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在蒙古国出土的匈奴遗物  

2015-09-20 13:59:20|  分类: 考古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百度百科」《蒙古国立中央博物馆条》介绍:200074日—87日,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蒙古国立历史博物馆和蒙古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联合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西南约120公里的莫林托勒盖(Morintologi)进行考古发掘,其成果由上述三单位编为《蒙古莫林托勒盖古墓》报告,以韩、蒙文字于2001年出版。

 

【韩蒙联合发掘匈奴墓地】

 

报告中有一座匈奴墓,系积石墓,径14、深5米。前部呈方形,后部呈半圆形。前部呈方形,后部呈半圆形。中间有长方形墓坑,坑壁作阶梯状。中间有长方形墓坑,坑壁作阶梯状。中央最下为棺室,内有木棺,上覆盖板,板上满填石块。中央最下为棺室,内有木棺,上覆盖板,板上满填石块。棺室盖板和棺盖均已坍陷,墓主骨架保存尚好,随葬品有陶罐、铜镜、骨箸、木碗及白桦树皮制品若干,并有殉葬的牛骨、犬骨。棺室盖板和棺盖均已坍陷,墓主骨架保存尚好,随葬品有陶罐、铜镜、骨箸、木碗及白桦树皮制品若干,并有殉葬的牛骨、犬骨。墓上部深70厘米处,另出一人骨架及牛、马骨骼,可能是对墓主祭祀的牺牲。

 

男性约40余岁女性约30

 

墓主骨骼,经AMS14C年代测定,年代为公元前75—公元100年。棺木及木板的14C年代测定,分别为公元8515年。据此,报告推定墓的年代为1世纪末。据此,报告推定墓的年代为1世纪末。墓上部人骨的AMS14C年代测定为公元95年。韩国人类学家认为,墓主为30岁左右女性,身高约1.5米,体貌与现代蒙古人接近。墓上部人骨估计是40余岁男性,身高约1.58米。这座墓,如报告所指出,在构造上类似20世纪前期蒙古诺颜乌拉(NoinUla)发现的墓葬。

 

【匈奴埋藏深度达18米】

 

苏联的考古学者在蒙古也有新的发现。通讯员、记者Лейла Ахмедова报导——关于多年来的调查研究结果一文介绍:想要见到这座约两千年历史的古代匈奴帝国墓葬,十分不容易。新西伯利亚的考古工作者需要具备忍耐性并付出一定的辛苦:比如,专家们发现的这座墓葬,它的埋藏深度达到了18米。因此,沉重的工具是没法使用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只有铁铲和手推车。在蒙古地区的考察已经持续了7年,这次考古发掘行动的领队娜塔莉亚(Наталья Полосьмак)宣告,本年度田野考古工作的施工季节正式结束。

 

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部考古学与民族学研究院(Институт археологии и этнографии Сибирского отделения РАН)核心核心科研人员娜塔莉亚(Наталья Полосьмак)说:我们很高兴能亲自面对这座墓葬,因为它曾经在科兹洛夫先生(КозловПетр Кузьмич1863-1935苏联中亚考察者)的考察过程中首次被发掘,并进行了相关的调查研究,而考察的发现则被保存在埃尔米塔日博物馆(Эрмитаже,圣彼得堡的国立美术、文化历史博物馆;法语:ermitage)。当下,我们更新了工作方法,面对眼前的这些遗迹遗物,我们与科兹洛夫先生(КозловПетр Кузьмич)相比,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在蒙古地区发掘的所有出土文物,考古学家都要转交给文物修复专家。要知道,现在大多数出土的残片,几乎不能辨认是否属于同一样器物。比如,像这样的一团陶土块。首先需要很小心的在喷雾器的帮助下用水清洗它,在这个过程中,要小心不让喷出的水流损坏到它。然后使用某种特殊溶液对陶土块进行加工处理,以便保存其表面纹饰并使其具有可塑性。

 

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部考古学与民族学研究院首席文物修复专家奥尔加·什韦茨(Ольга Швец)说:看这里,这个东西有着类似的形状,和你刚刚看见的一样,也是一块残片。不过现在它多少也算是清理完成了,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上面漂亮的纹饰。

 

关于存在于约两千年前的匈奴帝国,截止到目前,能获取的已知信息非常不多,大部分信息都来源于中国古代的文献资料。通过墓葬中出土的文物,专家学者搜集到了少量历史信息。

 

现在对于文物修复专家们而言,按职业标准,他们的工作时间有限:只有不超过一年半的时间。在那以后,他们有责任将考古出土的文物归还给蒙古。这是协议中的一部分,新西伯利亚只会留下文物的复制品。

 

【在蒙古国诺颜乌拉地区有发现

 

据《西伯利亚考古学家通过对匈奴(Хунну)帝国统治者遗体的分析再现历史С》一文的介绍: 第一个匈奴人居住遗址是于1896年人类学家J.D.Talko-Grinzevich在恰克图地区周围发现的(今俄罗斯联邦布里亚特共和国境内)。随后,由P.K.Kozlov带领的探险队于1924年至1925年之间在蒙古国诺颜乌拉地区发掘出土了若干古墓,这些古墓中有丰富的银器、毡毯和玉器贮藏物。经过反复的研究论证后公布,直到最近这些文物才被确定为典型的匈奴艺术代表作品,只是在最近几年位于外贝加尔湖区域的匈奴居住遗址才被完整发掘。

 

Наталья Полосьмакnatalia Polosmak)领导、位于蒙古地区的考古发掘进程中,细心、果敢的考古学家仔细观察这一座独一无二的、多层次的墓葬结构的细枝末节。该墓葬深度为18米,相当于现代建筑6层楼的高度。

 

考古发掘出的许多物品十分有价值,因为许多都是由有机质构成的。考古队领队Наталья Полосьмакnatalia Polosmak)公布发现了许多残片遗存。有贴花的毡毯、中国丝绸、毛织品、大概是叙利亚人制作的绣花织物,还有一些漆器,如碗、器皿,也有一些植物的种子。从她的话中可以得知,这些物品在其所属年代均不能长久使用,正因为如此,它们才能够被保存到了现在,成为了稀世珍品。

 

根据Наталья Полосьмакnatalia Polosmak)所说,同样也出土了许多金属制品,如银装饰、描绘生活场景图案的马具。其中还有一个出乎意料的发现,刻画着赫拉克勒斯(Геракла,希腊神话中的英雄,宙斯和凡女阿尔克墨涅所生之子,力大无穷,建树许多功勋)的银制薄片,在匈奴墓葬中寻找到古希腊题材纹饰的物品,大概可以证明,这一游牧民族曾经掌控着丝绸之路的某一段。

 

【匈奴墓葬内发现大量中国的进口货】

 

在古代,匈奴和中国有着密切的交往。这一座匈奴墓葬,用Наталья Полосьмакnatalia Polosmak)的话说,「填满了中国的进口货」:器皿、针织品、服饰、装饰品。Наталья Полосьмакnatalia Polosmak)解释道,「他们是战士,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战争,夺取战利品。」

 

cossack野田黄雀《采访报导:新西伯利亚考古学家研究古代匈奴帝国的秘密》一文称:新西伯利亚考古学家揭开了古代匈奴帝国(хунну)的秘密,它被称为是历史上第一的游牧帝国。…尽管如此,我们对于匈奴民族自身的了解至今极为稀少。

 

由俄罗斯地理社会院(Russian Geographical Society)下辖的蒙藏挖掘工作队于1924~1925年所发掘外蒙古诺颜乌拉(Noin-Ula)墓,由P.K. Kozlov 主持,所挖掘墓葬Noin-Ula位于蒙古北部,位于色楞格(Selenga)盆地,距Hera河不远处,在Noin-Ula山一带。墓葬随葬物品可分为三组:() 进口舶来品,来自于中国。() 来自于西方,不仅来自于希腊及近东殖民地,且也有来自于巴克特利亚人(Bactrian,即古代大夏)上层阶级及Parthian (即汉所称安息国,与波斯有关)、伊朗一地,充满希腊化文化的地方。() 当地制作。其中,进口自中国物品有织品(汉锦)和漆耳杯,而耳杯中有「上林」和「建平五年」(公元前二年),可作为与中国交流的证据。

 

【约3000年前「吉尔吉斯墓」】

 

《祭坛与敖包起源》一文称:在蒙古国的西北部地区广泛分布叫做赫列克苏尔的青铜器早期文化遗存。赫列克苏尔KURKUCHVR)意为吉尔吉斯墓。属于距今约3000年前的早期游牧文化的巨型石砌建筑群。赫列克苏尔亦分圆形、方形两种形制。其中圆形居多、均为直径在15米以上的金字塔式的巨大的正圆形石堆物。大者直径约有80—100米,方形赫列克苏尔一般在长7—8米,宽3—4米左右。四周用巨大的长方形石板镶框、内填石块、黄土,且四角各立一个圭形巨石。近年来在内蒙古的锡盟苏尼特左旗,阿巴哈纳尔旗,赤峰市的林东等地也相续发现属于早期游牧民族和辽、金、元时代类似敖包的石筑圆形祭祀遗址。

 

在蒙古境内的诺彦乌拉、乌兰巴托、特布什乌拉及呼尼河畔、达尔汗和乌兰固木市附近,有很多约为公元前 2 世纪至公元 1 世纪的匈奴墓葬,有普通墓葬和大型贵族墓葬之别。

 

【诺彦乌拉山的「诺彦乌拉墓地」】

 

「诺彦乌拉墓地」(Cemetery at Noyon Uul)。据《中国大百科全书》第二版记载: 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1世纪的匈奴墓地。位于蒙古国中央省色楞格河畔诺彦乌拉山。墓地分布于苏珠克特、珠鲁木特和古德吉尔特3个谷口。20世纪曾多次发掘。已发掘的10余座大型墓葬系匈奴单于或贵族之墓,均被盗掘。地表有方形坟丘,面积最大的为35米×35米。墓室呈方形,四面有台阶,南面有墓道。用圆木铺墓底、构筑两重椁室和顶。内椁中置木棺。墓底铺有毡毯,椁壁挂有织物。内、外椁之间放置随葬品。遗物中有典型的匈奴用具,包括铜、车马具、木桌、动物纹银饰牌、带花纹的金箔及丝织的衣服鞋帽等;也有汉代的铜灯、铜壶、花草纹铜镜,织有「仙境」、「皇」等汉字的织锦及有「建平五年蜀郡西工造」等67个汉字铭文的漆耳杯。墓内普遍随葬发辫,有的多达85条。还有来自安息、大夏和小亚的毛织品。某些大墓两侧的祭祀坑有灰、炭、烧焦的木头,及少量畜骨、黑胎陶片、铁器和漆器残块。丰富的随葬品为研究匈奴的历史文化、社会生活及汉匈关系、东西交通等提供了实物资料。普通墓葬为土坑竖穴墓,有直径1317米的圆形坟丘,有的墓内仅见陶器,有的随葬铁制的镞、衔、镳、灯,铜制的铃、、壶,以及漆器和丝织品。

 

在蒙古国还发现了「成吉思汗石」,记载了移相哥的神奇箭技。

 

(匈奴人和古代匈奴历史系列之三)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