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中国海军少校钟汉波「雪耻记」  

2014-09-09 19:50:56|  分类: ChinaSeaPowe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钟汉波将军,1917年生,黄埔海军军官学校民国27年班毕业生。19472月,担任国民政府国防部第二厅海军少校参谋的他被派遣到日本,出任中国驻日首席海军武官,并直接参与了索还镇远和靖远锚链的工作。其后,他还参与主持了接收日本赔偿舰的工作。回国后历任海军第一舰队太湖号驱逐舰中校副舰长、永定号扫雷舰中校舰长、海军两栖部队司令部上校参谋长、少将副司令、国军海军专科学校少将校长等职。钟将军为中国两代海军雪耻,功勋卓著!

 

钟汉波将军的著名包括有《驻外武官使命》、《四海同心话黄埔》、《海峡新荡的年代》。

 

在中国大陆,前驻日中国军事代表团成员之一的廖季威保留有钟汉波穿白色海军服的军装照片

 

【桂永清特别交带的任务】

 

19472月,海军少校钟汉波受中国政府委派赴日任中国驻日代表团参谋。行前,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特于33日在南京挹江门海军总部总司令办公室内召见了钟汉波,向他交代:甲午海战,镇远靖远两舰为日所俘,其舰锚、舰链及炮弹等被陈列在日本东京上野公园,是乃国耻。你抵日到职后,立即将其索还,以除耻辱。钟汉波对此早有耳闻,心中自然明白这一任务的意义,于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下来。

 

【上野公园展示的北洋铁锚】

 

「甲午海战」中,「镇远」舰在威海被日本海军俘获。此后,该舰编入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此舰被拆解。为纪念甲午海战的胜利,日本把「镇远」、「靖远」两舰舰锚竖立于东京上野公园,又将「镇远」舰主炮弹头10颗置于舰锚周围,弹头又焊上「镇远」舰锚链20寻,以环绕陈列场地,同时在一旁立碑向世人炫耀。锈蚀斑斑的身躯向人们诉说着曾经经历的沧桑。许多华侨、中国留学生经过此处,均引以为耻,或转头疾走,或垂首掩泣。这是日本军国主义向中华民族的挑衅……日本军国主义者在把所谓的胜利与快乐建立在别的民族痛苦之上。

 

上野公园,全名上野恩赐公园,是日本东京都台东区上野的一座公园,也是日本第一座公园,占地约53万平方公尺。全园在1873年指定为公园、1876年正式开园。此地原属于日本皇室,至1924年始由大正天皇下赐与东京市管理,故名「恩赐」。

 

上野公园很大,大到什么都有,神社、寺宇、棒球场、喷泉池、甚至还有个动物园,来自中国的大熊猫是上野公园的卖点

 

东京的赏花名所历史悠久,为数众多。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鲁迅先生笔下的上野公园了,这里的樱树密集,有1300株之多,风过之处,犹如降下粉色的樱花雨   鲁迅先生《藤野先生》的开篇里如此说道: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望去却也像绯红的轻云。鲁迅先生的这篇文章让上野之名,深入人心。,当他鲁迅先生在送别日本友人时,也不禁吟出诗句:

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

却折垂杨送归客,心随东棹忆华年。

表达了对东瀛秋意的深情怀念。

 

上野公园还跟中国一串名人的名字扯上关系,如陈独秀、孙中山、周恩来、鲁迅先生等

 

有人问:据说镇远铁锚是放在上野公园一个很显眼的位置,那么大个儿的铁锚树在那,大概任何游客都不会忽略,鲁迅怎么会看不见?

 

【第一组组长王丕承陆军少将】

 

194736日,钟汉波一行9人登上邮轮,赶赴日本。三天后,39日下午,邮轮进抵东京(有说横滨)随后,他们乘坐5辆雪佛莱轿车前往东京。钟汉波到达日本的第二天上午,立即前往代表团本部第一组(军事组)报到,第一组组长是陆军少将王丕承。钟汉波说,自己来日本的头等大事是索回铁锚,希望王丕承能够给以指导和协助王丕承说:索锚一事,代表团第三组早就办过,海军总司令部也曾派来一位资深海军中校前来处理,但没有办成,具体原因难以说清楚。

 

据廖季威介绍:王丕承,江西瑞昌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1934,他在南京陆军工兵学佼任少校教官。一个深秋的星期六,王丕承在校当值星官。其时已是半夜12点过了。他查看了一两个岗哨之后,来到校大门查看。这时有一俩汽车对着校门迎面而开来。汽车里面有人说:校长的车子。王面对着汽车,车灯耀眼,看不见车内是什么人,心想:深更半夜,校长根本就不会来。王丕承认为是司机拿校长来吓唬他,于是他拦在车前,大声要求停检查车上下来两个青年军官,用手枪对着他,厉声喝到:校长在车里,你要干什?蒋介石自己下了车!蒋介石已经怒气冲冲走到他面前,不由分说就是两耳光,把他的帽子都打飞了。蒋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在此干什么?」王丕承回答说:报告,我是值星官王丕承,为了安全,检查岗哨。」蒋介石后来让他到英国皇家参谋大学留学。临行前教育长还为他申请了一枚三等忠勤勋章,以状行色。学成回国后,王丕承先是随扬杰任驻法、驻苏武官:1945年回国,又担任国防研究院的少将研究员,以及军令部第二厅第一处处长;1945年日本在米苏里号军舰上签字投降时,王又担任徐永昌的随员,1946年后,又被任为盟国对日管制委员会中国驻日代表团军事组组长等等。

 

有一说报到的时间是310钟汉波等9人报到上班。当日,钟汉波即向所在第一组组长王丕承汇报了索取舰锚一事。王丕承向他介绍:此事中国驻日代表团第三组曾办理过,海军总司令部也曾派一位资深海军中校前来处理,都没有办成功。钟汉波听后,不免如坠冰窖,感到孤立无援。但事已至此,钟汉波觉得也没有什么好懊恼的,他清楚这事只能靠自己了

 

在此后的几天中,钟汉波反复询问知情人,反复查阅档案,终于弄清了原因。

 

原来,盟军总部规定,所谓日本在战时掠夺的盟国资产,指从对日宣战之日起,到日本投降之日止。对中国来说,是从1931九一八事变起,到194599日南京受降止。但镇远靖远铁锚是在1895年甲午战争结束后被日军掠夺的,远在二战前,不在办理之列。

 

盟军总部还规定,各盟国涉外问题,必须通过盟军总部办理。这样,索锚一事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过,钟汉波了解到,尽管上述规定都是以盟军总部的名义作出,但规定毕竟不是国家法律,盟军总部是否受理,与其他各国申请归还案并无关联。从这一点上看,索锚还是有希望的,只是具体负责此事的是盟军总部第二组组长、美陆军上校帕斯,据说此人态度十分强硬,很难对付。

 

针对前期索锚失败的原因,钟汉波作了充分的准备。钟汉波请教团内日本政情顾问龙佐良先生,以及第一组学法律的军中雇员魏先生,一起寻找索锚的依据,最终制定了一套法理情兼顾的索锚方案。

 

有数据显示:龙馆良跟汤恩伯熟识194956日,汤恩伯令亲信从上海秘密将50万美元军费汇到美国一个朋友的账户上,再由这位朋友将钱转汇给日本的王文成、龙佐良处。

 

【钟汉波与柏斯上校交手】

 

经过20天的充分准备后,1947328日,钟汉波再次拜晤柏斯上校。

 

在帕斯的办公室里,钟汉波经过短暂的寒暄之后,便开门见山地说:我奉本国政府之命,来重新提出索回舰锚一案。闻听此言,帕斯脸上立刻露出不快的表情。他说:我曾数次宣称因二战时间所限,不能受理此案。话音刚落,钟汉波便按照事先的准备,滔滔不绝地阐明了索锚的缘由和根据。他说,自美军进驻日本后,即开始实施铲除日本军国主义的措施。

 

除了彻底摧毁日本三军的武器,最重要的就是严格防范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复萌。而镇远靖远两舰的舰锚、炮弹及锚链等被陈列在上野公园达50年之久,对日本人民无疑是一种军国主义教育。中国索回这些物品,绝对符合盟军总部政策。

 

钟汉波慷慨陈词半小时,帕斯的表情由不快到平和,再到兴奋。他立即与钟约定,一星期以后再谈。钟汉波意识到,事情有了转机。

 

【东京芝浦码头举行交换签字仪式】

 

一周后,钟汉波再次来到盟军总部第二组。意想不到的是,值日官说舰锚归还案已经受理办妥,并将备忘录副本交给钟汉波,告知正本已送中国驻日代表团。钟汉波仔细看着备忘录,上面赫然写着:194751日上午9时,在东京芝浦码头举行交换签字仪式。钟汉波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

 

东京港(日语:东京港/とうきょうこう Tōkyō Kō)是位于日本东京都的一个港湾,为国土交通省指定的国际战略港湾[ 1][3]和日本三个超级中枢港湾之一的组成部分,通常与横滨港合称为「京滨港」。

 

东京芝浦码头位于东京港区海岸三丁目。芝浦埠头是东京港第二个建设的码头。现在不仅作为国内货物存放集装码头,由于该码头强化了抗震功能,也作为灾害时的应急物资卸货港。前往东京芝浦码头,现时可搭乘电车前往/于新交通海鸥线「芝浦码头」下车步行5分钟; 搭乘巴士前往/搭乘都营巴士田99系统于「芝浦码头」下车步行5分钟。

 

【刘光平刘豫生等见证】

 

194751日上午9时,铁锚等物品的交接仪式在东京芝浦码头如期举行,参加仪式的有中美日三方代表。中方除了钟汉波以外,还有代表团成员刘光平和刘豫生;美方是远东海军司令部海军上尉米勒特;日方是几名政府人员。仪式简单而隆重,三方面对着排列有序的铁锚、炮弹、锚链等,相继在交接文件上签字。钟汉波欣喜异常,站在铁锚一侧,让人拍了一张照片,成为这一重要时刻的见证。

 

刘光平是上尉官阶,时任中国驻日代表团第一组海军上尉

 

1947618日上午,盟军总部6楼大礼堂座无虚席,这里正在举行中、英、美、苏四国均分日本舰艇会议。中国驻日代表团 派出海军上校马德建为国家代表,海军上校姚屿、少校钟汉波、上尉刘光平为随员,出席会议。135艘舰艇包括已卸除武装的驱逐舰26艘、海防舰和辅助舰109艘,盟军总部将它们按吨位大致平均分为4份,中、英、美、苏四国各得一份,作为日本对盟国四强先行赔偿的一部分。每份舰艇已经编号并列表,抽签分配。

 

在中国驻日代表团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侨务处、法律处、商务专员办事处民国三十八年(1949)一、二月、六月业务检讨报告及会审侨案报告,民国三十八年(1949)三月驻日代表团各组处工作报告等,列有刘光平的名字。作者不详(1949/02/16~ 1949/08/16)。[卷名:我国驻日代表团工作报告(二)(020-010121-0003)]。《数字典藏与数字学习联合目录》。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5e/a8/5b.html

 

第三组组员刘豫生也同时在场见证。

 

【铁锚等物品先后分两批运回国内】

 

收回的铁锚等物品先后分两批运回国内。第一批包括锚链20寻,分装12箱,炮弹弹头10枚,由日本归还中国的海关缉私舰飞星号载装,于194754日运抵上海;第二批包括铁锚两个,每个4吨,由日本归还中国的轮船隆顺号载装,于同年1023日运抵上海。这些物品后又转运至青岛海军军官学校陈列。至此,甲午战争海军遗物,重归故国,耻辱得以洗雪。

 

几年后,解放战争开始,北洋海军遗物也在乱局中再次遗失。直到1949年解放以后,我军经青岛港码头工人介绍,意外在码头上堆积如山尚未处理的废品中找到了镇远铁锚。

 

陈悦说,如果仔细辨析,在锚柄上还能看到一道明显的焊接痕迹,那就是修补这具曾被砸断准备作为废铁出售的铁锚后留下的伤疤。

 

如今,镇远舰的铁锚静静地躺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中兵器馆西广场,长4米、宽2米,重达4吨的巨大铁锚,向人们诉说着它所经历的一切。

 

【「镇远」舰锚链当作废铁卖掉】

 

中国著名军事作家萨苏在《青天白日旗下国民党海军轶闻》中称:令人切齿的是,钟汉波运回国的三百寻定远锚链,竟被海军总司令部的人员作为废铁偷偷卖掉赚钱!海军名宿曾国晟在铁匠铺偶然见到这批锚链,问明原委,长叹一声,就此投共。

 

有人说:曾国晟的那个故事,无法查证但是,我觉得,如果当时只打算留存铁锚作纪念物,多余的锚链当废铁处理了,也应该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


(战后中国派兵占领日本经过系列之四)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