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在台失事美军飞机人员部份迁葬香港和美国  

2015-07-17 21:14:47|  分类: 考古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此时,山下的人员也组织了第二阵搜索队。由于要就地郑重收埋,需要棺木﹔位于3000公尺以上的现场,是一片草原,既无合适的木料,亦无裁制棺木的工具,只好请求山下的警务当局,派人搬运必要的材料上山。

关山郡接到城户的请求后,经台东厅认可。台东厅是台湾日治时期的行政区划之一,明治30(1897)5月,将原有「三县一厅」调整为「三县三厅」,自台南县分化出台东厅,台东厅所辖区域,等于清治末期台东直隶州辖境,东至红头屿(兰屿)、西至卑南主山、南至阿朗壹溪、北至大浊水溪(和平溪)。明治42(1909)10月,划出花莲港支厅和璞石阁支厅两支厅辖区,设立花莲港厅,行政区域大为缩小,相当等于今日台东县辖境,台东厅之建制直到1945年改为台东县为止。

 

第二阵搜索队共派出89名组员搜索队

 

1945925关山郡接通令关山座各部落会会长(旧称保正),挑选年轻力壮的壮丁70名,加上警官2名、警手2名、宪兵队15名,共计89名,组成第二阵搜索队。根据田野调查得知,关山座70名壮丁的身份,已查出者共有66名。

926日,搜索人员开始集结,先后抵达新武路警察驻在所,每人自带行粮、锅碗、衣物,并分配收尸用木枋一块(长七尺、宽一尺三寸、厚五分)和铁钉一袋等。翌日,首先编成第二阵搜索队,指定巡查部长落谷顺盛担任队长。由于人数众多,搜索队叉分为若干班,每班设班长一名,由队员互推产生。搜索队编成后,即由队长落谷率领,沿昭和五年1931)底竣工的关山越理番道路(宽 1.5公尺)前进,傍晚平安抵达(雾鹿),并留宿于该地的国民学校(有教室十二间)。

928日,晨起,大队继续沿关山越道路前进,经天龙吊桥、利稻、马典古鲁(摩天),而于傍晚抵达(吉木),并在此过夜。吉木为关山越道路中仅次于雾鹿的大理番据点,标高约 1,700公尺。

929日晨,自吉木出发后不久,即离开关山越道路,由布农人担任向导,沿叉路、循猎径前进。由于路径狭小、曲折,加上杂草丛生、行进困难,队伍开始拉长,前后相距越来越远,而断裂成三个团队。

 

走在最前面的是手脚敏捷又随身带有干粮的德高班寮和雷公火阿美人,是为前队﹔走在中间的是日籍宪兵、巡查、部份平埔人和汉人,是为中队﹔殿后的则以德高班寮的汉人和水井仔平埔人为主,是为后队。

 

三队皆通过一间出布农猎人利用桧树皮(或说松罗树皮)搭建,而由日本宪兵驻守的小猎屋后,先后扎营露宿。其中后队于通过猎屋后约二小时,即扎营过夜,据说当夜气温极低,只好缩身于临时挖掘有如散兵坑的小洞坑,上面覆盖毛毯,一夜难眠熬到天亮。中队和前队则于更高、更冷的地方扎营,详细地点不明。

共有26名搜索队员在深山荒野内相继死亡

 

第二支搜索队由台、日籍人员共计89组成,因遇上台风,加上高山气候寒冷,造成第一与第二搜救队共26名队员在深山荒野内相继死亡,成员包括有日警2员、日宪兵7员、阿美族12员、闽南1员、客家1员、平埔1员、布农1员、卑南1员,共计26员。


关山庄役场,获知搜索队员死伤惨重,而活存者已开始撤退下山,乃发动庄民,临时以竹竿和麻袋做成担架,前来(海端)驿协助与照顾历险归来的人员。

伤亡惨重的第二阵前队,不及半数的活存者,于同日早上自猎屋撤回吉木,并留在驻在所休息和过夜。而几乎全灭的第一阵唯一生还者宪兵曹长后出定,亦携带警部补城户八十八临终时托其交给美方的书类和物品,安全脱困,同日返抵雾鹿驻在所。

 

103日,前队自吉木下山,下午时分抵达雾鹿﹔家属闻讯,纷纷冒险前来守候。有家人可以重逢发出的喜悦,也有获悉亲人亡故发出凄厉哀怨的哭声,响遍整个新武吕溪流域的山谷。

第三阵搜索队入山930日,当历年罕见的超大型台风从大武与恒春之间登陆,行径怪异地扫过台湾岛时,关山庄民就开始担心入山为美军收尸之搜索队的安危。

 

101日,接获山上传来第一阵和第二阵可能遭难的消息后,关山郡警察课立即紧急召集45名警察,配合宪兵队,同心协力,设法营救。然而,暴风雨连续三日肆虐,不仅全岛交通断绝、通讯网瘫痪,关山地方也同样大小溪流山洪暴涨﹔虽然组成救援队,但除了不断以箭传递山上、山下的信息外,大队人马根本无法抵达现场,只能等待。至台风离境,山洪逐渐消退。

 

105日,由于不忍众多搜索队员暴尸荒山野谷,关山郡再度组成第三阵搜索队,队员人数不详﹔据说是由2名山地警察带领布农人入山,沿途搜寻死亡者,一一剁下手掌,尸体就地收埋。途中,在一棵大树下,发现3名出身雷公火社的阿美人尸体,有一只疲惫不堪的黑狗伏地守护气绝多时的主人。剁下的手掌,则携至飞机失事地点火化,骨灰装入四方形小木盒,送至关山郡役所。

 

1012日,台东厅警务课为牺牲者举行公祭,骨灰则于当天由家属领回。

第三阵搜索队在水池边埋葬飞机失事人员


第三阵搜索队抵达飞机失事现场时,发现大部份美军尸体因缺乏材料,并未收埋。于是派遣一名同行警察,前往利稻,召集10余名布农人壮丁携带工具上山,就谷中树林取材,裁制成棺木收尸。同时,选择水池边,一字排开郑重埋葬,坟前则按指示竖立木制十字架,而完成第一阵城户搜索队末竟的任务。


10月中旬,宪兵曹长后出走携带城户临终转交的收尸报告书、遇难者军籍号码牌,以及遗物等下山,面交前来台东的美军派遣队长。

 

1124美军第一次派人员过来处理当时就已经见到罹难者的遗体文件上注记的日期是手写的并且在原本列为失踪的人员名单上加注kill(死亡)KNB(非战斗因素死亡)的字样美方除为搜索队牺牲26条尊贵的生命而深表哀悼外,并说明这上架失事军机,系载运自菲律宾日军俘虏营释放的军官机上最高军阶者是机长中尉。


美军派遣队离开时,曾经表示﹕3年后将再派人前来收拾美军遇难者遗骸随着活存者的相继凋零,事件始末逐渐模糊,事迹亦逐渐为人淡忘,独留52名中、日、美三国死者的幽灵,飘荡于中央山脉新武路溪流域的山谷中。

 

荷兰籍与澳大利亚籍部份罹难者移葬香港

 

机上罹难者共25位,其中荷兰籍与澳大利亚籍部份罹难者,迁葬于香港西湾国殇纪念公墓(…and some were reburied in Sai Wan War Cemetery, Hong Kong.)网上的信息显示机上荷兰籍与澳大利亚籍的罹难者于19471016日迁葬至香港的西湾国殇纪念公墓

 

美国籍罹难者,包括机组人员与战俘,于1950222日迁葬在美国的 Jefferson Barracks national Cemetery Section 78 Site 1007-09B 透过美军退伍军人协会的国家公墓搜寻器,人们找到美军的失踪报告MACR#14972 上头所列的失踪美军人员名字发现所有的美军机组人员与美军的战俘们都合葬在 Jefferson Barracks national Cemetery Section 78 Site 1007-09B

 

【网上可以长达20页的官方文件

 

有网友在一个网站上找到了长达20页的官方文件虽然内容还是以失踪报告MACR#14972为主但是多了当时承办人员的随手笔记与美军高司单位的公文往返美军在事件发生的当时是列为机密的但是经调查之后19451220日解密20篇的报告当中有3篇往返高阶司令部的公文可以证明MACR#14972原本是1945913日由事故单位的文书官所打的并且向上呈但是美国陆军航空远东司令部于19451027日才发文给位于华盛顿DC的美国陆军航空总司令部而陆航总司令部到19451031日都还没收到整件事的详细报告所以就发文催促这一来一往的时间就拖了近三个月才等到命令

 

美军应该是于194810/间派人迎回这些罹难者的遗骸文件上的封皮有承办人员的随笔批注371 dispatched to PAC zone 11 OCT 48然后就是一长串美军罹难者的名字结尾另注sent MACR copy的字样文中的371 很可能就是当时驻太平洋的371重轰炸机中队该队同样也是配备B24型轰炸机不过是否就是该单位承办的还要再进一步确认

 

至于美军为何要拖到1950年才将这些遗骸葬了?根据以往美军失踪人员判定死亡的案例如果遗体无法一一辨认身分那就必须要等候法院裁定才能发出死亡通知书后才得以下葬以当时的检验技术来1948年底至1950年初应该就是在跑比对身分与等候法院裁定的流程这仅是一个合理推断

 

目前在台东县警局关山分局史迹馆,存有三叉山事件遗物,含军机油桶残骸,及些许文物、相片等。

 

「三叉山事件纪念碑」全文

 

在台东县关山镇亲水公园内,建有三叉山事件纪念碑乙座,供人凭悼。纪念碑叫「三叉山事件纪念碑」。碑文全文如下:
  「民国三十四年,昭和二十年,公元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太平洋战争结束,九月十日左右,一架美国军机自菲律宾载运日军俘虏营释放的美国军官返国,却在中央山脉三叉山东北方约六公里处撞毁,机上二十六名乘员全部罹难。 台东厅应美方请求,派遣宪兵、警察和民壮分二阵队入山协助收尸埋葬,关山郡(现关山分局)首先组成第一阵搜索队,包括警察二名、宪兵三名、布农壮丁三名,以警部补城户八十八为队长,于九月十八日自雾鹿驻在所出发入山。其次由关山庄挑选雷公火、德高班寮、里垄、水井仔、崁顶、月野等地阿美、平埔、福佬、客家等民壮七十名,及警察四名、宪兵十五名,共计八十九名,组成第二阵搜索队,并以巡查部长落谷顺盛为队长,于九月二十七日自新武路驻在所启程入山。 第一阵与第二阵搜索队在九月三十日即将于失事地点会合之际,适逢超级台风过境,曝露于中央山脉三千公尺以上荒山野谷的救援助人员,经一日夜狂风暴雨侵袭,二十六人死亡,包括阿美族十二名、福佬一名、客家一名、平埔族一名、布农一名、卑南一名、日警二名、及日宪兵七名。 由于日本战败,警察机关解体,且国民政府尚未完成台湾接收,而使此一牺牲中、日、美三国五十二名尊贵生命事件在十月十二日关山庄举行公祭后正式落幕。从此以后,一切的苦难皆由家属独自承担,而关山庒民人道援助的义行,亦仅在乡野之间,辗转相传。为免三叉山事件完全淹没于历史灰烬之中及悼念美军、日籍军警,并彰扬遭难庒民及跨国救难的人道精神,特立碑简述事件发生始末。」

 

在《数字典藏与数字学习联合目录》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43/49/e2.html2015/07/17浏览)有「阿美族--三叉山事件纪念碑全文

 

200144日,关山镇亲水公园内进行揭碑仪式,受表彰的是「三叉山事件」中的英雄。当时的镇长许瑞贵、县议会议长吴俊立、副议长林光雄及来自邻近乡镇及部分迁居北部的罹难者遗族三十多人参加,遗族们在礼成后绕行纪念碑一周,并逐一在碑志背面以手指轻触先人的名字,现场气氛庄严而肃穆。

 

无私的「国际救援行动」

 

这个名为「三叉山事件」的空难事件以及救援行动,参与者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使命必达。凡参与救援行动之人,必有超乎常人的大爱,此毋庸置疑。因此,三叉山事件城户八十八与跨国跨种族的救援行动,无论动机是无私的「国际救援行动」;抑或只在执行命令,甚至可能只是受雇的「救援佣兵」,其舍身取义之举,都值得后人纪念。

 

蔡振明、潘子欣、林永辉老师制作的《三叉山事件始末与反省》,提及事件可供反省的地方包括如下:(1) 省教学之一:登山失温的症状、预防与治疗(2) 反省教学之二:人类战争的反省(3) 反省教学之三:台湾的族群融合

 

【现场仍可以发现空难遗物】

 

2009到达地图上标示的第二个飞机残骸处,就在步道旁,见到多件飞机零件,位置在狭窄的棱线上。相同地点,右侧下方山坡,约15公尺范围内,散布很多飞机零件。疑似飞机引擎汽化器,上有“Injection Carburetor”"Bendix…" 字样。ARC-5 无线电机的标志。有多个旋钮,疑似电器控制面板。有多项疑似液压系的飞机零件。高压电点火电线。 疑似机枪弹带、弹夹,上头有”Hughes Aircraft Co. Hollywood Calif. USA”Armament Division”、红色“GUN END”等字样。疑似飞机舱门滑轨。飞机蒙皮及排气管。

 

(三叉山事件始末系列之二,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