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esemahan的博客

中国近代海防研究員

 
 
 

日志

 
 

「十三行」四大首富之一的潘启官和西关潘家大院  

2012-10-19 14:48:32|  分类: 海上絲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esemahan

 

西关是近代广州的缩影,它曾经有一个世纪时光显示广州的经济力量与财富,它曾经是广州城市文化的代表。西关,字义是西边的城门,但它准确的意思是指城西的那一边。

      

古时候广州城关内(越秀)有南海和番禺两个县衙,南海县管城关外西北八个城门(荔湾、白云、芳村、佛山、南海),番禺县管城关外东南八个城门(东山、海珠、天河、番禺、黄埔、萝岗)。城关以西的土地村舍都属南海县的地界(今属荔湾),这就是后来名响中外的西关了。

 

所谓西关,是老广州人对位于荔湾区,北接西村,南濒珠江,东至人民路,西至小北江,明清时地处广州城西门外一带地方的统称。西关分为上西关和下西关,其中上西关地势较高,下西关地势较低。明末兴建起十八甫。

  

在西方人大量来到广州之前,西关仅仅是古老广州城的城乡结合部,那时西郊的荔枝湾和泮塘一片水乡泽国,乡民在池塘泽泮栽种莲藕与香菱。西城墙根住着一些为古老城市服务的民工,他们入城卖菜,打扫街道,清倒粪便,干着城里的各种粗活。

 

西关在广州的城市发展中脱颖而出,人们认为完全是得益于西方的经济入侵和它的地理位置。西关的南面是珠江内河最宽的白鹅潭,自广州有城以来,这里便是水路交通的要地。清代的海防比明朝宽松,西方列强的商旅多通过白鹅潭进入中国的南方。当明朝借了澳门给葡萄牙人,广东与洋人的生意就没有停止过。外国商人利用民间渠道,进行种种非法买卖,西关就是一个重要的口岸。

 

清朝的高官一边不想同外国人做生意,一边又对西洋的玩意十分青睐。于是,千里镜、时辰钟、女人化装品、高级官员用以护身的毛瑟手枪等等,便源源不断地送往京城,西洋的珍玩成了南方官吏孝敬朝廷大官的佳品。

 

后来清政府迫于时势,同意和洋人做生意,但又不准在城里进行。于是洋人便在城郊的白鹅潭的岸边建起商馆、码头,过去的中国人称称之为「夷馆」。

 

由于进出口贸易的需要,西关于是出现进出口贸易码头,有各种货栈和仓库,更有各国商业机构和洋行,著名的买办基地十三行就在这里。中国最早的海关及广东最大的邮政局也设置其中。西关的西关南端的「沙面」,便是英国人的租界。

 

英国人卖给中国人的东西中,其中一种物品便是为害中国人和侵蚀中国经济的鸦片烟。

 

广州一些商人在重利的驱驶下,冒死和洋人做这种生意,官员对这种状况也只好只眼闭只眼开,有的甚至官商勾结。当年广州作为唯一的通商口岸,也吸引了全国的出口商品和商业人才,由此促进了广州经济的发展,造就了西关的繁荣。

 

清代中、后期起,西关先后兴建了宝华街、逢源街、多宝街等居民住宅区,这里的西关大屋和竹筒屋等广州典型的传统建筑便应运而生了。由于此类建筑以西关一带居多,故称为「西关古老大屋」。

 

西关大屋,便让人想起西关的豪华,激发广州人的骄傲。如今走进宝华路、多宝路和逢源路一带,便见到一座接一座的花岗石脚、水磨青砖的高大房舍,这就是闻名中外的西关大屋了。这些大屋是当年发家至富的商家兴建的。

 

《南海县志》有这样的记载:「光绪中叶,绅富相率购地建屋,数十年来,甲第云连,鱼鳞栉比,菱塘藕渚,悉作民居。壤地相接,仅隔一水,生齿日增,可谓盛巳。」

 

最早开风气之先的是南海姓梁和姓伍的两位著名的买办,他们在同治年间已开辟了新宝华街,就是今日的宝华路,随后那些办洋务发了财的人便相继买地营建园林院宅。最著名的西关大屋有坐落于宝源北街18号的「梁资政第」、坐落于多宝路的邓宫保第以及坐落于宝华路正中的钟家花园等,但现已不复存在

 

西关大屋的豪华及建筑风格论者甚多,它除了表现近代广州高雅的建筑文化之外,有人认为它最大的特点是同古老的广州城分庭抗礼,是买办阶级向封建士大夫的挑战,西关大屋成了新兴资产阶级的标志。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西关大屋很快就落伍了。

 

西关古老大屋是过去豪门富商在此营建的大型住宅。这些住宅高大明亮,厅园结合,装饰精美。其基本布局是三间两廊,左右对称,中间为主要厅堂。中轴线由前而后,依次为门廊、门厅(门官厅)、轿厅(茶厅)、正厅(大厅或神厅)、头房(长辈房)、二厅(饭厅)、二房(尾房)。每厅为一进。厅与厅之间以天井相隔。天井上加小屋盖,靠高侧窗(水窗)或天窗通风采光。正间两旁主要有书房、偏厅、卧室和楼梯间等。最后为厨房。门厅右边一般设有庭院小品,栽种花木,布置山石鱼池以供游憩观赏。庭院后部为书房。大屋两侧各有一条青云巷,取「平步青云」之意。青云巷又称冷巷、火巷、水巷等,有通风、防火、排水、采光、晒晾、交通、栽种花木等功能。

 

西关古老大屋外为矮脚双扇门,中为趟栊,内为大门,均由高级硬木制成。室内装修十分讲究,陈设有家具、灯具、条幅、对联、书籍、古董、字画、瓶花、盆栽、笼鸟、镜台及各种艺术品和红木家具,精巧的木雕花饰,富有地方特色的满洲窗和槛窗及其独特的布局形式,具有浓郁的岭南韵味。

 

西关大屋过去的大门是用趟栊形式,所谓趟栊是由十余根杯口粗的横木镶于两根竖板上,坚板下方安装有铁轨的「趟」字作动词解,意为拉动,拉动的方向并无一定的讲究,有的向左,也有的向右。趟栊的锁设在拉向的另一侧,暗藏于大木门后,是木制的顶闩,只须人在屋内用指轻按下,即可顶死趟栊不能开合。趟栊的作用是通风与防盗,它的木料由杉木或柚木、坤甸等所制,小孩已不能钻过其间空隙,而又不易锯断,对于防盗甚为有效。趟栊几乎都是素身无装饰的,仅在用料上有别,及在竖板的顶部雕成如意云纹。有极少的大屋在竖板朝外一侧刻有博古花纹等。

 

Chinesemahan少时候父亲是做生意,隔壁是一家押店,押店的大门便是采用趟栊形式。现时Chinesemahan所住的小区,大门休留用趟栊形式的买少见少,简直廖廖可数。现在谷回起来,香港一些旧屋大门采用趟栊形式可能是从西关引进过来的。

 

现在龙津西路、逢源路一带比较集中的典型西关大屋民居已划为西关大屋建筑保护区。西关大屋保护区的建筑区范围,根据介绍:南至三连直街,东至龙津西路,西至西关上支涌,北至逢源沙地一巷。一般每座大屋面积400平方米,从入门起设有门厅、天井、轿房、神厅、内房、房厅,还有青云巷、挂廊、花局、庭院等布置,内部装饰多采用木刻的花眉、花罩、屏风和满州花窗,门前有水磨青砖石墙墙、矮脚门、趟龙门、回字门廊等。西关大屋平面布局狭长,独特的结构又利于穿堂风,故有冬暖夏凉的优点。1993年8月广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

 

现时,西关大屋正面对城市改造疯狂清拆的命运,如果有关方面不及时采适当的保育措施,西关大屋便可能从广州城完全消失。

 

潘家大院是清代中后期西关大屋风格,却没有被批准为文物保护单位。广州古建筑保护专家汤国华根据前后数次考察认为,潘家大院是目前仅存的与「广州十三行有关联的唯一历史建筑,建筑格局上保留着典型清代西关大屋的风格。尽管潘家大院在建筑本体的艺术水准上比不过陈家祠,但汤国华认为,作为广州市内仅存的与十三行有关的建筑,潘家大院有保护修复的必要。潘家大院保护好了又是一个陈家祠。多年前,几个内地专家就建议将其申报为文物保护单位,但一直没有批下来。估计当时对「买办」的评价还有争议,因为潘家大院与晚清「广州十三行」四大首富之一的潘启官有密切关系。他认为,由于十三行时期的建筑都在晚清时期就被大火焚烧掉了,潘家大院可能是唯一与这段历史还有关系的清代建筑,应当被保护起来。同时潘家大院可以说是清代西关大屋遗留下来的一个典型,尽管它距离西关有点远,但非常值得保护起来。

 

南华西街与十三行隔江相望,于是成了行商的生活区。实力雄厚的潘、伍、卢、叶四大家族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大宅。巴黎《法国杂志》曾报道:「潘家每年消费值3万法郎,一家的财产比起西欧一个国王的地产还要多。」据史料记载, ,潘家主要做丝绸、茶叶贸易生意。十三行首任行商首领潘振承,当年家产约值1万万法郎(另有华北资产未计)。

 

2006年7月, ,瑞典「歌德堡」号来到广州洲头咀,带了当时潘家与瑞典商贸往来的资料和潘振承的相片,此相片现存于歌德堡博物馆。历史上,潘家也是爱国商人的代表。在鸦片战争时期,潘正炜率先捐资26万元,为广州捐助抗英军饷总额200万元的八分之一;独资购买了吕宋(菲律宾)战船一艘,捐作广州海防之用;1847年联合河南地区及城郊48乡绅士百姓抵抗英军租借洲头咀,赢得胜利,获得清廷「毁家纾难」的赞扬。从第四代开始,潘家家族再无行商,而是出过4个翰林、5个举人,成为广州罕有的科第名家。

 

潘家大院由于不被列为文物,便成小偷的目标。潘家「后人」潘刚儿表示,在「老太太厅」二楼偏室里,,曾藏有潘家大院建造者———潘正炜所收藏的17箱古书和文人字画、珍宝,后来被毁坏和盗窃,流失海外,他曾经在海外博物馆里亲眼看到过自己家流出的文物。前几年潘家大院的两扇大门由于真材实料,曾被小偷盯上,大门被卸下后,却因为太厚重搬不走,而丢弃一旁,躲过一劫。据街道处干事介绍,从大院头门到祠后天井等大片地带,于1956年被租给铸字、模具、五金、印刷4间工厂使用。

 

汤国华称,潘家其实是从福建迁徙过来的富商,就连潘家大院附近的龙溪首约、龙溪二约等地名,也是从福建带来。清朝时期,这附近的漱珠涌、漱珠桥一带居住了许多富商和显贵,风光秀丽,沿岸名园密集,画艇如鲫。

 

南华西街党工委书记陈伟星说,清代在南华西街沿岸建有码头、仓库,有经营土产出口的洋行、货栈。潘氏家园「能敬堂」东至风光旖旎的漱珠涌,北接悠悠珠江水。如今,,这片区域整体规划后,将有望恢复河涌景观,建设仿古商业步行街等。连片规划保护是最终目标。

 

潘家大院的困境也同样受到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著名建筑史学者、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邓其生的关注。邓其生由于几年前围绕大小马站书院群开发的一次与领导公开「叫板」,他坦承自己的意见已经「没人听了」。内地有些领导人就是只爱听「歌德派」的赞美。

 

根据学者的考察,现在广州市内真正保存完整的西关大屋已经几只剩下长寿路有一个比较典型的清代西关大屋,但被一个幼儿园占了。

 

学者直,现在的西关大屋博物馆(西关民俗馆)是一个仿古建筑、假古董。

 

邓其生最痛心莫过于大小马站书院群被清拆。这些林立的书院全国罕见,但大马站全部被拆光了,小马站只剩下了庐江书院,这个事情比较恶劣,因为这属于明知故犯。当时广州市有关部门组织了一帮专家论证「要不要拆」,邓其生就说不要拆,因为黄埔横沙书院都要规划成一条街,广州的大小马站书院群无论是规模还是档次都比横沙书院好得多。但其实有关早决定要「拆」。这摆有是假咨询。一个没有远见和没有文化修养的民族,就必然会不断做出这些断绝自己民族文化根源的笑话事情来。

 

邓其生称,广州原来也有非常著名的岭南园林,比如荔湾湖内的海山仙馆———清代富商潘仕成的园林,被无端拆毁之后,现在仿造了一个现代建筑,又不是研究古代建筑的人搞的,弄得不伦不类,纯粹是「假文物」。同样,岭南画派故居「十香园」的古建筑都被拆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次要建筑。修复「十香园」的建设方根本不是什么专业团队,「十香园」修复最重要的是还原岭南特色的园林,里头有岭南画派先贤们临摹的各种岭南花草、太湖石,,错落有致,如果不按照原来的图纸修复,就等于修复了一个「假古董」。有人说要建「十三行博物馆」,却提出来要建在文化公园里,便是一种错位。

 

 

  评论这张
 
阅读(8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