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罗伯特·奥兹将军和美国战时空军运输司令部  

2015-10-26 16:17:52|  分类: 知識筆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1942423日,一位前瞻性轰炸机大队指挥官,迦勒五海恩斯上校(Colonel Caleb V. Haynes)被分配到印度担任指挥「中国客运」中的阿萨姆邦-昆明分段。罗伯特L.斯科特(Col. Robert L. Scot)被指派作他的作战参谋,并在一个月后作为执行官。第一个任务是「驼峰航线」,194248日从英国皇家空军机场在汀江起飞,威廉D.奥特中校(Lt. Col. William D. Old)使用一架借来的DC-3飞机。海恩斯(Haynes)在一个偶然的选择下,成为第一任指挥官。罗伯特·奥兹(Robert Olds)将军和他的下属成立了新的空军运输司令部(Air Transport Command)

 

【亨利拜罗德对汀江的回忆】

 

作为美国陆军军官,1937年-1944年曾在中国 - 缅甸 - 印度战区服务;1944 年- 45年任副主任和代理首席;乔治·马歇尔将军在中国的使命的首席武官,亨利拜罗德(Henry Byroade)在英文的口述历史中回忆称:印度阿萨姆邦汀江有半条跑道(half of one runway)。这项工作是建立许多飞机场,将「租借法案」的物资送到中国。在那里有许多河流船,已经在仰光载满「租借法案」的物资。他们正等着我们的机场和飞机,把资跨越驼峰喜马拉雅山脉。

 

尤广才在《回忆我的远征军历程》说:当时运送中国士兵的是美国C46C47运输机,C46能装22人,我坐的C47可容纳40多人。C47是投入驼峰航线飞行最早的运输机,登机前,我们还接受了短期跳伞训练

 

【中国飞行员吴子丹的驼峰飞行回忆】

 

中国飞行员吴子丹回忆其驼峰飞行19431115日,印度汀江机场的深夜,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星光。吴子丹和美国人机长洛克斯及报务员一行3人驾驶17号飞机降落在印度汀江机场。他们此行的任务就是从这里运送汽油回云南昆明。当天,他们已经连续飞越驼峰两趟,倍感疲惫。当地勤员工把装有汽油的油桶一个个地搬上了飞机的货舱,并把汽油牢固地捆在货舱后,3人径直走上了飞机。在做完飞机发动机起飞前的检查后,耳机里传来了果断的立即起飞的命令。飞机顺利地开始滑行,两台1200匹马力的发动机均匀地发出撼人的吼声,机长洛克斯大推油门,松开刹车,憋足了劲的C-53吼叫着向前窜去,两排橙黄色的跑道灯越来越快地向后掠过,当最后几个跑道灯快速从机翼两侧飞过时,飞机一下变轻了,30多吨重的铁鸟离开了地面,冲向了漆黑的夜空。洛克斯开始调整发动机的动力,吴子丹则将手轻轻地扶住驾驶盘,飞机离地大概有10米多高,吴子丹正要按照机长的口令收起落架时,突然两声连续爆炸的巨响,急剧地震撼着机身,吴子丹的身体猛烈地撞在驾驶舱的墙上。死了!这个念头以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在他脑子里闪了一下,他随即想到应该赶快关掉小油门,他立即伸向操纵台,但系在腰际的安全带猛地把他的身体拉扯着,使他无法控制自己。就在此刻,发动机像飞跑的汽车猛地停下,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寂静得可怕。几秒钟之后,也许更短也许更长,一阵巨响,吴子丹感到自己在一堆破烂的铅皮中挣扎,漆黑的夜里什么也看不清,C-53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求生的本能使他奇迹般地爬出了破烂的飞机,刚站起身,两腿就支撑不住跌倒了。在静静的黑夜里,他似乎听到淙淙的流水声,但他马上意识到那是几千公升的汽油正在从破损的油箱里往外流。只要有一点火星,这里马上是熊熊燃烧的火海。

 

【徐定中回忆汀江雨量】

 

徐定中生于191612月,19378月考入南昌的国民政府航空机械工程学校(抗战爆发后迁往成都),194010月毕业后就进入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轰炸总队,不久进入国民政府空军军官学校改学飞行(15期毕业),1943年初进入中国航空公司参加驼峰空运。抗战结束后,徐定中到上海江湾机场美军办的管制学习班学习空中交通管制,成为国民政府交通部民航局第一批管制员,之后参与组建上海空中交通管制中心,并任管制员、主任管制员,以后在汉口、上海、广州空中交通管制站担任管制工作。

 

徐定中回忆称:汀江附近的契拉朋齐地区年降雨量达2.6万毫米,据说是世界上降雨量最多又最频繁的地方,一年里有四五个月都是连续性的瓢泼大雨,空中能见度基本为零。对飞行更为不利的是这种云雨中有时又夹着雷雨、结冰、冰雹或冻雨,这些恶劣的气候因素有时交替出现,有时又同时出现,导致空中能见度极差。而这一地区又是驼峰空运的必经之路,飞机在整条航线上必须保持仪表飞行,也就是说不依靠地标,而是依照机上仪表指示数据操纵飞机。

 

雷雨云的高度一般可以达九千至一万米,底部一直延伸到地面,而且沿着航路经过的横断山脉,横向伸展数百公里挡在航路上。当时的飞机远不如现在的先进,还没有机载气象雷达,飞行中一旦误入雷雨区,排山倒海的急风暴雨就向飞机倾泻过来,此时飞机就有可能失控,导致撞山或坠毁的飞行事故发生。急剧变化的上升下降气流,可使飞机上下颠簸数百米,这一上下切变极有可能使飞机在空中解体。

 

徐定中曾遇到一次在雷雨中飞行,至今仍难以忘记的险情及其一段插曲。那是19438月的一天凌晨,我们从汀江由北航线飞往昆明,航路上的天气预报为间歇性的云层,有中到大雨。开始飞行一切都正常,约凌晨三点多钟,我们飞过中缅边境附近上空后不久,慢慢地感到机舱外的夜空里愈来愈漆黑。但随着飞机颠簸的越来越频繁,上升下降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我们的飞机就像是在惊涛骇浪中完全失去控制一样。这时我们估计已误入雷雨区了。若当时处置不当,或时间稍晚一些,就有可能撞在前面那座3981米的高山,一场灾难性的机毁人亡事故就难以避免了,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徐定中称:最致命的是我们来往飞行于的汀江至昆明的南北两条航线要经过日军占领的缅甸密支那机场、八莫机场外围警戒空域,而这两个机场都驻有日军零式战斗机联队。零式战斗机飞行时速约580公里,升限高度为7000米,作战半径可达1030公里。零式战斗机从密支那机场起飞到我们飞行的南航线上,拦截时间只需十分钟。由于我们的飞机没有自卫武器,也没有战斗机护航,如果被敌机盯上就成了活靶子,只有被击落,这对我们飞行构成了极大威胁。

 

【美国飞行员汉克斯1997年返回昆明】

 

在寻找驼峰航线上坠落的中国航空公司第53号飞机的故事中,53号飞机机长吉姆·福克斯是故事的主角,但他已经殉职。而弗莱茄·汉克斯先生仍然活着。199765日,汉克斯一行来到昆明。经过意想不到的艰难困苦,他终于来到了战友的飞机旁边……从外表上看,福莱茄·汉克斯先生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美国老人,仅仅从83岁的高龄,翻越美国人所说的喜玛拉雅山脉这一点看,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就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他完成了。

 

【黎荣福驼峰飞行获得了4枚勋章】

 

92岁的黎荣福出生在广东台山,现居住在美国。黎荣福15岁时持一纸假身份从广东台山潮州村来到美国,19岁那年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飞虎队C-47运输机上的报务员,曾执行驼峰运输任务38次。黎荣福与战友们驾驶的是C-47型运输机,他们需要从印度起飞,越过喜马拉雅山,把战略物资运送到昆明,这在当时被称为驼峰航线——喜马拉雅山脉的一座座山峰被比喻为驼峰。黎荣福记得,当时有一段时间,他们往昆明运送的是骡子。

 

我们从(当时属于)印度的吉大港(Chittagong)起飞,越过喜马拉雅山,然后再将物资运送到前线。物资运抵前线上空后就用降落伞投放下去。在多数情况下,我们将军需物资送往昆明,有时还要从桂林起飞,飞到海南岛,以及海防和南宁等所有这些地方,总之,只要前线需要,我们就飞过去。黎荣福说。因在战场上表现出色,黎荣福共获得了4枚勋章

 

【杨官宇任管理处副主任】

 

1943年夏,杨官宇调任第三飞机制造厂厂长。同年,美国空军部起用陈纳德为司令,组织14航空队,杨官宇任美国空军志愿队中国人员管理处副主任。航空队除了协助组建中国国民政府空军,对日作战外,还协助飞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接运战略物资到中国,以突破日本的封锁,人称驼峰航线

 

云贵高原的山峰时,达不到必需高度,只能在峡谷中穿行,飞机飞行时常有强烈的气流变化,遇到意外时,难以找到可以迫降的平地,飞行员即使跳伞,也会落入荒无人烟的丛林难以生还,日军飞机的空中拦截也给运输队造成巨大威胁

 

1942年春到19458月抗战结束,通过驼峰航线运送了65万吨物资以及无数人员。

 

【《时代》杂志称共损失611架飞机】

 

美国著名杂志《时代》曾登载这一前所未有的驼峰空运的情况,文中提到从19425月到19458月,在整个驼峰空运中,空运总队损失飞机563架,中航损失48架,总共损失611架飞机,空运飞机损失超过一半,也就是说在三年多的空运中,空运总队平均每个月有十几架飞机失事或失踪,中航平均每个月有一两架。若按实际的飞行天数计算,驼峰空运几乎不到两天就损失一架飞机。遇难或失踪的空勤人员空运总队约为1400多人,中航的有103人,总共1500多人,付出的代价是极其惨重的。3年多时间中美两国2200多架飞机共往返空运物资72.5万吨,总飞行时间约150万小时。

 

【美国国防部仍有500余架失踪飞机未找到

 

根据美国国防部2004年发布的新闻,二战时在中缅印战区(China-Burma-India theater)失踪的战机迄未找到的仍有500余架、机组人员1200多名,估计其中416人执行驼峰任务时在印度境内失踪,其余的在中国及缅甸失踪。

 

有说单是美国一个拥有602架运输机的印中联队,就损失了超过514架飞机。在3年多时间内,为了将820000多吨军需物资运进中国,印中联队共损失了超过70%的飞机,牺牲优秀飞行员接近2000人。”

 

另一个数据称:在这条航线上,中美双方3年多共向中国战场运送了80万吨急需物资,人员33477人,航空队共损失563架飞机,牺牲1500多人。

 

也有说:3年半的时间里,约有近600架飞机在这条航线上坠毁、1300多名机组人员及乘客丧生,还有许多人失踪。

 

【摔掉1200架飞机】

 

原汀江办事处主任顾其行老人手中有一篇权威译文显示:战争结束后,单是美国空军救援队就发现摔掉了1200架飞机连同机组,而另外还有1200架飞机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究竟驼峰航线运输共损失了多少架飞机,仍有待进一步的查证

 

周炳是一名驼峰航线的飞行员。后来他担任运输机副驾驶员,在驼峰航线运输空中物资110多个来回,累计飞行1100个小时。他说,仅中航公司就飞了80000架次,运进物资50089吨,运出20472吨物资及33477名战斗人员到印度蓝姆迦军事基地补给中国驻印军。中航公司还只是运输了较小的一部分,驼峰运输的大部分是由美军空运完成的。

 

中航损失飞机48

 

中国航空公司前后总共拥有100架运输机,先后损失飞机48架,牺牲飞行员168人,损失率超过50%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