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日军侵华时以掠夺方式来补充军粮  

2016-01-21 10:50:39|  分类: 知識筆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在侵华战争中,日军曾有这样的作战命令:今作战10天……携带7天口粮,尔后现地补充。这句话的意思是:7天以后的食物就地解决。事实上,在太平洋战争发动之前,不仅是在中国战场,在所有战场,如果有人提及后勤问题,日军参谋本部只有一条既定方针——现地补充

 

【战时成立「天津米谷统制会」】

 

《不能忘却的历史系列:讲述日本侵略者对天津粮食作物的恶性掠夺和摧残》一文称: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日方在天津抢占良田92.17万亩,约占当时天津县、清河县两县耕地面积的二分之一,并成立了以军事头目为主的天津米谷统制会,下设市内、小站、军粮城、葛沽、咸水沽、芦台等6个分会,对全市米谷实行残暴贪婪的控制,掠夺了大批粮食。河北工业大学副教授苑帅民介绍:大米、面粉这些细粮全是日本人控制,老百姓是不允许的。如果发现家里有细粮可能要治罪。为了控制粮食,日方更是动用经济、强制等手段,通过野蛮、凶残的掠夺,获取了大量的军用和民用物资。直接抢夺和侵占的粮田达到9000多万。日本「华北垦业公司」和「米谷统制协会」是控制天津一带农业的主要垄断组织。设立了120座农场。据档案资料统计,日伪在蓟县、武清、宝坻、宁河修筑碉堡等占用土地达62950亩,日本侵略者在天津强占土地计1024713亩。日本侵略者从天津掠取了粮食、棉花等大量军需物资,每年掠取的棉花即达300万担。抗战期间,日本侵略者劫夺天津郊县农民粮食达30多万公斤,牲畜14.5万多头。

 

【在天津掠夺的粮食物资折今达800万元】

 

文章称:抗战时期,日本侵略者在天津掠夺粮食、棉花等物资数量、价值档案文献记载不完整,其给天津农业造成的社会财产损失,据现有资料统计(折算为19377月价值)将近800万元。

 

侵华战争时期的华北日本陆军为例,其野战仓库总库设在天津塘沽,司令官为少将级经理军官,分库设在北平、太原、济南和大同,此外还在张家口、包头、兖州、青岛、榆次、临汾、秦皇岛等地设有野战物资仓库出纳办事处。在日军前锋所到之处,还设有师团级的野战仓库,通常是以就地征用的建筑和临时修建的木制仓库为主。

 

【日军在中国占领区就地开设食品加工厂】

 

1938年武汉会战结束后,随着侵华战争转为相持不下的持久战,野战仓库还在中国占领区就地开设了米麦加工厂、酱油和味噌厂、酱菜加工厂、饮料和酒类制造厂、马料压榨厂、皮革加工厂、被服装具修理厂等后勤物资工厂,尽量实现所谓就地自给,减轻从日本向大陆运送军用补给物资的压力。

 

在战时,日本陆军的后勤补给方式分为仓库给养、宿舍给养、征发给养、纵列给养和携带粮秣给养五大类。仓库给养是从兵站仓库中调运给养物资,直接发放给部队。宿舍给养是指部队在日本国内或友军驻地借宿时,由寄宿单位承担供给。

 

在日军控制区,日军基本就是赤裸裸的抢劫,每到一处就把中国农民的牛,猪,羊,鸡,鸭扫荡一空。日军相当喜欢吃中国的鸡肉,也许是因为中国农民养鸡很多的原因。东史郎曾在日记中写出了一些日本兵的心声:在我们眼中,中国人还不如一头猪。杀死一头猪至少可以吃肉,杀死一个中国人,有什么用? 日军的鲜肉种类很多,有中国农民饲养较多的鸡鱼猪肉,也有随意杀死中国农民的耕牛得到的牛肉,以及中国北方较多的羊肉,南方较多的鸭肉等等。总体来说,日军通过这种手段,在鲜肉供应方面还是问题不大的。除非他们驻扎的地方实在过于贫穷,比如山西山东的一些山区,河南饥荒区域。当地老百姓连饭也吃不上,吃肉就更不用说了。

 

【常州实行「计口授粮」】

 

在华中据《经济掠夺》一文称: 19371129日常州沦陷后,戚墅堰发电所即被日军侵占。继而,日本华中电气通讯有限公司强行收买武进电话公司财产,然后开办常州电话局,夺取电话经营权。驻常州日军还大肆抢购粮食。常州81家粮行悉数被封,并实行「计口授粮」,规定:5岁以下,50岁以上者不得食用大米,青壮年每日供粮半升(375)。日军用掠夺的大量粮食充作军粮。

 

1937128日,镇江被日军侵占。日军进城后,沿街冲门砸锁,抢劫各类物品。对米厂、酱园及货栈典当行,日军组织结队抢劫,其中镇江五家典当行全被抢光。据伪丹徒县署不完全统计,被抢劫物资中包括牲畜3490头,库存粮食7.5万吨,银行抵押物资约6万余元。

 

19371214日,日军侵占扬州后,先后设立「三菱洋行扬州支店」、「新井洋行镇江面粉厂扬州办事处」、「米粮统制委员会江都米粮采办工会」、「扬州区麦粉配给处」等机构,以各种手段掠夺粮食,用于战争。扬州沦陷期间,日军在扬州周边地区同样实施抢劫和掠夺:在兴化利用「清乡」抢劫牲畜22708头,农船1400艘,稻谷430万担;在宝应抢劫牲畜6800头,衣服8万余件,民船420艘。

 

徐州沦陷后,日军在苏北扩大占领区。民国28(1939),淮阴地区沦陷。日军侵淮期间,四处疯狂抢掠。据战后不完全统计:涟水县被日军抢劫粮食10.9亿千克,牲畜3.03万头,衣服62.54万件;淮安县被日军抢劫粮食1500万千,牲畜2.3万只;淮阴县被日军抢掠烧毁粮食252.5万千克,牲畜1.86万头;淮宝县被日军抢劫粮食65万千克,牲畜2800头,棉纱1.6万包。

 

【成立「米统会」)等统一收购粮食】

 

《侵华战争期间 日军至少从中国征走了221万吨大米与465万吨小麦》一文中称:抗日战争期间,驻华日军多达百万,需消耗大量军粮。战争初期,军粮大多由台湾、朝鲜供应,兼之就地掠夺粮行或民间存粮,搭建临时粮仓。随着占领区日益扩大,日军先后建立华北小麦协会、华中制粉联合会、采运社、米粮统制委员会(即「米统会」)等组织,统一收购粮食,以供军需。

 

真正负责征粮的是三井物业会社、三菱商事会社等几个大财团。它们指定一些日本粮商为承办商,在长江下游地区的芜湖、无锡、苏州、常熟、昆山、松江等主要产米区广设米粮收购处,从中国米商或农民手中收购粮食。在日军统制下,日商压价收米,常常只有市价的一半,购粮效果不佳。

 

19413月,汪伪政权成立后,日军除保留最富庶的22个县给日商收购外,将多数地方的军粮收购权移交伪政权。日军或日商与伪省政府签订收购米粮数量的合同,然后由省政府摊派到伪县政府、区、乡、保甲落实。为日军征粮是伪政府的一项重大职责,每到征粮季节,都会严阵以待,甚至出动军警,迫使农民卖出除口粮外的全部余粮。这种所谓征购,依旧是对农民的一种掠夺。1943年,日军收购小麦的价格是1.57/公斤,而当年的市价,6月是1.93/公斤,8月是2.6/公斤,12月是3.46/公斤。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到,日军收购价格与市场价格间的差距,随着物价的攀升而越来越大。便将价格压到最低,日军还时常拖欠货款。

 

【战时从中国征购超超800万吨粮食】

 

通过以上各种手段,日军在中国获得源源不断的军粮补给。数据显示,1941年—1943年, 日军从华北征购稻谷12.3万吨、小麦72.4万吨;1943年—1944年,日军从华中收购大米47.1万吨、收购小麦68.2万吨。至于日军在华所掠夺粮食的总量,迄今尚无任何可靠的统计数据。若仅以上述数据作简单的平均推算,则日军在抗战8年中,至少从中国征购了221万吨大米,465万吨小麦,其中绝大多数被充为军粮(这一推算数字不包括田赋数据,也不包括日本控制下的伪「满洲国」的数据)。此外还有大量粗粮。

 

据国民政府粮食部部长徐堪披露,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共征粮2.6亿市石(约相当于1560——1820万吨),其中约一半为征购、征借所得,另一半为田赋;且包括粗粮在内。换句话说,仅征购一项,日军在华所掠夺的粮食,已超过了国民政府抗战期间的粮食征购(借)数目。这些粮食除供应驻华日军外,还被大量运送至日本国内。

 

【日军征收粮食多不支付现金】

 

1943年起,日军征收粮食,很多时候不支付现金,而补偿给日常用品。伪江苏省与日军签订收购白米1万吨的合同,结算米价共3239万余元,日军给予2738万余元外,拿肥皂、火柴、纸烟、食糖等配给物资补偿余额。但伪粮食局局长只将物资的30%交付农民,剩下的在黑市卖出,获利270万元。

 

1944年,「米统会」计划在苏浙皖三省征购大米53万吨,其中48.1%用于日本陆海军及汪伪军警保安队,其余用于上海、南京市民。实际收购25.47万吨,相当于征购计划的46.8%,仅能满足日伪军的需求。

 

(日军军粮系列之四)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