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镜泊湖战斗与日军本关东军少将天野六郎之生死  

2014-07-26 21:13:14|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据中共吉林委研究网站发表的《日本帝国主义对吉林的侵略与殖民统治》一文中称: 日本关东军在占领沈阳、长春等满铁沿线的重要据点,实现了第一阶段的作战计划后,为达到占领全东北的目的,进而越过满铁沿线,开始执行第二阶段作战计划。 这时的主要目标,就是东占吉林、北侵哈尔滨。日军侵占吉林省城,也是采取惯用手段,首先制造出兵借口,然后实行军事占领。

 

「九一八事变」时,驻守东北的关东军为陆军第2师团和几个守备队,共15万余人,司令官为本庄繁中将。此后,日本为准备对苏作战和迫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压力,不断加强伪满洲地区的兵力,先后将第14128师团调入。

 

根据日本关东军序列:在「九一八事变」时,关东军编制序列:步兵第15旅团旅团长天野六郎少将(驻辽阳)。因此天野六郎是关东军步兵第15旅团旅团长。但到了1932年的的关东军序列中:步兵第15旅团编制消失,出现了步兵第15联队联队长甘舶重太郎大佐。

 

【多门奉命率部从长春乘装甲列车进犯吉林】

 

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于1931921日凌晨3点,在关东军幕僚会议上以维持秩序,保护日本侨民为由,作出了出兵吉林的决定。当日上午950分,多门奉命率部从长春乘装甲列车进犯吉林。

 

92117时许,熙洽派吉林外交署主任施履本、边署参谋处长赵5为代表,随吉林日本总领事石射赴九站迎接日军。多门面见石射等人,确信吉林防务空虚,便于当晚183许,率所部天野旅团在汉奸陪同下开进吉林,熙洽等亲赴车站迎接。就这样,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天野旅团没费一枪一弹,就轻而易举地占领这座曾经由东北军3个团驻防的吉林省城。

 

可见,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天野旅团侵略和占领吉林省城。

 

据老牛韩力所撰的《老兵忆东北抗日:义勇军冯占海部浴血抗敌(中)》一文称: 193111月上旬,冯占海将军获悉日军天野旅团之一部即将北上进攻舒兰,即命宫长海旅长和姚秉干旅长率骑兵疾驰通往舒兰、五常、哈尔滨的重镇蛟河伏击日军先头部队。在蛟河火车站,埋伏在火车站四周的官兵在宫长海旅长和姚秉干旅长的指挥下向刚到达的日军突然发起猛烈攻击,反应过来的日军凭借武器精良及弹药充足,顽强还击,交战激战。最终宫长海旅长和姚秉干旅长率部发起冲锋,日军大败而逃。该战毙伤日军百余人,缴获枪械300余支,子弹数万发。蛟河伏击战是冯占海将军宣布起兵抗日后的第一次与日军交战,首战告捷,给当时极为嚣张的日军狠狠一击,振奋军心民心。

 

该文称:12月中旬,在日军飞机大炮的支持下,由日寇天野旅团长督阵,伪吉林「剿匪」 总司令于深澄指挥2万余伪军进攻舒兰。冯占海部主动放弃舒兰城以诱敌深入。驻防舒兰水曲柳的姚秉干旅奋力抵抗伪吉林「剿匪」副总司令马锡麟率领的装备重武器的大批伪军的进攻。宫长海旅则绕到敌后突袭,在姚秉干旅和宫长海旅的夹攻下,马锡麟仓皇逃命,敌溃不成军,日军督战队也无法制止。冯占海将军率领的增援部队与姚秉干旅和宫长海旅一起乘胜追击,猛攻舒兰城。战斗中冯占海将军亲自率领官兵冲阵。经激战冯占海部攻破舒兰城。伪吉林「剿匪」司令于深澄化装狼狈而逃。该战毙伤伪军近千人,俘数百人,有数百伪军反正,缴获步枪2000余支及山炮、迫击炮数门。

 

如此看来,天野旅团的作战能力并不强

 

舒兰市位于中国吉林省北部,是吉林市代管的一个县级市。不久,天野第十五混成旅团被调到哈尔滨作战。哈尔滨距吉林275公里。

 

据哈尔滨市档案局网站刊登的《东北沦陷前最大规模的抗日战斗—哈尔滨保卫战》一文中称:1932年】24日晨,日军多门第二师团以长谷第三旅团为右翼,以天野第十五混成旅团为左翼,向吉林自卫军阵地发起猛攻。自卫军为阻止日军前进,利用高墙和民房作工事,奋力抵抗。但是,负责南岗防务的邢占清在敌人重炮轰击下率指挥部退入市内,丁超擅离职守躲入张景惠公馆,二人所属部队只好各自为战。张景惠更是命令警察总队倒戈投敌,日军得以毫无顾忌地向李杜、赵毅部队猛攻。

 

19322月天野旅团沿中东路向东进犯】

 

据《侵华日军在黑龙江的暴行之一》一文中称: 193225日,日本关东军多门师团侵占哈尔滨后,命令天野旅团沿中东路向东进犯,并对沿江各县进行武装侵占。430日,日军61联队进犯通河县城。日军侵占县城后见人就杀,逢人便砍,城内路面鲜血粘脚,城门和树枝上挂满了血淋淋的人头。他们还把俘获的留守的老五团八名士兵捆绑后沉入松花江底。这次惨案中共有百余名抗日将士和无辜居民300多人罹难。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被日军炸成废墟,千余间民房变成瓦砾。但天野旅团是否参与「通河县屠城惨案」并不明确。如果天野旅团没有参与「通河县屠城惨案」,天野旅团沿中东路向东进犯后,下落如何?

 

中华英烈网刊出的一篇《王德林》的文章称:「日军就占领了吉林省东部地区的延吉、蛟河、敦化等七县,日军为扩大侵略,赶修吉()()铁路。(1931)11月的一天,日本测量队在武装掩护下强行闯入三营防区登山勘测,三营官兵在王德林的带领下,先鸣枪示警,但野蛮的日军不予理会,此时,守卫部队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打得日军丢盔弃甲,狼狈逃窜。王德林即把部队拉到延吉县小城子,并宣布脱离吉林军。中共东满特委和中共满洲省委对王德林的义举很是赞赏。决定派共产党员李延禄、王松柏、胡泽民等帮助这支新生的抗日队伍。193228日,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中国国民救国军」在小城子宣布正式成立,王德林任总指挥。…220日黎明,敦化城内一片沉寂,救国军的炮兵借晨雾作掩护,打死日军60余名,俘虏200余名,日军守备队长当场毙命,日军残部狼狈而逃。33日,天野少将率十五旅团向海林、宁安方面进发。激战三个小时,日军大败,分两路向宁安、牡丹江方向溃逃。关东军司令长官本庄繁,不甘罢休,又从朝鲜和哈尔滨调集日军,配合十五旅团,妄图包剿救国军。…. 激战南湖头,再战鹦歌岭,火烧松已沟天野旅团死伤200余人,铃木旅团也伤亡惨重。两旅团被逼龟缩在宁安城里。天野、铃木见势不妙,一个坐飞机,一个乘火车逃回哈尔滨。」依此文来看,至33日,天野少将仍在敦化城附近,后来坐火车返回哈尔滨。但是该文不知有何根据?

 

19323月起,日军对东北的抗日武装进行了接连不断的「讨伐」。这些「讨伐」大体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323月至19335月,其特点是以日本关东军为主力,集中日伪兵力,以抗日义勇军为主要目标进行「讨伐」。

 

日军对抗日游击队的「讨伐」,是为了要巩固对东北的军事控制,铲除东北的武装反抗力量有名的镜泊湖战斗其实是日军在「九一八事变」后讨伐抗日游击队的一部份。

 

【日军独立守备队第六大队上田大队在镜泊湖畔】

 

据牡丹江市博物馆和烈士纪念馆管理处蒋义黄强张克苏亮联合供稿的《镜泊湖之战「手榴弹雨」重创日军》一文中称: 去年(2012年)8月,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八女投江暨牡丹江抗日斗争史实纪念馆在布展时,发现了一册侵华日军1934年的《满洲事变大画谱》中,内中共有16幅日军战地速写画。其中一幅题为《镜泊湖畔上田大队(独立守备队第六大队)战斗》速写,该速写配有日文文字说明,标题为《击退匪贼的奇袭——镜泊湖上田大队的战斗》。因为是日军入侵吉林东部即今日黑龙江省东南镜泊湖地区的原始材料,与19323月镜泊湖连环战的两场战斗一一墙缝伏击战、火烧松乙沟发生在同一地区

 

据日人在击退匪贼的奇袭——镜泊湖畔上田大队(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的战斗的说明记载:当上海事变的战云由于皇军的威武一扫而散,可是在()满洲的大群小群的匪贼还在各方高举反旗,特别是在吉林省东部和北部的治安还极其混乱。为此,我(指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在昭和七年(1932年)三月,向吉林省东部的敦化、宁安方面进行远方的讨伐战。此时高野大尉率领的第四中队和机枪队、步兵炮队、无线电信小队、后勤等诸队,共同向吉林东方约200公里的镜泊湖畔向北前进了。

 

但日人的资料称:参与这次战斗的是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上田大队

 

321日,进入春天的北满田野还被严寒封闭着。湖和河川也还在冰冻着。第4中队在冰冻的河上排成长长的纵队,连同车轱辘的声响在春寒中接续前进。必须尽快地在短时间内,追上向远前方行进的大队主力。河东的广阔的田地还在冻着,西面的高地上的森林连续着。这是保持着千古原样的原始森林。一望无际的荒凉,四面八方连个人影都没有。我纵队移动着行走,完全是孤立的前进。午后二时,突然从西侧的高地上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急射的子弹从河冰上弹回,叭拉叭拉地从横向袭击我纵队。这是匪贼的奇袭。前后长长的我纵队,被从侧面而且是从高地上方往下射击,完全陷入苦境。约五百名敌人距我五六百米受到我方猛烈射击而开始动摇。从这方面机枪和炮兵掩护我步兵小队从左和右包抄着从斜面上去……从所有角度来看,兵力、地形其他一切都不利的这次战斗,终于在两小时后,击退了敌人,在山上高唱凯歌。可是伤亡32人,把他们放在后勤车上,高野大尉又继续前进了。

 

【日人「讨伐」的是东北抗日义勇军李延禄部】

 

日人承认在「讨伐」时受到「匪贼」攻击。这些「匪贼」相信是抗日游击队,很可能就是东北抗日义勇军李延禄部。

 

在镜泊湖出没的游击队员是李延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三省,「九一八」事变第二年,3月中旬,关东军发动了对在吉东镜泊湖地区抗日武装的进攻。共产党人李延禄率领吉林抗日救国军补充团,在牡丹江流入镜泊湖的下河口地区伏击日军天野旅团,使之受到重创,即著名的墙缝(战斗)大战。

 

1931918日东三省迅速被日军占领,立刻遭到东北各阶层民众的激烈抵抗。当时驻延吉原东北军21混成旅7团三营率先起义,组织抗日联合军。在1932222日,24日,28日连续攻克被日伪占据的敦化,额木,蛟河三座县城。给敌人以沉重打击,缴获大量枪支弹药,鼓舞了扛日斗志。爱国志士纷纷加入抗日队伍,由当时的1千多人壮大到4600人。给驻吉林市的关东军造成极大恐慌。

 

日军急调天野少将旅团长率8千多日军,40多辆军用车,配有炮车,骑兵,向敦化急驰而来。中国抗日武装在敦化--宁安县之间的一个叫「棺材脸子村」的地方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由抗日救国军司令王德林主持,抗日自卫军司林李杜和联合军参谋章节补充团长地下党员李延禄,吉东中心县委书记孟泾清和其他爱国人士参加。会上一致决定:把队伍拉到镜泊湖山区,利用熟悉的有利地形和敌人的骄傲气焰,伏击,截击,偷袭敌人。选择了一个名叫墙缝的5里长的狭谷做伏击点。

 

1931313日夜, 8000名日军浩浩荡荡占领了墙缝入口处前面的瓦房电村,抓获了当地裂户陈文起做向导。......当日军完全进入伏击阵地之后,已埋伏了4天的补充团700名士兵攻击。日军伤亡惨重,敌尸遍布,血迹斑斑,日军的军帽,枪支,倒地的马匹到处都是。战斗进行了10个小时,于314日下午两点结束。

 

李延禄在30年后,根据宁安县政府的简报上说天野等日军残兵退入宁安县城仅有四百多人,在关家子铺又被打死百余人,在高岭子至少有二百日军被打死,逃跑的仅百余人

 

一些中文的记载显示: 天野六郎率残部成功突围。

 

日军残余部队在南湖头山岭上盘距着掩护搬运伤员,用军用卡车运往敦化,炮车的马匹也卸下来用于搬运伤员。受伤的高级军官大佐,大尉用停在镜泊湖上的飞机运走。日军被烧毁的枪筒残品1500余件,游击队搜出完整无缺的三八式步枪2000多支,可见敌伤亡在3600~4000以上。这一仗,补充团牺牲党员朴重根连长,左征连长,刘连连长和战士共8名官兵。为敌军带路的陈文起,使日军吃尽了苦头。被带到一个黄姓村村民的房梁上,双脚离地英勇不屈,虽多处负伤仍大骂不止,最后被日军挑开了胸膛,陈文起的坟墓建在墙缝三里开外的林地上。

 

天野残部离开墙缝和南湖头又绕过镜泊湖后,看到一个叫阎王鼻子的地方,….又返了回去,当夜仍在镜泊湖边驻扎。第二天他们终于想松已沟方向绕道走了,时进时退,极为慌张惶恐。当天野所率领的3000多残敌,全部进入我们所设计的火网,受到游击队的攻击。…最后剩下400来人哈十几匹驮炮的马匹得以死里逃生。

 

【有说天野本人被游击队击毙】

 

在一篇是题为《全歼天野旅团》一文中称:19323月,天野旅团奉命从吉林敦化出发,在至牡丹江的一路上,遭到东北抗联的连番伏击,在著名的镜泊湖连环战中,十四天三战,一个旅团被歼灭6000余人,在牡丹江以西的高岭子,天野手下只剩300余人的残兵,被埋伏在那里的铁路工人游击队发动了最后一击,将天野本人击毙,最终一个旅团只有不足百人逃脱!这是真的吗?

 

天野的全名应是天野六郎陆军少将,关东军第15旅团旅团长,有指在19323在东北遭游击队击毙。据《吉林日报200668日刊出的原文来自:长白山下的李氏抗日家族——李氏家族成员事迹略记一文中称: 19323月,国民抗日救国军在镜泊湖与天野六郎少将带领的讨伐军举行一场连环战,共产党人李延禄指挥补充团的墙缝伏击首战告捷,打死打伤日军100多名。紧接着救国军在鹦鹉岭重创日军上田支队。最后关键一仗是关家小铺一战,由于日军倾注全力加以报复,致使双方鏖战时久,伤亡都很惨重,最后日军妄图乘火车逃往海林,以图再逞。在此关键时刻,李延禄命刘万魁团在海林西阻击日军,并急令堂弟十七团团长李延青(共产党员)命令连夜把部队拉到指定地点。选好有利地形,埋伏好以后,游击队在铁路转弯处拔掉道钉,错开铁轨。当天日军火车在高岭子的事。当场砸死砸伤数十人。李延青不失时机地指挥游击队员向日军开火,日军天野少将当场被击毙。共消灭敌人200多人,逃出残敌不足百人,获得了镜泊湖连环战的最后胜利。此说是天野是乘火车逃走时被李延青部队打死的

 

【日军小川松元大尉以下120人毙命】

 

由东北三省学者们编写、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东北抗联斗争史》这样权威性著作,写到镜泊湖连环战首战「墙缝之战」,说抗日军是与「日军上田支队和伪军2000人」作战。「交战数小时,日军小川松元大尉以下120人毙命,伪军一个营带械投降」,镜泊湖连环战共打死日军600人。

 

究竟打死的是天野六郎陆少将还是小川松元大尉呢?

 

【有指天野因病转为预备役】

 

在史义军撰写的《黄强你凭什么说天野旅团没有活动迹象》博文中称: 张彦夫提供的档案更加有力地说明了一年以后天野六郎依然活着。第二师团换防回到了日本,「1937210日,按日本军部关于部队交替和派遣的命令。4月,由日本国内派来第二、第四师团。」日本陆军部1937721日令,将关东军直属的第二师团,编入第三军。步兵第十五旅团依然在序列中。1939年诺门坎激战爆发后,步兵第十五旅团(8月未参战),旅团长已经换成了片山省太郎。天野早已因病已经转为预备役了,关于天野的病历就在张彦夫手中。

 

军史专家萨苏说,击毙天野六郎是不可能的事。他说他曾看过天野六郎的墓碑。天野1934年转为预备役, 1964926日死。天野六郎一直活到了64年,怎么可能被李延青所部击毙呢?在一本日本陆军恤兵部19417月出版的图文并茂的《满洲建国之满洲上海大事变史》,这本书中有关于天野旅团的活动,其中关于古贺战死的情况记载的非常详细,一个联队长的死都记载的这么详细,一个少将如果战死还不得更加详细了。可是没有关于天野之死的记载。

 

Chinesemahan在日文的网站上还找到大日本帝国陆军少将天野六郎/満州事変従军记念章证。网上开始的拍卖价是10,000 円,现在是36,500円(税0円)(http://page13.auctions.yahoo.co.jp/jp/auction/r115416281)这更证明这位天野六郎是货真价实的「大日本帝国陆军少将」。

 

一些中文数据天野全名叫是「天野久郎」,应是笔误。

  评论这张
 
阅读(1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