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李时雨与「清乡运动」  

2014-06-29 21:01:28|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19407月,李时雨借伪立法院暑假休会的机会,回北平向何松亭汇报工作。

 

银行界出身红色特工何松亭

 

何松亭,190162日出生于辽宁省昌图县八面城镇何家洼子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18年在大洼两等学校毕业。何松亭随其二哥来到辽源裕盛祥银号(相当于现在的银行)当学徒。1921年,裕盛祥银号经理把他带到奉天(沈阳),并介绍到东三省银行作练习生。此后不久,就到基督教青年会商业夜校读书。1924年,何松亭经人介绍,到沈阳边业银行天津分行工作。1925年,到边业银行奉天分行工作。1926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29年考取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官费留学生。1934年,何松亭修完学业回国。回到奉天后,原来送他出国的东北官银号已成「满洲中央银行奉天支行」。193410月,何松亭离开奉天抵津,继续寻找党组织,并开展革命活动;同时,以边业银行科长、副经理、天津法商学院和北京中国大学讲师的身份作掩护,做了大量的抗日宣传工作。1941年,何松亭离开天津到晋察冀根据地,被分配在北方局社会部工作。

 

194010月,以探亲为名又带回一批重要情报。为达到长期隐蔽、防敌生疑的目的,北方分局社会部决定派李时雨的妻子孙静云(1936年参加革命工作,中共党员)去南京,以行医为掩护,担任情报传递工作。

 

【春色无边的上海伪警察局副局长卢英家】

 

19414月,陈公博担任上海伪政府市长兼上海保安司令。陈公博还常去时任上海伪警察局副局长卢英家。卢英家叫楚园,在豫园附近,种满了很多珍贵树木花卉。卢家还有中西厨子随时可以开宴。还有一些十八九岁穿着华丽打扮漂亮的礼仪小姐,实际是一些妓女,端茶上菜,吹拉弹唱都行。客人看中哪一个,就可以叫过来,搂搂抱抱随便,来兴致拉进那个房间陪睡也可以。还有专门的抽大烟室,烟具镀金镶玉,非常华贵高级。我就见过多次陈公博到卢英家去抽大烟,与汪伪政府各部、伪军各军的头头边抽大烟边谈话议事,联络感情。

 

李时雨则被委以党部常务委员兼秘书长的职务。上任之初,陈公博让李时雨负责筹备成立保安司令部,李时雨趁机安排了几名中共地下党员。由于还保留有立法委员身份,李时雨可以自由来往于宁沪之间,收集敌伪情报也可以进入更广阔的领域。

 

日本宪兵队在家中递捕李时雨妻孙静云

 

李时用妻子孙静云不久也来到上海,负责内勤和情报交换工作。但他们的情报活动还是引起了日本宪兵队的注意,一天深夜,孙静云在家中被捕。日本人企图通过孙搞清李时雨的身份,还追问她和何松亭的关系(天津地下党组织被日军破获)。宪兵队向孙静云动用酷刑,灌凉水、跪砖头、用棍子打……孙静云强忍巨痛,始终未吐露一字真情。最后由陈公博亲自出面,发了火,日本宪兵队才放人。

 

不久,伪上海市警察局要组织一个赴日考察团。李时雨想这是个躲避日本人纠缠的好机会,便向陈公博提出要求。李时雨等四人参观了日本各地的法院、监狱、看守所、警察机关及防空、消防设施。只见日本经济一片萧条,工作人员几乎全是女人。李时雨回国时途经沈阳、长春、哈尔滨等东北大城市。李时雨回沪后,将日敌危机四伏的窘境和沦陷区的敌情整理出一份材料,密写并伪装好,由交通员送到北平。

 

李时雨主管的秘书处是掌管保安司令部文书档案、收发汪伪政府机密文件的要害部门。为了及时收取李时雨所获情报,北方分局社会部建起了联络网,并在南京下关车站设立情报转运站,任命李时雨为情报特派员,孙静云为机要员。为充实力量,又增派杨宁(化名杨德修)赴上海做联络员(掩护职务是保安司令部少校军官)。三人组成党小组,李时雨任组长。

 

李时雨兼任汪伪军法处处长

 

由于日伪加紧勾结,忙于围剿我抗日力量,陈公博无暇顾及保安司令部,重要文件都由处长李时雨送市政府面呈批阅,日常事务归李时雨处理。他聪明干练,敦厚老成,深受陈的信任,任秘书处处长仅五个月,便又兼任军法处处长。陈公博对李时雨说:你懂法律,又能秉公执法,让你当军法处长我放心,一定能做出成绩来。

 

这期间,日伪开始对新四军进行清剿1941511日,伪清乡委员会在南京正式成立,由汪精卫任委员长,陈公博、周佛侮任副委员长,李士群任秘书长,负责指导「清乡运动」,该运动在军事方面由日军负责,伪军配合

 

Chinesemahan在本栏写过《汪精卫与「清乡运动」》(http://chinesemahan.blog.163.com/blog/#m=0)

 

陈公博除担任该委员会副委员长外,还任上海分会主任。分会下设四个处,具体负责组织「清乡」。

 

【李时雨们「清乡运动」第四处处长】

 

李时雨任第四处处长,专司清乡人员的监管与督察。

 

日伪进行「清乡」的时间分为三期进行,从194171日起,到1944年底。

 

由于得到李时雨及雨的情报通报,日军的扫荡计划等情报都能及时准确地传递给新四军。因此,凡遇日军和保安队的大规模行动,新四军提前就转移了;而敌小规模的骚扰,则因新四军预先设防,十有八九遭到惨败。

 

新四军第6师一部在江苏省苏州、常州、太仓、江阴、无锡、虞山地区粉碎日伪军清乡的作战。日寇一个旅团、伪军两个师共15000余人。结果毙伤俘日伪军1000余人,16旅旅长罗忠毅、政委廖海涛牺牲。在苏中反「清乡」斗争中,新四军摧毁碉堡200余座,攻克据点49处。

 

于是,日本人就训斥保安司令陈公博无能,陈公博则骂参谋长和团长们是饭桶,他万没想到泄密的竟是自己的亲信李时雨!

 

李时雨打着陈公博廉洁政治的旗号,利用执法队长的身份,严惩了一批趁清乡横行乡里、敲诈勒索的伪军官和烟、毒、赌等罪犯。此举除受到陈公博的赞赏外,还得到日军联络官五十岚大佐的褒奖,称他是执法如山的清官快刀子李。一时间,李时雨成了上海滩炙手可热的人物,各色人物都来巴结。为搜集情报,李时雨也多方结交,与各界周旋。

 

1941年开始,李时雨连连升迁,由立委兼任「上海保安司令部秘书处处长」、「军法处」处长、清乡委员会上海分会四处处长、执法队队长……官越做越多,越做越大,李时雨派妻子孙静云回北方局请示,还能不能在汪伪继续升官。1942年的一天,孙静云从南京到天津,从天津到保定,从保定到满城县,从满城到平山县蛟潭庄,过三四道封锁线,骑七天毛驴,见到了一直电报联系、从未谋面的上级领导许建国。身居晋察冀乡下的许建国,手里握着两条王牌情报线,一是身在南京的李时雨,一是伪满洲国70官二代富二代组成的情报网。

 

19438月,汪伪政府将上海租界区改为区公署、成立伪警察局时,署长陈公博让李时雨兼任警察局司法处处长。孙静云在一次回北方汇报工作时,许建国曾说:你告诉时雨,让他大胆往上爬,对伪组织不管它什么部门,应广泛打入之!此时,李时雨集党、政、军、警几个处长大权于一身,他充分利用这一有利条件,收集到许多极珍贵的情报。

 

194411月汪精卫病死日本。南京伪政府在一阵骚动之后,很快就以陈公博代理政府主席而恢复平静。

 

李时雨与汪伪高层熟络

 

陈公博兼任伪军事委员会政治训练部部长,朱晶华任该部第一厅少将厅长。该部就在立法院内,李时雨经常到那里同朱晶华聚谈。在那里认识了政训部次长富双英及其他各厅厅长和官员。伪军政部部长鲍文樾和该部的司局长,多是东北人,多数在东北军工作过,李时雨稍一串联都熟了。

 

伪海军部长姜西园也因同乡关系与李时雨很熟。

 

朱晶华还介绍李时雨认识伪宣传部那些广东人,如部长林柏生、司长严加保、赵慕儒、梁秀予等。

 

汪伪宣传部次长周化人,我们早就认识了。周化人(1903年-1976年),别名亿孚,号达京,广东省高州府化州人,中华民国政治人物,汪精卫政权重要人物之一。1925年,入北京的中国大学。1929年,入北平大学,师从中国国民党左派顾孟余。后来经顾介绍,他结识了汪精卫,二人颇为契合。1933年,经汪推荐,他出任津浦铁路管理局副局长。1935年,他留学英国伦敦大学。周化人归国辅佐汪。1939年,任汪精卫派的中国国民党组织部副部长。以后,他奉汪之命在北平、上海、香港从事政治工作。1940年(民国29年)2月,他任中央秘书处宣传组组长。周化人主办大东亚联盟,李时雨介绍周匡给他们的刊物当主编,李时雨也常去看他们。

 

汪伪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刘仰山、戴英夫,以及该部各处处长,李时雨都逐渐与他们熟识了,并常找他们谈谈了解些情况。通过与这些大小伪官的往来交谈,很快就打开了各条渠道,经过三个多月,李时雨把汪伪政府的人事组织和他们的罪恶活动种种情况,基本上摸得相当清楚了,并收集到一些中共党急需的战略情报资料。

 

【周佛海的左右手】

 

没抢到主席位置的行政院副院长周佛海,只好就任上海市长兼警察局局长。本来陈公博去南京赴任时,已委任李时雨司法行政部次长之职,但周佛海极力反对:陈先生,你不能把人都调走,尤其不能调走李时雨。陈公博不好和周佛海闹翻,只好收回成命

 

李时雨被周佛海任命为伪上海市警察局司法处处长。李时雨出入周佛海的公馆批阅文件,及时将收集到的情报送出。

 

周佛海主政上海不到一年,日本于19458月宣布投降


抗戰勝利後,重庆国民政府要接管上海,蒋介石便任命周佛海为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队总指挥,李时雨则任行动总队军法处少将处长。

 

有一天,周佛海把李时雨叫到官邸,秘密交代任务:蒋委员长已通电全国,命令沦陷区日伪军在中央受降部队到达前,负责维持治安。我们的任务是维护上海秩序,阻止新四军进入上海。军法处要全体出动稽查,发现可疑人员,立即拘捕!李时雨马上铿锵作答:请周先生放心,从明天起我就彻查内部。李时雨开始行动了,不同的是,他没去追查谁与新四军有联系,而是按照中共上海局策反委书记张执一指示,策动伪警保安一团和三个保安大队起义,悄悄改编成一个师,拟任师政委。但因形势发展变化,中共党中央决定集中力量进军东北,暂停解放上海。李时雨接到电令后,策反工作只好停止。中共党组织重新布置了工作,李时雨等仍在张执一、刘人寿的领导下担任侦察敌情的工作。

 

周佛海曾被戴笠任為上海行動總隊總隊長。後在輿論壓力下曾被認為是降日漢奸而被捕並被判處死刑,後改無期徒刑。

 

1945年日本抗降军统局長戴笠派遣先遣组王一心、邓葆光、尚望等人率先进入上海接收。以去上海布置肃奸工作 及协助政府清查逆产为由,向蒋提出去上海的要求,经蒋同意后,又对重庆国共和谈期间的安全保卫工作作了周密部署,戴笠于194599日从重庆乘专机直飞上海。戴笠到上海的目的,主要有3 个方面:(1)接收和改编周佛海的税警总团等 伪军武装和76 号特务机构,以扩充特工实力;(2)清查和接收逆产,以大发一 笔横财;(3)布置肃奸行动。戴笠在刘吉生公寓设宴招待于94日先期到达上海的梅乐斯,商谈中美所即将结束的事宜。910日下午,戴笠在杜美路70号的2 楼会议室召集会议,这是自抗战西 撤以后,戴笠在上海召开的第一个军统高级干部会议。戴笠首先宣布正式成立中美所和军统局上海联合办事处,由戴自兼主任,梅乐斯任副主任,主要人事为:参谋长李崇诗、秘书主任龚仙舫、秘书兼人事组长王一心、行动组长何龙庆(重庆稽查处处长)、经济组长邓葆光、电讯组长程浚、督察组长廖华平、司法组长沈维翰、总务组长郭斌、会计组长叶震 等。另成立由王新衡主持的汉奸案件审查委员会,由龚仙舫主持的汉奸财产清理委员会,由程克祥主持的汉奸财产调查组。

 

這時,李时雨的旧日好友、大律师余祥琴由浙江回沪,来到他的家中。余祥琴说他此时是军统上海沪郊情报站站长,他劝李时雨不要离开上海,跟他干。李时雨本来不愿和军统打交道,但想到如打入军统能为党获取更多的重要情报,便说:我愿意跟祥琴兄干,但听说军统要肃奸……余祥琴不以为然:我既让你留下,就能保你的性命。沪郊情报站过去报了些吃空饷的名额,随便给你安一个就行。余祥琴要他再拉一些警察局的人,作为进组织的见面礼。有分析認為,军统上海区第二站站长余某就是主动成为一名红色谍报员的,与《潜伏》中余则成在军统天津站的日常工作非常相似。

 

李时雨将与余祥琴的谈话内容向刘人寿、张执一作了汇报。几天后,他们通知李时雨说,党组织已研究决定让他将计就计,打入军统去进行工作。这样,李时雨便以党国特遣地下工作者的身份进入了军统。一天,余祥琴约李时雨去见他的老师、青帮头目杜月笙,恰巧戴笠来了,余即向戴介绍李。戴笠头一句话就说:我知道你。听余祥琴同志说过,你能干,你在东北组织过抗日义勇军,打进南京伪组织后为党国做了不少工作。在余祥琴推荐下,戴笠亲自任命李时雨为军统上海二站第二组上校组长。

 

军统上海二站二组是社会组,专搞上海社会动态,即每日发生的重大事情。第二站站长王仲青,由一、二、五外勤组组成秘密站,地址长乐路南华新村21号。

 

李时雨加入軍統,利用职权之便,既能经常同軍統特务头目接触,又能直接看到军统总部对上海所属各站的指令、通报及通知等机密文件。他及时把耳闻目睹的情况写成情报,上报组织。由于中共党组织较早地掌握了军统的行动计划和迫害、暗杀的黑名单,得以及时通知已被监视、跟踪甚至要被暗杀的共产党地下人员和进步名流,使他们尽快摆脱险境。同时第二组的首要任务是肃奸,总部列出100多名汪伪政府高级官员名单,要李时雨提供详细地址。李时雨对名单上的汉奸早已恨入骨髓,现在正是以恶除恶的好时机。他迅速把掌握的情况报给军统本部,那些汉奸纷纷落网。李时雨在肃奸中立了大功,受到戴笠的褒奖,但危险却于此时不期而至。

 

原来,军统特务在审查汉奸时获悉,日本宪兵队曾经破获的天津地下党组织与李时雨有牵连,并为此逮捕过他的太太孙静云。军法处处长沈维翰立即向正在北平搞“接收”的戴笠发去密电,请示逮捕李时雨。而戴笠认为李时雨是内部争权夺利的牺牲品,不可能是共产党;况且他入军统后卓有建树,不同意逮捕。但不巧的是,戴笠于1946317日由北平返回上海转南京途中坠机身亡。鎮

 

戴笠死后,军统内部相互倾轧更为加剧。督查处和军法处开始对李时雨暗中侦察。李时雨将危险处境向张执一作了汇报,张执一决定让李时雨找机会撤出上海,到东北去找陶铸接关系。于是李时雨买了去北平的飞机票。可是,就在917日李时雨欲乘机离开的前一天,军统特务抢先一步将其逮捕,关押在军统看守所。由于李时雨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敌人就用毒打、压杠子、灌凉水等酷刑拷问,但始终未查出“异党”罪行,加上外边的同志和朋友托人疏通,3个多月后,案卷被送到上海法院,李时雨转押至上海提篮桥监狱。后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零6个月。19492月李时雨终被取保释放。

 

李时雨出狱后,很快与张执一接上了关系,根据中共党组织的指示,李时雨以上海汇中企业公司副总经理的名义继续从事情报工作。李时雨往来于国民党军警机关之中,婉转宣传我党政策,正告他们要保护一切公共资料和卷宗档案。李时雨的活动引起了上海公安局局长、军统头子毛森的注意,曾派特务进行盯梢。张执一再次决定李时雨撤出上海,并送来接关系的信件和路费。

 

同年4月,李时雨和孙静云取道香港来到和平解放后的北平,将中共驻香港办事处提供的情报资料转交军管会

 

新中国成立后,李时雨曾在中共中央社会部、政务院情报总署、军委联络部等部门任职。孙静云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文革”中李时雨备受冲击。1978年李时雨任国务院宗教事务局顾问、党组成员兼中国佛学院副院长。李时雨撰写了《敌营十五年》、《烽火历程》等书,回顾历史,启迪后人。19991228日,李时雨同志病逝于北京,走完他91载传奇人生。

 

(汪伪高层中的红色特工李时雨系列之二,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