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青岛毛奇山和日本侵华遗物  

2014-09-05 22:19:18|  分类: 海港風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青岛有一座山,当地居民习惯叫它作大庙山,它却有许多的名字,包括马鞍山台岭、毛奇山、若鹤山、贮水山鸳鸯山。每个名字的背后又代表青岛的一段历史,这座山可说青岛的一个缩影。

 

这座山位于青岛市市北区西部,中国人最早命名这座山叫马鞍山,因为海拔83米的东峰与海拔73米的西峰远看状如马鞍。明代建浮山所,为防倭寇入侵,在马鞍山上建了一座烽火台,所以也叫烽台岭。卫星图(http://qd.ganji.com/sangzang/38289206x.htm)

 

当德国人侵占山东后,德国人给这座山起名为毛奇山。《发现青岛》称:1897年德国占领青岛,开始用德国名人的名字命名青岛的山头,烽台岭的新名字叫毛奇山,山顶设毛奇炮台,即后来人们常说的德国炮台。

 

【毛奇是德国总参谋部参谋长】

 

毛奇全名叫赫尔穆特?卡尔?贝恩哈特?冯?毛奇(Helmuth Karl Bernhard von Moltke)18001026日-1891424日),德国总参谋部最著名的参谋长,军事战略家。毛奇生于梅克伦堡(Mecklenburg-Schwerin)帕尔希姆(Parchim)一破落贵族家庭。1857年~1888年任普军和德军总参谋长,领导指挥德军参加普奥战争(1866)和普法战争 (1870-1871),取得决定性胜利,为实现德意志统一作出重大贡献,受封伯爵并于次年晋升元帅。1888年他从总参谋长位置上退休,由阿尔弗雷德?冯?瓦德西继任。他的侄子赫尔穆特?约翰内斯?路德维希?冯?毛奇 (小毛奇),从1906年到1914年任德军总参谋长。188889日毛奇退役后任国防委员会主席。1891年卒于柏林。

 

毛奇在军事理论写了一定数量的著作。他受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的影响,他的主要论题是军事战略必须被了解作为选择系统,因为唯一军事操作的起点是plannable。结果,他考虑军事领导主任务包括在所有可能的结果的广泛准备。

 

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军事家,1908年德国造舰计划中的G号重巡洋舰(战列巡洋舰)被命名为毛奇号巡洋舰。该级舰的另外一艘以普奥战争和普法战争中的普鲁士将军奥古斯特?卡尔?冯?戈本(1816年—1880年)命名。


英国人笔下的毛奇山

 

英国人帕默在1910年出版的《青岛》一书中这样描述毛奇山,德国人把弹药库、兵营以及陆防要塞统统建在这里。山的南部沟谷附近有几处火药库。山的东坡布满军营,两个平旷的广场处各有两个大蓄水池,从这往东北方向望去,看到的那个村庄就是杨家村。该村后面与华人的台东镇相邻,台东镇的街道方方正正如上帝掷下的棋盘……

 

后来,随着这两个区域人口的不断增加,德国人便将贮水山以东的地方作为台东镇,而将青岛火车站以西的地方作为台西镇。可是,这两个市镇直到1922年北洋政府收回青岛之后,才正式划入了市区。再后来,就有了台东区和台西区。现在,随着青岛市区的进一步扩大,台东区已并入了市北区,而台西区也早在19632月划入了市南区。

 

毛奇山又叫「贮水山」

 

1901年,青岛建城后德国人遍寻水源,以海泊河、李村河、白沙河为水源地,建输水管道入市区,这些水就储存在毛奇山上两座贮量为6000立方米的贮水池中,这里成为当时国内罕见的城市自来水供应中心。于是这座山又多了一个名字叫贮水山。据说,当时贮水山的供水恰足全市一日之用。

 

毛奇山不仅是当时青岛的供水中心,更是德国人的防御要塞。德国人在西峰上建毛奇炮台,设8.8厘米口径加农炮3门,8.5厘米口径的加农炮3门。据史料记载,当时毛奇山阵地拥有两门10.5厘米大炮,还有612厘米、229厘米和223.7厘米的大炮装备在12个露天阵地上,它们长年困在工事里,难以搬运,大部分是普法战争的战利品

 

根据史料记载,德军进入青岛后构筑的军事要塞主要是炮台、堡垒和兵营三部分。其中炮台是德军军事要塞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目前掌握的有关档案和史料记载,共有永久性海防炮台5座,自西向东分别为:团岛炮台、台西镇炮台、衙门炮台、俾斯麦南炮台、汇泉角炮台;永久性陆防炮台4座,分别为:俾斯麦北炮台、伊尔奇斯北炮台、伊尔奇斯东炮台、仲家洼炮台;临时炮台11座,分别为:大港油库炮台、毛奇炮台、台东镇西炮台、台东镇东炮台、兵器库炮台、伊尔奇斯山炮台、伊尔奇斯山南炮台、伊尔奇斯角炮台、伊尔奇斯角北炮台、仲家洼西炮台、大港活动炮台。另外,还修建了5座堡垒,为小湛山堡垒、小湛山北堡垒、中央堡垒、台东镇堡垒、海岸堡垒。以上永久性、临时性炮台和堡垒共装备重炮(88毫米以上)53门、中型火炮47门、机关炮(37毫米)30门,共计130门火炮;另有野炮数十门,分别配置在各个炮场、炮阵地上。

 

日德战争前,德军为弥补海上防务的不足,在青岛口对岸的薛家岛建筑大型炮台,以期与青岛各海防炮台互为犄角,把守胶州湾口,但未建成即告战败。除炮台、堡垒外,德军在青岛还修建了俾斯麦兵营(Bismarck)、伊尔奇斯兵营(Iltis)和毛奇兵营(Moltke)。

 

1914年,德日青岛之战爆发时,德军在青岛设有四道防线,即李村河口至沙子口一线;孤山至浮山一线;海泊河口至小湛山一线以及贮水山至八关山一线。其中前两道防线为前沿阵地,第三、四道防线是主阵地,火力配系严密。117日,在攻破前三道防线之后,日军又向德军最后一道防线,也就是贮水山至八关山一线发动进攻,早晨6点半,所有德军战壕均落入日本军队手中,德军全线崩溃。德国总督迈尔瓦迪克见大势已去,命令余部炸毁防御设施,在观象山上挂起白旗投降。1110日,日德双方开始谈判。16日,日军进占市区。从此,青岛又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

 

德国人因水源被切断而投降

 

德日青岛之战中,水源已成为战争胜利的关键据青岛文史专家于佐臣先生分析,如果不是切断贮水山的水源,德国人的胶澳保卫战或许会像威廉二世命令的那样进行到最后一个人,但日英联军攻占李村楔入的第一刀便是关闭水阀,迫使守城德军挂出白旗。

 

青岛新闻网20121022日报导,在即墨大庙山脚下,有一眼被称泉水能治百病的神泉,引来众多居民排队取水。最近有网友称山泉附近水塘被污染,担心泉水也被污染不能饮用。昨天,即墨环保局执法人员现场调查,并没有发现泉水周边的水塘被污染。神泉水能治病的说法没有科学依据,提醒市民最好不要直接饮用。

 

日本人改名叫成「若鹤山」

 

1914年,德国人战败,这片中国的领土又被日本人强占。日本人改名叫成「若鹤山」,又称青岛株式观物园,并于1915年在山的北面修建了一座颇具规模的日本神社—「青岛神社」。以后青岛人就称其为日本大庙,而将山名也叫成「大庙山」,来纪念在二战牺牲的士兵。

 

日本人修建神社时,周边自然种植了大量的樱花和松柏。进入山门后是一条笔直而漫长的山路,直达山顶,路两旁栽种着从日本国内移来的樱花树。步上108级石阶,正面又有一架较小的第二鸟居,鸟居两侧也有一对小型石灯笼,穿过鸟居即来到庙堂前。庙堂分为三个殿,全部是木建筑。前殿为拜殿,殿前立有一杆日本国旗,侧面有一个蓄满清水的石槽和一把长柄木勺,香客须洗手漱口净身后方能入内。拜殿坐落在有4级台阶和低矮护栏的台基上,它是举行宗教仪式的地方,也是最热闹的所在,一般都在这里参拜。

 

【发现原「青岛神社」石碑】

 

最近,人们在大庙山发现两块石碑,连同早前失去的一块,共有三块最早已遗去的一块,看过的市民称:最上面还有一块很厚的,大约半年前吧,不见了,不知让谁弄走了。上面能看到几个字——八三公子,其它字看不清。

 

两块石碑位于儿童公园贮水山西北侧的坡地树林中、四个巨大的变电箱后面,一上一下。受到树荫的掩映和变电箱的遮挡,石碑平日不会被人发现。最初向文物部门提供这两块石碑线索的是市民衣琳先生,喜欢研究青岛近代史,特别是一战的历史。他认为这碑是日本人当年留下的,是历史的见证。

 

青岛市市北区文化新闻出版局局长程方厚青岛市文物局的通知后,立即组织专家到现场查看过,初步认定这应该属于当年日本建青岛神社时期的实物。

 

在第一块石碑吊出后,反面刻着贮水山公园几个大字,还有一九五六年八月”的时间落款。下面的那块石碑长款与第一块差不多,但更厚,大约30厘米。厚碑一面也刻着贮水山公园字样,而另一面则刻着疑似青屿神社的字样。衣琳坚定地认为,就是青屿神社,因为以前日本人也会把青岛写成青屿,但比较少见罢了。衣琳还指出,那块石碑上刻的 纪元两千六百年纪念字样,但基本就能判定这块碑的身份了,根据相关史料,日本纪元初始年代为公元前660年,照此推算,所谓的日本纪元两千六百年也就是1940年。因为在1940年,也就是日本昭和十五年,日本政府当时为了掩盖侵略中国的行径而操办了皇道纪元2600年大典。史料记载,当年的211日举行了纪元祭祀,然后1110日又举行了纪元2600年的奉祝祭祀。青岛市文物局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文史学者巩升起则告诉记者,从石碑所刻文字内容来看,应该是当年日本人侵占青岛时期建造青岛神社的实物。

 

日本大庙里供奉的是日本的天照星大神、大欹巳贵命和明治天皇及进攻青岛时战死的所谓高级英烈。每年秋天的107日,他们还要在这里举行盛大的祭祀仪式和庙会,以示不忘宗祖先贤。其实,日本侵略者的凶残本性早已为中国人所领教透了。

 

日本人占青岛后,拆除了毛奇炮台的大炮。

 

著名作家陈翔鹤1931年第二次来青岛,重游贮水山。他写道:因念七年前,曾与(陈)炜谟、君培(冯至)于夕阳西下时常坐谈亭上,乃下车入内,见风景依依,不殊当年。触目伤怀,不觉泪如雨下,别时绕亭数匝。心中默念佛号,以为远方诸友,及人间辛苦众生,深深祝福

 

鲁海先生回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贮水山上的樱花美景不亚于中山公园,每到春天樱花道旁如云似霞,引来不少游客观赏。而40年代,电影演员李华由上海来青岛,在这里的一棵樱花树上自缢身亡。

 

北洋政府改山上的公园称第二公园

 

在北洋政府统治时期,这座公园改称第二公园,园内植物、设施有所增加。据史料记载,公园兴盛时期,常有寓居青岛的文人雅士,结伴来此游赏和消夏纳凉。园颇宽敞,有亭可望,有溪可濯。树木荫森,丘壑深邃,独坐终日,鸟噪山幽,意竟归也,是当时对公园描述。占地1.47万平方米。

 

抗战胜利后,神社内的物品被中国百姓哄抢一空1946年初,门口的木结构的大鸟居被拉倒。1949年之后,神社内的建筑物陆续被拆除。

 

【抗战胜利国民政府想将神社改为「忠烈祠」】

 

国民政府想将青岛神社改为忠烈祠,纪念抗日阵亡将士。此举受到非议,才不得不同意拆毁。

 

而日本神社的殿堂内一段时间曾住着许多附近各县解放前夕来青的流亡学生,因而被改为国华中学。这里一度成了烟台国华中学的流亡校舍,原先的诸多日本神龛也被清除出了神社。

 

建国后,山下的御膳房及休息室等房屋曾一度为民办的新华中学。

 

抗战胜利后,植物也随主人改变而调整山。山上神路两侧的樱花树在1970年代末被伐除,改种雪松。松树成了这座山的标志性植物,此外还有枫树白果树等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这里又建成了电视发射塔,并拆除了残存的日本旧建筑。电视塔的位置就建在当年(日本)青岛神社的旧址上,至今地面上还有过去神殿门前竖立牌坊立柱的圆形石基。

 

青岛神社保留下来的遗址几乎没有了,只剩那宽大的108级石阶还在诉说着当年的历史。

 

2014719半岛都市报报导,在青岛山上有青岛神社的相关文物。这是一个石柱台,六方造型,中间圆空,侧面刻有日月、双面樱花、双面台阶。知情人士说,多年前,在儿童公园中心喷水池旁边房屋改建施工时,从地下4.7米处挖出这个物品,当时大家都不认识,就把它移到青岛山先保存下来。他觉得这个物品的出土地与青岛神社碑一致,怀疑与此有关。

 

青岛市歌舞团、青岛市茂腔剧团都曾在贮水山路。

 

解放后,清理了贮水山遍地垃圾,作为贮水山公园、儿童公园,在山麓建了军人俱乐部,贮水山路开始向山上延伸。后军人俱乐部改做青岛市少年宫,原日本神社大殿拆除后作做为体育场。以后贮水山路曲折而上直抵山西峰,在这里建了青岛第一座电视塔。

 

情侣谈情好去处戏称为鸳鸯山

 

贮水山公园成了年轻人谈恋爱的好地方,所以人们又把贮水山戏称为鸳鸯山。

 

现在的儿童公园修整一新,园内有市少年宫、儿童活动场、综合演出场以及园林景观。已是一处供人们休闲娱乐晨练的好去处,也是儿童们的乐园,新的一页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