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镇海的日军司令部和日本特务机构  

2014-01-17 23:13:32|  分类: 考古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日军占领镇海后,在大教场附近设立司令部,在西门武宁桥边修筑岗楼,所有城门处均设岗哨和铁丝网,夜里关起城门不许中国人进出,城内随时可能戒严,搜查过往行人和商铺。

 

镇海有一处老地名,昔日曾是演兵习武的大校场,位于镇海鼓楼西北面的大教场路。据史料记载,大教场路的路基原为建于明朝初年的定海卫指挥使衙署,下辖郭巨、穿山等城,拥有兵丁数万名,战船百艘,规模空前。署前是兵勇操练、校阅之地,也被称为大校场。兵勇在校场上勤奋操练,备战抗敌。明后期,倭寇渐渐平息,卫指挥使衙署更改为总兵府。到了清中期,军事机构搬到舟山,总兵府旧址又称为演武厅。

 

【日军占据胡恭敏豪宅作司令部】

 

大教场路南端入口处是当地富商胡恭敏的豪宅。民国初年,胡文璋的爷爷胡芑水在外发迹,回到镇海。他按照风俗,选址大教场西南角,打算建造一所三层高西式洋房,昭告衣锦荣归。新楼高度计算后超过了鼓楼,一些老镇海人表示不满,认为民居高于鼓楼会把镇海的灵气吸走,放话说要胡家为城关镇三年内的火灾负责。迫于压力,胡芑水把房子改建为两层传统民居。房屋围墙高约四五米,沿河做了三四米宽的青条石大台阶河埠头,十分气派。战时的一日,日本军舰驶入后海塘外海面,远远望见镇海城区内高楼,于是炮火对准胡恭敏房齐发。七八枚炮弹直接落到院子里。镇海沦陷后,日军占据胡恭敏豪宅作司令部。直到抗战胜利,房子才物归原主。

 

【谢氏旧宅曾作日军水上司令部】

 

在宁波的各有关网站均有说,位于江北岸白沙路中段的省文物保护单位——谢氏旧宅,曾在沦陷期间被日军占作水上司令部(江北区政府1983年立碑保护的碑文)或水上司令部附设检查站(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位于位于江北岸白沙路中段,原为甬上煤炭巨商谢恒昌的私宅,建于1903年至1908年,系水泥砖砌三层楼房,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与外来建筑文化碰撞融合的建筑物。其最高层为晒台,其余各层临江面中间,均建置三个石砌拱状阳基,二、三层设铁栅木扶手栏杆,颇显气派。大门框用石柱及钢筋水泥筑成拱状,上雕「降福受祉」四字(已毁),由「五蝠捧福」图案组成的铁皮大门和由「连升三级」图案组成的铁栅窗仍存完好。1941年宁波沦陷后,侵华日寇曾占据谢宅作为水上司令部附设检查站。

 

有人认为,「水上司令」不会是日军的一个独立兵科,它要么是占据宁波的日军陆军部队设置的,要么就是日军海军在宁波的一个象征性存在。故猜测它应是日本海军陆战队下的附属机构,甚至或许,它归侵驻镇海的日本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一部)之指挥。

 

查日本海军在占领区,曾设过许多基地部队,在上海及其周边区域,原为「第一根据地队」,后更名为「上海方面根据地队」(简称「上根」)。「上根」在1941-1944年间的司令官,由「上陆」司令官兼任,并同属「支那方面舰队」。

 

日本海军基地部队(海军根拠地队,かいぐんこんきょちたい),是日本海军的陆上部队之一,任务是防卫与管理设于占领地的临时海军基地,可说是广义上的海军陆战队的一种。「上根」的司令官由「上陆」的司令官兼任,也说明了两者之间的关系。故有人测,曾盘据在谢氏旧宅的「水上司令部」,是「上根」辖下之一部,似乎更确切些。

 

【镇海日本海军特务部长官野口】

 

沦陷时的镇海之日军行政机关,为海军特务部。1942年7月,汪伪南京政府在宁波设立浙东行政公署、专员沈尔乔就职时,镇海的海军特务部长官野口,也前来祝贺,其军衔为大佐,排名还在宁波特务机关长泉铁翁之前(见伪1942年7月11日《时事公报》)。

 

这位野口,未见其名字为何,《镇海县志》上对他似乎也没记载。

 

【野口六郎是野口吗?】

 

在旧日本军人数据库中,只找到一名叫野口六郎的,属海军。野口六郎,日本兵库县人。1920年7月22日,毕业于日本海军机关学校第29期。次年6月1日,被授予海军下士官军衔,开始在海军服役。1941年10月10日,累升至海军大佐。1942年10月15日,任中部太平洋舰队第三南遣舰队机关长。1943年10月1日,任海军省教育局第三课课长。1944年4月1日,任追洪守府航空队司令官,同年9月20日调任联合舰队第一机动舰队机关长。10月12日,美国太平洋舰队第三舰队发起台湾海战,从航空母舰和中国大陆上起飞的1000余架轰炸机、战斗机给日本驻台湾海军舰艇部队及航空部队以毁灭性的打击。10月15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副武大将决心给美国海军第三舰队以痛击,命令在台湾附近海域的第一机动舰队进行追击作战。野口六郎在驾机参加「自杀攻击」的「神风特攻」战斗中,被美国海军航空兵击落,葬身于台湾以东海域。1944年10月15日,日本海军第一机动舰队机关长野口六郎海军大佐,在台湾海战中被美国海军航空兵击毙。死后追晋海军少将。

 

1944-1945年间,在中国的南部海域,除了野口六郎海军大佐,日军阵亡的将领还有4位。他们分别是有马正文、铃木义尾海军中将、岛村矩康陆军大佐以及秋永守一海军大佐,他们中后三人死后都被追晋为少将军衔,而他们的毙命过程也是殊途同归。

 

野口六郎少将是在同有马正文一起实施「神风特攻」行动中,被美国海军航空兵击落,葬身于台湾以东海域。而铃木义尾海军中将,则是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三舰队司令官,他率队在冲绳、台湾、菲律宾海域与美军作战。1944年10月中 旬,他率领三个战队(两艘战列舰、四艘重型巡洋舰、一艘轻型巡洋舰、六艘驱逐舰)在台湾海峡与美国太平洋舰队展开激战 ,11月21日被美国海军击毙。

 

至于岛村矩康少将,其是日本大本营兼联合舰队、中部太平洋舰队参谋。1945年1月15日,在中国广东汕头海 面的一次作战中,被中美混合机群击毙。而秋永守一少将则是侵华日军中国方面舰队机关长,自1942年起,一直在中国东 海、南海水域与中国、美国海军作战,1945年1月27日,其在南中国海水域的一次作战中,被美国航空部队炸死。

 

太平洋战争史一般把大西泷次郎海军大将称为「神风特攻之父」,他最早提出「自杀攻击」、「敢死冲锋」战术。而 有马正文则是第一个把这种战术应用于实战的海军指挥官,他比莱特湾海战中神风特攻的第一号出击还要早10天。

 

这名「神风敢死队」的战将野口六郎生平资料与镇海海军特务部长官野口对不上,恐怕不是同一人。

 

(战时镇海两度失陷系列之四,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