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俞济民和战时宁波港  

2015-11-15 19:21:43|  分类: ChinaSeaPowe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宁波市自1927年设市后,逾3年即撤销,仍归属鄞县。抗战时在行政上除鄞县县政府外,还有浙江省第六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为徐箴。

 

徐箴(1899年-1949年),清末自费留学日本,就读仙台高等工业学校电气工学科。历任奉天市政公所事业课课长、奉天市电车三厂厂长。参与吉海铁路的修建,担任总工程兼任工程处处长和总务处处长。曾任东北大学社会学教授、东北警官学校教官。19281229日,东北易帜以后,任辽宁省政府建设厅主任秘书。1929年,任哈满电信局局长。曾经是中国国民党哈尔滨市党务特派员。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积极支持抗日活动。哈尔滨沦陷前夕,改换装束自海参崴进入中国关内。被国民政府委任北平电话局局长兼东北党务办事处委员,在抗日宣传组织方面做出一些工作。1937年以后,曾任浙江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浙江省第六区保安司令、福建省政府委员、福建省政府教育厅厅长。二战结束后,曾任辽宁省政府主席。1947719日,国民政府派徐箴为辽宁选举事务所主任委员;国民政府同时派定其为国民大会代表,立法院立法委员1948年辞去辽宁省政府主席一职,前往上海、杭州等地。1949年乘太平台时,遭遇船难身亡,享年50岁。

 

【鄞县县长俞济民是俞济时之兄】

 

鄞县县长为陈宝麟,陈宝麟调省后,由俞济民接充。俞济民(1902-1957),少将军阶,俞济时之兄。毕业于北京高等警官学校,1932年任宁波市警察局长,警察总队长,1939年兼任鄞县县长。19414月宁波沦陷后退至宁海,任国民党鄞奉游击部队指挥官,1944年任浙江省第六区(宁波)行政督察专员兼少将保安司令等。194611月,调任山东省政府委员、鲁东行署主任。回浙江后出任杭州市市长、浙江省浙东行署主任。1949年赴台,任糖业公司顾问、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等。1957年于台北逝世。

 

俞济民是奉化人,系蒋介石亲信俞济时之兄,内政部高等警官学校出身。宁波撤市后,政权虽划归鄞县,而市区的警察局仍不取消,直隶于省,故其地位特殊。抗战起后,组建民防。宁波的防护团长一职却由俞济民担任。1939年成立防空指挥部,俞又当上指挥官,宁属各县防护团和防空监视队哨都划归他监督指挥。这样,俞济民的职权大大膨胀,集政、警权力于一身,在民防范围,其地位已相当于六区专员了。

 

19379月,日机肆虐宁波,栎社机场及江北岸火车站被炸。以后不断来袭,目标以灵桥为主,也滥炸湖西等居民区。据有关部门人员回忆,宁波沦陷之前,日机空袭累计达2000余次,先后投弹5000多枚,大多数用于轰炸灵桥,企图炸毁这座交通枢纽。

 

灵桥,民间俗称老江桥,是浙江省宁波市的一座跨江独孔下承式公路桥,是宁波城市的标志之一。始建于19365月,一直使用了70余年。2005年,灵桥成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镇海港口实施沈船封锁】

 

宁波形势逐步紧张,镇海港口实施封锁。宁波防守司令部将征来的大小轮船约十只于夜间沉入江中,行驶沪甬之最大客轮新江天号即沉于此。由于行动仓卒,没有很好的按计划实施,下沉的船只东倒西歪,并未连成一线,不起作用,后来只好用打梅花桩缠铁链的古老办法补救。

 

镇海封港后,沪甬线大轮不能驶入甬江,乃在镇海港口码头以小轮驳运。豪绅周大烈等乘机组织一个空头的轮船公司,租轮行驶甬镇之间,大牟其利。

 

「宁波档案网」刊《开埠后的宁波港》一文称: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上海、杭州沦陷,宁波港成为内地货物、战区军用物资转运口岸,进出口轮船与货物吞吐量复增。

 

【抗战前宁波对外航线为沪甬线和五山头线】

 

1937 年中日战争前,宁波对外有两条主要航线:一为沪甬线,为上海至宁波航线(140 浬);另为五山头线,系宁波至镇海(10 浬)、宁波至定海(34 浬)、宁波至象山、宁波至海门(142 浬)、宁波至温州(219 浬)航线。宁波货物进出,主要由沪甬线自上海运货前来,再由宁波内运或经五山头线转运出去。一般而言,沪甬线航行的船只,大多是较大公司如华轮的招商局、宁绍、三北及英商太古、法商东方等 23 千吨以上船只航行。五山头航线,大多由中小轮船公司经营,船只吨位亦较小。

 

战时国轮改为挂外国旗行驶

 

1937 年底,上海、南京虽然相继失陷,长江封锁,但上海尚有各国租界地,宁波成为上海物资运往中国内地的主要港口,沪甬线航行仍然畅通无阻,只是华轮需改悬与日本有同盟关系的德、义、葡等国的国旗始能航行,如宁绍轮船公司的「新宁绍」轮,改名为德商礼和洋行的「谋福」号;三北轮船的「宁兴」轮改名为义商中义轮船公司的「德平」号,当时沪甬线航行的中外船只共有20余艘,从宁波进出口货物每天有几千吨至上万吨,且航行路线不限于沪甬间,亦扩及至香港和各国港口,据统计,1937年宁波进出轮船达 1,502艘。

 

客轮改挂外国旗帜继续行驶是由19378月开始《抗战时期至解放前夕定海航运业》一文称:19378月,日军侵占上海,定沪间客轮停航。部分航行定沪航线之客轮为防日军骚扰,改名易旗,纷纷委托英、美、德、意等外国轮船公司出面经营。穿山轮改名哈纳舟山轮易名海福新宁绍益利分别易称谋福利宝永川大华则称高登棠赛达兴轮悬葡萄牙旗,台州轮挂希腊旗,籍以继续航行于沪定线。12月,宁波防守司令部奉命在镇海口沉船封港,是月31日,宣布封锁镇海口。

 

【英日间关系日趋紧张英轮停航】

 

陈德义的《「五口通商」后的旧宁波港》一文称:这些船只均改挂与日本有同盟关系的国家,如德、意、葡等国旗帜,使货物免受日军查扣。例如宁绍轮船公司的新宁绍改名为德商礼和洋行经营的谋福(Molenhorff),三北轮埠公司的宁兴轮改为中意轮船公司德平(Tembien)等等。再有如恩德(Enderta)棠贝(Donpedro)棠赛(Donjose)等轮,也航行于宁波、温州、海门间,满装内运货物。此时,沪甬间轮船往来频繁,大大小小共有20余艘。此外尚有远东轮船公司的常德(600总吨)江定(500总吨)以及民生公司的凯司登(1500总吨)瑞泰轮(1600总吨)和万吉(1100总吨)。英商太古轮船公司的新北京轮,开始因英日之间尚未宣战,尚能维持沪甬线,随着英日间关系日趋紧张,不久即告停航。这时从宁波港进出的各条航线每天进出口货物约在几千吨之数,多时一天甚至达万吨以上。

 

据介绍:宁波旅沪巨商袁覆登、虞洽卿等,借德商礼和洋行名义,将宁绍公司新宁绍轮改名为谋福轮,三北公司宁兴轮改名为德平轮,皥买通宁波防守司令兼镇海要塞司令王南,在封锁线开通一个能通过大轮船的口道,使大轮仍能进出镇海口,停泊于宁波江北岸原码头。

 

据《五口通商后的旧宁波港》一文称:1937年宁波进出口轮船(包括内港)1502艘,计220万总吨,占同年全国各口岸进出口船只总数的2.44%(如果仅以往来国内各港口的轮船统计,这个比例达到2.99%)。另有近二万九千多只沙船从宁波港进出。虽然轮船进出口数比1936年的2068艘近三百万总吨为少,但1936年在全国比例只有2.06%

 

1939年秋,宁波防守司令兼镇海要塞司令王皥南,用专轮从上海接其新妇金耐先来甬结婚,违反封锁禁令,由于国民党内部倾轧,有人向蒋介石告发(据说是庄崧甫、虞洽卿联名控告),王皥南被召至金华,经审讯后枪决。这就是所谓专轮迎妇案。

 

1939年,中国东南沿海各口岸如温州、福州、厦门、汕头、广州等港口为日军占领或封锁,只有宁波及其外港镇海仍在国府控制中,当时往来镇海、宁波间通行于甬江上的国府小江轮有景升镇海新宁余新永安天马岱山6艘。至于外洋来往镇海船只方面,由于 1939 年后,日军加强对宁波港洋面的封锁,但仍挂有外国旗帜的德国的谋福海福哈纳飞康高登,意大利的德平宝利常德,英国的瑞泰永茂等轮船航行沪甬线。

 

《申报》19381216日报导,德商礼和洋行「谋福」轮,前应客商要求,请赴甬装茧出口,以资调剂产销。当由该行呈请宁波防守司令部登记,并办理具结手续,即由该防守司令部转呈第×集团军总司令部请示。兹礼和洋行昨已接甬方复电。对谋福轮赴甬装茧,业经核准,惟暂以一次为限,并绝对禁止搭载乘客。现谋福轮已于前日(十四日)下午开往温州,于昨晚抵达瓯江,将于明日启碇来沪,即准备直放宁波,并遵照当局命令,绝对不附载任何搭客。

 

1940年发生「谋福」轮惨剧】

 

原来挂外商旗帜的谋福德平鸿江等几艘较大型的商船,在宁波沦陷之初虽曾一度跑过甬沪航线,但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最终被日军掳去军运。1945年初,因英美联军在长江口设水雷和封锁海面,轰炸来往船只,沪甬线发生危险而告中断。比如1945年,日军投降前夕,挂德旗的谋福号轮(即原宁绍公司的新宁绍)被炸沉于鱼腥脑附近,死伤旅客达六、七百人,成为宁波港历史上又一大惨案。此外德平(原三北公司宁兴轮,时挂意旗)鸿江轮等也因同样原因先后被炸沉。

 

《申报》194035日报导,谋福船员报告详情:谋福轮于昨晨九时一刻到沪,据目击景升轮倾覆沉没情形之谋福轮船员谈,景升轮于2日上午7时载有旅客250余人由甬启椗驶至镇海口外,登谋福轮来沪。下午150分载回由沪抵镇之德平轮旅客300余名赴甬,其时正为日机空袭,宁波防空部发出紧急警报,德平旅客即纷纷登岸,而码头上之第二批谋福搭客亦蜂拥跃登于景升驳轮。该船驾驶员正拟掉头开赴对岸暂避空袭,又遭舢板四五十艘所包围,旅客200余名即由景升左舷攀援而上。而轮上旅客因恐再蹈日前被日机惨炸之甬姚间镇新轮之覆辙,故群情惶惑,秩序混乱。景升轮因倾侧过甚,旋即开始下沉,为时仅3分钟已全部没于水中,遂演成空前惨剧。搭客均随轮下沉,经打捞结果已捞获11名。惟均因落水过久,虽经送中正、华美等医院施救,均已回生乏术,所有尸体已移至四明公所候属认领。宁波驳轮景升号日前驳载谋福轮旅客由宁波至镇海口外登轮,突遭倾覆,发生惨剧后,各方对之颇为关念,鄞县县政府已组织善后委员会,拨款抚恤罹难旅客,宁波旅沪同乡会昨日午后召开执监会议,商讨救济办法。

 

至于宁波对中国内地交通,以1939年为例,铁路方面,沪杭甬铁路已为日军截断。水运方面,有甬江水系可航行江轮或木船至奉化或溪口转公路通达金华。或由公路通达金华,接浙赣铁路后运。

 

(战时镇海港和宁波港系列航运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