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中将制造「大山事件」  

2016-02-09 18:20:00|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大山事件」。大山勇夫中尉事件发生时,当时是上海特别陆战队西部派遣队队长(第一中队长)。大山勇夫中尉接到上司命令「请你为国捐躯,我们会照顾你的家人」就出发了,被要求「不要攻击」,然后没带武器就出去了。中国方面的防卫线有三道,第一道防线和第二道防线顺利冲过,在第三道防线被射杀了。

 

【《大山勇夫日记》的记载】

 

日本都留文科大学名誉教授笠原十九司分析引述《大山勇夫日记》。提到193788(殉职前日)的最后一篇日记,以大队长视察整备状态结束,但添加了用括号标注的附注——(此处附有头发、千人针以及书写的字。大山半平)。大山半平是大山勇夫的长兄。送回老家的大山中尉(事件发生当天的89日特别晋级为大尉,本文通用中尉)的遗物中有日记。用日本纸包着大山中尉的遗发和母亲送的半纸宽的用绢布做的千人针,包装上书有家人云:尽忠义,与上海丸的明信片一起,夹在事件前日的88日这一页中。

 

「上海丸」即日军用来撤侨用的船只

 

上海丸的明信片的背面,中央大大地写着一个字,下半部记有:自戒一、即临战场须全力戒备。二、去除杂念盯住敌人。三、切勿关心女人的事情。四、士魂。五、锻炼身体,使体从气。六、任务就是力量。七、大丈夫唯丹田之气。八、战斗一般的目的是把敌人压倒性歼灭,迅速取得战争胜利。9日。”(该明信片的凹版图片上的原文是片假名)

 

明信片最后记的是9日的日期,夹在日记88日的位置。这大概可以看作是写于8日或真的如字面那样是写于9日的绝笔这个大字,可能包含着为为国捐躯这个任务而果断执行,以及其结果是了断自己生命这两方面的意思吧。

 

镇除杂念盯住敌人这句话,让人想起没拿手枪,为了被射杀而盯着敌人(中国士兵)驱车疾驰的大山中尉的样子。切勿关心女人的事情,这大概是指《大山勇夫日记》内名为女性来信中记载的在上海三幸工作的麻生和子(本文引用时用的是假名)吧。大山家在其死后的126日收到一封信,其中这样写道:我每月有一次休息,那天你一定会带我去吃饭。(7)25日见面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否还能活着见到你。因为你说今天一定是要永别了,我非常不愿意,尽管想着31日是见不到你了,但是因为今天我还活着,忽然非常在意你怎么样了,就过来了。725日见面的时候我曾说剪发的时候留了一点头发,想一半留给母亲一半留给你,你说下次带来吧。

 

从所说将自己的头发作为遗物给母亲和女友每人一半来看,想来也不是一般的关系。根据信件,731日相逢是最后一次见面。死前书写切勿关心女人的事情,想来是说给自己听——不要思念她。顺便提一下,当时26岁的大山中尉还是单身,朋友圈和周边的人传说中尉还是处男

 

最后一句战斗一般的目的是把敌人压倒性歼灭,迅速取得战争胜利,可以解读为大山被密令」。「为国捐躯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大山被杀为借口,使第三舰队迅速攻击中国军队,压倒性歼灭,取得战斗胜利。介绍题为“回忆之记明信片文章的长兄大山半平写道:虽然字形都已经不像是勇夫的字了,但我保证这是勇夫写的字。不难想象,恐怕在慷慨赴死前书写绝笔的兴奋和动摇的心理状态中,字都不像勇夫的字了。

 

【《大山勇夫日记》在日本已公开出版】

 

据日文资料介绍:《大山勇夫の日记 上海海军特别陆戦队殉职海军大尉》

出版者:大山日记刊行委员会(年月日:19838月出版,书志ID:000001669686)

 

【大山中尉卫兵的宫崎政夫的忆述】

 

担任大山中尉卫兵的宫崎政夫(海军一等水兵)的信中写道:(88)吃过晚饭,整理文件。虽然他命令我们将不要的文件随时烧掉,但那天他自己烧了。烧完后他去洗澡,只擦拭了身体。之后他走到外面,把手放在腰间仰望天空。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上了和式内衣和兜裆布。

 

从事件前日的8日傍晚开始,进行文件整理,自己烧毁文件,可以解读为决心明天赴死而进行身边整理。最后,洗澡之后换上和式内衣和兜裆布可以理解为是为了次日的死。

 

【大山是接受长谷川中将下达的口头密令】

 

日本都留文科大学名誉教授笠原十九司分析认为,大山是从上司那里接到了请你为国捐躯口头密令,并下定了决心。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西部派遣队队长大山勇夫中尉的上司,是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官大川内传七少将,更高一级的上司是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中将。我想密令是长谷川中将下达的,为了严守秘密,以口头密令的形式通过大川内向大山传达。

 

当天下午,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和斋藤要藏两人驾车冲向军用的虹桥机场,被中国机场卫兵击毙。

 

日方资料有称西部派遣队本部是回本部途中

 

《大山事件和第二次上海事变的背景·2》一篇短文引用大山中尉,说西部派遣队本部是去海军陆战队本部的途中。可是,这个说明也显地奇怪。

 

根据大山勇夫中尉的部下的原田胜一的说法,据说中队本部是安排在内外纱厂水和月俱乐部,才登路(戈登路)(现实江宁路)沿着相称。内外棉公司职员俱乐部的水和月俱乐部中,队本部留置「上海大山事件的真相」也有记述的。内外棉总社东面是是才登路(戈登路)(现在是江宁路),西面是西宁路(现在是陕西北路),北面是槟榔路(槟城路)(现在是安远路),南面是海防路,都是在租界内。总之,从西部派遣队本部通过租界,才能返回陆战队本部。那个距离直线约6千米。另一方面,从西部派遣队本部去虹桥机场的事件现场,与陆战队本部直线距离,没有约12千米的反对方向是不成的。89日傍晚,大山勇夫中尉去纪念碑路(石碑和尚路)(现在是绥宁路)的是明显地不方便的行动。

 

在《中国方面海军作战(1)》中有这样的记载:891830分左右,上海特别陆战队西部派遣队长(第一中队长)大山勇夫中尉(89日升为大尉),乘坐由一等兵水手斋藤兴藏(89日升为三等士官)驾驶的陆战队汽车去附近视察,以及与陆军本部联络的途中,在距位于上海西部的虹桥机场东南角西门以北约100米处,即跨界道路的牌坊路上,被中国保安队射杀,斋藤一等水兵则被带走后杀害。

 

中国官方的报告

 

上海市市长俞鸿钧在99日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和军政部部长何应钦的密电中有如下报告:

今天下午5点左右,在虹桥机场附近,两名日军将校驾驶汽车侵入我警戒线,径直朝机场方向行驶。他们不听我方制止命令,反而向我守备士兵开枪。我守备士兵最初没有还击,该车进入牌坊路,该处的保安队听到枪声后赶了过来,因为日本军官再次开枪,保安队开始还击。一共有四声枪响,最终该车前轮陷入路沟停下。车上一名日军军官在下车后向田地逃跑时被击毙。另一名军官在车外被击毙。搜查随身物品发现有两张名片,上面印有海军中尉大山勇夫的字样。我军也有一名士兵中枪阵亡。

 

【当年参与淞沪战役的国军回忆】

 

《上海虹桥机场事件》引用据当时在上海参与负责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国际问题研究所工作、与淞沪战役相始终的顾高地回忆称:

此事(指中国正规军秘密进驻虹桥机场)不久即为日本海军陆战队发现,八月九日下午由原驻白利南路(现长宁路)日本丰田纱厂(现上棉五厂)之陆战队西部派遣队队长大山勇夫中尉,率士兵斋藤要藏驾车,循越界筑路的白利南路、比亚士路、牌坊路、虹桥路直闯虹桥机场入口处。机场守兵见有日本军人接近,即发枪将大山击毙在车内,斋藤急掉转车头循原路疾驶,机场守兵继续射击,斋藤弃车向田野间躲避,最后仍遭击毙。

 

时任第九集团军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的史说则提供了更为详细的信息:

日本人大概知道有中国正规军到达上海的消息,八月九日,派了一个军曹,名叫大山勇夫到虹桥机场,要进机场大门,守门的就是化装保安部队的步兵旅士兵。这些士兵平时恨透了日本人,一见日本军人横冲直闯,不听制止,就坚决自卫,开枪打死了那个军曹。

 

机场守备部队在打死大山和斋藤后,发现日方没有后继兵力,赶忙打电话报告警备司令部,参谋处处长朱侠立即驱车前往处理。由于蒋介石曾明令要避免与日军发生小规模冲突,上海市府和警备司令部此时必须想法设法周全应付。据史说回忆:淞沪警备司令部急了,参谋长董元亮与上海市长俞鸿钧商量,把一个死囚犯穿上保安部队服装,打死在虹桥机场大门口,说是日本军曹要强进机场大门时,先把我卫兵打死,以便与日本人交涉。

 

事件发生后,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杨虎)却草率从事,命令中国士兵连夜把被击毙的日军尸体移至被击坏的日军车旁,然后把一个死刑犯(名叫史景哲,也有资料称叫时景哲)提出监狱换上宪兵的服装,枪毙在机场门口,弄出一个日军强行闯入机场时先开枪打死我宪兵,然后我宪兵才还击的假现场来。

 

【《郭汝瑰回忆录》的说法】

 

据中国军方高级将领郭汝瑰在《郭汝瑰回忆录》中称:日本方面的记述是下午630分左右,中国方面的记载是下午5点左右,中国和日本有1小时的时差,大体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情。射杀现场一致,在接近中国军队所驻虹桥机场东南角一门口的牌坊路。虹桥机场就是现在的虹桥国际机场,是距当时的公共租界及法租界相当远的外围区域。

 

当他(大山勇夫)强行闯入时,被化装的保安队士兵开枪击毙。事后,淞沪警备司令部参谋处长童元亮与上海市市长俞鸿钧商量,将判死刑的犯人化装为保安队士兵枪毙后,陈尸于大山勇夫尸侧,通知日军,说大山勇夫先击毙我门哨,我战士还击,才将大山打死。

 

童元亮(1893--1960)中将。号莲溪、志君,字慕陶,浙江兰溪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6期步科、陆军大学第10期毕业。19362月调升京沪警备司令部少将参谋长,参加淞沪会战,19378月调任淞沪警备司令部少将参谋长。1949年拒赴台湾,在杭州迎接解放。1951年因历史反革命罪入狱,1960年在狱中病故。

 

【陈诚指淞沪战争的导火线是虹桥机场事件】

 

上海历史学者余子道在《淞沪会战若干问题的再探讨——兼与魏宏运教授商榷》(载《军事历史研究》20124)一文引用国民政府国防部参谋总长、当年淞沪会战的主要决策者和指挥者之一的陈诚,回顾总结这场会战时明确指出:中日战争之必然爆发早在吾人意料之中,淞沪战争的导火线是虹桥机场事件。


(上海日本海军与媒体系列之三)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