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消失了的中国景教仍在内地各地上作千年回响  

2013-09-18 19:31:05|  分类: 考古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基督教,唐代称景教,实际上是对叙利亚人聂斯托里(Nestorius,386-451)为首的基督教聂斯托里派(Nestorian Christianity)的称谓。这个教派反对玛利亚是神的母亲,反对圣像崇拜、炼狱说等传统基督教教义。公元431年,在小亚以弗所宗教会议(Ecumenical Council of Ephesus)上,聂斯托里派被罗马基督教法庭判定为异端。聂斯托里本人及其追随者被驱逐出境。不过,他们很快在萨珊波斯王国找到避难所,498年成立自主教会,总部起初设在塞琉西亚-泰西封城(Seleaucia-Ctesiphon),先后以迦勒底(Chaldea)或亚述(Assyria)教会的名义传教。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建立后,景教总部一度迁往巴格达,盛极一时。

 

到了公元5世纪,景教向东传入中亚阿姆河流域,在粟特诸城邦兴建了许多教堂。

 

【景教传教士最迟在6世纪初抵达中国】

 

至迟在6世纪初,景教传教士沿着丝绸古道来到北魏首都洛阳。《洛阳伽蓝记》卷四「永明寺条」记洛阳佛教盛况说:「百国沙门,三千余人,西域远者,乃至大秦国,尽天地之西垂。」佛教从未传入罗马帝国境内,这里说的大秦国「沙门」当指混迹于洛阳佛寺的景教士。《资治通鉴》卷一四七记梁武帝天监八年(509)说:「时佛教盛于洛阳,沙门之外,自西域来者三千余人,魏主别为之立永明寺千余间以处之。」这段史料明言从大秦国到洛阳的3000余人均属「沙门之外」。如果真是这样,这将是记录基督教入华的最早汉文史料。

 

基督教第一次来华传播为唐朝时「景教」的传入。公元635年景教首次派传教士来华。当时属于聂斯脱利派被正统教会的景教在叙利亚传入波斯、阿拉伯和印度等地,并从波斯传入中国。因此,唐时中国人最初将之称为「波斯教」,称其教堂为「波斯寺」,后来人们根据对这一宗教的深入了解才将之改称为景教。

 

【赫赫有名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

 

景教入华传播之说得以确立乃根据唐德宗建中二年(公元781年)所立《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此碑于明天启三年(1623年)在陕西出土,上刻十字架,现藏于西安陕西省博物馆。chinesemahan曾在碑林亲眼欣赏过这去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中国古基督教碑刻,也买过此碑刻回来研究。

 

此碑额上《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颂并序》所载,其教乃「真常之道,妙而难名,功用昭彰,强称景教」;而作为不可道、不可名、不可言说之教「强称」的「景」字在当时则指「日大之意。唐人称景教教祖为「景尊」、教徒为「景士」和「景众」、教会为「景门」、其教化之力则为「景风」或「景力」。

 

【景教碑十字架被指是耶路撒冷十字架】

 

据中国学者何新指出,景教碑十字架(Nestorianism Crosses)最接近的形式正是古基督教东方教派的「耶路撒冷十字架 / 新特普特十字架」。但景教十字架上却有圣火及太阳符号。

 

《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展示景教徒刻意与中国文化接轨的意图。据统计,仅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不到2000字的碑文中就引用《易经》30处,《诗经》30处,《春秋》20处,还涉及经书的有150处,史书的有100多处,子书的有30处。

 

【阿罗憾被指可能是波斯王族的旁系】

 

唐代,来华的景教教士受到唐代皇室的高规格礼遇。第一位来华的景教传教士阿罗本(或阿罗憾,Abraham,即亚伯拉罕。中国学者马小鹤认为原名是Wahrām)到长安时受到唐朝宰相房玄龄等官员的欢迎,此后在皇宫藏书楼译经着文,获准传教。景教在唐朝曾达到「法流十道,国富元休,寺满百城,家殷景福」的盛况。

 

阿罗憾是在唐高宗显庆年间由波斯来到中国,获得高宗的信任,而授与边镇大将军权位,以后又赋予拂林国招慰使的职务,封为位于甘肃兰州上柱国金城郡的开郡国公。他逝世于公元710年,享年95岁,葬在建春门外。1909年端方在《陶斋藏石记》中刊布了阿罗憾墓志的录文,墓志称阿罗憾为「大唐故波斯国大酋长、右屯卫将军、上柱国、金城郡开国公、波斯君丘之铭。」。中国学者马小鹤引用阿拉伯史学家麦斯欧迪(Ma? ūdī)的记载,波斯末代国王伊 嗣俟 (Yazdegerd III)有两个儿子,一个即卑路斯,另一个叫瓦赫兰 (Wahrām),但是阿罗憾的年龄决定他很少可能是伊嗣俟的儿子。阿罗憾可能是波斯王族的旁系,比如库萨和(Khusrau II)的孙子。

 

【及烈主教在唐玄宗时来华】

 

至了唐玄宗当皇帝时,又开始优礼景教。此期来华的传教士中,最有名的是及烈主教。中国的史书中曾有多次提到他:第一次是公元714年他住在广州时,结合了当地的一些官吏广造奇器巧异。由此可知及烈是一位熟练的技术人员,并可推知当时广州可能有景教信徒。及烈这次在中国停留不很久,后来大约是从海路返回波斯的。18年后,及烈第二次来华,他这次和波斯的入贡使臣一同前来,担任向导和翻译。

 

玄宗皇帝还命令大将军高力士,把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五位皇帝的画像,送到长安的景教寺内安置,并赐给绢布一百疋,这是当时景教人士所引以为荣的成果。

 

公元744年,又有另外一位著名景教传教士佶和来华。唐玄宗也对他非常礼遇。并下诏给他和另外16位传教士,在庆兴宫内,为玄宗献祭祈祷。在佶和来华的第二年,景教当局,为了避免和回教及波斯的祆教互相混郩,请求玄宗下诏将波斯景教寺改名为大秦景教寺。玄宗在秋天下诏允准。

 

【拂菻僧可能是东迁至中亚的叙利亚迈尔凯特派】

 

佛菻国使者在唐代曾7次来到长安,学界一直认为这些使节可能来自拜占庭帝国,或是入华传教的景教僧。但是,唐代社会习惯称景教僧为波斯僧,而不是拂菻僧,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中还存在着有意回避拂菻一词的线索。此外,《酉阳杂俎》中由拂菻僧记载的拂菻、波斯植物表现出古希腊药典的行文格式。故此,中国学者林英在《拂菻僧:关于唐代景教之外的基督教派别入华的一个推测》论文中推测,拂菻僧可能是东迁至中亚的叙利亚迈尔凯特派,他们拥护拜占庭帝国和希腊正教,因此才会自称来自拂菻,即当代的罗马帝国。

 

景教之所以在唐代中国享受合法地位,有贞观十二年七月诏为证:

「贞观十二年七月诏曰:道无常名,圣无常体,随方设教,密济群生。波斯僧阿罗本,远将经教,来献上京,详其教旨,元妙无为,生成立要,济物利人,宜行天下。所司即于义宁坊建寺一所,度僧廿一人。」

 

在唐代,景教至少建有长安义宁坊大秦寺与洛阳修善坊大秦寺等景教教会。两间景教教会是同出一脉,或是同源别枝,洛阳景教士是否能像长安景教教主那样总结自己在洛阳地区的传播功业,建立一座歌颂彰显景教的巨碑,中国学者葛承雍认为目前还不得而知。

 

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以日本研究中国景教的权威佐伯好郎博士为首的一批学者,把西安府西去150里的盩屋县大秦寺,认定为唐代一所重要的景教寺院。但中国学者林悟殊认为该寺始建时便是一所佛寺。

 

【《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经幢出土】

 

2006年7月初,河南洛阳豫深文博城出现了一件唐元和9年(公元814年)12月的《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经幢。出土时经幢底部已残损,但大部完好。经幛上为一石灰岩质青石制成的八棱石柱,残存有景教经文和经幢记,以及完整的十字架图像,经幢共计存字809字。中国专家发研究认为,新出土的洛阳《大秦景教宣元至本经》经幢是基督教东传史上最重大的发现之一,确切地说,此经是公元8世纪在中国的一位高级教士所写的、完全中国化的基督教神学本体论论文。

 

有研究根据洛阳隋唐故城建春门外出土的唐代景教石刻经幢残件、洛阳龙门东北平原感德乡出土史乔如墓志、安思泰浮图、康法藏祖坟记、安菩萨墓志、阿罗憾墓志及龙门北原出土的阿史那感德墓志的记事,指出唐朝政府在洛阳城外东南方一带专门设立含有怀柔意味的「感德乡」,正是出于安置当地人口众多的胡人部落的需要。洛阳景教经幢在当地的出土,恰好是反映当年这一带胡人所信奉的外来宗教信仰。

 

到了会昌五年(公元845年),唐武宗崇道毁佛、下令灭教,殃及景教等外来宗教,从而结束了景教在唐代中国传播发展的210年历史。

 

会昌五年(845),唐武宗发动灭佛运动。这场宗教迫害殃及景教、火祆教、摩尼教等其他外来宗教。此后,景教在中原地区逐渐绝迹,但在偏远的北方草原和西域地区仍继续流行。

 

【敦煌莫高窟内发现唐代景教译经和基督像绢画】

 

1907年,英人斯坦因(M.A. Stein)在敦煌莫高窟内发现古写本24箱和佛教艺术品5箱。这批文物不都是佛教之物,其中还包括《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附有景教经典目录三十种)等唐代景教译经和一幅残破的基督像绢画。

 

《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被认为是唐代景教的一首圣诗,亦是基督教在中国最古老的一首圣诗,是伯希和于1908年在敦煌石室发现的经卷,现藏巴黎国立图书馆。

 

上世纪二十年代曾在故宫午门楼上清内阁档案中发现叙利亚文景教礼拜用赞美诗写本八叶,当为文渊阁旧藏。

 

中国学者葛承雍认为基督教东方教礼仪经文和音乐传统都始于叙利亚,但它不是在一个封闭环境中由单一民族形成的,而是吸收融合了几种有特征的东西方教曲调,有着共通性,跟现代的基督教音乐主要受西方教会的影响有明显分别。

 

【昌古城出土有叙利亚语等景教福音书和教论】

 

考古学者还从高昌古城出土有叙利亚语、粟特语、中世纪波斯语和突厥语书写的景教福音书和教论。证明古代西域不但曾经盛行景教,而且高昌地区是该教的一个中心。

 

中国学者王静在《唐代中国景教与景教本部教会的关系》的论文中认为,唐时,景教在中国境内并非孤立地开展传教活动,中国境内的景教人士与驻巴格达的景教本部教会组织有一定的联系与交往。景教自入华始即与本部教会组织有了联系,最初至长安的景教士阿罗本即为本部教会组织派遣而来。之后,本部教会组织继续派遣传教士至华,支持中国境内景教徒的活动,使景教得以在华继续传播。会昌灭法后,中国内地景教处于消沉状态,但景教在西域边疆地区仍有所流传。晚唐时期,在西域高昌地区,景教的活动与本部教会之间有着较为密切的联系,高昌景教教团是景教本部教会组织领导下的一个教会分支。

 

【高昌古城郊外一所景教废寺墙壁上的画像】

 

20世纪初,德国吐鲁番考察队在高昌古城郊外发现一所景教废寺,位于高昌古城东城墙北端与小佛塔群之间, 现存三个殿堂,长约20米,宽近7米。这个教堂经过多次重修改建,勒柯克(A.von Le Coq)在墙壁内层墙壁上发现了景教残画,主要绘于东厅北墙、东墙和西厅。可惜非常残破,他只揭取了其中两幅较为完整的壁画,现藏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其中较小的一幅残画,高43厘米,宽21厘米,描绘一位正在忏悔的红衣女子。

 

另一幅残画面积稍大,宽约70厘米,高约63厘米。这幅画的下半部表现一群手持棕榈枝的信徒簇拥着一位牧师,上半部描绘一个手持十字架的骑士像,但是只有马蹄部分被揭取下来。

 

【章怀太子墓壁画上聂斯托里派的宗教代表?】

 

1971-1972年,陕西考古工作者对陕西干县干陵东南3公里处章怀太子墓进行发掘,在墓道东西两壁发现了描绘外国使者的大型壁画。匈牙利罗兰大学宋妮雅(Buslig Szonja)博士最近发表了一个新的看法。她发现章怀太子墓壁画上的「拂林使者」,很可能是一位大秦国(今叙利亚)聂斯托里派的宗教代表。

 

元代前后,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族和一些北方民族,如克烈( Kereit)、汪古(Ongut)、乃蛮(naiman)等突厥、蒙古部落也曾皈依景教。

 

到了元代,景教从泉州传入内地。以往的研究,对于泉州景教传入路线是仅有陆路还是海陆两路皆有存在不同看法。但有学者认为,泉州景教的传入路线只有陆路通道的观点。

 

《马可波罗游记》记载:说叶尔羌、喀什、哈密、吐鲁番、乌鲁木齐、和田、库车、巴里坤等地都信仰景教。公元1180年,总主教厄里扎三世曾任命约翰为喀什噶尔的主教。元代,蒙古的乃蛮部和克列部大多数信仰景教。

 

【黑城子等地发现的多种语文的景教文献】

 

上一世纪初德国考古队在新疆土鲁番地区葡萄沟(Bulayiq),俄国科兹罗夫(Kozlov)考古队在甘肃西夏故都黑城子等地发现的多种语文的景教文献,敦煌发现的《三威梦度赞》、《志玄安乐经》等汉文景教文献,以及近年来内蒙、福建泉州、江苏扬州出土的汉文和民族文字的景教墓碑等,就是这方面的有力证明。

 

景教在突厥人中最主要的遗存,是在今吉尔吉斯境内托克马克附近楚河一带发现的大量墓碑,时间约为1186-1345年之间,共600多块,其中有30多块用叙利亚文拼写突厥语,其余均用叙利亚语。

 

【「鄂伦苏木」古城遗址的罗马教堂】

 

呼和浩特市西北、接近蒙古人民共和国边境有一处称为「鄂伦苏木」的古城遗址。日本考古学和东方学家江上波夫及其同事在1935-1941年期间经几次调查发掘,得以确定遗址即汪古部王府,并发现了罗马教堂,这在东西交通史研究上极具重要性。包括景教墓石拓本在内的江上发掘品现存东京大学和横滨欧亚文化馆。

 

80年代初期,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城子乡城子村所在的元代松州故城发现一块元代也里可温教徒瓷质碑刻。〔法〕JamesHamilton、牛汝极的《赤峰出土景教墓砖铭文及族属研究》认为是墓砖,也公布了拓片,对叙利亚文、回鹘文铭文作了详细考释,得知墓主名为药难[Y(a)wnan-约翰]的一位将军,死于亚历山大纪年1564年(公元1253年;元宪宗时期),并进而推断他为汪古部人,其名字即元人所译的月合乃。对比可知乔吉文中公元年代的推算有误。1991年内蒙古的考古工作者又在赤峰市松山区城子乡古松州城址采集到一件城内出土的元代景教徒墓碑,该碑为瓷质白釉,正面用铁锈花色勾勒图案,碑的上方为一大十字架纹,中心画圆环,环内绘荷花,十字架的下部托一大朵莲花,十字架上方左右两侧各画写一行八思巴文,下部两侧书写三行古叙利亚文。

 

700余年前的内蒙古阴山一带,曾生活着一个强盛的草原部落——汪古部。他们讲突厥语,信奉景教,并在阴山北部的达茂草原建了一座气势雄伟的赵王城。而今,只留下一座残垣断壁的敖伦苏木古城遗址。上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瑞典、美国、日本等国的专家都曾到达茂旗敖伦苏木古城考察,发现有景教墓碑、石棺,都刻有十字架。敖伦苏木里隐藏着传说中的景教(即唐朝时传入的基督教聂斯脱里)。汪古部中许多贵族笃信景教,在于达茂旗木胡儿索卜尔嘎墓地出土有石塔顶构件,上刻景架十字架。2006年,内蒙古的考古学家盖山林,在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敖伦苏木,发现了一块用古叙利亚文、蒙古文、汉文三种文字书写的景教残碑。据悉,残碑为花岗片麻岩刻成,圭首上刻有十字架,其上左有金鸡,右有玉兔,下刻莲花映托。碑高1米,宽0.85米,汉文部分居右,叙利亚文居中,蒙古文居左,内容相同,其汉文共4行,内容如下:「这坟阿兀剌编帖木郏思的,京兆府达鲁花赤……花赤,宣来后来怯连口都总管府副都总管,又……宣二道,前后总授宣三道,享年三十六岁,终。泰定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记。」泰定为元泰定帝也孙铁木耳年号,泰定四年即公元1327年。碑文中所记死者为阿兀剌编帖木郏思,是突厥姓名,敖伦苏木古城为元代汪古部首领阿剌兀思·剔古·忽里所建,该墓碑所记的死者为元代汪古部贵族人士。

 

扬州曾在1981年发现一方叙利亚文-汉文景教墓碑。该碑下段有十二行叙利亚文,其中第一行和第十二行为叙利亚语,其余各行为叙利亚文记录的突厥-回鹘语。1981年扬州城西北扫垢山南端出土了一方元延佑四年(1317年)大都忻都妻也里八世的墓碑

 

1928年,在泉州任中学教师的吴文良先生业余开始收集并整理泉州各类宗教石刻。至1957年,在郑振铎、陈梦家等先生的关怀帮助下,科学出版社出版了由他编撰的《泉州宗教石刻》。其中收录了一块叙利亚文回鹘语-汉语双语景教碑铭的拓本。1985年,泉州城外东北部又出土了一方汉文、八思巴文合璧的景教徒墓碑,年代为元延佑甲寅(1314年)。。1987年于泉州东门外发现一方尖拱形基督徒墓碑,饰十字、莲花、云朵。1988年于泉州东门城墙遗址至仁凤街一带又发现一方尖拱形基督徒墓碑,饰有翼天使和云朵。

 

英国人聂克逊(F.A.Nixon)于上世纪上半叶利用在华工作之便,在内蒙鄂尔多斯搜集了大量带十字架造型的景教铜制牌符。聂克逊「青铜十字特藏」后归香港大学收藏。chinesemahan在香港大学博物馆内看过这些景教铜制牌符。

 

【在华传播的景教高超医术】

 

景教传入带来的不仅是宗教传播,还有医学的文化交流。在唐代,有「秦鸣鹤治愈唐高宗目疾之故事」,多见于与唐代有关的史料典籍当中。但是与秦鸣鹤相关之身份、籍贯问题,则不见于史料典籍当中。日本著名汉学家桑原隲藏等则从唐代「大秦」景教东来及景教医术在华传播等史实出发,将秦鸣鹤推测为大秦人。后之学者,则多为引用其推测。中国学者有肖达强持不同意见。中国陕西中医学院的学者康兴军对景教医术有高度评价。他指出,景教徒普遍具有「善医」的独特优势,特别是在宗教事务中的医疗活动,对中国传统医药学内容的丰富和推进,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秦鸣鹤何时入华已无从知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位医术精湛的医疗宣教士,治愈了不少病患,否则他也无法与当时名医张文仲一道成为宫廷御医。

 

过去,外族和其他宗教徒如犹太人(术忽回回)、信仰基督教的阿速部人(绿睛回回)、吉普赛人(罗哩回回)、拜火教(袄教)、摩尼教(也称明教)徒、景教徒等,这些都被统称为回回。《回回药方》(以下简称《药方》)是中国大型综合性回回医药学典籍(作者不详),原有36卷,少数残存本现可见于北京图书馆。据统计《药方》残卷常用药259种,明显属于海药并注明中文名称者有61种;沿用阿拉伯药名,目前尚不知何药者52种,合计海药为113种,占残卷全部用药的43.6%。《回回药方》可能含有景教徒的医学数据。

 

  评论这张
 
阅读(16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