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袁世凯与日籍军事教官寺西秀武  

2013-02-16 17:26:44|  分类: 名人生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外国军事顾问在中国近代史上一个令人关注的研究,但由于种种的原因,这方面一直未能深入的研究。

 

本文介绍的日本陆军出身的寺西秀武,便是从辛亥革命与军阀混战时期的一名日本驻华军事教官和外交官,他对民初的中日关具有一定的影响。尤其在回顾「辛亥革命」时,寺西秀武更是其中一名不能不提及的日本人。

 

据日文资料称:寺西秀武出生于加贺藩士之家。

 

加贺国石川郡的居城有金泽城(金泽市)。藩主是前田先生是旁系诸侯,不过藩主与德川将军家的姻戚关系很强,给予准父母藩的地位的松平姓,并且赐给葵花纹。

 

1869年(明治2年),藩政期作为拜领最大7千石的寺西家的长子金泽生了寺西。是金泽学校的毕业。寺西秀武作为日本的军人,与革命中心人物深深地发生关系,在「辛亥革命」时指导了作战。

 

1894年「甲午战争」时,隶属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的寺西秀武便来过中国。

 

但是寺西秀武真正被中国人认识,应该是由他来中国担任军事教官开始。而寺西秀武来中国担任军事教官跟一个人有极大关系,这个人就是清末民初中国政坛上举足轻重的袁世凯。

 

清末,中国朝野上下吸收西法以改革军事、编练新军的潮流中,日本是继德国之后第二个派遣军事顾问、教官赴华,协助清廷进行军事建设的国家。

 

当时,袁世凯已经执掌清廷政务处的大权,为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即以畿辅重镇所在地直隶为例,自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袁世凯延聘立花小一郎出任北洋军政司军事顾问后,日本陆军校尉便络绎于途,他决定聘请既精通军事理论又有实战经验的日本军官受聘至北洋军担任练兵顾问或军校教官。袁世凯聘请了60名日本教官。

 

立花小一郎(1861.3.20-1929.2.15) 福冈县人,1889年12月9日毕业于陆军大学第5期(优等)。历任陆士教官,参谋本部第一局员,甲午中日战争任第1军参谋。赴奥匈帝国留学(1896-1899)。历任清国驻屯军参谋、参谋本部附(袁世凯军事顾问)、朝鲜宪兵队司令、第一任关东军司令等职务。1929年2月15日去世。曾获二级金鵄勋章。

 

北洋武备学堂又称天津武备学堂、陆军武备学堂。为中国第一所陆军学堂。清光绪十一年(1885)正月,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仿照西洋军事学院所创立,以造就将材为宗旨。荫昌任督办,杨宗濂为总办,聘德国军官为教官。从各营挑选精健聪颖、略通文义弁兵百余名入堂学习;其中有文员愿习武事者,一并量予录取;学制一年。另由汉教习讲授经史。二十三年增设铁路工程科,招收学生四十人,学制一年,结业后发回各营,由各统领量材授事。二十六年六月,毁于「八国联军之役」。

 

日本政府肯派军事教官来华自有另外原因的:其一是搞合法渗透,在清军人中灌输大日本帝国的思想,因为这些学员今后都是中国军队的骨干力量,设法把他们培养成亲日分子对日本有利;其二是搞间谍活动,通过与这些学员的接触,从他们那里获取清政府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秘密情报。

 

所以,从表面上看,这次日本政府十分慷慨和友好,委派陆军步兵少佐寺西秀武带队,一下子来了十多人。

 

根据李宗一的《袁世凯传》(中华书局,1980年)114~115页,被派遣到袁组织的北洋军的日本人军事顾问·教官的姓名(1902~1904年时候)记载着。原著清朝成为政府陆军部军事学衙门的文件。

 

据日文资料称:1902年,中国的军官学堂招聘教官,寺西秀武应聘为学堂的总教习。当时的日本教官和翻译官分别如下:

总教习是寺西秀武歩兵少佐

教习 中村正一工兵大尉、间室直义炮兵大尉、桜井文雄炮兵大尉、

   守永弥惣次炮兵大尉、纳富四郎曹长、川喜多大治郎炮兵大尉、

   楢崎一郎军曹、井山谦吉工兵大尉、渡辺辰工兵大尉、

   宫内英熊骑兵大尉、籾山逸也、雨森良意三等军医。

翻译官 中岛比多吉、田冈正树、西田龙太、平山武清、山根虎之助。

 

在出发前,寺西秀武对来华人员就明确布置任务,要他们摸清清政府和军队的情况,随时向他报告,并且对授课内容也作了限制。直到此时,川喜多大治郎才恍然大悟:原来东京军部是让他们去中国当间谍!

 

日文资料称:川喜多大治郎1876年出生于东京府多摩郡中野桃园一带,父母均是知书达礼之人。川喜多大治郎在严父的教育下,从小好读中国的「四书」,对《史记》和历代诗义尤感兴趣。在他7岁时,父亲还专门请了一位精通汉学的老先生来授课,给他讲处世之理、为人之道,使他对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也使他从小就掌握了不少汉字。正是在这样的教育背景下,川喜多对中国充满了憧憬和向往: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先后以优异成绩从口本陆军上官学校和陆军大学毕业,再经过战场锻炼,成了一名既有理论知识又有实战经验的炮兵兼参谋人员。在校期间,他与后来的一些日本军政大员南次郎、渡边锭太郎等都是同学,常常为一些政治或军事上的不同观点而争得面红耳赤。他并不认为日本帝国一切都是完美和至高无上的。

 

川喜多大尉是炮兵。后,1904年冬天,「日俄战争」在中国东三省打响。作为炮兵大尉的川喜多大治郎身负重伤,回日本休养。这一年,川喜多意外地接到了军部的命令,要他立即前往中国,同时给了他一封密件,上面写着:「奉大清国北洋大臣督练处督宪袁谕,聘请大日本国陆军炮兵大尉川喜多大治郎在军官学堂办理高等兵学事务……」原来,是清政府请他去军官学堂当教官。

 

当时,袁世凯正进行北洋军阀新建陆军的重建任务。北洋军官武备学堂由袁世凯的心腹段祺瑞分管。北洋军阀皖的段祺瑞是北洋军官学校总负责人。段祺瑞毕业于天津的北洋武准备小学生炮兵科,具有德国留学的经验。

 

北洋军官武备学堂的具体由张鸿达负责。川喜多大尉是作为日本陆军派遣的教官派往保定的北洋军官学校赴任。川喜多把自己花了不少心血用汉文所写的《战略和战术两者不可偏废的论文》交给了张鸿达,请他转交给段祺瑞督办。段祺瑞读罢觉得颇有价值,即将该论文转呈袁世凯。袁世凯后来对段祺瑞说:「我们需要的就是像川喜多这样的军事人才。」川喜多在武备学堂一月有余,不仅受到学员们的好评,同时也得到了袁世凯、段祺瑞等的赞赏。

 

但是,川喜多并没有让寺西秀武满意。首先,在教学时为了有更多的时间讲课,并且能让学员正确领会,他利用自己会汉语的优势,取消了翻译;其次,他并没有限制教学内容,而是将自己当年在陆军大学上课时的笔记重新整理后作为教案,给学员讲授;再次,他作为外教,却丝毫没有居高临下的架子,对学员总是亲切和蔼,有问必答。

 

据日文资料介绍:川喜多大尉任期完之后,辞去日本陆军职务,停留在北京。不过,后来被川喜多选拔段祺瑞10名优秀部下作特别训练,被日军宪兵绑架和击毙。

 

据中文数据称:日本炮兵大尉川喜多大治郎后来改了一个中国人的名字叫张寿芝。1908年8月1日(光绪三十四年七月初五)正午时分,一队全副武装的日本完兵由大尉那须大三郎带领,突然包围了北京门楼胡同。接着,宪兵伍长八重坚次郎带着几个身穿便服的宪兵来到胡同内一公馆前,撬开门后闯了进去,直奔里屋。屋里躺着正在患病的张寿芝,八重坚等人不山分说就要将其带走、张寿芝奋力反抗,八重坚连开两枪。这时突然闪出一个手持宅剑的年轻女子,为保护张寿芝而与几个宪兵奋力厮杀,但终因寡小敌众负伤昏迷:血肉迷糊的张寿芝当即被宪兵拖走,当天便因流血过多而死亡。由于这一事件涉及中日两国高层,清朝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袁世凯多次电令外务部照会日本政府,要其对这一事件负责;而日本政府却极力狡辩,混淆视听,甚至恶意中伤,倒打一耙,一度造成两国关系十分紧张。

 

北洋军官武备学堂翻译官的任务是在寺西秀武的督导下把有关军事教练的书籍译成中文。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简称保定军校)是中国近代军事教育历史上成立最早、规模最大、学制最正规的军事学府,位处直隶(今河北省)保定城东郊,占地3000余亩,前身为清朝北洋陆军速成武备学堂、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军官学堂。

 

1903年,寺西秀武作为教习,到保定军官学校担任教官。

 

由于获得满清中央政府在财政上的鼎力支持,加上日本军事顾问、教官擘划协助,清末的新军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2月起一律改称陆军)建设中,成果最宏、收效最速的首推袁世凯奉旨编练的北洋六镇(师)。光绪三十三年(1907),北洋六镇总兵力共约7万人,除第一镇(统制为铁良)系由原来的「京旗常备军」改编而成外,其余五镇均源自袁世凯在小站练兵时的嫡系部队。

 

袁世凯在日本练兵顾问、教官协助下,亦将日本陆军自明治建军后,每年秋季举办军事演习的惯例引进北洋军中。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四月,北洋六镇次第组训完毕,皆告成立。清廷为验收其训练成果,在同年九月二十五日(10月23日)起三日间,于直隶省河间府举行秋操(即日军的秋季演习),此亦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正式且大规模之新式陆军野战演习。此时距日俄战争结束未及半年。

 

「河间秋操」时,六镇中抽调出近半数兵力,约35,500人,分成攻(南)、守(北)两军,第一镇统制(师长)王英楷(1861-1908)担任自山东北上进攻的南军之总统官(军司令官),第四镇统制段祺瑞担任自保定南下防御的北军之总统官。南军攻击、北军守御,演习会操于河间一带。袁世凯和铁良担任阅操大臣,冯国璋担任阅兵处总参议,各国驻华使节暨武官、中外记者、各省代表等均受邀观操。演习中,外国武官曾目睹约20名左右的日本军人担任指挥工作,他们就是协助擘划此次秋操的日本军事顾问团。光绪三十一年十二月十四日(1906年1月8日),袁世凯曾上奏章请清廷颁赠勋章嘉奖之,以表扬彼等对中国建设新式陆军初见成效之贡献。

 

河间秋操举行翌年,即光绪三十二年九月五日(1906年10月22日)起三日间,袁世凯指挥的北洋陆军,联合张之洞指挥的湖北陆军,于河南省彰德府和汤阴县之间,举行了第二次大规模的秋季野战演习,名曰彰德秋操。南北两军共动员33900余人,由第三镇统制段祺瑞担任北军(攻击军)之总统官(军长),第八镇统制张彪担任南军(防御军)之总统官。负责讲评的阅操大臣仍为袁世凯和铁良,王士珍为阅兵处总参议。日本陆士第二期步兵科毕业的哈汉章为中央审判官长,冯国璋为南军审判官长,哈汉章陆士之同期同兵科同学良弼为北军审判官长。陆士第一期炮兵科卢静远担任递运官,同期工兵科章遹骏担任传达官。并由首批留美幼童之一,曾在耶鲁大学学习法律的蔡绍基(1859-1933)担任外宾接待官;袁世凯麾下的重要干部,日后成为皖系军阀中心人物之一的倪嗣冲(1868-1924)担任内宾接待官。此外,各省督抚所派观操代表一律获派为审判员。

 

由以上名单可看出,两个阅操大臣及北、南两军的审判长,都是一满一汉的组合;而所派的满洲旗人,正是排斥汉族和反对袁世凯主持训练北洋六镇最力的铁良和良弼。此外,在此次演习中扮演重要角色者,除袁世凯嫡系的北洋军官外,留学日本陆士毕业生亦受到重用,并逐渐崭露头角。

 

此次演习中,还可见到北军方面有坂西利八郎(1871-1950)、寺西秀武(1869-1951)等袁世凯之日本军事顾问的积极参与。此外,彰德秋操的评比结果,根据东亚同文会特派观操的某上尉所云,北洋陆军在将校的素养、士官兵的训练、各级指挥官的联系、人马躯干的整一、武器被服装具的一致等方面,均明显优于湖北陆军。由此可知,北洋六镇为清末全国新军建设中战力最为突出者,这支武力在日后也成了袁世凯左右政局的绝佳资本。

 

坂西利八郎,日本炮兵大佐,清末曾任袁世凯的练兵顾问。1912 年7 月到北京应聘担任总统府军事顾问。他会讲汉语,经常与袁世凯交谈,对民初军事的建议颇多,统率办事处的组织条例初稿就是由他拟定的。他有两名日本助手,其中之一是后来臭名昭彰的侵华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坂西与王士珍、段芝贵等人关系密切,1915 年7 月回日本。日本陆军少校阪西利八郎在袁身边供职达十几年,直至1916年袁世凯逝世。

 

一般认为,日籍军事顾问的影响力到了1910年(明治43年)8月是一个分水岭。这时,荫昌出任陆军大臣,改变了有关外国人军事教官招聘的政策。招聘对象从日本人军事教官转为德国军事教官。对北京政府的支配地区很大的影响力的约14年的日本人军事顾问?教官的招聘制度大体上划上终止符。

  评论这张
 
阅读(9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