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日苏军事冲突和诺门罕之战  

2013-12-14 10:51:57|  分类: 考古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诺门罕战役(或称哈拉哈河战役)(俄语称Бои на Халхин-Голе;日语称ノモンハン事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及苏联在远东发生的一场战争。战事在1939年在当时的满州与蒙古的边界诺门罕发生。

 

1934年日本从东京的陆地测量部派遣一名专家到海拉尔,对边界线做了为期8个月的实地调查,根据以敖包为界标以及当地牧民的风俗和宗教习惯,得出的调查结果是,确认边界线的位置在哈拉哈河以东10公里至15公里处。19389月中旬开始,参谋本部第二部(情报)第五课(俄罗斯)的矢野光二少佐对诺门罕地区做了为期两个月的视察后,递交了一份断定以哈拉哈河为界的报告。日本军事史学者下河边宏满的研究,矢野提出诺门罕战役前蒙「满」双方并没有协商同意以河东为界。关东军对于诺门罕战役的行动,是在关东军坚持「哈拉哈河界线」说的基础上。但是到了在二战后的远东国际军事审判中,日本方面仍然没有找到可以证明「哈拉哈河界线」说的充分证据。

 

【日本及伪满州国认为「满」蒙边境应该在哈拉哈河】

 

哈拉哈河是蒙古国东部和中国北部交界地区的一条河,长232公里。哈拉哈河发源于距离阿尔山不远的大兴安岭里,是这一带草原的生命河哈拉哈河大部分在蒙古国境内,只是部分穿过新巴尔虎左旗流向贝尔湖。河不宽,水流舒缓,清澈见底,岸边生长着芦苇和一丛丛河柳。

 

有说日本及伪满州国认为、蒙边境应该在哈拉哈河,该地为满州国国土,而苏、蒙则认为边界在河东约16公里,诺门罕的东面,该地为蒙古国国土。

 

哈拉哈河因诺门坎战役而闻名。诺门罕战争就是从这里拉开序幕的。19398月,苏联和蒙古国联军在诺门坎击败了日本关东军。当地有诺门罕战争的遗址。

 

关于诺门罕战役的研究中,日本军界和学界对于诺门罕战役爆发的直接原因,普遍认为是由于蒙古和满洲国之间国境线不明确而引发的。牛岛康允支持国境线不明确的观点,认为满洲国和外蒙都没有根据国际条约划定过两国之间的国境线,并认同在实质性的习惯上存在历史边界线,但同时也认为边境纠纷发生的原因是国境线不明确,沿袭了日军以往的定论。

 

蒙古国学者认为哈拉哈河为其领河,诺门罕战役是一场卫国战争,积极支持苏联对蒙古的军事援助行动。

 

对于边界问题,俄罗斯国家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的S. G. 卢加宁教授提出蒙古与满洲之间不存在明确的国境线,因此对引发国境纠纷的责任应归哪一方很难做出判断。

 

【东京认为苏联「大整肃」是动手的好时机】

 

同时,在开战前,东京认为「大整肃」(清党审判Great Purge)后的苏军已不足为虑,苏联高级军官中,5位苏联元帅中的3员遭到处决,包括当时影响力最大、最有创新能力的图哈契夫斯基(Mikhayl Nikolayevich Tukhachevsky)元帅,以及远东方面军司令长官、张鼓峰战役时打败日军第19师团的布留赫尔元帅等,各大军区的司令长官中,仅剩一人没有被处决。

 

苏军基层军官中,营、连长级遭到处决或送劳改营者,总数达到43,000人,指挥系统与战斗力遭到彻底的破坏。

 

19386月苏联远东地区大整肃的负责人、苏军总政治部保卫局局长留希科夫大将叛逃至满洲,7月苏军步36师军械部部长弗伦特少校叛逃,8月蒙军(Mongolian forces)骑6师政治部宣传课长宾巴上尉叛逃。

 

一连串叛逃事件,反映出苏蒙军在大整肃后军心动荡关东军不但从叛逃者身上得到可贵的情报,并认为这是打败苏联,实现北进政策的绝佳时机。于是日、俄双方的军队分别代表满洲国及蒙古国交战,但日、苏双方并没有向对方正式宣战。

 

诺门坎战役爆发前﹐远东苏军拥有11个步兵师﹑2个骑兵师﹑650辆坦克﹑500架飞机﹐总兵力约23万。直接参战的有5.7万名步兵﹑500辆坦克﹑350辆装甲车和500架飞机。

 

而当时日本驻中国东北的兵力祗有3个师团﹑1个机械化旅团﹑1个骑兵集团﹑3个独立守备队﹐约80架飞机﹐总兵力约5万人﹐即使加上驻朝鲜兵力﹐也不及远东苏军的一半。日军直接参战的兵力为3万人。

 

战争爆发的地点诺门罕,位于中国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西南部的新巴尔虎右旗。从阿尔山去海拉尔的途中有个岔路口,左边的路通往新巴尔虎左旗,右边直通海拉尔。快到阿木古郎时,路左出现了诺门罕战役遗址景区的大门。大门由枪和飞机的造型构成,门里有一排简易房,是老展览馆诺门罕地区在冬季时非常严寒,气温常常下降到零下40度。

 

19395月开始,苏军和日军不断向诺门罕地区增兵,并发动了多次大规模空战和地面攻势。

 

515日﹐驻海拉尔的日军第23师团(下辖第647172联队)向外蒙军发动进攻。随着冲突进一步升级﹐驻外蒙的苏军第57军也介入了战事。

 

日军第23师团小松原道太郎中将是苏联通」】

 

23师团(23rd Infantry DivisionHohei dainijūsan Shidan)是日本皇军中的1个步兵师团,它的通称号是旭兵团(Sunrise DivisionKyokuhei-dan)。第23师团小松原道太郎中将长期为日本驻苏联大使馆的武官,是日本陆军中专门培养出来对付俄军的将领。

 

小松原道太郎(1886720日-1940106日),大日本帝国陆军军人。最终军阶陆军中将。神奈川县出身。海军工厂技师小松原五良长子。先后就读东京陆军地方幼年学校、日本陆军幼年学校。190511月,自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8期)毕业。翌年6月任步兵第34连队步兵少尉。1909年派往俄罗斯研究俄语。后为参谋本部付勤务,参加青岛战役。191512月,自日本陆军大学校(第27期)毕业。历任步兵第34连队中队长、参谋本部付勤务、参谋本部员、参谋本部付(欧州?对苏谍报)、俄罗斯大使馆付武官辅佐官、参谋本部员、陆大专攻学生、陆大教官、苏联大使馆付武官、参谋本部付、步兵第57连队长、关东军司令部付(特务机关长)。19348月晋级陆军少将。参谋本部付、歩兵第8旅团长、近卫师团步兵第1旅团长、第2独立守备队司令官。193711月升陆军中将。193877日,被任命为第23师团 (日本军)长(至1939116日)亲自驻屯海拉尔。电报「外蒙古兵700名不法越境、师团一部与满州军消灭之」。引发诺门罕战役,第23师团遭毁灭性打撃。193911月历任关东军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诺门罕事件的日军战败引咎于19401月被编入预备役,并于106日因胃癌去世。2011年黑宫广昭教授提出了小松原是苏联间谍的观点。

 

战争的结果却是第23师团东八百藏中佐骑兵和重装甲车部队虽包抄奇袭蒙军指挥部得手,但很快被苏军坦克包围,一交手,关东军便尝到了苏军的厉害,日军的重装甲车根本不是苏军坦克的对手。东八百藏中佐战死,歩兵第64连队长山县武光自杀。到了最后,关东军第23师团步兵第23团长小林恒一少将重伤,歩兵第74连队长森田彻大佐阵亡,代理步兵第74连队长东宗治中佐冲入敌阵战死。受到关东军第23师团壊灭的打击,小松原道太郎团长被撤职,调返东京。

 

日军23师団伤亡惨重参谋长大内孜大佐、捜索19骑兵连队东八百藏中佐、战车第3连队长队长 吉丸清武大佐、歩兵第74连队长森田彻大佐阵亡,代理步兵第74连队长东宗治中佐冲入敌阵战死染谷义雄、饭岛照雄、岛贯忠正、古田秀夫、河野岩中佐战死。后任参谋长冈本德三大佐伤重而死。捜索队长井置荣一、步兵第64连队长山县武光大佐、歩兵第72连队长酒井美喜雄大佐、野炮兵第13连队长伊势高秀大佐、第8国境守备队长长谷部理叡大佐自尽。

 

日苏进行亚洲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坦克会战

 

期间,日军出动了第7师团主力与安冈正臣第1坦克师团,第7师团是参战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主力部队,被公认是日军战斗力最强悍的部队。日本第1坦克师团(指挥官为安冈正臣中将)是全日本当时仅有的一个坦克师。日军坦克部队曾成功一次成功对联军进行了一次奇袭,是整个诺门罕战争中唯一的一次胜利。而苏联的朱可夫以苏联闪电战式的立体机动作战,特别是大量投入的500辆以上坦克,令前线的日军快速溃败。双方曾出动近千辆各型战车,进行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坦克大决战」与亚洲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坦克会战。

 

日苏还进行过大规模炮战。可是,日本炮兵从未受过超远程射击训练,也从未经历过饱和射击,效果不好,精度不够。一出手便打出了近万发炮弹。关东军的重炮相继发生故障,多门重炮炮架折断,炮身过热、膛炸、炮管烧蚀等事故。炮战延续了3天,日军毫无还手之力,炮兵决战失败。

 

日苏还爆发大规模空战521日﹐日军第23师团出动1个联队﹑在1个轻型轰炸机中队配合下﹐发动了第一轮攻击。在这种情势下﹐苏军根据苏蒙互助条约加入作战﹐参战部队为步兵第36师﹑装甲兵第11坦克旅的各一部。蒙军方面是骑兵第6师的2个团。日军猛攻数日不下﹐伤亡惨重﹐被迫撤退。

 

612日﹐日军发动了第二轮攻势﹐派出九七式战斗机机群﹐对苏蒙军的阵地进行突击。面对日军战机的强大火力﹐苏军出动60N-15战斗机进行拦截。突然出现的苏军N-15战机机群﹐打乱了日军航空兵的作战编队﹐日军战机匆忙应战。

 

空战规模越来越大。空战最激烈时﹐双方交战飞机多达280余架。由于战机密度过大﹐双方都出现了误伤己方飞机的现象。这次空中交战持续了整整8个小时﹐日军损失50多架飞机﹐也击落击伤苏军战机34架。

 

626日﹐双方航空兵进行了第三次较量。苏军率先出动一个由50N-16战机组成的空中编队﹐对日军干珠尔机场实施猛烈空袭。在接近日军机场时﹐苏联空军编队遇到60架日军战机的拦截。苏军以损失2架战机的微小代价换取了击落19架日军战机的胜利。

 

820日至21日﹐苏蒙军队发起全歼日军第6集团军的反攻﹐双方航空兵展开第四次对决。苏军战斗机紧追不舍﹐在追击中又击落日军轰炸机10架﹐战斗机6架。

 

此后﹐苏军航空兵对被围困的日军进行轮番轰炸和扫射﹐苏军终于在830日﹐全歼了日军第6集团军。

 

长达4个月的诺门坎战役中﹐据苏联统计﹐苏军共死亡7000人﹑1000人失踪﹐另有1.6万人受伤。据日军战后统计(19661013日公布)﹐日军死亡1.8万人﹐苏方损失飞机400架﹐日本损失162架。不过﹐此役造就了日本陆军头号王牌飞行员──筱原弘道准尉﹐他在1939627日创造了单人日击落苏军战斗机11架的纪录。

 

【日军派出七三一部队参战】

 

日军并派出七三一部队参战﹐首次使用细菌武器2013年,哈市社科院731问题国际研究中心首次披露了一组诺门罕战争时的图片,这组图片共40张,全部是七三一部队在战场上进行防疫给水作业的图片。哈市社科院731问题国际研究中心杨彦君说:在诺门罕战争中,日本关东军首次使用了细菌武器,七三一部队的参战照片就是最好的力证。

 

日本关东军损失,战死7720人、戦伤8664人,病2363人,计18979人。苏联方面的损害数字已经被公开,从1990年代俄国方面侧公开资料来看,俄军战死、失踪不明约8000人、负伤?病患约16000名、合计约24000名。苏军还损失飞机约350机、装甲车辆约400辆,比日本估计还高出许多,其中坦克被击毁280多辆。

 

【「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一次败仗」】

 

日本史学家称,「哈拉欣河战役」是「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一次败仗」。在一定程度上,诺门罕战役导致日本改为倾向采用更错误的南进的战略目标;最终引致两年后日本偷袭珍珠港、向强敌美国宣战。

 

诺门罕战争结束后,日军阵地上的尸体,全都拉走焚烧。收尸队由「义勇通译」担任。他们是伪满洲国兴安学院的蒙古学生,被强征到前线当翻译。收尸焚尸,惨不忍赌,日军怕扰乱军心,组织中国学生来干。当年参加收尸队的人回忆说:炮火一停,他们便由日军曹长带队,开着大卡车,到阵地上捡拾尸体,拉到将军庙西南的大沙洼里,浇油,点火,焚烧。至今,还可以找到那块洼地,看到焚烧过的痕迹。翻动沙土,还能拾到烧焦的军用品。

 

【中国人找到一具日军遗骸】

 

至了20世纪80年代末,时任诺门罕的边境派出所所长李双玉在边境无意中找到一具骷髅显了出来。矮矮的,小小的,不像俄罗斯族人,不像蒙古族人,最像日本人。李所长懂得,当年日军官兵的脖子上,都要挂个三角形的红包,里面装着小牌子,记载本人的姓名、年龄、籍贯、军阶、部属。再寻找,果然,红包腐烂了,牌子还在,他叫洼田次郎。洼田次郎的遗骨相当完整,个头1.6米左右,脚上仍然穿着长靴,头发脱落在头侧,牙齿不全。洼田次郎的尸骨很完整,显然没有被收尸队焚烧过。

 

现时,在诺门罕布尔德苏木建有战争遗物陈列馆,供游人参观。

 

土路边出现一辆坦克(好像是苏联的),大部埋在沙子里,露出炮塔。现时当地还用实景再现诺门罕战役的情况

 

据当地的向导介绍,现在,有的当地人和游客还能在这里的草原上拣到日军的钢盔、战刀等遗物。

 

(二战时日苏军事冲突系列之三)

 

 

  评论这张
 
阅读(9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