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中国比日本更优待德奥战俘  

2015-11-20 21:04:34|  分类: 知識筆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中国总共关押了1060名德奥战俘】

 

中国在一战时对德宣战后,收容了过千名德奥俘,并且给了超豪华的待遇,更胜过日本对战俘的处理方式据张鸣在《中国北京曾有个德奥战俘营》一文称:李学通和古为明编的图文并茂的《中国德奥战俘营》,方才知道,这样的战俘营,在当年的中国,居然有7所。北京3所,南京1所,吉林1所,黑龙江两所,总共关押了1060名德奥战俘。这些战俘,有的是德国和奥匈帝国在中国使馆的卫队,有的则来自两国在中国的军舰上的水兵,还有一些两国在中国的闲杂军事人员。最大宗的,居然来自俄国,来自俄国西伯利亚的战俘营,有的是零星逃到中国的,也有的是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参与红白两军最终被进行干涉的日军俘虏,转到中国的。所以,在黑龙江的两个战俘营,关押的人数最多,也最杂,一共626名,不仅有捷克人,匈牙利人,还有不少奥匈帝国征来的土耳其兵。

 

据资料说,北京的战俘营,士兵每人每月是24元的伙食标准,军官就高的更多。后来才降为17元,即使这样的水准,在当年的中国,已经可以顿顿食有鱼肉了。要知道,那时一元钱就可以买一口袋白面的。事实上,战俘营的待遇真的不错,伙食好,有鱼有肉有酒,中国方面的厨子,也不敢克扣。每个战俘营,都有专门为军官设置的酒吧。里面还有洗浴设施,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可以享用。在老照片里,我们还看到了洁白的浴缸。每个战俘营,还设有医务所,那里的条件,似乎比当时多数的医院都要好。战俘营场地广阔,各种运动设施,应有尽有,战俘在里面可以踢足球,打网球。设在朗润园(今天的北大核心地带)的战俘营,还挖了一个天然游泳池,大概就是今天未名湖的前身。在战俘营,我们还看到了里面的乐队,大小提琴,鼓号齐全,今天还留下了好些他们演出的老照片,有音乐会,还有话剧。还有的军官,居然学会了中国的麻将,动不动就凑起来搓一回。被收留在黑龙江的战俘,由于有好些是土耳其人,我们在战俘营,还看到了铺有波斯地毯的祈祷场所。一个德国中尉写道:早点时,厨役送来之鱼、肉、鸡蛋、面包、咖啡等物,亦极洁净而完备,牛乳与糖,则常置于几上,随意畅饮。午餐所备,则较丰之,除肉、菜多样及咖啡、水果外,尚有日本仿造之德国啤酒各一大瓶。下午又给咖啡、点心一次。迨至晚餐时,所有肉菜、水果、咖啡、啤酒等物,亦见周备,惟酒钱须吾辈自给。这样的好伙食,好招待,不是蹲战俘营,而是度假。

 

雷颐在《中国对待俘虏态度的时代转变——《中国德奥战俘营》序言》一文称: 我们惊讶地看到,这些战俘不仅享有基本的「生存条件」,甚至可以打网球、溜冰、踢足球……以中国当时条件而论,这些战俘的待遇可谓「超豪华」、「超人道」。或许,这是给外国战俘的「特权」,是向世界作秀,但是,这毕竟是中国走向世界、与国际接轨、接受人道主义普世观念过程中应当肯定的重要一步。

 

【一战时有俄国的德奥俘虏逃来中国】

 

台湾的兰文里在《在间隙中绽放的人性花朵:一战德奥战俘在中国》一文称:据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典藏的档案中,我们就发现当时东北沿边地区,经常出现从俄国逃来的德奥俘虏,边境地区的中国地方官员得不断向北京中央请示合适的处理作法。1921年,战俘遣返工作已经圆满结束之后,一篇名为〈德人述中国待遇俘虏情形〉的报导,在上海《申报》刊出。德国陆军中尉「麦牙氏」比较了他在西伯利亚与中国吉林战俘营的经历:「该所(吉林收容所)既备有美满之食物,且给有完全之衣履…居室既宽,器用亦备,且能各占卧室,以图安睡…较之在俄国时,实不谛天壤之别。」1918年战争结束时,中国境内的7(应是12)俘虏收容所,一共收容德奥土战俘1060名。

 

「华邮网」刊《一战邮史》一文中称:现存的一战时的德奥俘虏收容所的资料,计有:

1)南京俘虏收容所

成立于19141031日,主要收容S90鱼雷艇的61名官兵。由于当时中国还属中立国,收容所暂叫江苏督军署收容所

 

2)海伦俘虏收容所

成立于191739日,主要收容从西伯利亚战俘营逃出来的德、奥及土耳其俘掳,至1918年时,大约收留了170名俘虏。1918105日英使朱尔典照会外交部,要求立将黑河道尹张寿增褫职(以张不允拘禁德奥俘虏),所以东北各收容所主收容从西伯利亚战俘营逃出来的战俘。

 

3)海甸俘虏收容所

成立于19174月,43日拘禁30名德国天津及北京使馆卫兵。

 

4)西苑俘虏收容所

此收容所分为两部份:

设于万寿寺内,大约成立于19179月初的,于914日拘禁奥国天津及北京使馆卫兵138名。

设于西苑兵营内,大约成立于1918729日,主要拘禁德国天津使馆卫兵30名及德国租界内的商团武装人员70人。

 

5)齐齐哈尔龙江俘虏收容所

成立于1918915日,至1919年共收容从西伯利亚战俘营逃出来的456名德、奥及土耳其俘虏,是最多人数的收容所。

 

6)新疆俘虏收容所

欠相关资料,推测是收容从西伯利亚战俘营逃出来德、奥及土耳其俘虏。

 

7)吉林俘虏收容所

成立于19161023日,收容76名从西伯利亚战俘营逃出来德、奥及土耳其俘虏。

先前设有以下所收容所:

1)东宁

2)依兰

3)宁安

4)密山

因省内各地逃俘渐多,加上俄兵强行拘逃华战俘,令各地方难于应付,故集中于省城拘留。

 

8)汉口俘虏收容所

欠相关资料,只有战俘邮件实物存世。

 

【战俘可免费寄信回家】

 

一战期间在华战俘的名信片现成了珍贵的历史文物据延陵牧星在《一战时期由中国境内俘虏收容所寄出的战俘邮件》一文中称:汉口寄澳大利亚的俘虏邮件,是由汉口警局犯人收容所寄出的1分帆船邮资明信片,销汉口六年十一月二十五英汉戳,1129日达上海,销上海1129日汉英半切圆形戳。背面有澳大利亚191812日机盖到达戳。片上有手写SERVICE DES PRISONERS DE GUERE,即战时俘虏邮件之意,邮资图上手写英文FREE,即免费。

 

文中称:由南京俘虏收容所寄德国的1分帆船邮资明信片。片的正面加盖一枚无框红色“PRISONER OF WAR”战俘戳记。邮资图上没有盖销邮戳,而是加盖了一枚椭圆形鉅齿边紫色南京收容所检查讫戳,而日期为八年一月廿六南京城英汉腰框日戳则盖在了明信片的空白处。该片经上海,盖上海1919127?日汉英半切圆1号戳。此外,该片上还盖有一枚紫红色双圈圆形内有编号为90的检查戳。说明此俘虏片由上海出海走海路到欧洲。

 

文中称:由吉林俘虏收容所寄丹麦哥本哈根的1分帆船邮资片,销日期不清的吉林府英汉腰框邮戳,片的背面有手写的落款时间为“10.January 1919”,即为1919110日,估计此片应该在当天或者次日寄出。该片经宽城子中转,销宽城子八年一月十二日英汉腰框戳。片上加盖紫红色双边菱形吉林俘虏收容所  CENSORER  检查验讫戳。由吉林俘虏收容所寄国外的俘虏邮件非常罕见。(邮品选自2008831日台湾《蟠龙通讯拍卖第39期》编号2711号)。

 

文中称:由齐齐哈尔龙江俘虏收容所寄出并经由太平洋邮路经转的俘虏邮件亦非常罕有。可谓俘虏片中的精品。

 

【荷兰一战时成为德国在华的外交代表】

 

文中称:由直隶海甸(北京海甸)西苑俘虏收容所寄奥地利的明信片。片的背面贴半分帆船票,销全中文腰框直隶八年三月十一日海甸1919311日)戳,蓝色长方形战时俘虏邮件戳和西苑收容所检查讫检查戳,另盖红色“Nederlandsche Roode Kruis, Informatie Bureau, Lange Voorheuts 6, Den Haag”荷兰红十字会咨询处地址指示戳。该片正面有荷兰s-Gravenhage1919515日到达戳。邮程为64天。因此时正处于一战中期,中、德处于交战状态,两国外交断绝,中立国荷兰便成为德国在华的外交代表。一战争结束初期,此类邮件仍以荷兰或者丹麦的红十字会为中介方,再转交德国或者其同盟国奥地利。

 

【一战重新启用邮件由海路往欧洲】

 

从另外一些邮政明信门中让人们了解到:一战邮路指示戳一文中称:【该名信片】由直隶大屯(1914104日)经锦州至上海去比利时,另盖副戳由上海捎至大西洋。副戳应该是属邮局所盖,因为欧战初期,西伯利亚邮路于88日至10月间因战事延误,一般公众应该未能得悉邮路受阻实况,至1914年未,暂时还未发现改经海路的手写指示(可能寄德、奥邮件会指示,但是应该是1914年底的事。)。故此,此邮路指示戳是邮局所盖的机会较高。同时,亦是标示除西伯利亚邮路外,因一战原因,重新启用了海路往欧。此片须不是早最的一战邮路邮品,却是由邮局指定邮路的一个里程。

 

【一战时中国与瑞典进行了一系列谈判】

 

据袁灿兴在《一战末期瑞典与华交涉接济德奥战俘述论》(淮阴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02)介绍:一战后期,自中国对德奥宣战后,围绕瑞典红十字会所主持的救济西伯利亚德奥战俘工作,中国与瑞典等国就粮食出口等问题进行了交涉,交涉涉及免征关税、海牙公约、时局变化等诸多方面,在维护国家权益的前提下,从人道主义出发,中国对各类救济物资均最大限度地予以放行。中国在交涉中所表现出来的人道主义精神,是中国近代外交史中的光辉一笔。

 

【日军对待俘情况】

 

与此同时,大约4,700名德军俘虏被送入分布在日本各地的16个收容所,度过了5年多的收容生活。据日本高知大学名誉教授濑户武彦(SETO Takehiko) 2014630日发表的《日本遵守国际法的情况与德军俘虏们的收容所生活》一文称: 19151115日,久留米收容所发生了真崎甚三郎所长殴打俘虏将校(中尉以上军官——译注)的事件。不久后,真崎被罢免了所长职务。我们可以认为这是非常罕见的事件。尽管各地的收容所也会发生低级所员与俘虏之间的琐碎纠纷,但几乎没有出现过称得上虐待的暴行。

 

文中称: 1915127日,地点在福冈县久留米收容所。当天,俘虏们举办了德国皇帝威廉二世诞辰庆祝会。照片展示了收容所所员山本茂中尉与俘虏们亲切谈笑的情景。山本中尉曾在德国的陆军士官学校留过学,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有一名当时的俘虏在日记中写道,为了进一步提高山本的德语能力,收容所方面安排山本与一名俘虏互相教授自己的母语。另外,虽然拍到日德官兵的照片很多,但他们露出笑容的照片却极少。

 

文中称:【战俘可】按照级别不同,可以寄送的信件数量有所差异,平均而言,将校、下士、士兵每月分别可以免费寄出5封、3封、2封信函或明信片。除了寄往家乡的信件外,收容所之间也可以通信。如果算上从其家乡寄给俘虏的信件,在长达5年多的收容期内,俘虏的信件总数应该超过了100万封。

 

文中称:关于俘虏的待遇,东京收容所所长西乡寅太郎留下了这样一段话。「按规定,俘虏的月薪以陆军中佐的183日圆为上限,中尉47日圆,少尉40日圆,准士官40日圆,下士以下每天30钱(角)。」

 

(中国与一战秘闻系列之三)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