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军统抗战时期在上海的「除奸」要案和情报收集工作  

2014-02-09 18:33:07|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上海有个号称「孤岛」的租界地,由外国势力控制,日军的势力达不到这地,日本人外语不好,汉奸多半不学无术,所以租界内仍然是洋人话事。但同时,上海是战前中国甚至亚洲最大的城市,上海更是当时汪精卫与日本密谋建立伪政权,企图分化中国的接头中心,所以是汇集情报最重要的地区。这样一来,就给军统等情报组织有发挥的空间,可以利用上海这块特殊地方。

 

上海在「孤岛」时期,绝大多数企业家对日本占领者采取的是消极和冷漠的不合作态度,他们为此甘冒财产和生命危险。

 

但是,也有部份人甘愿充当汉奸下水的。1937年12月初,日本人找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苏锡文,在浦东成立「上海大道市政府」。本栏曾撰写过「苏锡文与沦陷时的所谓上海市大道政府」一文,对苏锡文和伪「上海市大道政府」作过介绍。

 

此外,日军还物色一批商人,在外滩正金银行楼上成立了「上海市民协会」,委员名单中有当时滞留沪上的21个知名企业家,包括纺织大王荣宗敬、南市水电公司总经理陆伯鸿、杂粮业同业公会主席顾馨一、南京自来水公司总经理姚慕莲、知名商人尚慕姜等。很多人视这些人之为汉奸行为。

 

抗战初期,顺应全国民众的呼声,「军统」便在上海对日军官兵、大汉奸及日伪机构进行暴力袭击,使日伪遭受重大损失。

 

【军统在上海的特工组织前身是力行社】

 

「军统」早就在上海潜伏,具有相当的基础。军统在上海的特工组织的前身是蓝衣社(The Blueshirts)的特务处。蓝衣社是1930年代中国国民党的一个内部组织,真正的组织名称叫「三民主义力行社」,是由一批黄埔军人组成,重要成员包括有胡宗南、桂永清、郑介民、戴笠等人,这些国民党的军特要员都是从这里开始了自己的发迹。

 

1932年春天,戴笠他出任力行社特务处处长。办公地点是南京鸡鹅巷53号戴笠的住所。总部设在南京徐府巷3号。1933年天搬到南京鼓楼四条巷6号。1936年夏天,张学良送了一幢花园洋房给戴笠,即南京丰富路洪公祠1号。

 

【上海沦陷后王天木接任上海特区区长】

 

在滕杰任力行社书记时,宁沪和大别山是力行社的活动重点。1932年,力行社特务处成立上海区,首任区长是区光辉。1937年上海特区区长周伟龙(黄埔四期)。1937年上海沦陷后,由朱啸谷代理上海特区区长,后由王天木接任。

 

1933年,复兴社在上海迅速发展,由上海书记叶维领衔,并得益于4个后来名重一时的宣传专家,《大晚报》副刊《火炬》的编辑崔万秋,贺衷寒的同乡、中学同学刘炳藜,以及刘炳藜的两个朋友,学者陈秋云和张云伏。当年夏天,在几十位力行社社员、几百名革青会会员之外,上海复兴社已拥有成员三四千人。他们多为大学教授、新闻记者和学生领袖。

 

1933年春天,在首都南京,以力行社社员、黄埔三期学生黄绍美为主席的「亚洲文化协会」就登记注册。它是复兴社华侨分社的掩护机关,它并且下属「华侨共济会」、「华侨青年救国团」、「远东妇女抗日同盟会」和「亚洲被压迫民族大同盟」4个分支机构。其中「华侨共济会」以侨领为发展对象,这个分支机构、掩护机关,大约发展了1000余名华侨青年。更不必说,校址位于上海、以华侨子弟为主体的暨南大学,其三分之一以上的学生都自愿地加入了复兴社。

 

1938年3月,力行社特务处升格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

 

【「抗日除奸团」威名远播】

 

1932年,王天木是军统天津站首任站长。1937年,王天林与爱国学生结拜为十兄弟,成立了「抗日除奸团」,专门对付日军和汉奸。该团初建时,仅有十几个人,至1939年春,已发展至60多人,其成员多为耀华中学、南开中学、汇文中学等十几所学校的学生。据流传下来的资料表明,当时他们在现在保定道崇仁小学内成立了锄奸团骨干培训班,名义上是文化课补习学校,实际上是宣传抗日、研究抗战形势以及教授各种常规武器使用方法的培训基地。

 

抗战初期,王天木曾是抗日锄奸的中坚力量,还曾经与军统的人试图在上海刺杀汪精卫。王天木任军统天津站长时,暗杀了天津商会会长王竹林、伪华北联合储备银行天津分行经理兼伪海关监督程锡庚等汉奸。

 

「抗日除奸团」其他成员还有、袁汉俊、祝宗梁、孙大成、刘友琛、冯健美等人。他们曾多次进行抗日杀汉奸活动,如火烧日军的粮库和棉花栈,炸毁日军收买的光陆电影院、中原公司和日军设的公共汽车;在天津刺杀程锡庚和王竹林等大汉奸。

 

「军统」在上海干过的多宗「除奸要案」简介如下:

 

【上海帮会巨头张啸林被贴亲保镖枪杀】

 

「剌杀张啸林案」。张啸林(1877年-1940年),上海青帮头领。原名小林,后改名寅,浙江宁波人。1897年移居杭州。于武备学堂肄业。移居上海后加入青帮,成为头领,与黄金荣、杜月笙并称为「上海三大亨」。1937年日军攻陷上海,公开投敌。张啸林主办了一个「新亚和平促进会」的汉奸组织,用日本人拨给的武器弹药,装备手下门徒,专门为日军强征粮食、棉花、煤炭等物资。他仗着关系多、地理熟,因而起了日本人所不能起的作用。他搜集物资的范围日益扩大,甚至从安南(越南)采购煤炭,运到上海,再转销华中一带,从中谋利。因此,张啸林因此被列入「军统」暗杀之列。具体负责执行对张啸林的「制裁」是杜月笙的门徒,时任军统上海行动组组长的陈默。杜月笙在离开上海之前,就生怕张啸林会跟日本人合作,因此劝他同去香港,自然这也是蒋介石的旨意。可是,张啸林却彷佛打定主意一般,硬是不肯去香港。1939年秋,张啸林从莫干山别墅返沪,获悉日本侵略军为酬谢张啸林的卖命,准备建立浙江省伪政府,由张啸林出任伪省长。1940年1月,张啸林的亲信俞叶封,为捧名伶新艳秋的场,天天去更新舞台听她的戏。这天晚上,俞叶封特地约张啸林同去看新艳秋的《玉堂春》,并预订好了包厢,张啸林一口答应了。可是到了晚上,张恰巧有事走不脱,就没有去更新舞台,只有俞叶封等人在包厢里。正当戏唱到高潮时,俞开心地拍掌喝彩,突然有人冲入包厢,拔出手枪对准中间的看客一阵乱射,顿时戏院大乱观众乱窜,待到巡捕赶来察看究竟时,已发觉俞叶封倒在血泊里,一命呜呼了。

 

经过了这一次有惊无险的刺杀事件,张啸林更是闭门不出,连俱乐部也 不敢去了。同时加强了警戒,雇用了20几名身怀绝技、枪法奇准的保镖,公馆前后门都有日本宪兵守卫,日夜巡逻。1940年8月11日,张啸林公开接受汪精卫伪政权与日本特务机关联合颁发的「浙江省省长」委任状。8月14日,张啸林正和杭州锡箔局局 长吴静观在华格臬路公馆三层楼上商量事情,林怀部伸手去腰间拔枪,大家都以为林怀部真要交枪走人,不料他对着张啸林一甩手,子弹正中张啸林面门,张啸林当场毙命。张啸林被贴身保镖林怀部暗杀于上海华格臬路(今宁海西路)张公馆。国民党军统上海负责人陈恭澍否认林怀部为军统杀手。法租界判处林怀 部15年徒刑,抗战胜利后林怀部被无罪释放。

 

【伪上海特别市市长傅宗耀被亲信劈死】

 

「傅宗耀被杀案」。宗耀(1872~1940) 字筱庵。浙江镇海人。1892年傅在浦东英商耶松船厂做工,4年后,升为冷作间「拿摩温」(工头)。后傅结识严信厚、虞洽卿、朱葆三、盛宣怀。1916年,傅与严子钧、虞洽卿、朱葆三等人集资在百老汇路(今东大名路)创办祥大源五金号,傅任总经理,包揽招商局所需五金的业务。1926年,傅宗耀靠军阀势力当上上海商会会长。北伐战争中,傅支持军阀孙传芳,国民政府下令通缉,傅出逃大连,勾结日本侵略军。九一八前夕,对傅通缉令撤销,傅回上海。1938年10月16日,傅宗耀任日伪上海特别市市长。以今祥德路26弄2号为「市长官邸」。

 

说起山阴路,老上海人早已耳熟能详,雅、静及道路两侧的上海近代民居建筑博物馆式的繁多建筑类型,是老山阴路的特色。其实,从山阴路底到欧阳路这一段约300米的祥德路上,有特色的甚至挂牌的保护建筑也不少,从建筑上看也区分不出山阴路和祥德路。祥德路26弄2号这幢楼仍在,但一直予人十分神秘的感觉。

 

傅宗耀一直是国民党特务追杀的第一目标,而主其事者就是杜月笙。日本军部为了保护傅宗耀,专门在虹口圈了一所花园洋房作为他的官邸,家中仆从如云,雇有23名心腹保镖,层层守卫,戒备森严。击杀傅宗耀的,是他最亲信朱升源。朱升源是傅宗耀的专职炊事员,从他的父亲开始跟随傅家达数十年之久。杜月笙将之成功策反。或说是陈恭澍收买了傅家的老仆人朱升源。10月10日是「双十节」,傅宗耀在虹口「六三花园」设置盛大筵席,招待日本驻沪军政头目、伪市府官员。傅宗耀喝得酩酊大醉,朱升源把他扶回官邸卧室后,用菜刀将之劈死,然后像往常一样,拿了买菜的篮子,从走廊推了自行车,在岗哨的眼皮底下缓缓走出官邸。1940年10月13日的《申报》有一条醒目的标题:「虹口昨晨血案,傅筱庵被刺身死;祸生肘腋老仆持刀暗杀,日方大事搜查并无所获。」

 

【炸毁光陆电影院?】

 

「炸毁光陆电影院」。据统计,1930年全国约有250家影院,而上海就有50多家,由此形成了上海影院的基本格局。其中上海一流的影院即有光陆、大光明、南京、新光、兰心、国泰等院多家。

 

30年代的上海外滩,不仅是上海金融、贸易行庄云集之所,同时也是众多文化经营单位入驻之处。就在虎丘路142号的光陆大楼(Capitol Building),除自身光陆电影院外,楼上便聚集美商二十世纪福斯、华纳、第一国家、派拉蒙、美国共和等影片公司。1925年,英商斯文洋行出资,沪上匈牙利籍建筑师鸿达设计的一座集剧院、办公楼、公寓于一身的大楼在博物院路的末端开工兴建。当时这种「巴黎式」的布局安排,在沪上乃至国内都十分少见,同时也成为上海第一座将戏院设置在大楼内的建筑。1928年2月25日,命名为光陆大楼的新厦落成,大楼是8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平面成扇形,底层西面为戏院,其余为办公、公寓大楼,结构处理的技术水平较高。顶部有一比较典型的装饰艺术风格的小塔楼,是外滩源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当时主要起到消防联络和灯塔航标的作用。大楼底层的新剧院名为光陆大戏院。戏院内部装饰精美,剧场分上下两层,一层有500个坐席,二层有230只座位,左右两侧都设有包厢。戏院在楼座前沿没有隔断,两边延伸出去,类似过道一般逐级下降,每边四个包厢,可坐16人。是当时上海唯一的阶梯式电影院。场内有冷暖设施,四壁墙面隔音。顶部和四周墙壁塑有花纹图案和浮雕,为当时设备最为完善的剧场之一。开幕当天,欧洲电影《采蝶浪花》成为光陆大戏院的首映影片。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光陆是当时上海头等电影院里票价最贵的。其他影院的好莱坞影片票价一般为6角银元,而光陆则要1元。1929年6月,美商远东游艺公司收购光陆大戏院,同时增添有声放映机,并且和美国派拉蒙影业签订协议,成为派拉蒙电影在沪上的首轮影院。当时,光陆大戏院和大光明、大上海、奥提翁、夏令匹克都是申城的头等影剧院。1933年8月,光陆大戏院宣告关闭。之后兰心大戏院将其收购,改为兰心大戏院分院,成为了兰心第二轮影片的放映影院。鲁迅曾常带幼时的周海婴去光陆看电影。连著名的比利时漫画人物「丁丁」也去过光陆大戏院!《丁丁历险记》之《蓝莲花》一集中,来到上海的丁丁为躲避追捕,躲入的那家电影院就是「光陆大戏院」。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剧院为汪伪政府的中华电影公司强行接收,更名为「文化电影院」。”。专映日本新闻影片。但是目前找不到有关光陆电影院被炸毁的资料。

 

上海是一个「洋化」的城市,外国电影大量输入。1933年上海各电影制片公司全年出品的国产影片89部,而这一年欧美输入的外国故事片竟达421部,其中美国影片309部,占输入片73%,这里就包涵着派拉蒙56部,福斯48部,第一国家26部,华纳23部,几乎一半是在外滩这座楼宇中运作而成。到40年代,抗日战争胜利后,欧美影片大量涌入,从1946年到1949年,上海各电影制片公司出品的国产影片共143部,而美英各公司输入影片达1634部,其中20世纪福斯307部,华纳260部,派拉蒙234部,这3家公司共801部,又几乎占到一半。

 

【军统」的沈醉在上海收集对日情报】

 

此外,「军统」还收集对日的情报。「军统」的沈醉本人便是「历史见证人」。他担任虹口地区的对日情报收集工作,为日军排挤不能立足以后,转而带领特工潜伏人员深入浏河、大场,直达前线乃至日占地区,亲身担任战场调查工作,为中国炮兵部队指示目标,鉴别战果,铲除汉奸,每日在生死线上徘徊,饮水三餐皆不能为继,但沈先生和其他特工人员皆以苦为乐,丝毫不以危险为念,与前线官兵同进同退,死亡相继,前后达数月之久。沈醉认为是段间是他在「军统」最为快乐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6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