家「邪马台国」所在地的「吉野里」也被名列其中。

 

但关于邪马台国的位置,书中没有准确记载,史学界一直有畿内地区和九州岛地区两种意见。日本媒体均认为,上述考古成果很可能对邪马台国位置之争产生影响。

 

据《三国志?魏志?倭人传》所载,魏明帝景初二年赐给日本古国女士卑弥呼「铜镜百枚」,正始元年魏遣使诣倭国,赐金、帛、刀以及铜镜等物,因此铜镜在日本被视为神器宝物。近百年来日本的古坟等出土了数百枚三角缘神兽镜,中日学者作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或认为乃魏王所赐,或认为乃东渡日本的吴匠所造,或认为系古代日本仿制等等。总之,此时铜镜又是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使者,是中日历史上长期友好的见证。

 

魏王致赠日本女皇铜镜

 

2016年,在十三行博物馆展出日本九州岛宫崎县立西都原考古博物馆的一面三角缘神兽镜中,透露出古代日本女王的一丝线索。这面铜镜的镜背有精细的四神与四圣兽,展现出古代工匠典雅的审美观和纯熟的冶铸工艺。镜面周缘满布三角图纹,是三国时期魏国铜镜的特征,神面与圣兽代表着祝福之意。据古籍记载,女王很希望拥有此种铜镜,之后获得魏王致赠。这面在公元3世纪时,流行于魏国的铜镜展现彼此的友谊,至今依然完整,千年之后,此种情谊再现于博物馆之中。

 

铜镜是古代的工艺品,也是贵重的生活用品之一。自4000年前商代开始制作及使用铜镜,至公元3世纪已普遍出现在整个东亚地区,直到公元17世纪之后才被现代的镜子取代。

 

十三行博物馆与姊妹馆西都原考古博物馆合作展出「晴天之国?神话之乡:日本宫崎县立西都原考古博物馆收藏文物特展」,展出铜镜、马具等铜制品、铁制农具及武器、勾玉及管玉等饰品,还有多样的陶器及骨器。

 

日本铜镜是公元10世纪日本废止遣唐使推行国风化后创立的和风文化的产物,故又称和镜。根据日本学者研究数据显示,日本和镜产生于10-12世纪的平安后期,是从唐风和风逐渐发展而成的。日本和镜最早出现的瑞花双凤八棱镜和瑞花鸳鸯八棱镜,就是从唐代瑞花双鸾菱花镜脱胎演变而来的。虽然纹饰开始柔和纤细的变化,但风格仍属唐镜,是一种流行于10-11世纪日本铜镜和风化的过渡型,可称为日本唐式和风镜。

 

日本铜镜在中国的流行

 

关于日本铜镜在中国的流行,在清道光元年(1821)冯云鹏、冯云鹓的《金索》中就有了记录。上世纪40年代刘体智的《善斋吉金录》也收录了日本铜镜的摹本。新中国成立后,在各地考古发掘工作中,曾有零星日本铜镜的出土。50年代初,福建泉州开元寺发现一面大型的日本蓬莱纹和镜,中国社科院王仲殊先生曾在1958年的《考古通讯》中作过说明。由于发现数量较少,未能受到人们重视。改革开放后,随着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开展,大批明清墓地被发掘,墓中随葬的这一时期大量日本铜镜陆续被发现。19955月湖南省考古所周世荣先生率先在《文物》杂志上发表〈湖南省博物馆收藏的日本江户时代铜镜〉一文。在其启发下,笔者根据闽南厦、漳、泉地区出土的大量日本铜镜实物,并综合检索国内历年发现的资料,撰写了〈中国发现15—18世纪的日本铜镜〉一文,全面介绍了日本铜镜在中国的流行历史。该文由金工史家、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主任研究官久保智康先生译成日文,于1999年在日本考古学会的《考古学杂志》和日本文化厅与东京、京都、奈良三大国立博物馆监修的《日本美术》上同时发表。2000年日本东京论说资料保存会,又将其收入《日本与中国关系》论文集。近年来,随着国内日本铜镜收藏热的升温,新的材料不断出现,这就为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日本铜镜传入中国及其所反映的中日文化交流历史,提供了实物证据。20114月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举办王纲怀先生捐赠该校艺术博物馆百面日本铜镜研讨会。

 

(古代日系列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