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南宋临安城和考古发现  

2016-03-19 14:25:03|  分类: 名城水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刘未在《宋代城市的界》一文称: 南宋临安城在厢和坊之外,还有较为特殊的一种区划单位:界,其具体名目见于《干道临安志》卷二《界分》:

钱塘县:南城界、西城界、温泉界、中路南上分界、中路南下分界、中路北界、外河界、州内界、西湖门南界、西湖门北界、三教门界、吴山北界、西一界、西二界、东一界、东二界、东西一下分界、净因寺界、三桥南界、三桥北界、灞北界、开道坊界、中棚界、井亭桥北界、桥南界、桥北界、后杭界、木子东界、木子西界、西庄界。仁和县:中濠南界、众安东界、小新营界、东营界、妙慈界、沙河东界、灞东界、中濠北界、永新桥界、仁和界、西营界。 

 

南宋临安府治遗址出土

 

杭州南宋临安府治遗址出土遗迹规模宏大、营造考究,是中国古代衙署建筑中不可多得的例证。南宋临安府治自1130年迁至清波门之北,后经元、明、清三朝,始终未曾易址,前后达780年之久,为全国罕见。

 

从此次考古发现的南宋遗迹,可见这是一组以厅堂为中心,前有庭院、后有天井、周围有厢房和回廊环绕的封闭式建筑群,对照《咸淳临安志》府治总图,这次出土的建筑遗迹和该图诵读书院部分相吻合。

 

【发现南宋「三省六部」官署北围墙

 

杭州严官巷考古日前取得重大发现:发掘了南宋皇城御道、南宋「三省六部」官署北围墙、官署建筑、河道、石彻储水设施、御道西支道、御道桥堍和桥墩基础及南宋白马庙等遗址和遗迹。此次考古发掘所发现的遗迹,是继南宋太庙遗址、南宋临安府治遗址、南宋老虎洞官窑遗址与南宋恭圣仁烈皇后宅遗址之后,在南宋临安城考古方面的又一重大发现。

 

严官巷是现在的杭州老城区,处于南宋时期最繁华临安府城墙外面。严官巷考古发掘自去年12月开始,到目前为止已发掘遗址面积约1000余平方米,考古发掘工作于今天暂告一个段落。


临安城遗址城墙遗迹物探考古


20146月,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合作启动了「杭州市临安城遗址城墙遗迹物探考古试验项目」,在东城墙、北城墙、西城墙、城墙东南段、清波门等地点,通过采用多种物探仪器、近1个月的野外数据采集和1年多的方法技术联合攻关,在以下三个方面取得了显着效果:1)明确了试验段城墙遗迹线性分布情况;2)探明了清波门位置和平面布局结构;3)形成了临安城城垣遗迹有效物探技术及应用方法。并且经过考古发掘证实了物探考古技术的有效性,为下一步临安城整个城垣的物探考古和数字化复原奠定了坚实基础。该项目针对临安城遗址考古研发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物探技术及应用方法,研究成果对今后临安城遗址乃至整个城市遗址考古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也是目前国内物探考古领域很成功的一个案例。


2015年度杭州考古有新发现

 

2015年度杭州考古新发现,它们是:水漾坞土墩墓、学军中学海创园古墓群、水漾坞古墓群、北海塘遗址、紫城巷古引水遗址、上仓桥路古城墙遗址、桃源岭宋墓。

 

考古队员在杭州上城区涌金街道紫城巷地块中,首次发现了临安城的城市供水系统:与引西湖水入城有关的地下设施。

 

临安城内的供水管

 

据《咸淳临安志》记载:临安城内的供水管道经历了从熙宁年间(1068—1077)「以竹为管,易致废坏」,至咸淳时「以木为管,苟简特甚」,再至咸淳六年(1270)「更作石筒,外捍内锢,益坚缜」的发展阶段。而新发现的木管水沟及与其沟通的水井等遗迹,正与之相符。

 

「临安城东部的地下水偏咸,自涌金门向北有涌金池、镊子井、李相国井等水口引西湖水入城,解决居民用水问题。」考古人员王征宇说,通过发掘,发现宋元明清各时期房址、水井、水池、水沟、道路等遗迹多处。

 

20156月至7月,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萧山区北干街道塘湾城中村改造安置房地块进行勘探,明确此处为古钱塘江南岸的萧山北海塘遗存。

 

发现柴塘结构海塘遗存

 

此次发现的柴塘结构海塘遗存,在杭州历年的考古发掘中尚属首次。该海塘的北部迎水面为16层柴条堆积并铺砌厚约10厘米至20厘米的土层相间而成,并插入6.2米长的木桩;南部为夯过的黏土或沙黏土,使柴塘更加牢固。这些发现充分展现了古人逐水而居的治水智慧,也为钱塘江古海塘申遗工作提供了新的材料支撑。

 

临安城东城墙遗迹发掘

 

20154月至7月,对杭州市上城区上仓桥路临安城东城墙遗迹的发掘,是目前面积最大、揭露最充分、保存最好的一次。发掘揭露的东城墙遗迹,整体呈南北向,长36.3米。城墙主体部分宽10.50米,东壁包砖宽约1.5米,西壁包砖仅残存少量底砖,宽约1.3米,墙芯由质细且纯净的灰青色粉沙土夯筑而成。

 

杜正贤着《南宋临安城考古》杭州出版社出版,该书对二十余年南宋临安城考古工作所取得的成果作了较为全面的介绍和总结,涉及遗址概况、皇城(南内与北内)、御街、城墙、寺庙(太庙、白马庙等)、衙署(三省六部、临安府治等)、皇家宅第及瓷窑、制药等手工业遗存,分门别类、内容丰富


【清代的宋文献】

 

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所藏有吏部(道光131028日)。题名:《吏部为临安府篆遗缺事》。《数字典藏与数字学习联合目录》。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28/1e/99.html2016/03/15浏览)

 

此外,还有《临安县知县为朝觐事》、《户部为临安府仓兵米霉变赔缴事》等档案数据。

 

发现洪起畏夫妻合葬墓

 

2014年,考古学家在临安市的一个小村,发现一座洪起畏夫妻合葬墓,该墓被盗3次,里面几乎没剩下什么,但是它的规模很豪华巨大,而且留下的墓志清晰完整。专家说,鉴于墓志都是出自当事人之手。墓志信息量很大,不但成为判断墓主人身份的实质性证据,也让我们得以一窥千百年前纷繁历史真相。

 

洪起畏的祖父洪咨夔,做过刑部尚书、翰林学士,兼修国史兼侍读,写过《春秋说》,有专门的传记《宋史·洪咨夔传》。不过,史料中说他死于端平年间,但端平几年并没有记载。在墓志上则明确写道是端平三年,并且死后,赠「太师申国公,谥忠文」,享受宰相级别的待遇,算是补充了史料空白。

 

洪起畏在墓志里,还写到了一件大事情:丁家洲之战。这次战役,在《宋史》和《元史》里都有记载,是南宋与元最后一次大规模决战,发生在1275222日。这次战役里,牵涉到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人:奸臣贾似道。

 

宋史里说,贾似道抽调南宋精兵13万,出师应战元军于丁家洲,也就是今天的安徽铜陵东北江中,结果贾似道贪生怕死,临阵脱逃,招致惨败,乘单舟逃到扬州去了。贾似道后来遭群愤,被贬官,最后送去广东充军,在贬官的路上,被跟他有仇的郑虎臣杀掉了。这一连锁反应,直接导火线就是丁家洲之战。他被杀的时间是12757月,跟这场仗只隔了5个月。到第二年的1月,一年都不到,南宋都城临安就被占领了。

 

在墓志里说起这次战役,洪起畏的说法是,贾似道也想努力收集溃兵再战,却没做成。最重要的是,他还提到,当时的步军指挥使孙虎臣是前锋,一触即溃,是他先逃跑的。

 

(南宋临安系列之三)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