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柳条河铁路事件和伪满铁路警力  

2015-08-15 11:17:23|  分类: 金融經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东北的沦陷由一条铁路一段被炸毁开始,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柳条湖事件」。

 

【「柳条湖事件」阴谋经过】

 

沿着沈阳的一环向东方向行进到崇山路段与柳条湖街的交会处,就是柳条湖地区。1930年春,日本驻扎在东北的关东军就开始准备这场战争了。关东作作战主任参谋石原莞尔经过仔细地侦察研究之后,选中了柳条河作为挑起战争的地点。他们决定在这个地方,制造一起铁路爆炸事件,然后把这一罪责,推到中国的东北军身上,借此发动战争。

 

计划制订好以后,日本人将爆炸铁路的任务交给了奏天特务机关辅助官花谷正少佐和曾经当过张学良顾问的柴山兼特务机关辅助官今田新太郎上尉身上。花谷和今田把工兵出身熟悉爆破技术的河本末守中尉,从驻扎在虎石台的日军,独立守备队,调到了柳条湖分遣队,并当面给他下达了秘密指令,要他组织一支爆破小组,准备在柳条湖一带炸毁铁路。

 

这条铁路当时叫「南满铁路」,是日本人修筑的。爆炸以后,铁轨只被炸弯了1.5米,火车仍然可以通过。当炸药爆炸以后,河本末守立刻向他的行动小组一边喊着,一边朝北大营的方向射击,同时,他还向日军独立守备队的川岛大尉报告,说:「北大营的中国军队,炸毁了铁路,正在激战。」

 

日军随即向东大营进攻,一夜占领沈阳。从918日至25日,仅仅一周的时间,日军就攻占了辽宁、吉林两省的30座城市,并完全控制了12条铁路。

 

【沈阳大学北院校区的残碑秘密】

 

据《沈阳日报》2015316日报导,文保志愿者郑英杰等人在沈阳大学北院校区,找到一块残缺石碑。立碑者是「九一八」事变时爆炸柳条湖铁路的日军。这支日军的分队长河本末守中尉,在1931918日夜里,带领手下在北大营西南铁道上安放炸药并引爆,并以此为借口开始进攻北大营,日本侵华战争序幕也由此正式拉开。”

 

郑英杰介绍说,当时在沈阳大学西北一带,曾有日军两个部门,靠西是保线部门,靠东是虎石台守备队柳条湖分遣队,而从碑上的「铁道警护」「威列赫赫」「勋业奕奕」等汉字来看,小石碑上的人物是与沈北抗日英雄赵亚洲的部队在此交战时被打死的。

 

抗日英雄赵亚洲(1903年—1968),原名赵殿生,抚顺县人。1926年下半年从军在东北军第三旅当车夫。当年八月,到沈阳铁路警务段当乘警,1931年「九·一八」事变10天后,他携带一支「自来得」手枪回到家乡,召集各乡爱国志士组织「抗日救国军」。提出口号是「宁做战死鬼,不当亡国奴」,队伍不到两个月就发展到2000余人。赵对所部进行了改编,称为「抗日总队」,赵自任总司令。

 

193239日,伪满洲国成立,溥仪被日本扶上了伪满洲国「执政」的宝座。为打击日伪气焰,赵亚洲的抗日总队与沈阳分会的蔡介石、王鹏飞联络,于310日拂晓发动对沈阳城的进攻,投入总兵力为3000人,分三路攻入沈阳,先头部队抵近太清宫,关东军司令本庄繁调优势兵力反击。由于总队装备低劣等原因,战到天亮,不得不撤回。此役抗日总队损失很大,但它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军队第一次主动攻打日伪军盘踞的中心城市,给日伪以沉重打击。1932313日的《盛京时报》(日本人所办)曾报道:「沈北之赵亚洲率匪众3000余人,于10日晨攻入大北缴去警察队枪械200余枝,声势轰然浩大。」

 

为了保护东北的安全,日本动用了关东军,还组织伪「满洲国」组识军事力量,由「满洲国家军队」、「后方警备」、「治安维持」三部分组成。1938年,伪满洲国颁布《国兵法》,规定全国2023岁的男性都有服兵役三年的义务。从1938年到1945年,共计8年时间,每年春季征集20万人,予以军事训练,主要是充当工兵,修筑军事堡垒,或者协助警察维持地方治安。不适合服兵役者要参加为时三年的「勤劳奉公队」,从事土木工程徭役。以上人员总数为160万人,扣除重复参军的人员后约为110万人。

 

据《吉林省志军事志》载,伪满军队时有增减,但基本限制在85000人左右。该军队名义上归伪满皇帝溥仪统帅,实际是完全由日本侵略军派遣的顾问所控制。日本顾问约8000余人,占伪军人数的近十分之一,控制军队的各级组织。

 

193712月,伴着所谓「治外法权」废除,「满铁附属地行政权」移交,满铁铁道总局警务处也移交给伪满洲国,并将其改编成为铁道警护总队,继续担当巡查铁道沿线,保护铁道建筑工程、防范与镇压各种反日活动,侦察与搜捕外国谍报人员,监控铁路职工,防止「赤化」,以及充当铁路列车和北满水运船舶的乘警等任务

 

【伪满成立铁道警护总队】

 

为了保护铁路的安全,伪满成立铁道警护总队。19371227日,伪满政府发布赦令第473号,公布了铁道警护总队官制,全文共八条,其中第四条规定,铁道警护总队置列职员,总监,参事官,本队长,警护官,技佐,护监,巡监、技监,技士,巡监补,巡长,巡警等。第五条规定,巡监除为铁道警护队长者外承上司之指挥从事队务指挥监督部下之护监,巡监,巡监补、巡长及巡警。

 

193811日,伪满治安部接收铁路总局并改编为铁道警护总队,负责警护铁路、船舶、港湾安全。其体制、编员为:总务处(25人)、警备处(18人)、警察处(16人)、新京办事处(11人)。下辖6个警护本队,其中,吉林铁道警护本队,管辖吉林、烟筒山、梅河口、通化、新站、敦化、朝阳川、图们等铁道警护队,每队编巡监、警护58人。另有郑家屯、开通、白城子、前郭警护队,每队编310人(归齐齐哈尔铁道警护本队管辖)。新京铁道警护队,编4人(归奉天铁道警护本队管辖)。

 

伪满铁道警护总队于193811日正式成立,队址设在奉天,总部社总监部,总监由日本人担任并掌握实权,总监部内设总务、警务、警察三个处及部附。总务处内设庶务、人事、经理三个科,警务处内设警务、防卫两个科,警察处内设特务、保安两科。各处、科长均由日本人担任。

 

部附管理爱路、护路工作,由满铁铁路总局爱路课长兼管此项事务。铁道警护总队之下,在奉天、锦州、吉林、牡丹江、哈尔滨、齐齐哈尔等6个铁路局分别设有铁道警护本队,本队本部设庶务、警务、警察3科和管理爱路事务的部附,铁道警护本队下辖铁道警护队约70个,分布在伪满境内各主要车站。铁道警护本队内设警务、警备、警察、爱路4系,分管各方面业务。警护队下辖若干警护分所,警护分所分布在伪满境内各个较小的车站。警护队长由中国人担任,但副队长均由日本人担任,掌握各个警护队的实权,总之由伪满铁道总局警务处改编而成的伪铁道警护总队,自上而下,依然全部日本人直接控制,而在总部之上仍由关东军统辖指挥。

 

目前,发现了「伪满州帝国康德五年(1938年)吉林铁道警护本队发给的巡警《辞令》(命令)」。任命「樊玉臣派为巡警,月薪为拾八元」,签发日期为康德五年一月一日。满洲国康德51月警察署签发的犬证(养犬许可)上面标:制作手续费「国币贰角」,据此可以推测当时普通「满警」的月薪,在当时社会货币的使用价值。

 

战后中国审讯日本战犯。其中一位叫佐古龙佑,1892年生于日本山口县,193411月到中国东北参加侵华战争,曾任伪满洲国铁道警护总队总监部科长,吉林、牡丹江铁路警护旅少将旅长等职,19458月被俘。

 

【日本战犯佐古龙佑的笔供】

 

佐古龙佑在195412月的笔供中供称,19418月,他在锦古线火斗山附近,约逮捕爱国志士中国人民计60名,2名处死刑」。1941年之后,他于铁路沿线协助了并户、集家工作,被害房屋约3000余户。194112月-19423月,命令逮捕抗日地下工作员总计39名,审判的结果:杨白龙志士判死刑,周振寰无期,其它均被判刑。19433月,在下柏城约逮捕150名中国人民,将其中100名送交承德检察厅。在锦州任职时,他命令所属各铁道警护队实施搜查情报周间,总计逮捕3000余名。在参加西南地区防卫委员会会议时,参与策划实施治安肃正的逮捕、镇压,集家、归屯、并户等。

 

另名日本战犯原弘志1895年生于日本冈山县,19333月到中国东北参加侵华战争,曾任伪满洲国铁道警护总队总监部警备科长,铁路警护军少将参谋长等职。19459月被俘。

 

据原弘志自供:1937519日,他命令部下的中队,对汤原城内中国人民的民房实施搜查盘问,当时我的部下射击中国人民(小孩男子)1名,头部重伤,推定是因头部重伤致死。19437月以后,以西南地区防卫委员会委员的身份,参加热河地区肃正工作的会议决定,使各镇压机关对八路军及中国和平人民进行讨伐、逮捕、镇压。仅910月,两次大讨伐中,在热河全省内把抗日工作人员及抗日的中国人民逮捕了约1000名,经审讯后送交锦州高等检察厅承德分厅的约有500名,当逮捕及审讯这些人时,对于和平的中国人民加以虐杀、伤害、放火、破坏、拷问(灌凉水、洋油、抱重石、用火筷烫身)等惨无人道的暴行。

 

日伪对抗日力量的讨伐,除了日本战犯的自供外,1938829日,抗联第三军六师王英超所部,在黑龙江省呼兰县双山,与伪满铁道警护队交战,击毙警护队长岩丸军三郎。据伪《满官吏录》(康德5年)有记载,「绥化铁道警护队,巡监,队长岩丸军三郎,丹羽忠吉,山田春雄,王体平」。岩丸军三郎战死时,就是个警佐级,不是什么日军大佐。关于双山战斗彼此损失情况,应该说,抗联第三军六师的损失大于伪满铁道警护队。

 

在双山战斗发生时,哈尔滨铁道警护本队本部,本队长是岩田文明,警备科长是山元新九郎。1939年,山元新九郎担任奉天铁道警护队长,职级是警护官。

 

1939年东北铁路里程超过10000公里,1945年达到 11479公里,而中国1949年铁路总里程22000公里,1943年东北公路总里程近6万公里,而到了1949年,中国含东北在内公路总里程才 8.09万公里。

 

东北抗联名将陈翰章】

 

陈翰章是东北抗日联军著名将领之一。他1913614日出生于吉林敦化,19岁那年便投奔吉林救国军总司令王德林,走上了抗日救国的最前线。他的名字与杨靖宇、周保中、李延禄、魏拯民、赵尚志等抗日志士一道,频频出现在日本宪兵总团司令部、日本野副讨伐队司令部、伪满洲国治安部以及伪满铁道警护总队等各级各类日伪军警的讨伐报告和新闻报端,是日伪军警长期重金悬赏捉拿的对象。

 

日本为了侵略和掠夺的需要,关东军视伪满的铁路为生命线。因此,破坏铁路,阻断运输,就成了陈翰章所部打击关东军的重要手段。在京图、图佳、北黑、滨北、宁墨各铁路线上,陈翰章还经常联合其他抗联队伍如韩仁和、金日成等,并肩战斗。因铁路经常遭到伏击,伪满军警高层常常因警备不力受到关东军司令官的苛责。

 

为了除掉这根刺,关东军研究了铁路警备对策,除令日、伪军队在铁路沿线陈兵布防外,还特别成立了铁道警护总队,专门负责全满各铁路沿线的警备和治安维持。在奉天、锦州、吉林、牡丹江、哈尔滨、齐齐哈尔各铁路中枢城市设立了铁道警护本队;在重要铁路沿线如京图线的敦化、北黑线的北安、滨北线的绥化和宁墨线的纳河,实施了特别警戒。吉林铁路警务处所属的两个铁路警察团其实就是由原来的中长路伪铁警编成的。

 

据吉林省档案馆藏关于全满各地康德七年(1940年)81日至15日期间《铁道沿线治安情况半月报》统计数据显示,短短半月间,各铁路沿线就有抗日武装出动61次。陈翰章、金日成、韩仕和及不明所属的抗日队伍经常活跃在京图等铁路线上。

 

关于陈翰章,伪铁道警护总队的统计报告这样记载:81112时,在威虎岭北方20公里605高地,陈翰章率100人与警察讨伐队交战;81230分,黄泥河北方18公里南双庙子附近,陈翰章又率100人与出动讨伐中的满军讨伐队交战,打死日军4人,打伤8人,陈翰章部下多人负伤;8141210分,位于黄泥河东北方105公里的602高地,陈翰章率60人,与日军讨伐队交战,部下有3人战死,后向南方撤退;81423时,在秋梨沟东北方19公里处,陈翰章率70人与日军讨伐队激战,部下6人战死,后向东北方撤退;815030分,秋梨沟东北方19公里附近,陈翰章再率60人,与警察讨伐队交战,陈部下被俘1人,其余向西方撤退,讨伐队继续追击」。陈翰章率领的抗联部队频频出击,使得日伪军、警不得喘息,拖着一部份的日伪部队。

 

讨伐东北抗联的档案中,记载了日军残杀抗联将士的详细情况。反映日军镇压东北抗日联军的档案共计4件,分布在《思想对策月报》《铁路沿线治安周报》《特周报》等档案中,记录了抗日名将杨靖宇、魏拯民、陈翰章、赵尚志等惨遭日军杀害的情况。日军铁道警护总队总监部警备科《铁道沿线治安周报(第四十八号)》记载了昭和十五年(1940)128日陈翰章部队被警察讨伐队发现、交战、牺牲的情况。日军根据被逮捕人员的供述及讨伐队的检验结果确定,牺牲人员中包括陈翰章。

 

194431日,改铁道警护本队为铁路护路军。其体制、编员变化为:设司令部,置参谋处、副官处、军械处、军需处、军医处,将6个铁道警护本队改编为6个铁路警护旅。吉林铁路警护旅,管辖梅河口、通化、辑安、大栗子、盘石、吉林、新站、敦化、朝阳川等警护团。另有四平、新京、图们、德惠、郑家屯、开通、白城子、前郭警护团(均归其它警护旅管辖)。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