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天津日本宪兵残酷对付抗日人士  

2015-09-21 15:17:35|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宪兵原本是军队中的警察,维护军队的纪律。日本宪兵常称作宪兵队(日语:宪兵队;Kempeitai)侵华日军驻华宪兵队却是侵华日军(支那派遣军)华北方面军和其他各方面军所维系日军占领区统治的宪兵力量,一并附设转为对抗抗日组织的特务部队。

 

日本宪兵队的任务是捕抓是抗日分子。如参加长城抗战29军官兵,有痛击日寇的天津、通州保安队和便衣队,再有就是声援爱国志士的市民、学生,以及鼓动抗日的新闻媒体;还有就是共产党、国民党及其领导的地下抵抗组织。

 

【日军「驻中国宪兵队」在各地设有宪兵队】

 

19366月,日军设立了隶属于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驻中国宪兵队,其总部设在天津,下辖北平、天津宪兵分队和通州、山海关、秦皇岛、塘沽、唐山等分遣队。

 

Chinesemahan曾在本栏撰写《日本天津驻屯军和驻屯军司令侵华恶行》,文中称: 日本驻军。从1900年到七七事变,一共更换了25届的日本驻屯军的司令官。

 

1937年抗战爆发后,时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因病去职,接替田代的香月清司出任第十八任驻屯司令,于712日到达天津。据田地在《天津保卫战》一文称: 天津的日本方面兵力部署:

 

(1)日本驻屯军司令官是香月清司;

 

(2)驻军分布在海光寺日本兵营、东局子飞机场及天津总站、东站等地区,总计步骑炮空联合约3000余人,炮10数门。东局子飞机场停着30多架日机,有一个步兵中队扼守,天津总站、东站驻有一个步兵中队多

 

(3)大沽口外海域有敌舰和海军陆战队;

 

(4)山海关、廊坊均有日军。

 

「七七事变」爆发后,日本参谋本部决定成立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海光寺驻屯军司令部虽然不存在了,但海光寺仍为日军所霸占,一直是日本兵营。根据天津的旧照片,日本驻屯军司令部门前,有日本士兵站岗。

 

天津沦陷后,日军部队大量进驻天津,据不完全统计,当时驻天津的日军部队有:本间部队、宫岐部队、山本部队、加藤部队、清水部队、山口部队、舟山部队、濑户部队、圣理部队、小山部队、朝井部队等近20支部队,坦克、航空、炮兵、骑兵、运输、化学、通讯、机械化、军犬等兵种一应俱全;除日军驻屯军司令部外,还设有日本宪兵司令部、日本警察署、日本陆军特务机关等常驻军事机构。

 

日本宪兵队天津总部,下辖天津支队等,被当地人称作红帽衙门」。

 

日军占领天津后,他们接管了除英、法、意租界外所有行政区的警察及其刑侦系统,日本宪兵队派人进驻些机构,监督这些旧警察为他们服务。凡是逮捕到的可疑目标,首先在这里侦别,重要犯人直接移送日本宪兵队。这些人被送到日本宪兵队总部,由莳苗所领导的小组负责审讯和处理。

 

【日本宪兵队曹长莳苗】

 

当时,日本宪兵队曹长莳苗,此人为宪兵分队特高系主任,时调宪兵总部负责,「其凶很毒辣,兼而有之,学问亦不差,讯究最详,殆无一人可获完肤于其前者。」审讯后,即被送到香取街(绥远路)宪兵宿舍关押。此时,这里已经改建成监狱,先后建有9个「留置室」,同时关押过104人。

 

日本宪兵队内设特高科和经济班。特高科专门对付中国的各种抗日活动份子。宪兵队的审讯方法非常毒辣,经常使用各种惨绝人寰的暴虐刑具,里面还设有多处牢房、乃至水牢;同时雇有多名狐假虎威的翻译。只要进入宪兵队,很难生还。

 

1937年底,日军宪兵总部从春日街搬到相对偏僻的吉野街,香取街监狱也改成陆军仓库,但日本人的暴行并没有就此而结束。

 

20世纪初,天津日租界开始开发,在其中部修筑了春日街,即今河北路的多伦道至锦州道段。天津吉野街是现时的察哈尔路

 

【天津日本宪兵吸收了一些天津的恶棍】

 

天津日本宪兵吸收了一些天津的恶棍作打手耳目」。《青红帮在天津的活动》一文介绍:当中有袁文会。袁文会住日租界闸口街北口,是一所二层楼房,内有四方大院(后来袁搬到亨得利胡同)。袁文会家中常有许青帮人物出没。袁文会是一个杀人越货、淫乱无伦的亡命徒,甘心充当汉奸特务出卖国家利益的民族败类。他的羽翼是一群趋炎附势、为虎作伥、捧场架势、卑鄙无耻之徒。后来袁文会返回天津,经小日向的介绍,与日本宪兵队曹长莳苗拉上关系,被派任日本宪兵队特务队长。小日向也经袁的介绍,参加了青帮,拜嘉自帮」「字班王大同为师,得以插手控制青帮。在日本侵华期间,袁文会利用其帮会组织,不遗余力地为敌人效力此外,袁文会还在日军指使下,改编土匪武装,自任大队一长,直接受日军指挥。

 

第二位是称霸西头的刘广海刘广海是天津西头人,早年在西头南大道大酒缸胡同。以卖柴草为生,后拜青帮头子王文德为师,又收罗很多党羽,在西头湾子一带很有势力,成为一方霸主。因争权夺势与袁文会发生嫌隙,终于在1935年演出万国公寓斗殴事件,其手下大将宋国柱被袁文会手下人杀害,刘、袁两派更加势不两立。1937年日本占领天津以后,袁文会得势,串通日本宪兵队,将刘广海逮捕。刘越狱逃跑,奔往上海,又避居香港,直至日本投降后才重返天津。这时袁文会已被关押,刘得意洋洋,成为天津的青帮头子。1948年国民党在天津建立参议会,刘广海以其帮会势力,捞得个参议员身分。国民党的参议会本来就是个御用工具,一个流氓头子当上了参议员也是不足为奇的。在天津解放前夕,刘广海逃往香港。

 

第三位是丁字沽的王士海王士海是天津丁字沽人,其父系封建脚行把头,王士海子承父业,称霸于丁字沽、堤头一带。王士海及其弟王士江为争夺脚行,曾杀害脚行把头李六,逃匿于日租界,托庇于日本人及帮会势力,逍遥法外。日军占领天津以后,王士海认贼作父,成为日本侵略者压迫奴役中国人民的帮凶。大约在1941年,天津铁路警务段的日本特务头子阿部,授意王士海组织特务队,负责维护京山、津浦、京汉等铁路沿线的治安。这个特务组织命名为义侠队,王士海任队长,总队部设在河北贾家大桥(现河北区文化馆),下辖四个大队,约有五、六百人,都是王士海的徒弟。义侠队在铁路沿线,对群众任意扣上私通八路的罪名,烧杀抢掠,敲诈勒索,无恶不作。

 

可见这些天津青红帮的首领都沦为日本人的鹰犬」。

 

【严密把守天津火车站检查出入国人】

 

日军还在天津火车站严密把守,检查出入的中国人有文章介绍称:火车到达天津东站,就像到了鬼门关。车一入站,车门由日军守住,不许下车。站台上栅栏门下了大铁锁,栅栏门外边两列日军荷枪对立,中间只留一条狭路,枪刺在阳光里闪着光芒。

 

这招日有定的效用的据营口市史志办公室班硕言在《李荒的青少年时代》一文中便提到到一位共产党员李荒差点就被日本宪兵拘捕。文章称:1937815日,经党支部同意,李荒不带组织关系,从北平坐火车去天津。火车刚到天津站,李荒等人就被日本宪兵队扣押,关在天津河北工学院宿舍。日本宪兵队提审李荒:你叫什么名字?到天津来干什么?李荒为避免身份泄露,机智地回答:我叫李长庚,是北平北方中学高二学生,东北人。父亲在北平西单商场经商,到天津租界找姑母。日本宪兵队又让李荒回答:什么是三民主义?什么是人民阵线?什么是共产主义?知不知道北平学生在城郊组织了义勇军?李荒对上述问题,概不作答。他只是冷冷地说:我是学生,只知念书,不问别事。日本宪兵队对李荒的回答极为不满,对李荒进行了毒打,坚强的李荒没有向敌人透漏一点机密。829日,日本宪兵迫于压力,将李荒等人释放,他们幸运地逃过一劫。

 

【逼害《新天津报》刘髯公一案】

 

天津日本宪兵对公然拘禁抗日的中国人。据《天津用鲜血记录日军侵略历史》一文称:1937七七事变后,汉奸殷汝耕成立了冀东伪政府。7 27日,冀东保安队第一总队长张庆余率部在通县起义,一举全歼集中在通县的冀东日寇。刘髯公得悉后,为了宣传抗日以鼓舞沦陷区人民群众,及时刊印了《新天津报》号外,向市民大量散发。渐后几天,华北地区的形势越来越严峻。刘髯公为避免日寇的迫害,决定《新天津报》暂时停刊。他在天津沦陷的前夕,在报纸上刊出文词悲壮慷慨的社论,向广大读者暂时告别。其后,刘髯公乘坐汽车向法租界进发,途径万国桥 (今解放桥 )时,被凶神恶煞般的日本宪兵拦截,然后把他押送到宪兵队。刘髯公一身正气,面对日本宪兵无理刑讯破口大骂。日本宪兵露出狰狞面目,挥舞木棒、皮鞭劈头盖脸地朝刘髯公打去,他的左腿胫骨当即被打断。一连几天,日本宪兵按照事先罗织的罪名,逼迫刘髯公承认,刘髯公据理辩解,日寇不容分说,对他施以皮鞭抽、棍子打、轧杠子、上电刑等酷刑折磨,甚至把已经断了腿的他投入水牢浸泡。多次堂讯酷刑用尽,也没审出任何结果。于是,日寇恶魔又变换一副嘴脸,他们假惺惺地劝导刘髯公与日本人亲善,与日本人合作。刘髯公面对日本强盗唱起了京戏,他把《击鼓骂曹》里的唱腔,改成他编的新词,狂歌痛骂。日本宪兵以为他被折磨成了疯癫,遂不再过堂,把他关进临时的牢房里。据当年曾与刘髯公关押在同一囚室的难友卞慧新回忆,那天他在囚室里见到刘髯公时,他蜷曲着身躯,侧卧于榻榻米上,裤腿的血污粘附在伤腿上,稍动就会牵动皮肉,痛苦的样子令人毛骨悚然。卞慧新还谈道:犹记羁中刘君哼嘱要写《华北沦陷之惨痛》,记述日军侵略暴行,以教育后人。 刘髯公被日本宪兵队关押的消息传出后,天津各界知名人士到宪兵队联名具保,要求放刘回家治伤。日本宪兵队以《新天津报》附逆出版为条件,要挟刘髯公的家属。刘的家属救人心切,只好答应了日寇的无理要求。 1937 10 26日,刘髯公被释放出来。其时,被酷刑伤及内脏的他,呼吸困难,早已不能进食。被人抬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他躺在病榻上,再三叮嘱家人们,决不能屈服日本人,一定不要按照日本人的条件恢复出报。 刘髯公回家后,伤势一天比一天严重,未出一个月便撒手人寰,时年只有 44岁。

 

【暗杀抗日烈士赵天麟】

 

另一位抗日烈士赵天麟更被日本宪兵队暗杀团的两名特务枪杀赵天麟(188676日-1938627),字君达,革命烈士,天津市人著名爱国教育家。1914年,他被任命为国立北洋大学校长。1920年,辞去北洋大学校长职务,1934年出任天津耀华中学校长。1938年,赵天麟步行去学校途中,突被日本宪兵队暗杀团的两名特务枪杀,中弹牺牲,时年52岁。

 

杀害抗日份子赵景龙

 

第三位抗日份子是赵景龙。据河北人民出版社:2007出版的民国人物大辞典记载:「赵景龙,字在田,黑龙江巴彦人,1900 (清光绪二十六年) 生。幼年在乡读书。及长,赴日本留学,入大阪高等工业学校,1929年毕业。归国后集资在桦甸创办东北造纸厂。1931年九一八事变,领导桦甸造纸厂警卫,员工,组织地方民团,创立东北民众义勇军。后联络盖文华等在哈尔滨组织东北民众救国义勇军政治委员会,策动东北民众抵抗日军。旋「东北民众抗日协会」成立于上海,负责策动黑龙江全省民众抗日,继任该会天津办事处主任。1938年国民党中央调整东北党务工作,将东北党务办事处由重庆迁天津,被派任该处执行委员会委员。19391219日,在天津马厂道安乐村被日本宪兵队逮捕。1940224日被害于吉林日本宪兵队本部。得年40岁。

 

(天津日本宪兵系列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