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海军迁台与左营的建设  

2015-12-17 22:46:46|  分类: ChinaSeaPowe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1946年,国政府依盟国议定,在东京抽签得八艘日舰,其中有一艘DD-12丹阳号驱逐舰。本舰是二次大战日本海军的雪风舰,屡次在美军攻击下生还,有「不死鸟」之称。美军恨透她了,曾经提议台湾,以3艘同级舰换它,预备拖到公海万炮齐发把它炸沉泄恨,因为太伤美军的心了。战后「丹阳」舰被台湾接收更名,服役至1966年。1971年拆解时,日方请求索回舵轮和锚陈列,车叶目前则陈列于台湾海军总部的「军史公园」。「丹阳」舰船钟尚存

 

【海军署升格为海军总司令部】

 

19461016日,海军署升格为海军总司令部,当时的国府海军被视为美国一手扶植起来的。

 

1946年,国府在台湾南部左营建设作海军基地,海军官校在福建马尾迁往左营复校。海军士官学校是台湾充员兵的摇篮

 

据黄文珊在《高雄左营眷村聚落的发展与变迁》论文中称:日人于昭和12年(19379月开始筹划左营军港的构筑,于昭和15年(19404月正式动工,将位于高雄港、寿山北方原为小渔港的万丹港扩大改建为重要的军事基地。至昭和18年(19434月,日本海军将在台湾最高的指挥机关—警备府,由澎湖马公移至高雄左营。但左营军港后因太平洋战争之影响,建设计划仅初具规模即因战事而停顿。日本海军高雄警备府下设施设部、工作部、通信队、海兵团、海军病院等各机构和部队,根据民国3411月《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接收总报告书》的统计,驻地位于左营地区的日本官兵数量约有8000余人。

 

【黄绪虞少将为左营首任基地司令部司令官】

 

Chinesemahan在本栏撰写《宋锷与海军迁台》一文称:19488月,桂永清出任海军总司令,任命黄绪虞少将为左营首任基地司令部司令官,半年后扩大编制改为「海军第三军区司令部」,首任军区司令为李国堂少将。

 

【宋锷少将负责海军总司令驻台办事处】

 

《高雄左营眷村聚落的发展与变迁》论文中称:1949年战局逆转、大陆各地相继失守,1月海军总司令驻台办事处在左营成立,派总部副参谋长宋锷少将负责主持。

 

19495月,海军总司令部南迁左营原日海军之「警备府大楼」。海防第三舰队、海军陆战队、海军第一造船所、海军军官学校等也设于左营;总司令军眷也进驻「明德」新村1号,李国堂司令眷舍为「明德」新村21号,〈该眷舍因年久失修,政战局于2008525日拆除。

 

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左营为台湾海军重要军事基地。台湾海军主要机构,及多数舰艇、单位集中于左营基地。

 

台湾海军由3个海军军区组成:第一海军军区位于左营,是海军舰队司令部的总部,也是南部巡逻与运输中队、军官培训、海军学院和海军造船所的基地;第二海军军区位于澎湖列岛马公基地,是一些攻击中队、海军造船所和训练机构的总部;第三海军军区位于基隆,是北部巡逻与运输中队的总部。 舰队司令员直接指挥反潜作战司令部(1991年末建立)、两栖部队、2个驱逐舰中队、1个巡逻中队、1个水雷战中队以及1个后勤中队的军事行动。海军总人数38000人,海军陆战队9000人。

 

【「四海一家」与「中山堂」】

 

左营当时海军总部之所在地,前总司令桂永清上将鉴于地区作战任务频繁,官兵、眷属生活艰难,为提供官兵、眷属平实消费之休憩场所,调剂身心,激励士气,乃于1950821日成立「四海一家」(位实践路自立新村202号)。原址前身是一栋日本海军军官俱乐部—水交社

 

桂永清在左营军区东侧紧邻部队与眷村聚落位置兴建一座美轮美奂的「中山堂」(位实践路71号);「中山堂」于1950329日奠基,同年9月底完工。这个由海军经营的戏院,在当年算是高雄市超高水平的电影院,声光一流,设备新颖,平时除了做为集会、放映电影之外,也安排剧团、康乐队劳军演出,或是小朋友才艺比赛的场地。

 

当中山堂启用之后,聚集了周边人潮,商机涌现,各种摊贩、官兵生活用品、饮食小店、娱乐场所,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在附近的街道上,带动日后地方经济发展,也使民众生计获得改善。

 

「海青工商」之前是一所海军子弟就读学校,由前海军总司令桂故上将永清创于南京,1949迁台于左营桃子园现址。1951年改为「海军初级中学」。周边有海军运动场,不远处有实践路102号,是台湾豫剧团总部。

 

【痖弦洛夫张默筹办《创世纪》季刊】

 

195410月,三位现代诗人──在左营汉声电台服役的痖弦、洛夫,与海军陆战队新闻官张默,一起筹办同仁季刊《创世纪》,以明德新村40号汉声电台的饭厅当编辑部,诗社的社址:台湾左营明德新村四十号。诗刊一出版,到处推销,没钱打广告,就利用电影院打字幕找人的手法营销,左营大戏院、中山堂每逢月初官饷,洛夫、痖弦、张默就常出现在电影院的寻人广告牌上,名字旁边,写的是「创世纪进印刷厂了速回」,有时候也很直白:「创世纪出刊了赶快去买」。

 

【包遵彭曾任海军总司令办公室副主任】

 

海军迁台之前,包遵彭曾任海军总司令办公室副主任。包遵彭(1916--1970)字龙溪,安徽定远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央政治干部学校,曾服务于安徽青年战地服务团,兼任《皖北时报》记者。后任三青团安徽支团筹备处第三组组长、中央团部编审室编审、海军总司令部军法处第四科科长、新闻处副处长、处长、海军总司令办公室副主任。1949年去台,1952年担任救田团团部第二组组长,幼狮通讯社社长。1955年创建历史文物美术馆,自任馆长。1968年调任「中央图书馆」馆长兼历史博物馆馆长。曾当选国际博物馆学会会员。并任教于政工干部学校、淡江英语专科学校、东吴大学、辅仁大学、台湾师范大学、中国文化学院等院校。 1970年逝世。享年55岁。 着有《二次大战与中外学生运动史》、《五四青年运动史》、《海上国际法》、《中国海军史》、《博物馆概论》、《明监国鲁王圹》等。

 

据《病榻忆往—宗陶老人自叙(四》一文称:秦孝仪与包遵彭馆长早年在海军部同过事,所以秦孝仪公将书单交包馆长,包馆长交前国立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昌彼得提取。

 

据张老师所知,包遵彭很早就是国民党员,复旦大学毕业(内迁重庆的复旦),曾入国民党武汉珞珈山的「青干班」,并从事学运工作。后来在海军任职,担任到海军总司令办公室副主任,但听说包在海军中搞小派系,组成十三太保自为大太保,被斗离开海军,转赴救国团工作。

 

【叶嘉莹丈夫曾被海军带走关押几年】

 

台湾的叶嘉莹丈夫的姐夫便是包遵彭。据叶嘉莹回忆称:1948年底,她丈夫在海军工作,那国民政府人就要撤退,所以那时候她就匆匆忙忙的跟着丈夫坐船,从南京到上海,上了那个船叫「中心」轮,在台湾基隆下船。下船后,海军在高雄的南边左营。下船时,那天刚蒙蒙亮,还没太亮,就上了火车,那时候台湾的火车都是慢车,没有快车,走几分钟就停一下,走几分钟就停一下,一直走到夜里11点多钟,才到海军的左营。

 

19491224号晚上圣诞节,叶嘉莹丈夫从左萦到彰化来看他们,叶嘉莹还记得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她丈夫还跟校长两个人在下跳棋,那很晚了我们就睡觉了,第二天天没有亮,就有人敲门,敲门就是来一群海军的人,就把他们住在那个房子的东西,没有翻校长那边,把她住的房通通翻了,所有的东西都翻了,然后就把她丈夫带走了,她跟她丈夫一起上了火车,就一直陪他一直送到左营,送到左萦,她就到他丈夫姐夫,他姐姐家,然后丈夫就被那些个海军的那些个军队的人就带走了。这一关就关了三四年。

 

1949年年底,蒋介石领导的数十万国民革命军从海南岛与舟山群岛纷纷来台,并于同年1228日于台湾全面开始实施征兵。

 

【左营海军眷村】

 

台湾军人的眷村是个中国各省的大杂烩,台湾海军的眷村以山东人和闽北人为主(早期海军里有青岛帮和马尾帮),但是各省各地也不少,由于跟闽南人文化的差异,还有过客的心态,眷村跟其他的地方产生很大的隔阂,这样的文化变成了一种认同,大家不再来自哪个省的人,而是属于眷村的人。

 

左营海军眷村是台湾单一军种(海军)最大眷村集中区域,自日治时期军港建设起,国民政府来台后延续扩大,为特定环境变迁下的历史产物,具特殊之文化价值及时代意义,故将现况保存条件较适之明德、建业、合群新村及其以南毗邻相关设施范围登录为文化景观。

 

二战后跟随海军从中国各地来到高雄左营的大批官兵及眷属,在政府的安排之下,于左营军区附近的眷村安顿下来,其中有些是居住于日遗的眷舍,如:左营明德、建业、合群、崇实、自勉、励志及鼓山区内惟的「自强」等眷村。有些是居住于二战后海军总部或妇联会兴建的眷舍。由于左营为重要海军基地,其周遭日后也陆续兴建二十多处眷村,如:半屏山、自立、自治、胜利、自助、复兴、创造、果贸三村、海光二村、海光三村等,前后总共二十多个眷村,成为左营聚落景观的一大特色。整体而言,左营眷村大至分成:(1)接收日遗官舍(2)海军总部筹建和(3)妇联会兴建三大来源,另外还有几处是义民、美军眷舍等非正式的眷村。

 

《尘土上的阳光》的作者骆雄华指出,一生中最快乐的年头就是在左营过的,他还准备写第二本书《离开左营的日子》。

 

【沈彝懋儿子沈白遭连累军法审判】

 

有一位海军72梯次老兵老孟,70岁年纪,自幼在左营海军眷村长大,手上有不少珍贵的海军史料、老照片。他说当年「昆仑」舰长沈彝懋与其子沈勋企图叛变,遭制伏后,沈舰长另一个儿子沈白那时已来台湾,就读海军官校,也一并遭连累军法审判,被枪毙的刑场,就在现在永清小学与海光理发部之间的那条围墙里,三角公园与左营南站的大榕树,陆战队也枪毙过人,还有桂永清来台,在左营的诸多建设、死的时候入殓照片....

 

兰宁利在《毕生奉献在海上》一文称: 从小就出生在海军家庭,眷村全都是海军,连左营附近都是海军,大家看到的人、接触的人、接触的同学、同学的爸爸都是海军,更重要的是我小时读的学校叫海军自立学校,是海军办的,海军把这学校当作自己一份子,比如说有啥演习、攻战略、两栖演习,全校学生就在码头那边看,我们跟海军是一样的,而且营区可以让我们进去。

 

(迁台后的海军系列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