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上党人参消失是人为自然生态灾难案例  

2013-12-08 12:26:59|  分类: 知識筆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党参为桔梗科植物。党参Codonopsis pilosula ( Franch.) Nannf.、素花党参Codonopsis pilosula Nannf. var. modesta ( Nannf.) L. T. Shen或川党参Codonopsis tangshen Oliv.的干燥根。

  

今用党参主要分布于华北、东北、西北部分地区,全国多数地区引种,该种为商品党参的主要来源,商品称「潞党」,主产于山西平顺、长治、壶关、晋城,河南新乡、栾川、嵩县。素花党参主要分布于甘肃、陕西、青海及四川西北部,商品称「西党」,主产于甘肃文县、岷县、舟曲、武都、临潭,四川南坪、平武、松潘、若尔盖,陕西汉中、安康、商洛,山西五台山等。川党参主要分布于湖北西部、湖南西北部、四川北部和东部接壤地区及贵州北部,商品称「条党」。

 

【人参一字的正写当作「薓」后才改为「参」】

 

人参一字的正写当作「薓」。《五十二病方》中的「苦参」即写作「苦浸」,「浸」即是「薓」的省写。阜阳万物汉简紫参写如「紫薓」。按「薓」本来是人参的专名,《说文》云「薓,人薓,药草,出上党。」但汉代药用的「薓」字多数已经简写为「参」,不仅《急就篇》作「远志续断参土瓜」,《本草经》六参皆用「参」字,东汉医家手抄本《武威医简》中苦参、人参也用「参」字。「薓」简写为「参」仍与人参有关。据专家介绍,历史上人参之「参」字的写法大约有10种。

 

由吉林省通化师范学院孙文采教授主编、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人参文化》是中国第一部系统研究论述「人参文化」的专着。根据该书揭示,中国早在殷商时代(公元前16世纪至前1066年)就已发现和应用人参了。该书揭示,人参在我国发现和应用的历史已至少有3000年,这比传统看法提前了500到1000年。

 

【青铜器铭文「参父乙」拓片便有人参记载】

 

孙文采教授以青铜器铭文「参父乙」拓片为例分析说,商代人可能发现了人参的药效和滋补作用,才能把「参」字刻在这种祭祀用的酒器上以示珍重。他推测,商代的帝王贵族,很可能以已经懂得炮制人参酒保养自己了。

 

孙文采教授在商代末期的青铜器铭文中发现,「参」字有多种字形,但运用汉字六书知识分析,此字都是上下结构,上部以三个人参果形状,象征着人参的地上部分;其下部或者是一个跪着的人形象征人参的根部类似人形;或者在其前面加上三撇表示人参的须根。孙教授说,这充分表明人参的「参」字,是中国古代人民在认识了人参这种植物的特性基础上,创造的一个独体象形字,而不是传统所认为的形声字,更和天上的「参」(商)星」毫不相干。后来汉字中繁体的「参」字还有象形的影子,简化后即现在所用的「参」字也没有完全脱离象形的痕迹。

 

孙文采对人参之「参」字的独特解释和发现,得到中国学术界权威人士的肯定。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李学勤先生评价说:「以参为象形字,发前人所未发,自成一说,实在是创见。」北京大学考古系教授高明认为:「(孙文采)对「参」字的铨释,很有意义……提出此乃人参之象形字,不仅新颖而有道理。……这说明人参这一珍贵药材,在我国可追溯到商代,比过去的看法可向前推延千有余年。」

 

【许慎《说文解字》「参」即天上的「商(参)星」】

 

人参始于商代也可从《说文解字》得到傍证。汉代文字学家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认为「参」是形声字,说「参」即天上的「商(参)星」,后世多从此说。《说文》「参,商星也」,据段玉裁说当为晋星。

 

【《范子计然》有「人参出上党」的说法】

 

中国是人参宗主国和主产国,过去,一些人根据春秋战国时期(公元前770年至前221年)的《范子计然》一书有「人参出上党,状类人形者善」的描述认定,人参在中国应用已有2500年历史。

 

大约成书于公元2世纪的中国最早药学典籍《神农百草经》第一次明确提出人参有「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轻身延年」的功效。可见人参应用史有2000年。

 

人参在中国最早的出产地在晋地的上党。《荀子》称上党为「上地」。目前在上党地区已发现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5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100余处。2.5亿年前的木化石,1949年后出土中国第一具完整的恐龙化石,可先上党历史悠久。

 

从历史地理的角度,在古代,浊漳河流域与上党盆地这两个地域概念几近重合。浊漳西源即古「革是水,指沁县至襄垣甘村一段,约70公里,史学界认为是古代阏与、氵止方等先商聚落族居地」。故此上党盆地所在的浊漳河流本来就是商人聚居的地方。太行地区从古以来盛行神农氏的传说。上党是中国农业文化发祥地之一。刘毓庆着有《上党神农氏传说与华夏文明起源》一书,2008年11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文物方面,在长治二中动工修建体育馆时,挖出面积约12(X)多平方米的土坑,这里是一处汉代宫殿建筑遗址。

 

从军事来说,「上党」的意思,就是高处的、上面的地方,即「居太行山之巅,地形最高与天为党也」,因其地势险要,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得上党可望得中原」之说。

 

从行政角度来说,上古代党设郡,范围大致是以今天山西省长治市全境及晋中市的榆社县、和顺县、左权县,上党字面意思指山上的高地。上党地名最早见于春秋时期的晋国,此后赵魏韩三家分晋,都占领了上党地区的一部分,但是具体的郡置已经难以考证。秦始皇统一天下分三十六郡,上党郡是其中之一,治长子(今长子县)。西汉沿置,统县14,73798户、337766人。东汉统县减少到13,户口减少到26222户、127430人。三国时期,上党郡治向东北迁移到壶口关(今长治市北,而不是壶关县)。西晋时,统县10,户数锐减到12000,郡治进一步向东北迁移到潞县(今潞城市东北)。十六国、南北朝时,上党郡先后属前赵、后赵、前秦、西燕、北魏、西魏、北周,郡治徙迁数次后复治壶关城,北周宣政元年(578)分上党郡地置潞州(治今襄垣县南),上党郡改隶潞州。 隋朝建立后,废并原壶关县建上党县,并将上党郡治往上党县(今长治市市区),郡统县10,125057户。唐朝改上党郡为潞州,从此上党郡之名不再存在。

 

上党曾孕育过不少历史名人,例如汉朝的军事家冯奉世、东晋高僧法显、后赵皇帝石勒、抗金英雄王彦、抗倭英雄任环、清康熙时代的保和殿大学士吴琠等。

 

上党以出产人参出名。据《周礼﹒春官》说:「实沈,晋也」,皆以参星为晋地的分野,汉代记载人参的产地皆为山西上党,《说文》云「出上党」,《本草经》言「生上党山谷」,《范子计然》亦云:「人参出上党,状类人者善」。又《春秋运斗枢》言:「揺光星散为人参,废江淮山渎之利,则摇光不明,人参不生。」由此可知汉代「人参」之得名,确与天上星宿有关,「参」暗示产地,特指晋地的上党。

 

汉代以后,有关「上党人参」的记载多不勝数,计有:

 

1.      傅玄《傅子》云:「先王之制,九州岛异赋,天不生地不养,君子不以为礼。若河内诸县,去北山绝远,而各调出御上党真人参,上者十斤,下者五十斤,所调非所生,民以为患。」西晋确以「上党真人参」进贡。

 

2.      刘敬叔《异苑》卷2云:「人参一名土精,生上党者佳。人形皆具,能作儿啼,昔有人掘之,始下铧,便闻土中呻吟声,寻音而取,果得人参。」

 

【中国的人参栽培史距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

 

3.《世说新语?识鉴》刘孝标注引《石勒传》云:「勒字世龙,上党武乡人,匈奴之苗裔也。……初,勒乡里原上地中生石,日长,类铁骑之象。国中生人参,葩叶甚盛。于时父老相者皆云:此胡体貌奇异,有不可知。」文中「国中生人参」句,《御览》人参条引《石勒别传》作「园中生人参」,余嘉锡《世说新语校笺》谓:「《晋书》载记作园中,是。」这是人参人工栽种的最早记载。据此可考,中国的人参栽培史距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

 

中国从晋代便在上党开始人工种植人参。据据《晋书.石勒传》载曰:「初勒家园中生人参,葩茂甚」。石勒乃西晋时后赵国主,羯族(匈奴之别族)人,少时家住上党武乡(今山西省榆社县北),以行贩为生。上党是古时人参产地,石勒为行贩人参而将野生人参移植至家园进行人工栽培。

 

南朝南齐南梁时期道士、医学家、哲学家(道家学者)和文学家陶弘景(456年-536年)在《本草经集注﹒序录》中虽然感叹说「上党人参,殆不复售」。可见到了南朝时,上党出产的人参已走下坡,这可能是指野生的上党人参。陶弘景陶弘景引高句丽人作《人参赞》[注:赞即诗,人参诗]「三桠五叶,背阳向阴,欲来求我,椴树相寻」。可先当时高丽已种植高句丽参。

 

《隋书﹒五行志》云:「高祖时,上党有人宅后每夜有人呼声,求之不得。去宅一里所,但见人参一本,枝叶峻茂。因掘去之,其根五尺余,具体人状,呼声遂绝,盖草妖也。」上党人参也生长在离人家不远的地方,可见当时上党仍很容易找到人参。

 

【自唐代始山西太原府将上党人参作为贡品进贡朝廷】

 

自唐代始,山西太原府将上党人参作为贡品进贡朝廷。成书于1060年的《新唐书》中记载:「潞州上党郡大都督府土贡赀、布、人参、石蜜、墨。」杨贵妃养颜秘诀其中一条就是,吃荔枝,服人参。但上党的人参在唐代已不易求得。唐代诗人段成式想求上党人参而不得。诗人韩翊在《送客至上党》诗中说:「官柳青青匹马嘶,回风暮雨入铜鞮。佳气别在春风里,应是人参五叶齐。」「五叶齐」是人参植株的基本特。唐显庆四年(公元659年)《新修本草》(简称《唐本草》)完成,该书是国内外公认的世界上第一部药典。其中对于中国人参的主产区有极为准确的记载,除历代记述的人参「出上党及辽东」以外,还明确指出:「今潞州、平州、泽州、易州、檀州、箕州、幽州并出,盖以其山连亘相接,故皆有之也。」「太行潞州产紫团参」。

 

【1357年大火使紫团山的生态平衡遭到彻底破坏】

 

北宋开宝年间(968年)到汴京(今河南封开)任翰林医官]、刘翰等《开宝复位本草》(简称《开宝本草》):「人参见多用高丽、百济者,潞州太行山所出谓之紫团参,亦用焉」。宋代《梦溪笔谈》中记载王安石拒服上党紫团参的故事。紫团是上党壶关县紫团山一带,是上党人参主要出产地。在唐以前,紫团山是著名的道教场所。相传,号称「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为躲避官场曾经在此隐居三年。元至正十七年(公元1357年)的那场大火,使紫团山的生态平衡遭到彻底破坏。2011年4月29日,火灾再次光顾了上党大地。紫团山以北不远处的壶关县石坡乡林区,因雷击起火,加上风的助燃,成千公顷的森林毁于一旦。在生态恶化之下,上党地方志《潞安府志》(1770年)记载:「人参出壶关紫团山,旧有参园,今已垦而田矣,而索犹未已,遍剔岩薮,根株鲜获。」清王世祯《古夫于亭杂录》卷4云:「王介甫云,平生无紫团参,亦活到今日。案紫团上党山名也,本草及唐宋已来皆贵党参,今惟贵辽东及髙丽产,佳者每一两价至白金五两,而上党每一斤价止白金二钱,近人参禁严,价骤贵,始稍以党参代之,每一斤价至白金一两有奇,而购之亦不易也。」可以上党参之贵重难求。

 

北宋太宗时乐史所撰《太平寰宇记》记载土产人参的州郡共14处,亦沿此线分布,山西、河北至北京,计有:并州、泽州、辽州、潞州、威胜军、洺州、定州、瀛州、莫州、易州、幽州、蓟州、妫州、檀州。山西仍出产人参。

 

北宋时将当时主流人参按产地归作三类:第一类上党人参,分布于宋朝控制的太行山脉;第二类辽东人参,产于辽朝疆域内女真人控制的地区,具体情况可参南宋叶隆礼撰《契丹国志》卷22;第三类高丽人参,产于高句丽。宋代时人参作为贡品数量极大,到了宋室南渡后,因远离人参生长区,需要通过贸易获得人参。

 

《太平御览》记载:慕容皝与顾和书曰:「今致人参十斤。」慕容皝(337~348)是前燕国国君,鲜卑族。前燕国是在辽河流域建立的部落国家,慕容皝在位时,不断扩大领土,招徕流亡农民耕种,成为现东北地区强大的割据政权,后迁都龙城(今辽宁朝阳)。前燕与晋朝在维持良好关系期间,慕容皝曾向晋朝尚书令顾和赠送人参。这段历史记载反映出:「辽东人参」(简称「辽东参」或「辽参」)至少已与上党人参齐名。

 

【明代上党人已不复采取党参】

 

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说:「上党今潞州也,民以人参为地方害,不复采取。今所用者,皆是辽参。其高丽、百济、新罗三国,今皆属于朝鲜矣,其参犹来中国互市。」可见到了明代,由于生态的破坏,上党已不产人参。中国人已转购高丽出产的高丽参。

 

中国的人参产地转往至东北。东北抚松县现时是中国的「人参之乡」,人参面积及产量均居全国之首。人参是抚松的名片,已成为当地的主导产业。据陈福增等编着的《抚松县人参志》可知:民国初年,吉林抚松县已有人参栽培专业户470余家,年产人参35吨,占全国人参产量的70%。2010年,全县人参总产值40.83亿元,实现增加值约12亿元,约占全县GDP(102亿元)的11.76%。加上集安、通化、临江等地,产量要占全国的90%以上。抚松县现设有中国人参博物馆,中国人参博物馆位于县城的北新区参乡大街,是前往长白山西坡、北坡旅游的必经之地。人参博物馆内设序厅、参史厅、参俗厅、品参厅、参品厅、影视厅和临时展厅。从多个方面详细介绍了人参的历史、人参的应用、人参的野外采挖、人工栽培、生产加工和各种形态的人参标本等方面内容。2008年9月1日建成开放。

 

【1981年吉林省抚松县发现重287.5克的野生人参王】

 

野生者称山参,质量优,主产于吉林的抚松、辑安、靖宇、敦化、安图,辽宁的桓仁、安甸、新宾、清原,黑龙江的五常、尚志、宁安、东宁。国外朝鲜、日本亦产。在清代,一株质量最佳的老山参,可以大大超过同等重量的黄金价格。康熙二年(1663年)曾有人挖到过一棵净重20两(当时16两为一斤)的老山参。近30多年来,抚松县已经没有发现重量超过1斤的野山参了。1981年8月,吉林省抚松县北岗乡四名农民,用了6个多小时挖出了一棵特大的山参,它已有百岁以上,重达287.5克。这是中国现存最大的一棵山参,目前陈列在人民大会堂的吉林厅中。

 

野参日益珍贵。宋代已经在间接地开发和利用长白山区主产的人参资源。元代以前,东北人参基本上还是自由采挖,自由买卖。辽代曾在宁江州(吉林扶余县石头城子)设立过很大的人参集市。明代以后,由于人参身价日益提高,采挖和买卖都由统治者控制,由官府确定每年挖参人数,经过批准后,发给红牌和腰牌,方能进山采挖,但首挖必须首先供官府选用。当时的渤海国人一直把人参作为对朝庭的贡品。清统一全国之初仍沿袭八旗分山采参制,但不久采参的特权即由清皇室独享。乌苏里大参场的发现为人参采集业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基地。乾隆十年(1745),于盛京、吉林、宁古塔分别设立官参局,由户部放票,交由盛京、吉林两将军及官参局办理相关参务。乾隆二十五年(公元1760年),还印了参票1万张,实发6000张,近百年后,咸丰二年(公元1852年)所印参票已减少到753张,实发632张,野生人参在清末已难得一见。

 

人参经蒸晒加工,颜色带红,叫做「红参」。鲜参直接晒干,称「生晒参」、「白干参」。鲜参经冰糖闷制晒干,叫「白糖参」。产于朝鲜,其性偏温的叫「高丽参」,或叫「朝鲜参」、「别直参」。

 

【韩国人声称人参的名字来源于韩语】

 

不过,韩国人却将人参历史据为己有。正官庄网站在介绍高丽参的历史中说:人参的名字来源于韩语的。随后被传入中国,并被载入文献。人参逐渐成为通用的名字。

 

高丽人参于中国人参的正面交锋源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韩国出版的《高丽参》和日本日立出版社出版的《药用人参研究进展》两本书均涉及「人参史」的问题。其上记述「中国古代的人参都是桔梗科的党」,「中国潞州人参是党参」。言外之意惟高丽参是五加科人参(野山参)。事过20年后,国人才发现这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遂展开了一场国际争论。但为时已晚,该观点的影响力已波及世界各地。直到1991年日本人荣田先生在《植物研究杂志》上报道中国1260年前产的五加科人参仍储藏在日本奈良「正仓院」中,才暂时平息了这场争论。

 

【中国历史记载认为国参胜过高丽参】

 

《集注》云:「上党郡在冀州西南,今魏国所献即是,形长而黄,状如防风,多润实而甘,俗用不入服,乃重百济者,形细而坚白,气味薄于上党。次用高丽,高丽即是辽东,形大而虚软,不及百济。」唐代似乎仍然坚持人参上党产者优于辽东、朝鲜所出。《药性论》云:「人参,生上党郡,人形者上。次出海东新罗国,又出渤海。」《茶经》卷上:「茶为累也,亦犹人参。上者生上党,中者生百济、新罗,下者生高丽。」清乾隆30年(1765年) 赵学敏编着的《本草纳目拾遗》:「又有一种东洋参,出高丽、新罗一带山岛,与关东接壤。其参与辽参真相似,其味亦同,但微薄耳。皮黄纹粗,中肉油紫。屠舞夫携来,予曾见之。据云性温平,索价十换,言产蓐服之最效,其力不让辽参也」。从中国人的角度来说,高丽参的效力不及中国参(上党参或辽参)。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