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日本「驻满海军部」、松花江海军派遣队与临时海军防备队  

2013-03-24 16:57:15|  分类: ChinaSeaPower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驻满海军部」和伊藤整一大佐】

 

1932年日本驻伪满洲国海军司令部建成,位于新京(长春)西广场西南角的敷岛通(汉口大街)处。(照片可见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606/16/1336297_122035566.shtml)

 

「驻满海军部」与日本本土的要港司令部的地位与权限大致相当,平时负责伪满洲国境内的水域的警戒、防御任务,战时则负责对外敌入侵伪满的防卫及反击任务。实际上,「驻满海军部」已将伪满的一切水上力量都纳入了自己的控制之中,俨然成了江防舰队的「太上皇」,舰队的一切活动都必须听命于「驻满海军部」。

 

「 驻满海军部」设司令官一名。司令官以下设参谋长、参谋、副官、机关长、主计长等职务。司令官统辖下的艘船在名义上受伪满军政司指挥,但实际上日本诲军大臣对其有直接指挥权。「驻满海军部」成立后,原特设机关主席小林省三郎少将接任司令官,而原特设机关副主席伊藤整一大佐则被任命为参谋长。

 

司令官小林省三郎少将的经历已介绍过,不再在此重复。

 

「驻满海军部」参谋长被指是伊藤整一大佐。据数据显示:日本海军中的伊藤整一(1890年7月26日-1945年4月7日),日本福冈县三池郡高田町,1911年毕业于海军兵学校39期(148中第15名,同期生:远藤喜一、高木武雄、山县正乡、冈敬纯、角田觉治、原忠一);1923年海军大学21期次席。耶鲁大学学业。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司令,自杀式的「菊水作战」的最高指挥官,追晋大将。1940年11月28日-1941年4月10日任第8战队司令官;1941年4月10日-1941年8月1日任联合舰队兼第1舰队参谋长;1941年8月1日在军令部任职;1941年9月1日-1944年11月18日任军令部次长;1941年10月18日-1942年6月1日,1944年3月15日-1944年11月18日两度任海军大学校长;1944年11月18日在军令部任职;1944年12月23日-1945年4月7日任第2舰队司令官;1945年4月7日冲绳战役中旗舰「大和」号被击沉战死。但本资料与此处伊藤整一大佐不同,伊藤整一没有在伪满洲国驻派过。因此可能原数据有误。

 

伪满军政部还任命川烟正治海军少佐等担任伪满江上军舰队的顾问。川烟正治的个人资料并不清楚。只知道曾任日舰「多摩」号舰长,当时已晋升为海军大佐。1933年4月,原日本海军顾问川烟正治少佐任期届满,由松元少佐接替其担任江防舰队的顾问。同月,江防舰队司令部被迁移至哈尔滨市传家甸五道街。

 

在伪满的日本海军人员的数量在1932年约有20名;1933年派驻司令部以及各旧式炮舰、炮艇和新兵调练的约20名。同年5月新造炮艇时派员35名。

 

【阿部弘毅和松花江海军派遣队】

 

鉴于伪满江防舰队的人员素质低下,难堪大任,于是日本海军于1932年5月从华北沿岸的警备兵力中抽调了—部分舰艇,成立了「松花江海军派遣队」,由阿部弘毅海军中佐指挥,并被配属于关东军司令官麾下,与关东军协同作战,而江防舰队则派出一部分人员填补各舰舰员的缺额。1932年11月,这部分舰艇被调回日本本土。

 

日本海军中有一名阿部弘毅。1889年(明治22年)3月15日-1949年(昭和24年)2月6日),日本帝国海军中将。山形县米泽市出身。 1911年7月海兵军学校39期(148人内第26位)毕业,在海兵学校同期有伊藤整一,远藤喜一,高木武雄,山县正乡,冈敬纯,角田觉治,原忠一等。1912年12月,海军少尉任官。1925年海军大学23期毕业。1932年升海军大佐。1938年11月海军少将,海兵学校教头兼监事长。 1941年8月,是指挥两艘利根级重巡洋舰(利根号,筑摩号)的第8战队司令官。参加了偷袭珍珠港和中途岛海战。 1942年7月,升任由比睿号战列舰和雾岛号战列舰组成的第11战队司令官。1942年11月1日晋升海军中将,1942年11月12日15日在所罗门海被进行的第三次所罗门海战中,第11战队作为主力突入瓜岛,计划炮轰机场。不过,由于被美国海军截击,双方打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混战,参战的美国舰队正副司令官阵亡,而他则丧失战列舰2艘,被追究责任编入预备役。哥哥阿部一郎陆军大佐,弟弟阿部俊雄海军少将(信浓号航空母舰沉没时的舰长)。但与此资料不符。

 

1932年11月,「 松花江海军派遣队」还任用了3艘武装汽船「广兴「」号、「广安」号、「广顺」号参与作战。

 

据日文资料中找到「广庆」的船歴数据如下:「广庆」号的船主是哈尔滨航业处,被「临时海军派遣队」作一般征佣船,船长是小仓海军大尉。船先后在木兰、哈尔滨停泊。参与过讨伐、通信演习、布雷演练。

 

同型船还有「广宁」号。该舰装有40口径三年式八糎単装高角炮1门、一四式八糎山炮1门、一四式三糎七平射炮2门、三年式机铳4挺、一一式軽机铳2挺、三八式小铳30挺、一四式拳铳13丁、手榴弾20个。以及九四式机雷4个、九三式扫海具1组、水中处分具1组搭载

 

「广安」号、「广顺」号是1931年下水的103吨级河用汽船,配备1挺机枪,主要为陆军的运输船担任护航任务,有时也作为兵员输送船。「广兴」号由于征用期从1932年5月中旬到10月上旬,只有短短5个月,因此资料不详,。

 

1933年,「松花江海军派遣队」又从华北补充了129名兵员,于是又征用了2艘武装汽船「广庆」号与「广宁」号,它们是1930年下水的420吨级河用汽船,装备80毫米炮1门,机枪1挺,「广庆」号乘员28名,「广宁」号乘员31名。这2舰与先前的「广安」、「广顺」号都是浅吃水的江轮,有一根高而细长的烟囱,改装时在其上层建筑外加装防弹板,与江防舰队的旧式炮舰类似。

 

【临时海军防备队】

 

1932年9月,日满签订了《日满协定书》,正式承认了伪满洲国,并在议定书中明确规定,日本对伪满负有共同防卫的责任,如果伪满遭到敌对武装的侵略,则日本有权向其开战。随着日本与伪满洲国的关系日益紧密,日本海军打算将原来的临时性质的海军特设机关变成常设机构,以期加强对伪满水上力量的控制。

 

1933年4月1日,日军合并了两个部门,在伪满的新京(即长春)成立了「驻满海军部」,下设「临时海军防备队创设记念」,拥有4艘武装汽船。临时海军防备队英文称作Extraordinary Navy Defense Corps, 日本称作Rinji Kaigun Bōbitai。过去中文资资料称作【日本的临时「海军防备队」】。网上有一本名为《临时海军防备队》专著,出版年份为1935。著作人和出版者为「临时海军防备队」。

 

1933年4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了临时海军防备队。5月28日,在哈尔滨建立松花江江防舰队。据《黑龙江历史编年》(修订本)记载,「1934年11月14日,伪满皇帝至哈尔滨检阅伪江防舰队」。江防舰队仍属海军,军官和士兵都穿海军服装,军帽上绣着「满洲帝国江防舰队」字样。当时,有7艘旧军舰、4艘炮艇,兵力700人左右。

 

日军当年曾建造一种名为「小樱型交通艇」(The Kozakura-class traffic boat )。该级舰是一类电机日本帝国海军炮舰,服务期间从20世纪30年代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帝国海军(IJN)官方指定是30吨的交通艇。

 

1934年,伪满洲国从日本订购了4艘炮舰。日本帝国海军成立特别海军总队(临时海军防备队,Rinji KaigunBōbitai)教育,并内置2艘30吨级电机炮舰「小樱」艇(Kozakura)和「白梅」艇(Hakubai)。1939年,「小樱」艇和「白梅」艇完成了职责,由日本帝国海军转移给满洲帝国海军,在伪满洲国海军中服役。这种艇长25米寛,3.65米,航速13.2节。

 

「小樱」艇于1935年4月30日由川岛播磨船厂(Harima's yard)开始建造,船厂编号是2177。1939年2月25日移交给伪满洲国,更名为「海田」号(「海天」号);至战争结束,但之后去向不明。

 

「白梅」 舰于1935年4月30日由川岛播磨船厂开始建造,船厂编号是218。移交给伪满洲国,更名为「海阳」号;战争期间去向不明。

 

日军更将原「松花江海军派遣队」的成员与一部分江防舰队的兵员被编入了新设的「临时海军防备队」,而「广安」号、「广顺」号、「广庆」号与「广宁」号4艘武装汽船就成为了「临时海军防备队」的主要作战力量。征用的4艘武装汽船,此后便没有了消息,估计于1934—1935年间解除了征用。

 

1934年间,「临时海军防备队」还征用了「江安」号、「江顺」号2船作为扫雷艇使用,并改装了一艘「福州」号充作测量船。

 

「临时海军防备队」还向日本海军申请建造1艘「指导用炮舰」(排水量450至600吨),2艘布雷舰、2艘扫雷艇、2艘小型扫雷艇,不过由于经费问题始终没能如愿。

 

江上军与中共部队作战,可溯至1933年。1933年9月2日,伪海军司令官尹祚干和海军顾问日本海军少佐川畑正治同乘本舰「利绥」舰,率领「江清」炮舰引曳拖船一只,出发乌苏里江虎头,协助日军讨伐抗日军队。9月6日日到抚远县,江上军的赵竞昌随司令官尹祚干上岸,与该县取连络,知道此地没有情况,又用电话与饶河县连络,得知二人班地方数日前有李华棠抗日军出没,乃邀请密探一名随舰指引。该二人班距江边约四里远近隐约不明零散的小山村。赵竞昌奉命向该村发炮4发,见有十数人转避山后,经过半小时不见动静。因未登岸调查,不知伤亡有无。乃继续上航,于9月10日进虎头港,有日本军官一人上舰与川畑连络,乃起锚下航,对距港约五里江的西岸靠江边的山麓下,开炮2发,见有2人先后隐避山隅,嗣后不见动静,乃返港停泊。江上军司令官尹祚干对赵竞昌说:饭冢联队的一个中队,7~8天前与陈东山抗日军百余人在虎头发生过战斗,抗日军向宝清方面逃窜,日军随后追击。方才炮击的地方,据连络员的报告说还有少数潜伏的抗日军,为防止他们渡江所以发炮镇压。为镇守虎头,防止抗日军渡江,停泊了一周,虎头出动遂告结束。

 

1934年8月4日发生了「广宁」江防舰遇袭事件。中共的赵尚志率部于松花江江面,袭击了日军海军防备队「广宁」号江防舰。

 

据日本人在沈阳办的报纸《盛京日报》,1934年8月7日刊出了一篇报道《江防舰广宁号与匪激战》:海军防备队「广宁」,【8月】4日午前9时,在新甸上游十基罗地方与大部分匪贼激战中。广宁因对该大部分匪贼之激战,已陷于苦战,遂急电江防舰队司令部,四日午前十时,急派普民舰前往应援。出动后,尚无详报。

 

此新闻报道里「新甸上游十基罗地方」之中使用的「基罗」即「基罗米突」,kilometer(千米)的音译。「新甸」是松花江上的一个渡口,在今隶属于哈尔滨市的宾县境内。根据清末当地的地方志书《宾州府政书》 第二十一章「交通」的第八节「渡船」有记录,「宾境共有渡口六处」。其中有三处渡口的名称,都出现在《盛京日报》此时期关于赵尚志部在水上袭击日伪的报道里:「(一)鸟河;(二)滴打咀子,通江省之巴彦州;…(四)新甸,通木兰县…」。

 

此次袭击战,打击的对象是日军的军舰。以往介绍东北日军情况得到文章多偏重于关东军,鲜有人知晓日本海军在伪满洲国有专门机构的。

 

1933年民国《海事月刊》第2期即曾经报道:「倭夷海军官制之一部,因应环境之需要,业于本年四月公布条正(逐条订正的意思)……增设驻满海军部于长春」。日本的临时「海军防备队」与此同时也在哈尔滨成立,直属于刚成立的日军驻满海军部。

 

与日伪军海军在江面大战的十天之后,1934年8月14日,赵尚志部再战松花江江面,在准备攻打五常堡等地之余,有一部官兵于「滴打咀子」渡口附近的江面上,成功袭击了伪满洲国参与运输日伪兵员和物资的「营口轮」。

 

《盛京日报》1934年8月17日发出了报道《营口轮船被袭,损害颇巨》:(八月)十四日午后九时,由木兰出发之工业联合局所有船营口号行至黑龙江省巴彦县滴打咀子附近之际,被大帮匪贼袭击。日满人十数员负重伤,将货物抢掠一空。并将虎林县副参事官岩永静雄氏,又满人二名绑去。而岩永氏因在途中抵抗,故已被惨杀云。

 

《盛京日报》刊登的通讯《营口号被帮匪抢劫经过》妄图污蔑劫船的武装只是图谋财产的「胡匪」,于是其中记录有闪烁其词和尽力遮掩的部分。但是其报道还是记录了这条船的一些真实情况。

 

报道之中称,「营口轮初由虎林启碇回航时,搭乘客虎林驻在绥宁地区司令部顾问处附坂口氏以下三十余名」——从这一句显可得知,伪满「营口」轮」此次起航时,搭载的都是日军官兵。

 

报道之中还称,「当枪声之乍起,有日人军事教官某,在舱内用所携之手榴弹向岸上轰炸,被在船上之匪瞥见,以枪射之,彼亦还击……同时坂口氏处附伊伊所佩手枪击匪,致被击伤头部」——从这一细节可见,伪满「营口」轮上的日本人是携带了武器的战斗部队。此次袭击发起时抗联部队的准备也显示,赵尚志麾下官兵明显是知道了「营口」轮实际上是日伪军用于运兵的一条船。

 

1934年8月18日的《盛京日报》的第四版发出后续报道《江防各舰出动歼匪》:为击灭此二百凶恶至极之匪团、夺回人票。江防舰「富民」号,接到急报,同时出动矣。但更有该舰队「江通」、利绥、「江安」、「江顺」四舰,亦先后出动,目下在该地,严重搜查中云。

 

伪满海军系列之三(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