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万里浪与「吴开先案」  

2015-08-16 21:54:11|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万里浪另一个重要经办的案子是吴开先案」。吴开先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立法委员,在上海有党皇帝之称。抗日战争爆发后,吴开先随中国国民党中央机关先后迁至武汉、重庆,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组织部副部长。汪精卫投向日本后,吴开先奉中国国民党中央派遣,自重庆潜赴上海。1939828日抵达上海,1940年组织中国国民党上海敌后工作统一委员会,担任中国国民党上海敌后工作统一委员会执行常委兼秘书长,主要工作由吴开先、蒋伯诚和吴绍澍3人负责。

 

吴先开的重要工作成果,综合中国大陆著名史学家杨天石教授着的《吴天开等与上海敌后委员会工作  读台湾所藏朱家骅档案》(载《民国档案》199804)和台湾铭煌在《战时渝方与汪伪的地下斗争一以吴开先案为例》(《抗日战争研究》1999)介绍:1939年年底至1940年初甚至计划剌杀汪精卫,因防范严密而没有实行。1940年在报上揭穿汪伪还都伪造民意的把戏;反对德国人调停和谈。19411月在万墨策划下,高宗武、陶希圣脱离汪伪。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著名的帮会大老黄金荣有意出任租界维持会会长,经吴开先劝退而没有出任。

 

【万里浪直接经办吴先开案】

 

19423月,被万里浪侦得地址后连夜带人抓捕,此案由万里浪直接经办,国民党上海市党部随即被破坏。吴开先于320日入1029日出狱,前后被关8个月。吴期间曾自杀未遂,并曾会见过汪精卫。经好友徐采丞营救,获有限度自由。日人曾请吴开先居中联系汪蒋,情况不详。至1943年,吴先开恢复自由,3月底启程回重庆。

 

由于特工总部及其第一处在和军统的斗法中,军统损失殆尽,万里浪周围逐步积聚起了大批的原军统人员,或为老上司、老部下、甚或为老朋友、老同事,以致于在汪伪特工系统中形成了尾大不掉和以他为首的小军统,成为后期汪伪特工的重要领军人物。

 

19423月,特工总部由上海迁往杭州,原特工总部所在地极司非尔路76号改设特工总部上海区,后又改称上海实验区。改为上海实验区时万里浪任区长。 

 

19429月,李士群为发展其特务组织,在杭州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特务训练机构——中央政治保卫学校,李士群为以资号召,请汪精卫亲自兼任校长一职(汪伪中央后又任命汪精卫系统的陆军中将黄炳南为校长),其间,万里浪任教育长,实际主持校务。陈恭树(原军统上海区区长,万里浪之后也出任过教育长)、罗梦芗任副教育长。中央政治保卫学校主要任务是吸收社会青年和学生为学员,培训汪伪特工人员,每六个月一期,直到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投降才停办。  

 

有说重庆国民政府军统局局长戴笠对万里浪假归顺汪伪集团的意图予以默许,自此万里浪在中统、军统、汪伪、日本人和上海青红帮之间周旋,向重庆提供了不少汪伪集团和上海日军的情报。从此,万里浪成为国民党军统局和汪伪集团特工总部的双料特工。万里浪在汪伪集团的地位如日中天,他与李士群、丁默村、吴四宝结成生死盟友,成为汪精卫手下四大干将之一。

 

19433月,万里浪任特工总部杭州区区长(此时“特工总部”已于一年前迁驻杭州),万里浪任杭州区长期间,把杭州区扩大为浙江区,不断扩大杭州区的势力范围。万里浪任杭州区区长期间仍兼任中央政治保卫学校教育长。利用这两个平台,万里浪为后来一度发展的由自己掌握的武装势力,做了相应的准备工作。 

 

从「梅机关」获悉李士群被毒死消息

 

在万里浪任特工总部杭州区长时,正在杭州陪同汪曼云(汪伪国民党中央委员,社会部副部长,汪伪特工总部的始作俑者)出席伪浙江省长傅式说的宴席,席间,有人找万里浪出去了一会,回来以后,万里浪对汪曼云说:告诉你一个奇突消息,说李先生死了。汪曼云一听,在意外紧张的情况下冲口而出:会不会中毒?万里浪是刚刚得到消息的人,当然很敏感,听了汪的话立即反问汪你怎么知道是中毒?万里浪的这句话将了汪曼云一军,因为不好直说,对万里浪的怀疑几乎解不了围,直说前几天和李士群刚刚在苏州分手,分手时李还欢蹦乱跳的,骤然一病死去,所以想到会不会是中毒。万里浪说,我也觉得奇怪,没有收到苏州的电报。因为万里浪的信息也是刚刚从日本特务机关梅机关得到,所以趁宴席还未正式开始,万里浪便先行出来,驱车去西湖葛岭半山的梅机关亲自核实。此事关重大,汪曼云不敢懈怠,紧随其后也赶往梅机关  

 

李士群被阿米巴菌毒死,是万里浪和汪曼云在日本特务机关梅机关通过其机关长中岛信一亲自得到证实的。万里浪和汪曼云到达日本特务机关梅机关后,因机关长中岛信一和汪曼云、万里浪都是熟人,一见面汪曼云就问:是真的?中岛说不错!汪曼云进一步问:是中什么毒死的?中岛说:他是中了阿米巴菌的毒,真是惭愧。万里浪和汪曼云都对阿米巴菌是什么毒感到莫名其妙,中岛又进一步作了解释。完了又提出了他的想法:不过我觉得很奇怪,……这种东西,只有日本有……。对李士群也会吞下这种东西,颇有莫测高深之感。万里浪和汪曼云也只好相互嘘嘘而已。第二天早上万里浪便急急忙忙离开杭州去了苏州。  

 

为什么中岛信一把这件事告诉万里浪和汪曼云,万里浪也是事后才知道,李士群被毒死系上海日本宪兵队所为,在苏州时由住苏州的日军师团部的军医检查得知,而梅机关、宪兵队和住苏州的日军师团部三方事前并未在此事上事前进行相互协调(事后才相互通报并改口),所以中岛信一此时才一语泄了天机。  

 

李士群死后,很多人都想得到其遗下的特工总部主任一职,先后有人提出丁默村(此前已被李士群勾心斗角排挤出76),叶吉卿(李士群老婆)都因为万里浪或当场表示反对,或面见汪精卫表示反对而没有得逞。因为万里浪是代表军统投汪特务的实力派,万里浪有异议,大家只好从缓。  

 

任政治保卫局局长

 

19431029日伪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正式改组成立。下设政治保卫局和情报局以及秘书室、参事室、总务处、警卫大队等单位。其核心单位是政治保卫局(局址为南京普驼路8号)。政治保卫局全部取代了原特工总部的职权、机构和人员,万里浪任政治保卫局局长,胡均鹤任副局长。

 

另一说时间是在194311月,万里浪任汪伪军事委员会政治部保卫局局长兼第一局长,管辖上海、浙江、江苏各沦陷区,指挥所属人员专事暗杀活动。时汪伪特工总部改为「上海分局」,万里浪自兼分局长。

 

政治保卫局设第一局和第二局,第一局设在上海极司非尔路76号原特工总部所在地,局长由万里浪兼任,第一局后来又迁往1942年以后特工总部所在地杭州(局址为东街路100号),上海76遂成为第一局所属的上海分局,分局长先后由罗梦芗、林焕之担任(现在很多资料中经常把政治保卫局、第一局和上海分局以及杭州区和杭州分局弄混淆,万里浪从未任过上海分局局长,也未任过杭州分局局长。根据相关资料,区和分局是不同时期设置的机构)。第二局设在南京颐和路21号,局长由政治保卫局副局长胡均鹤兼任。 

 

政治保卫局组织庞大,各省、市、县设分局、支局,分站、支站等机构。此外,还有无线电总站、研究室、感化院三个独立单位,其人员沿袭原特工总部人员不予更换。职权甚至比改组前更大,政治部和部长黄自强只不过是在政治保卫局头上加一顶帽子而已。因而也就产生了黄自强和万里浪日后在特务领导权上的明争暗斗。

 

时任政治部总务处处长,后任江西省财政厅厅长的傅大兴解放后着文回忆,黄自强当时纳南京金粉酒家女侍徐淑英为妾,徐有一弟徐彬,固一无赖子弟,黄自强却说他有特工天才,升迁徐为政治部情报专员,专门替他拟了个特务代号叫长风,盖取长风万里浪之意,其内心对万里浪之恨可见一斑。  

 

【「军事委员会政治保卫总署」副总监】

 

19451月,汪伪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保卫局改为军事委员会政治保卫总署,万里浪担任总署副总监。

 

有说陈公博于194528日将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改组为军事委员会政治保卫总署(据有关资料载,历史上正式的称谓应是军事委员会政治警卫总署),伪特工系统由政治保卫总署指挥,陈公博自兼总监。丁默村此时重回特工系统和周学昌同为副总监。19456月,周学昌离职任南京市市长,万里浪继任为副总监。 

 

早在抗战胜利前夕,重庆国民党军统方面陆续派来大批特工人员,汪伪政权三巨头之一的周佛海以及相当多的军、政、特人员,包括丁默村、万里浪等都在此时纷纷和军统拉上关系并重新建立了联系,并接受军统的指令和调遣。

 

19458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汪伪政权土崩瓦解。周佛海奉蒋介石令,组织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指挥部并任总指挥;万里浪重新回到军统,被蒋介石任命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队调查室主任,继续从事特工工作。

 

万里浪在汪伪特工系统内是一个极有经营能力的人,原军统人员中,不论其原在军统的职务有多高,资格有多老,即便是在军统内有四大金刚之称的陈恭树、王天木等,都没人能在76超越他的地位,都只是或副手或部下。万里浪实际上是所有原军统投汪人员在76的代表人物

 

因此有分析认为,蒋介石和戴笠出于某种政治目的在此时利用周佛海、万里浪等,可能只是权宜之计了。

 

万里浪此时摇身一变成为接收大员,在当时很是招人不满。有关资料称,冯玉祥也曾当面质问蒋介石,要求严惩万里浪。最终,在大规模的肃奸行动结束以后,戴笠又亲自拟了一个26人名单予于抓捕,万里浪就首当其冲。万里浪虽以其特有的敏感在此之前闻讯而逃,但在安徽蚌埠仍被戴笠派人抓回,被关入军统看守所。 

 

1946815日即抗战胜利一周年的时候,保密局(戴笠死后,军统局已于194671日改为国防部保密局,实为原军统组织)上海办事处奉蒋介石的命令,将以万里浪为首的26人未经司法程序予以枪决,罪名是中途叛变,担任伪职,无恶不作 

 

或说在920日晚,正是中秋节的月圆之夜在中美所与军统局 的上海联合办事处——杜美路70 号的花园洋房里。当晚赴约而来的都是上海地区的汪伪高级汉奸官员和伪军高级将领,并有军 统局和中美所处、组长以上的大特务作陪。他们都是在接到戴笠的请柬后,兴高采 烈地前来出席中秋赏月晚宴的。其中,比较著名的汉奸有伪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 长、上海市长周佛海、伪立法院副院长缪斌、伪浙江省省长丁默邨、伪税警总团长 熊剑东,以及汪伪特工的重要负责人陈恭澎、万里浪、苏成德、胡均鹤等人。与会 的汉奸及特务共约500 余人。

 

抗战胜利后,万里浪、傅胜兰找到毛森,登记自首,请毛森在戴老板面前替他 们缓颊。毛森事先已得到戴笠的底牌,只在表面上敷衍他们,利用他们做检举汉奸 的工作。万里浪、傅胜兰信以为真。为了能取信于戴笠、毛森,他们便加倍地对过 去的汉奸同行进行检举打击。特别是万里浪,由于他对上海各方面的汉奸十分熟悉, 手下又有一批爪牙,故毛森任命他为上海市行动总指挥部调查室主任,专负责对汉 奸的调查统计任务,并参加了初期对部分汉奸的逮捕工作。万里浪摇身一变,又成 为接收大员,心中分外得意,对调查和捕奸活动也就十分卖劲。每当他押着昔日的 同僚到军统看守所交差时,总是一副得意洋洋的骄矜之气,连在押的日本人也感到愤愤不平。

 

被郑介民以「汉奸罪」将其在上海枪决

 

也有说在9 月下旬的肃奸前夕,万里浪开始嗅出形势将对他不利,便三十六计, 走为上计。后因举国要求严惩汉奸,万里浪由上海外逃,至安徽蚌埠为「军统」抓获,于1946815日在上海被枪决。他是被新任军统局长郑介民以「汉奸罪」将其在上海枪决的。终年41(有说是46)

 

抗战胜利后,据统计,19464月至19472月间,经过司法审判,国民政府高等法院共审理汉奸案530余件,终结381件。其中判处死刑14人,无期徒刑24人,有期徒刑265人。但从公开资料中可见,万里浪等人被以某种组织名义予以处置的仅此一例,或者说数目不详。

 

20056月,台湾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后,据悉,万里浪在澳门的后人已向台湾国民党提出申请,要求调查万里浪被戴笠派往打入汪伪集团以及被郑介民以汉奸罪枪决的事实真相。另据悉,万里浪在天津的后人多年来也四处收集万里浪的资料,由于敏感原因和海峡两岸的阻隔,至今没有进展。

 

1986年,年近70的王夫人从天津辗转千里来湖北寻亲,在镇找到在的万里浪结发妻子所生的儿子。万里浪被枪杀前曾托她寻找在的妻儿。王夫人与万里浪的长子会了面,并续修了万氏家谱。王夫人系天津人,离休于市公安局,市政协委员;抗日战争时期其家中为新四军情报联络站)。万里浪在天津的王夫人几十年来对她的后人诉说苦衷,对其丈夫的汉奸罪一直予以否定,认为是出于政治原因的误判。2005年,她带着遗憾在天津离开了人世。

 

万里浪与枝江结发妻子所生的儿子万先生于20026月在枝江去世。万里浪的女儿,一个叫万丹武的70多岁老太太

 

湖北省志人物志稿内有万里浪简历。不过,特工始终是社会最神秘的一群人,他们生前所作所为,除了档案之外,恐怕无法获悉。但特工的档案岂可隨意解密呢?所以真相恐怕永远不会完全知道。

 

(中国特工万里浪的故事系列之三,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