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中国发现的日军绘制的中国地图(下)  

2015-10-04 15:51:38|  分类: 知識筆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日军军事地图改订发行52版次】

 

20150508日「平度政务网」刊登的《侵略者的罪证——日军《掌中支那全图》初探》一文称: 收藏爱好者李春雷收藏有一本东京伊林书店出版的《掌中支那全图》。据李春雷介绍,此图册是十几年前从旧书摊购得的,以前没有详细了解其内容,近来朋友看过后说,这是日军的间谍地图,对研究日本侵华有一定的史料价值。此图最早发行年份不详,从传世的版本来看,较早的是昭和十四年(1939年)七月改订第38版,可见其发行之早。到昭和十六年(1941年)三月又发行第90版,短短两年时间就改订发行了52版次,由此可见其改版之密、发行量之大。通过图片对比推测,李春雷收藏的这本《掌中支那全图》出版时间应当在1941年左右。从图册内容看,此地图不但绘有一般地图的内容,如国界、省界、铁路、国都、矿产地等等,同时也绘有军事内容,如「主要灯台」、「主要机电台」、「支那空军根据地」、「主要飞行场」、「日本大使馆所在地」、「总领事馆所在地」等。三省主要城市的机场、车站、重要的工厂、山脉、河流、铁(公)路等都一一标注,对地名的精细标识程度更是令人吃惊。

 

【日军地图标注日军各款新型武器】

 

2015529《解放军报》载《湖南发现日军侵华地图 羊毛产地都详细标注》报导称:近日,一张由日本日の出编辑局编纂的《支那最新大地图》原图,在湖南郴州市北湖区被发现。当地档案专家告诉记者,这张地图详细标注了中国当时的要害目标,以及日军最新的武器装备及战斗实力,真实还原了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野心,是日本侵华蓄谋已久的铁证。

 

这张地图不仅注明了当时中国中东部各省机场、铁路、河道,及各地的矿产资源和物产,还标明了中国所设无线电台地点等。地图的背面印制了《皇军新兵器写真一览》,以图文形式对日军的钻地炮弹、野战重炮、观测气艇、毒气战防毒面具等60余种新型武器装备进行了注解。地图正面左侧标明昭和十三年一月一日发行、昭和十二年十一月廿五日印刷纳本(即公元193811日发行,19371125日印刷)。

 

2015年在一篇题为扬州居民收藏多张抗战军事地图 1938年日军所携苏州地图细到桥梁》报导中称: 张玉顺还珍藏了日本人绘制的《最新苏州地图》。「地图绘制得非常详尽,包含了苏州所有的铁路、公路、房屋、园林、湖泊、学校等,甚至每一座桥梁都一一注明。据说这是当时侵华日军的随军携带地图,日本军国主义的野心昭然若揭。」他认为,「地图的右上角注明印刷日期是昭和十三年,也就是1938年,可能这个地图绘制的时间要更早。」

 

「除了苏州外,周边诸如扬州、南京、常州、无锡等城市部分区域,都有标明。尤其是长江沿岸的重要港口,在地图上都非常清晰。」张玉顺指着该地图左侧的小地图告诉记者,扬州区域内,扬州、仙女庙、刘家集、樊家集等部分集镇,以及瓜洲、十二圩等都有标示。「这些地名有一些至今还在使用,比如嘶马镇、瓜洲、十二圩等。」

 

【日军军事地图连小地方都有显示】

 

2015827日,在中心城区市民张顺家,记者见到一批日军侵华战争时期进犯乐山的军事地图。昭和十五年军事秘密等字样以及日文说明,成为日军侵略中国、进犯乐山的又一铁证。这些地图分别涵盖乐山、峨眉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马边彝族自治县、犍为县和眉山市的仁寿县等地区,比例尺显示为十万分之一尺,地图的左侧标注有昭和十五年昭和十七年制版等字样,昭和十五年就是公历1940。由「参谋本部 陆地测量部」绘制。各地方的地形地貌、山脉高度、河流走向,以及公路等交通要道、重要城镇等战略要点,都一一标注、清晰显示。其中以峨眉山市地图为例,大峨山、金顶、万年寺等均有标注。尤其在乐山地图上,记者看到,像铜河、雅河、安谷乡、棉竹铺等稍微大的目标自不必说,就连乐山城区街道分布,以及肖公嘴、草鞋渡等小地方也都有显示,足见其军事价值。

 

2015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衡阳保卫战是中国抗战史上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被誉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57岁的郭建中特意找到衡阳日报社记者,向记者展示了他珍藏多年的日军侵略衡阳所用的冠市、南岳军事地图

 

【日军军事地图称用30兵力便亡中国】

 

20150901日,据《丁绍顺收藏日军侵华地图 提醒勿忘历史》一文称: 一位收藏爱好者丁绍顺家中看到,一幅名为《最近的东亚形势图解》的军事地图是于昭和十二年(1938)一月一日由日本大阪每日新闻出版社编纂,并由日本精版印刷株式会社印制。地图长108厘米,宽78厘米,纸张颜色稍有泛黄,保存完好。 地图左上角用醒目的文字标注了中日军事力量对比情况。从中可以看出,日本拟投入30万兵力来对抗和消灭中国240万兵力,足见其狂傲和不可一世。地图右下角则用将近4000字的篇幅对东亚形势进行了分析,主要包括近年来在中国发生的抗日事件、中国国内各种武装力量情况、各国在中国产生的历次纷争等。

 

201593现代金报在一篇《宁波展出二战日军地图 标注军事目标和物产分布》报导称: 宁波市档案局档案管理处主任科员鲍林南。作为土生土长的宁波人,她特别提到了两张地图:一张是东京新闻社在东京印刷的《东亚军备态势明细图》,另一张是东京丹诚堂作图印制的《绘入东亚现势地图》。

 

【日军宁波地图上的「南弘机场」不知何处】

 

《东亚军备态势明细图》主要是对中国东部各省空军机场等分布进行标注,每一处都非常精准。仔细研究沪杭甬局部,鄞州方向的宁波栎社机场清楚可见,当时镇海附近还有一个用红笔标出的方框。鲍林南和几个同事猜测,这个地方可能是日军在文字资料写到的「南弘机场」,只可惜宁波本地没找到更多资料。

 

《绘入东亚现势地图》记录的是整个中国东部物产分布。我们浙东地区,哪里盛产柑橘、茶,哪里盛产酒或者生丝制品,都是一目了然。「我们看到左下角附录,清晰注明印刷时间,昭和十三年十二月二日,也就是公元1938122日。」鲍林南认为,从这张地图上可以看出日军的侵华野心,为了掠夺中国物资。

 

201598日,赣南日报在一篇《发现日军侵华军事地图》报导称:记者在大余县收藏爱好者赖金龙处看到其保管多年的12张日军侵华军事地图。专家指出,这批绘制于1921年的军事地图的发现,新添了日军侵华的又一铁证,再次证实了日本法西斯侵华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有准备的战争。

 

2015年,在多伦多大学参观了一个名为光荣梦魇:1937-1945中日战争七十周年文献特展。特展规模不大,展出的实物包括军事地图、军人作战日记、训练日记、图片等。其中一幅日军在华北的作战地图引起了大家的浓厚兴趣。这张地图应该是七七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华北日军的作战地图,地图上详细标明了中日双方的攻防态势。红笔标注为中方防线,蓝笔标注为日军进攻和突破防线示意图。这张地图是由多伦多大学中国现代史博士高先生私人收藏的。高先生多年来致力于搜集抗日战争史料,不仅在台湾向退役的抗战将领家庭征集,也前往日本搜集,收获颇丰,弥足珍贵。

 

【日军会用偷地图的「下三流」手段】

 

但日军也有时也会用一下下三流的手段,最著名的莫如在侵华战争中曾担任过日军第十一集团军司令、华北方面军司令官、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和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的冈村宁次。他指挥的日军使用的五万分之一军用地图不是日军测绘的,而是1927年冈村宁次从北洋军阀、东南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的司令部中偷走的。

 

1922年,佐佐木到一被派往广州任谍报武官佐佐木到一偷窃到200多张1100000比例的广东、广西地图,秘密送往日本,受到当时参谋次长武藤信义中将的嘉奖。

 

【日军地图连中国人烟稀少的山区都测绘清楚】

 

20120618侨报》刊登的《侵华日军地图精密?偷来的》一文称: 一位有几十年军旅生涯的老兵撰文道:从日本侵华战争时期起,红军使用的作战地图多数都是从日军手中缴获的,甚至沿用到新中国成立后的20世纪60年代。《三联生活周刊》军事专栏主笔蔡伟也撰文指出,当年日军使用的军事地图非常精密,许多地图甚至连中国腹地人烟稀少的山区都测绘清清楚楚,「令我们汗颜」。

 

日军的军事地图后来甚至被解放军翻印2014年一篇《日军军事地图画出侵略南充16条进城线路》一文介绍: 20多年来,杜长明总喜欢在旧书摊、废品收购站等地收集地图、抗日史料。他家收藏的日军侵华地图有近30幅,其中5张是日军绘制的四川省县级地貌调查图,包括南充、岳池、武胜、蓬溪和崇庆(今崇州市)。19496月,绘制单位变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司令部」,内容则没有日本侵略者绘制得详细,更多的是一些进军线路。杜长明说,为了证明这些地图的真假,他曾到成都市文化部门进行咨询,并请专家鉴定,得出的结论是是真品且已是孤本

 

据《二战侵华日军绘制地图 比国军更精确》一文称: 二战期间,日本侵略中国蓄谋已久,很早就开始利用特殊机构对中国进行情报搜集,并派出近千名间谍进行地形勘查及地图绘制。从当时日军所使用的地图可以发现,他们绘制的军用地图,比国军使用的地图还要精准,连重要地段的一棵树、一间房都标注的非常清楚,几乎精确无误。

 

【国军用的清代地图】

 

据《抗战期间中国与日本所用战略军事地图有何不同》一文称: 1937821日黄昏时分,日军便偷偷的摸上了72师横岭城的阵地,战斗结束,中国军队还虏了一个受伤的日军上尉中队长,经过审讯,晋绥军方面才得知,这股日军是板垣第五师团的一个旅团,从这个俘虏身上,士兵们还搜查出了一份比例为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所汇的地界就是发生战斗的昌平和张家口一带。72师师长陈长捷后来回忆说,他率军抵达南口地区的时候,从汤恩伯那里领到的地图都是前清光绪年间所草制的编撰图,没有经过实测和实际地形根本对不上号。日军的这些地图所测绘的地形地貌极其精细,无论是村庄独立家屋还是长城上的石碉砖碉都是「历历明晰」,更为关键的是这些地图绘制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前,由关东军下发给每个军官,以备战时使用。

 

(日本侵华的间谍组织和特工系列之四)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