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以弗所会议与景教东传  

2015-09-13 16:08:58|  分类: 圣经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以弗所会议将涅斯多留教会列为异端】

 

在单传航《新疆基督教史》连载(第二章)称: 公元431年,狄奥多二世敦促召开了著名的以弗所会议。在以安提阿教会的约翰主教为代表的支持涅斯多留的叙利亚教会代表团到来之前,会议就已经裁定涅斯多留为异端者。于是,在到达之后,叙利亚—安提阿教会代表团拒绝出席会议,并在旅馆里自行召开会议,谴责西利尔等人,以示对抗。然而,以弗所会议最终还是宣布涅斯多留的观点为异端,重申了公元325年的《尼西亚信经》。

 

从公元496年开始,涅斯多留教会——即亚述教会、波斯教会和景教教会,其主教一直驻在波斯的首都塞流西亚—泰斯封(Seleucia-Ctesiphon)。当时的波斯帝国是处于萨珊王朝时代(224-651年)

 

景教本属基督教之聂斯脱里派,其创办者为叙利亚人聂斯脱里(Nestorius)。公元498年以后,波斯成为基督教东方教会——聂斯脱利派(Nestorianism)的大本营,该派教士以波斯为根据地向东传教。他们也只能寻求向东发展,因为本属东方教会一员的景教已不被他们西方的教会所承认,并被斥之为异端」,等同恩情义绝。

 

【景教传入中国跟栗特人有关】

 

景教传入中国跟栗特人有关粟特人(people of Sugda)原是生活在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一带操中古东伊朗语的古老民族,从中国的东汉时期直至宋代,往来活跃在丝绸之路上,以长于经商闻名于欧亚大陆。

 

北京大学荣新江教授在《波斯与中国:两种文化在唐朝的交融》一文称:粟特人的家乡位于中亚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即古典作家所说的Sogdiana

 

阿姆河在各不同历史文明语言中有各种称呼,古希腊语称 ?ξο?Oxos),拉丁语称?xus。希伯来语称其????????Gozan);阿拉伯语则为??????Jih?nJayhoun)中国古称乌浒水、妫水。《元史》作暗木河。《明史》作阿木河。

 

锡尔河(英语: Syr Darya,哈萨克斯坦语:Сырдария,乌兹别克语:Sirdaryo,波斯语:????????,塔吉克语:Сирдарё),中国古称药杀水,也即叶河,中、下游流经沙漠地区,是中亚著名内流河。

 

《中古中国与粟特文明》一书介绍了中古时期,粟特人入华的经过和遗下的足迹

 

粟特人,在中国史籍中又被称为昭武九姓、九姓胡、杂种胡、粟特胡等等。从人种上来说,他们是属于伊朗系统的中亚古族;从语言上来说,他们操印欧语系伊朗语族中的东伊朗语的一支,即粟特语(Sogdian),文字则使用阿拉美文的一种变体,现通称粟特文

 

【粟特人是亚洲的「犹太人」或「威尼斯人」】

 

chinesemahan本栏撰写的《消失在中亚历史舞台上的栗特民族和栗特文字保存在中国》一文称:粟特人是亚洲的「犹太人」或「威尼斯人」,以善经商闻名,多豪商大贾,操印欧系东伊兰语,早就创立了源自阿拉美字母系统的拼音文字,一般称之为粟特文,一作牵利文,于阗塞语中称为suli人,即牵利人(粟特人),其复数形式则为suliya,贝利教授指出,在于阗诸佛教文献中,suliya一词意为商人,这恰恰说明粟特人是以经商闻名于世的。专家考证,古代中亚地区的粟特人是丝路上富有商业头脑的民族,在一千多年前组建了最早的「跨国公司」,控制了丝路的跨国贸易。

 

粟特人的主要动范围在今乌兹别克斯坦,还有部分在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粟特地区的大大小小的绿洲上,分布着一个个大小不同的城邦国家,其中艾萨克马尔干(Samarkand)为中心的康国最大,它常常是粟特各城邦国家的代表。此外,以布哈拉(Bukhara)为中心的安国,也是相对较大的粟特王国。还有,位于苏对萨那(Sutrūshana/Ushrūsana)的东曹国、劫布呾那(Kapūtānā)的曹国、瑟底痕(Ishī t ī khan)的西曹国、弭秣贺(Māymurgh)的米国、屈霜你迦(Kush ānika)的何国、羯霜那(Kashāna)的史国、赭时(Chach)的石国等,不同时期,或有分合,中国史籍称他们为昭武九姓,其实有时候不止九个国家

 

【「昭武九姓」信仰景教】

 

「昭武九姓」是信仰景教的。据徐晓鸿在《昭武九姓与景教信仰》(载《天风》20143)一文称:「昭武」一词最早见于《汉书?地理志》,即汉代所属的张掖郡昭武县(今甘肃临泽,下同)据《隋书》记载,昭武九姓本是月氏人,旧居祁连山北昭武城,因被匈奴所破,西逾葱岭,枝庶分王,有康、安、曹、石、米、史、何、穆、毕等九姓,皆氏昭武,故称昭武九姓。居民主要务农,兼营畜牧业。

 

现代中国人中的康、安、米这三姓,差不多是胡人的后裔。据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荣新江指出:在座如果有康、安、米这三姓的,差不多是胡人的后裔,因为中国传统没有这三个姓,特别是姓米,米芾是如何大的中国传统画家,他祖上也一定是粟特人。

 

【粟特商队在3世纪返长安和埃及】

 

《三联生活周刊》2015年第1期刊登的《粟特人,丝路与香料》一文中称:大约在3世纪,即东汉末年,粟特人就以商队的形式在长安、洛阳和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之间往返。

 

《资治通鉴》卷一四七记:梁武帝天监八年(509),「时佛教盛于洛阳,沙门之外,自西域来者三千余人,魏主别为之立永明寺千余间以处之」。这段史料明言从大秦国到洛阳的三千余人均属「沙门之外」。如果真是这样,这将是记录基督教入华的最早汉文史料。

 

《粟特人,丝路与香料》一文中称:658年,唐朝杰出的军事家苏定方率军踏平西突厥汗国,粟特各国的宗主权转归唐朝。

 

粟特人东来贩易,往往是以商队(caravan)的形式,由商队首领(caravan-leader)率领,结伙而行,他们少者数十人,多者数百人,并且拥有武装以自保。我们在敦煌莫高窟第420 窟窟顶东坡上部的隋代绘制的一幅《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就可以看到这样的商队在丝绸之路上行进的情形

 

粟特人较波斯人来说,更靠近中国,而他们作为一个商业民族,很早就开始向东方进行商贸活动。至迟在粟特文古信札(Sogdian Ancient Letter)写成的313年前后,粟特商人的足迹已经到达敦煌、肃州(酒泉)、姑臧(武威)、金城(兰州)以及洛阳。而在此之前,还没有萨珊波斯遣使中国的任何记录。伯希和认为汉文的波斯一名是转译自粟特文的说法,是十分有道理的。

 

【「萨保」、「萨薄」和相关含意】

 

粟特人的经商活动,是一种具有高度组织性的活动,他们组成队商,选举出队商首领——萨保(也写作萨簿、萨甫、萨宝),成群结队而行,进行大宗贵重商品的贩运。

 

「中国社会科学网」刊登北大的荣新江教授的《萨保与萨薄:北朝隋唐胡人聚落首领问题的争论与辨析》论文指出,在丁爱博(ADien)、富安敦(AForte)两位的论文的基础上,仔细清理了有关粟特胡人聚落首领萨保问题的学术史,并从原始史料出发,指出在古代汉文文献中,萨保萨薄是严格区分开来的,从未混淆过。佛典中的萨薄,音译自梵文的srthavha,意为商队首领,意译作商主大商主导首导师众之导师,或贾客商人;萨保(又作萨甫、萨簿、萨宝),则是音译自粟特文的srtpw,由商队首领发展成聚落首领之意,汉文意译为首领大首领」。

 

姜伯勤在《萨宝府制度源流论略——汉文粟特人墓志考释之一》(原刊《华学》第3辑,紫禁城出版社,199811)论文中称: 固原所出粟特人墓志为我们带来的一个重要消息,即:「萨宝」原来是粟特本土所固有的职官。

 

在粟特本土和中国东北的营州之间,他们在中原王朝和北方草原游牧汗国之间的夹缝地带,建立了一系列的殖民地,有些商人还深入到中原王朝的都城和草原帝国的汗庭所在地。可以说,从公元四世纪初,到公元八世纪上半叶,粟特人在中亚到中国北方的陆上丝绸之路沿线,已经建立了完善的商业贩运和贸易的网络。

 

【粟特商队东行陆路路线】

 

根据不同数据的研究,我们可以清晰地勾勒出一条粟特人东行所走的迁徙之路,这条道路从西域北道的据史德(今新疆巴楚东)、龟兹(库车)、焉耆、高昌(吐鲁番)、伊州(哈密),或是从南道的于阗(和田)、且末、石城镇(鄯善)进入河西走廊,经敦煌、酒泉、张掖、武威,再东南经原州(固原),入长安(西安)、洛阳,或东北向灵州(灵武西南)、并州(太原)、云州(大同东)乃至幽州(北京)、营州(朝阳),或者从洛阳经卫州(汲县)、相州(安阳)、魏州(大名北)、邢州(邢台)、定州(定县)、幽州(北京)可以到营州。在这条道路上的各个主要城镇,几乎都留下了粟特人的足迹,有的甚至形成了聚落

 

粟特的商队明显在商业上打败萨珊波斯的商人,取得从中亚到中国的商业控制权。从吐鲁番留存的大量曲氏高昌国时期(501-640)和唐朝时期的文书,可以看到粟特商人在高昌地区从事商贸活动的真实写照,但却没有任何波斯商人的身影。由此也可以认为,吐鲁番文书所记和丝绸之路沿线发现的大量萨珊波斯银币,应当是粟特商人带来的,而不是波斯商人。

 

据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荣新江教授介绍:1999年到2005年之间,中国发现了几个非常重要的墓葬,墓主就是粟特的商队首领。这是一个凉州萨保(凉州的聚落首领),被皇帝给了一个地,埋在了北周长安城的东郊,距离大明宫的北墙非常近。这个规模跟北周皇帝墓室差不多,非常雄伟,里面有一个石椁,是一个石头房子。在北周皇帝的诏令下,按照中国土葬的方式,但是跟中国的土葬又不完全一样,他们利用整个石椁或者石屏的周边来画他们的生活和宗教场景。像这个守护神,特别是这个窗户底下是两个人面鸟身的神,正在摆弄着火坛。他们认为,人去世之后,第四天要把一个人的灵魂送到一个桥,你是好人就过桥升天,如果是坏人就掉到水里面被怪兽吃了,叫斯洛沙的神护送灵魂通过这个桥。墙的另一面刻着墓主人夫妇带着自家的财产、牲口、驼队过桥的样子。特别重要的是,在中国首次发现了双语的粟特文和汉文的墓志铭

 

【波斯商人多从水路来华】

 

由于中亚陆路的商机被粟特商人霸占,所以在中国的史书或文学作品中,更多地把波斯商人与乘舶泛海联系在一起,唐代在广州、扬州出现有大批波斯商人。元稹《和乐天送客游岭南二十韵》一诗舶主腰藏宝句注称:南方呼波斯为舶主。胡人异宝,多自怀藏,以避强丐。义净到广州后,也是与波斯舶主期会南行。说明唐人把波斯看作是海上而来的商船舶主的代称了。粟特人主要是以陆上的队商形式东来的,他们有自己的队商首领,即萨保

 

人有各种的需要,包括宗教灵性上的需要商旅也是人,在离乡别井长途跋涉前到异乡做生意,途中不知会遇到甚甚么危险,人在彷徨无助中之际,都渴望有心灵上的慰籍,有神明的庇佑,所以希望引进自己的宗教信仰,希望获得自己的宗教领袖的祝福

 

而宗教领袖基于宗教等原由,也希望自己的宗教信仰为万民所景仰,教省教区林立,教堂遍布,福音传遍天下,完成大使命同时,宗教信仰是花钱的,无论是兴建教堂,兴办各种慈善事业,因此宗教领袖都需要富裕的信徒的支持和捐献

 

于是,宗教领袖和商人成为一种共栖的关系

 

【波斯王差派商人领袖和教会袖一起来华】

 

《阿拉伯人和木鹿城》引《册府元龟》卷975载: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八月庚戌,波斯王遣首领大德僧潘那蜜与大德僧及烈来朝。授首领为果毅,赐僧紫袈裟一副及帛五十匹,放还蕃。这位充当使节的「及烈」的名字又见于景教碑,碑文称颂他与僧首罗含「共振玄纲,俱维绝纽」,为景教的发展有过重要贡献。如按文献所示,是波斯王差派商人领袖和教会袖一起来华的。不过,这时的波斯

已不再是萨珊王朝(224年-651)

 

(景教来华探讨系列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