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德国军事总顾问塞克特将军与战前国军组建重榴炮部队  

2013-04-14 13:16:23|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1934年初,塞克特成为第三任德国军事总顾问。汉斯·冯·塞克特(德语:Hans von Seeckt),全名约翰尼斯·腓特烈·利奥波德·冯·塞克特(德语:Johannes Friedrich Leopold von Seeckt)(1866年4月22日-1936年12月27日),德国军官。塞克特为德国陆军的复兴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因而被认为是「德意志国防军之父」。

 

1928年中国南京的国民政府在完成北伐统一全国后,蒋介石为了建军备战需要,延揽其为德国军事顾问团成员之一。被誉为德国「国防军之父」的汉斯·冯·塞克特是蒋介石聘任的德国顾问中资历最老、威望最隆、见识最广的一位。1933年5月8日 ,被削去德国陆军总司令一职后沉寂数年的塞克特以私人名义应邀来到中国。蒋介石派交通部长朱家骅前往上海迎接并全程陪同,还专门从同济大学医学院调来一名教授作为他的保健医生。5月22日,蒋介石又特派一艘炮艇把他接上庐山见面。

 

随后,塞克特对华北进行了数周的考察。在7月底回国前,向蒋提交了一份《陆军改革建议书》。这份建议书在军队训练、军官培养、武器装备的购置、军事机关的整顿、特种兵建设等方面对前面几任顾问的做法进行综合、补充和发挥,对改进中国官员与德国顾问合作关系也提出了一些办法。蒋介石看了建议书后赞不绝口。

 

由于受到蒋介石的格外推崇,塞克特也有点飘飘然,他在给他妹妹的信中说,在中国,「我被当作军事上的孔夫子--一位充满智慧的导师」。

 

1934年4月蒋介石授予塞克特总顾问的职位,还准许他以「委员长的委托人」的名义,在「委员长官邸」内代表委员长进行「与中国各机关之谈话」。蒋介石指示,凡塞克特在委员长官邸召开会议,参谋本部、训练总监部、军政部部长或次长以及军事委员会各厅主任、兵工、军需各署长均应到会。顾问团还在南京设立了「总顾问办公厅」,由法肯豪森任「总顾问参谋长」,以「委员长代理人,冯·塞克特」的名义发号施令。

 

在塞克特的提议下,国军根据军队每月的实际需要,制定了一个「精确的后勤供应计划表」,据此向德国公司定购必需的军火器械和有关设备。同时通过德国商人克兰加强了中德两国贸易,促成了中德双方《中国原料及产品对德国工业产品交易合约之实施》的签署。通过这一合约,一方面满足了中方对德国军火与工业设备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德军整军备战对战略原料的需要,极大地促进了中德两国关系的发展。

 

 

在塞克特的建议之下,国民政府军政部准备筹建新式重榴炮部队。榴弹炮是发射仰角大的野战火炮,弹道高而弯曲,能飞越障碍物攻击目标。大口径、远射程的重型榴弹炮是保持地面火力优势的必要武器。

 

4月,在塞克特的建议之下,国民政府军政部准备筹建新式重榴炮部队。中国对将要采购的重榴炮有着自己的要求,最大射程能够达到十五公里,配备使用榴弹和穿甲弹两种炮弹,榴弹为杀伤和破坏地面目标之用,穿甲弹可以击穿军舰的装甲,并能作为移动的要塞炮用。这显然是以日本作为假想敌而计划的。

 

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抗战,日军军舰溯长江直驶南京下关,迫使国民政府宣布迁都洛阳,南京确实迫切需要一支威力强大的游动重榴炮部队,以能够由京沪内陆反制长江内的日军舰船。

 

当时中国根本没有生产现代火炮的能力,只能向军事发达国家采购。在订购下单前,国外几家军工企业纷纷前来报价,其中有捷克斯科达厂、德国克鲁伯厂、德国莱茵金属厂等。

 

「CZ」公司全名为Ceska Zbrojovka,通常叫「斯柯达兵工厂」,而通常的汉语译法为「塞斯卡-直波尔约夫卡」兵工厂,其出产的枪械都印有该公司的缩写「CZ」。1919年创立于捷克第二大城市布尔诺市(故也称布尔诺兵工厂),初期以生产手枪为主,逐步扩大到其他轻武器生产。1920-1939年间的十余年,是捷克轻武器工业的最辉煌的时期,CZ公司就是在那一段日子里迅速成长起来的,该工厂生产的最著名的作品是ZB-26轻机枪就出于这个时期。

 

位于埃森的克鲁伯兵工厂,被形容是德国的「军工心脏」,因为同时也是德国海军重型舰炮炮身的主要供应厂家。克鲁伯生产的大炮曾使俾斯麦在19世纪中叶先后战胜了奥地利和法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克鲁伯家族一直是德意志军国主义的柱石,为德国军队制造大炮、装甲车、坦克、潜艇和各种轻武器。因此埃森在过去又曾被称为「德国的兵工厂」。克虏伯工厂生产的厦门胡里山炮台最大的火炮。炮身长13.96米,重60吨,口径28厘米,膛线84条,最大射程10460米,有效射程6040米,据称是世界最大的古炮王。德国的克鲁伯厂所设计生产的野战炮得到极高的评价。1930年代中后期, 15cm sFH18真可说是二战中国陆军最具代表性的火炮!

 

莱茵金属(Rheinmetall)为德国一家战斗车辆武器配件及防卫产品制造商,著名产品包括豹2、M1A1、M1A2等装甲车辆及自走炮的主炮。以生产L55滑膛坦克炮着称,其火炮技术堪称世界一流,无人能比!

 

参与报价的厂商中,德国克鲁伯大炮声名远扬,呼声最高,但其生产并装备本国陆军的十五公分重榴炮,炮管身长为30倍,射程为13公里,达不到中国方面要求的15公里距离。莱茵金属厂则热情地表示可以按照中方条件设计,国民政府最后决定把这批重榴炮交由莱茵金属厂承制。有学者认为订购数量为96门,由于日本从中作梗,莱茵金属厂只答应出售24门。

 

1934年春,德国国防部批准莱茵金属厂向中国出售24门十五公分重榴炮,每炮配有一千发炮弹,全套价格折合中国法币87万元,总价高达2088万元。根据「1934年德国军火输华数值统计表」显示,国民政府当年向德国订购了总价值3507万元的军火,也就是说,这批重榴炮的金额约占是年总额的近60%。

 

中国当时没有现金支付,莱茵金属厂希望德国政府出面担保,以延期付款方式成交。与中国关系良好的德国军方对此力促政府同意担保,但德国外交官员鉴于凡尔塞和约禁止德国军火外输,特别是重武器,强烈反对政府担保军火交易。主管动员经济、搜购储藏作战原料的德国经济部长沙赫特,对中国的钨矿砂抱有极大兴趣,坚定支持军方所持观点。双方争执不下,上报希特勒裁决。希特勒先是认为交易不宜在此时实现,后又折衷表态:武器绝不在1935年运交;但保留决定是否应在1936年运交之权。莱茵金属厂对希特勒的不置可否有着乐观的期待,到了5月份就急急地开工造炮了。

 

为了符合中国方面射程达到15公里的要求,莱茵金属厂设计使用32倍径炮管,所以习惯上把这批炮称为「三十二倍十五公分重榴炮」,简称「三十二倍十五榴”」。因加长了炮管,射程较德制十五公分sFH18重榴炮多出了2000公尺。以下是「三十二倍十五榴」的一些数据:口径149.1公厘;炮身长4825公厘;膛线长3963公厘;炮闩横楔式;制退复进形式为独立、液气式;后坐长1125--1150公厘;炮架式样为双轮开脚式;高低射界开脚-18--800密位(-1°--+45°)、并脚-18--213密位(-1°--+12°);方向射界开脚940密位(53°)并脚89密位(5°);榴弹重42.3公斤;一号榴弹初速203公尺/秒、八号榴弹494公尺/秒;最大膛压2800公斤/平方公分;八号榴弹最大射程15100公尺;放列全重6500公斤;行列全重7000公斤。牵引车辆为韩谢尔T33G1 6×4越野载重卡车。

 

当初签定合同时,中方还提了一个条件,组织技术人员到德国驻厂监造并验收。从表面上看,此举是为监督「三十二倍十五榴」的质量,以防止偷工减料,更深层的出发点则是想借此良机从中学习造炮技术。

 

验收人员由兵工署组织选派,设计处处长江杓担任团长。团员有兵工署技术司炮兵课技正陆君和、技士沈莘耕、技佐张家骥,设计处技佐王国章、段士珍、施正楷,金陵兵工厂药厂厂长熊梦莘、药厂技术员王铨,巩县兵工厂炮弹厂主任李式白、引信厂主任周佑延等人组成。验收团人员均系兵工专业技术人员,大部分能熟练德语,个别甚至通晓多国语言,技术含量可见一斑。

 

据王国章在「我所接触过的炮兵兵器」回忆文章称:一共选派了10个人,连带队者共11人,组成了一个重炮验收团。其组成人员如下:

十五榴重炮验收团人员名单

 姓名    当时职务          学历及专长       外

江 杓  技术司设计处处长   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毕业机械制造   

陆君和  技术司炮兵科技正         同上           

熊梦莘 金陵兵工厂药厂厂长     日本帝大造兵系毕业    

王 铨 金陵兵工厂药厂技术员  兵工专门学校毕业,火药制造   

沈莘耕  技术司炮兵科技士     同济大学毕业,机械系    

张家骥  技术司炮兵科技佐     同济大学技工学校毕业    

王国章  技术司设计处技佐     同济大学毕业,机械系     

李式白 巩县兵工厂炮弹厂主任    同济大学毕业,机械系     

周佑庭 巩县兵工厂引信厂主任    同济大学毕业,机械系     

段士珍  技术司设计处技佐    兵工专门学校毕业,造兵系   

施正楷  技术司设计处技佐    兵工专门学校毕业,造兵系 

 

江杓(1900年12月19日-1981年2月3日),字号星初,上海市人。1931年至1932年间任军政部兵工署专任委员、军政部兵工署技术司设计处处长、军政部兵工署驻德国重兵器验收团。迁台后,1954年担任经济部部长、行政院政务委员等官职,于1981年2月3日病逝于台北,享年81岁。  

 

4月初,随着意大利油轮「康特罗索」号的起航汽笛声,验收团从上海踏上了前往德国的航程。船行23天到达水城威尼斯,由于时间紧迫,一行11人无暇欣赏这座中世纪地中海最繁荣的贸易城市,当晚即换乘国际列车直赴德国柏林。

 

莱茵金属厂急于开工制造,中国驻德大使馆商务专员处已临时指派留德学习机械的汪源博士,先行到厂检验毛坯材料。验收团在柏林停留四五天办理完必要手续,就匆匆赶赴位于莱茵河畔杜赛尔多夫城的莱茵金属厂。

 

莱茵金属厂系综合性机械加工厂,具有炼刚和锻造能力,专门制造炮管和其他高强度的合金件。因为炮弹、光学观测器材和牵引车辆等附属装备,分别由各专业工厂生产,江杓团长对人员进行了分工,有些驻金属厂,有些驻火药厂或引信厂。「三十二倍十五榴」作为莱茵金属厂根据中方要求重新设计的产品,对于炮弹的弹道诸元必须根据计算结果通过实际射击加以校核,验收团特意挑选留德学习弹道学的熊鸾翥加入验收工作,负责弹道校核及射击表的制定。

 

分工明确后,中方验收人员有条不紊地投入了工作,每天按照厂方工作时间上下班,参加各种材料试验及成品验收,其余时间专心学习加工工艺。分管炮管验收的王国章回忆说:「验收标准都是根据德国陆军现行的有关炮兵兵器条例及德国工业法规进行。从从锻造、铸造毛坯开始,先作材料试验,每个验收员都有一个专用小钢印,对于合格的毛坯加盖钢印后才许发到加工工段进行加工,最后加工完成的部件必须有验收员原来盖的钢印者才能提请成品验收,验收合格后再加盖一个钢印才算正式成品。只有符合上述手续的正式成品才允许进行组装,手续极为严格,对于确保质量却是必不可少的。」

 

9月中旬,第一批四门炮组装完成,在德国北部哈诺威城附近的荒草原上进行了射击和拖行试验。为了考验炮身的强度和精度,每门炮先进行强装药射击和精度射击,然后再选定一段高低不平的公路,用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拖炮运行120公里,以此查看经过强烈震动后的炮身各部结构是否发生变形。两种试验过后,「三十二倍十五榴」运回莱茵金属厂,拆卸下来一检查,结果发现其中的一些部件出现了变形,验收团当即向厂方提出了异议,并拒绝验收。莱茵金属厂对此高度重视,修改了设计,更换了问题部件,又进行了两次试验,在没有发现新问题的情况下,最后定型投入量产。

 

1935年5月,24门重榴炮及附属装备全部验收完毕。希特勒事先说过,绝不在1935年运交中国,「三十二倍十五榴」迟迟无法起运回国。

 

1936年2月,中国组成了以顾振为团长的代表团赴德访问,在前任军事总顾问塞克特的帮助下,代表团会见了希特勒等德国军政经济首脑,磋商推进了中德易货事项,确定了易货贸易的具体原则,德方并向中方贷款1亿马克用以易货,双方签定了贷款协议。中方每年可用2000万马克向德方进口军火及工业设备,而以1000万马克农矿品偿还德方,为期10年。

 

几个月之后,24门重榴炮全部运抵中国。这批炮运到中国后即交给了国军「炮兵第10团」。

 

「三十二倍十五榴」通常称作sFH 18(德语:schwere Feldhaubitze 18)榴弹炮,德军昵称「Immergrün」(常绿树),为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主力重型榴弹炮,每个步兵师皆配置了12门作为师重火力支持。虽然实际口径只有149.1公厘,但是因为前身sFH 13榴弹炮也是同口径以15公分命名,因此延续这种命名方式。sFH 18/32L是中国特制版,虽然外表与sFH 18类似,但是为了安装32倍径炮身使得内部设计有做过一定变更,在标准7号装药下最大射程增加到15公里。

 

1937年,国军统帅部主动开辟华东战场。国军配备德国150毫米重炮的「炮兵第10团」与轻战车及战机都参与攻击行动,历经四次总攻,双方反复巷战争夺阵地,敌我伤亡均极重大。最为现代化的炮兵第10团,装备德国金属厂150mmL/32榴弹炮24门,于8月11日动员开赴上海参战,最初为1个营,后来为2个营。9月下旬,炮兵第10团奉命派遣一排炮兵摧毁日军跑马厅临时机场,当晚10点,排长张士英命令单炮开始发射,50发炮弹发射完毕后,日军开始搜索国军炮位,探照灯已经集中在炮侧的大树树梢上,炮兵迅速转移,此次奇袭,击毁敌机数架。淞沪会战尾声,炮兵第10团部分火炮被已经埋下地雷的公路桥拦住退路,在团长彭孟缉无奈的哭泣中,炮团战士忍痛将炮推入河中。从南京撤退途中沉入江中若干门。

 

在此后的烽火岁月里,「炮兵10团」先后转战淞沪、台儿庄、豫东、武汉、潼关、昆仑关、滇西等地。

 

这时,塞克特由于健康状况一直不好,早于1934年底向蒋介石提交了辞呈。临行时,塞克特以「最诚恳的心情」推荐他的得力助手法肯豪森为继任者。

 

消息灵通的美国驻华武官很快得到了「中国已从德国获得重榴弹炮」的情报,情报指出:「此种重炮是在1936年中旬成交,为最现代化的武器,装在有轮胎的拖车上,每小时可行三十至四十公里。」

 

当1940年黄埔军校第十五期炮科毕业的阎启志分配到炮10团的时候,这批中国军队视若珍宝的重榴炮却只剩16门。「三十二倍十五榴」首次参战,就折损了三分之一。

 

根据抗日战争史料记载,日军一个甲种师团支援火炮有24门四一式75毫米山炮、12门75毫米野炮和24门三八式70毫米步兵炮。这样的火炮配置,其实并不算强,但用于攻击师级作战单位也未必配备火炮的中国军队,已经绰绰有余。

 

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兵器馆大厅的一角,陈列着一门通体乌黑的大炮。炮管平伸,硕大的炮口。它的名字很长,叫「三十二倍径十五厘米口径重榴弹炮」,简称「三十二倍十五榴」。

  评论这张
 
阅读(1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