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苏俄特工与中共「一大」会议  

2014-05-17 10:23:39|  分类: 考古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包惠僧误称为「李克诺斯基」】

 

包惠僧在《新观察》杂志1957年第13期上发表的《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的见闻》一文中这样描述了尼科尔斯基:加上马林和李克诺斯基,到会的共十五个人接着李克诺斯基报告赤色职工国际的工作及其任务。他好像是一个工人出身,说话很慢,声音很低。这是中国最早提及尼科尔斯基是中共参加者之一的记载

 

这里,包惠僧对李克诺斯基这个人的身份未作直接说明,而在19796月的一份回忆材料中他明确提及了尼科尔斯基的身份:加上第三国际代表马林、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尼科斯基,共15个人,这里明确指出了尼科斯基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包惠僧在上述文章以及回忆材料中所提及的李克诺斯基尼科斯基,实际上都是指的中共一大参加者尼科尔斯基,只不过是中文译名有差异而已。

 

赤色职工国际又称赤色工会国际。由各国革命工会参加的工会国际联合组织。192173日至19日,在莫斯科召开了革命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正式宣告赤色职工国际的成立,参加大会的有各国工会代表220人。19382月,赤色职工国际宣布解散。

 

张国焘误称作「尼科罗夫斯基

 

张国焘在《我的回忆》第一册中,提及为了筹备中共一大而最先抵达上海的他通过李达的介绍了解到新近来了两位共产国际的代表,一位名尼科罗夫斯基,是助手的地位,不大说话,像是一个老实人;另外一位负主要责任的名叫马林……张国焘因为对俄国人的姓名记得不够准确,所以总是将尼科尔斯基误称作尼科罗夫斯基。除此之外关于尼科尔斯基的其他情况则一无所知。

 

张国焘在《我的回忆》提及,因为192110月中旬他作为中共代表之一准备去苏俄参加远东劳苦人民大会,陈独秀让他去见尼科罗夫斯基,以便解决旅行上的技术问题尼科罗夫斯基引我到他的工作室坐下,开始用他那生硬的英语和我交谈。他将中俄边境满洲里一带的情形摘要相告,并问我是否已准备了御寒的衣服。我答称一切均已准备齐全,可以即日启程。他便从抽屉中取出一张极普通的商店名片,指点着说:这张名片就是你的护照,上面有一个不容易看见的针孔乃是暗号。要我持这张名片,用不露形迹的方法,去找满洲里某某理发店的老板,由他护送过境等等。张国焘对这个人的感受是:这位俄国人,平常不见他多说话,只像是一个安分的助手,可是从他处理这一类的事情看起来,倒是精细而有经验的。

 

根据解密档案文献来看,在当时,苏俄情报人员被派遣来华工作的例子比较常见,比如马林写于1922711日呈交给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报告中,除了提及尼科尔斯基之外,还提到了一个人福罗姆别尔戈

 

据中共一大纪念馆馆馆长倪兴祥回忆,上世纪80年代,还曾通过外交途径,致信当时的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请求帮助寻找。这一信息,引起了苏联有关方面的注意。

 

苏联学者称尼科尔斯基1921年在上海活动6个月

 

苏共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卡尔图诺娃博士在《远东问题》杂志1989年第2期上发表题为被遗忘的中共一大参加者》一文。她在文中推翻了此前自己关于可能李克诺斯基的姓不是真实的,而是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某个工作人员的笔名的猜测,她指出:以前曾经确认:尼科尔斯基是被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遣到中国去的,并且在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工作人员的来往信函中他是以瓦西里’或者瓦西里耶夫的化名出现的。但是,在19215月至19221月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工作人员名单和一览表中有瓦西里吗?在这个机构的工作人员中只有唯一的一个人布卡特的名字叫瓦西里,而且布卡特在1921年夏天,也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期间,曾经到过蒙古。但是,根据确凿可信的资料,无法认定这位布卡特就是尼科尔斯基。因为根据档案文献我们可以确认:从192163日至12月尼科尔斯基一直在上海活动。

 

卡尔图诺娃博士还根据共产国际派往中国工作的一位名叫利金的工作人员于1922520日呈交给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远东部的工作报告判断:在完成了进行中共建党的准备工作并参加中共一大的使命,以及组织张国焘等出席在苏俄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和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中共代表前往苏俄这一任务之后,尼科尔斯基应该是自己返回伊尔库茨克去参加远东各国共产党和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了。因为利金的这份工作报告证实:192110月初,根据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远东书记处的决定……我被派往广州……在上海,我应拿到工作经费和得到必要的情报。但是,在上海得知:(1)尼科尔斯基同志处没有所需的经费;(2)根据远东书记处的指示,我应在那里等候新的安排。新的安排不久就收到了……让我在瓦西里同志(即尼科尔斯基)出席远东各民族代表大会期间待在上海。但是,卡尔图诺娃博士认为,事实上,尼科尔斯基没有出席这次大会,因为任何一个会议参加者都不曾提及在会上碰到过他,收藏在档案馆里的此次代表大会参加者们的各种代表证中也没有发现尼科尔斯基的证件。

 

卡尔图诺娃博士在文章最后指出,尼科尔斯基,看来就是奈曼—尼科尔斯基弗拉基米尔阿布拉莫维奇,又叫贝格?维克托亚历山德罗维奇(1898―1943)。1921年加入俄共(布)。上过三年赤塔商业学校。1919―1920年在远东共和国革命人民军部队服役。有资料表明:至少1921年贝格在共产国际机关行政处工作。1921―1925年,奈曼-尼科尔斯基在满洲工作。1926年夏天从哈巴罗夫斯克抵达赤塔。1938年遭到逮捕并被判决参与了托洛茨基反对派,死于1943年。后来,在其死后,得到平反昭雪。但她声明这一结论是作为一种说法提供给读者们的。

 

17年之后,卡尔图诺娃所发现的有关尼科尔斯基的新的档案材料又推翻了她在《被遗忘的中共一大参加者》一文中所提出的在档案史料中找到任何更加准确的有关尼科尔斯基的材料的可能性都不存在,因为据我们所知在远东和西伯利亚的档案馆里也没有尼科尔斯基的个人档案卷宗

 

【卡尔图诺娃指出尼科尔斯基特务身份】

 

卡尔图诺娃在俄文杂志《远东问题》2006年第4期上所发表的《奈曼—尼科尔斯基——中共一大参加者》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现在,多亏了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中央档案馆的帮助,才使我们对尼科尔斯基在去中国之前和从中国返回苏俄之后的情况有了更加全面了解的可能性。因而,我们现在对奈曼—尼科尔斯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有了一个相当完整的刻画:弗拉基米尔?阿布拉莫维奇?奈曼—尼科尔斯基,又叫维克托阿列克谢耶维奇贝格,1889210日出生于外贝加尔省巴尔古津地区奇特坎村,他出身于一个小市民家庭,上过三年的赤塔商业学校,1912年至1916年在赤塔市的一些私人商店和阿穆尔铁路斯贝尔加车站任店员和雇员。1916年至1917年在第16西伯利亚预备步兵团和第516乌法预备步兵团任列兵。1917年至1918年,复员之后在赤塔和海参崴的一些私营企业里任职员。1918年至1920年,先后在白匪军第31赤塔步兵团和白匪军谢苗诺夫部犹太人独立连任列兵。19204月随同整个犹太人独立连投向红军。1920年至1921年在雅科布松红军游击队(也就是远东共和国革命人民军第24阿穆尔起义团第4游击队)任普通战士,1921—1923年在远东共和国革命人民军情报部服役,然后在第5集团军参谋部下属的情报部服役。1921年加入俄共(布)。

 

卡尔图诺娃在文中指出,她曾经跟高级研究员帕拉季佐娃一起作过一个推测,认为1921—1925年尼科尔斯基在满洲工作,1926年夏天从哈巴罗夫斯克抵达赤塔但是我们现在掌握的新材料证实不了这种说法。实际上,1921—1923年奈曼—尼科尔斯基在远东共和国革命人民军参谋部情报部服役,然后在第5集团军参谋部情报部服役。从那时起一直到自己的仕途终结他将自己的生命同苏联远东地区的情报和反间谍机关拴在了一起。

 

卡尔图诺娃称:1922—1925年,他(尼科尔斯基)在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驻远东边疆区分局情报科服役,1925—1926年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驻远东边疆区分局反间谍科全权代表,1926—1927年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赤塔分局反间谍科全权代表,1927—1929年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海参崴分局反间谍科全权代表和高级全权代表,1929—1930年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海参崴分局驻格罗杰科沃车站全权代表,1930—1932年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驻远东边疆区分局反间谍科科长,1932—1933年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安总局驻远东边疆区分局外国人科科长,1933—1935年在内务人民委员部远东边疆区局服役,1935—1937年在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总局七处任职。

 

卡尔图诺娃称:1938223日奈曼—尼科尔斯基弗翸阿在哈巴罗夫斯克遭到内务人民委员部的逮捕,罪名是积极参与了托洛茨基恐怖组织的间谍破坏活动1938921日,根据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巡回法庭的判决,尼科尔斯基被认定犯有如下罪行:1931年起积极参与托洛茨基恐怖主义组织的反苏活动,在内务人民委员部驻远东边疆区机关从事颠覆破坏活动,并且参与了替日本情报机关效力的间谍活动,判处弗阿奈曼—尼科尔斯基死刑,判决于当天在哈巴罗夫斯克得到执行。被捕前奈曼—尼科尔斯基已经是苏联国家安全机关的一名大尉。1956118日,根据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的决议,由于缺少犯罪要素,奈曼—尼科尔斯基揠弗?阿被平反昭雪。

 

这名军方的间谍最终被当局判以参与敌对势力的「间谍破坏活动」。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由韩晶撰写的尼克尔斯基一文称: 尼克尔斯基(1889―1938),俄国人,本名弗拉基米尔?阿勃拉莫维奇?涅伊曼,化名有尼克尔斯基,贝尔格?维克多?亚历山大罗维奇,维克多?阿列克谢耶维奇?贝尔格,弗拉基米尔?安德烈耶维奇?科索夫,瓦西里,瓦西里耶夫等。

 

1889210日,尼克尔斯基生于后贝加尔省巴尔古津地区奇特坎村,出身于小市民家庭,在赤塔商业学校三年级结业。19121916年,先后在赤塔市私人店铺和阿穆尔铁路斯贝尔格站商店当店员。19161917年,在第十六西伯利亚步兵预备团和第五一六乌法国家民兵团当列兵。19171918年复员后,在赤塔和海参崴私人商贸企业当职员。19181920年,先后在白军第三十一赤塔步兵团和匪首谢苗诺夫白军部队中的独立犹太人军事感化连当列兵。1920年,他连同该连一起转到红军方面。1920年至1921年,在雅格布松红色游击队,即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第二十四阿穆尔起义团第四游击队当普通战士。19211923年先后在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参谋部侦察科和第五军参谋部侦察科工作。1921年起为俄共()党员。

 

【尼克尔斯基来华筹备举行中共「一大」】

 

19216月,以人民革命军代表兼红色工会国际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远东书记处代表的三重身份到中国,化名尼克尔斯基。尼克尔斯基到中国担负的任务是:同马林一起帮助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筹备和举行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他同时担负职工国际代表的职责。他掌管一定数额的资金,负责向共产国际驻华工作人员以及当时在这个国家工作的其他苏俄共产党人提供经费。尼克尔斯基参加了中共一大并在大会上发言。他还与旅沪的朝鲜马克思主义者密切联系,并参加他们在上海举行的代表大会,组织包括中共在内的有关人员参加远东共产党和革命团体代表大会。

 

1921年至1923年,尼克尔斯基先后在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参谋部侦察科和第五军参谋部侦察科工作。1922年至1925年在远东边疆区国家政治保安总局全权代表处侦察科工作,1925年至1926年任该代表处反侦察科全权代表。1926年至1927年任国家政治保安总局赤塔州处反侦察科全权代表。1927年至1929年任国家政治保安总局海参崴州处反侦察科全权代表、高级全权代表。1929年至1930年任国家政治保安总局海参崴州处格罗杰科沃站地段全权代表。1930年至1932年任远东边疆区国家政治保安总局全权代表处反侦察科科长。1932年至1933年任远东边疆区国家政治保安总局全权代表处外国科科长。1933年至1935年在远东边疆区内务人民委员部管理局工作。1935年至1937年为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总局第七处工作人员。

 

1938223日,尼克尔斯基在哈巴罗夫斯克被内务人民委员部机关作为从事间谍破坏活动的右倾托洛茨基恐怖组织的积极参加者逮捕。1938921日,根据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巡回法庭裁决,他被认定犯有以下罪行:自1931年起积极参加在远东边疆区内务人民委员部机关中活动的反苏右倾托洛茨基恐怖组织,以及为日本情报机关服务从事间谍活动。他被判处极刑――枪决,同日在哈巴罗夫斯克执行。尼克尔斯基被捕时是国家安全总局大尉。

 

1956118日,根据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裁定,因缺乏犯罪要素,尼克尔斯基被平反昭雪。

 

在这里,尼克尔斯基还多了一条罪名:为日本情报机关服务从事间谍活动

 

2007年,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首度正式对公众展出由中、俄、蒙三国学者共同发现的中共一大15尼克尔斯基的照片与真实生平资料。尼克尔斯基为何如此神秘,以至于被俄国学者称为被遗忘的中国一大参加者?一大会址纪念馆馆长倪兴祥说,主要原因在于他的特殊身份——长期从事情报工作。

 

王昕波徐元宫2011824日在《环球时报》撰写《揭秘参加中共一大的两名外国人的真实身份》一文中引2006年俄学者?.?.卡尔图诺娃在俄联邦安全局中央档案馆的帮助下终于弄清了尼克尔斯基的真实身份︰他是苏俄红军的一名情报人员。

 

尼科尔斯基的真实身份是一名苏俄情报人员,他却是中共一大的重要角色。

 

新发现的共产国际档案显示,其实在19206月之前,召开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以宣告党的成立的相关动议就已经存在了。时在中国的共产国际执委会远东部书记索科洛夫一斯特拉霍夫于1921421日的报告中提到:「我从上海动身前,中国共产党人在积极筹备召开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会上要选举产生中央委员会。迄今党的实际领导权还在中央机关刊物《新青年》杂志编辑部手里。这个杂志是由我们资助在上海用中文出版的,主编是陈独秀教授。」

 

【尼克尔斯基出席中共一大并做了重要发言】

 

东方网-文汇报刊登的《追寻尼克尔斯基》一文称: 「参观过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第三展厅的人都知道,介绍中共一大15位参加者的史料中,仅14个人有照片,其中一位只有简单的文字介绍,却没有照片,留下了一个遗憾的空白。

这个人,就是出席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苏俄人士尼克尔斯基。86年前,他风尘仆仆地从苏联赶到上海,匆匆走进上海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出席中共一大并做了重要发言。」

 

【尼克尔斯基照片的发现】

 

过去,从没有留下尼克尔斯基的照片,这符合特工不喜欢拍照的工作性格。2001年,蒙古国人民党的一位负责人到上海「一大」会址参观后,回国向蒙古国研究共产国际历史的著名学者达西达瓦询问能否找到尼氏照片?达西达瓦朋友在鄂木斯克州的专业档案馆终于发现了尼克尔斯基的两张照片。

 

现时中共一大纪念馆的尼克尔斯照片,是远东国立大学历史学教授布亚科2006年参观过一大会址时,发现尼克尔斯基留下的那片空白,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尼克尔斯基的照片送到中国。布亚科夫向鄂木斯克州档案馆问讯。结果是一张光盘,光盘中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尼氏人事档案封面,另一张是带有尼氏本人头像的履历表。据称,档案馆中还有尼克尔斯基几十页的文字资料,他的本名与化名均有明确记录,其自传中还披露自己去上海工作过。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副馆长、研究馆员徐云根在《中共「一大」研究的若干热点问题》一文中称:俄罗斯和蒙古学者查到了尼克尔斯基的档案,终于将尼克尔斯基的身份给搞清楚了。原来尼克尔斯基是由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到中国去的,在尼克尔斯基去中国时担负的任务包括同马林一起帮助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筹备和举行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等。

 

苏俄派出一名情报人员参加中共一大会议,其用意何在呢?中苏的历史学者都承认,尼克尔斯基是一名苏联特务,他来华是筹备中共一大举行如今拥有八千万党员的中国共产党其实是由苏俄特务创立」的。

 

(苏俄中国间谍网系列之五)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